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42)

字体:[ ]

  陈思允闻言如同大赦,连忙站起来,朝母亲眯眼一笑,转身跑了出去。
  此时程家,丽娘在厅上焦急地踱步,她怀了身子嗜睡,到晚间吃饭时让丫鬟去请婉儿,才知婉儿不见了,她一路赶到婉儿房里,读了信方知道婉儿自行去尼姑庵,她本当自己去尼姑庵相劝,可山路难行,她得顾惜腹中的亲骨肉,只得让程顺叔去。
  “丽娘,你坐下等一会,你程顺叔想必快回来了。”程大娘瞧丽娘走来走去,生怕儿媳情绪不稳伤了孩子。
  丽娘闻言扶着肚子坐下,刚坐下没多久,帘子挑开,程顺穿着淋湿的袍子急匆匆进来。
  “少奶奶,我去了尼姑庵,好容易敲开门,人家说今天就没有姑娘到庵里出家。”
  “什么?”丽娘惊的站了起来,“婉儿没有去尼姑庵?这,这她还能去哪儿?路上,山路上有没有遇见她?”
  程顺摇了摇头,一来天黑,二来貌似真的没有什么人。
  丽娘瞬间急了,一个姑娘家在外面,实在太危险了。
  “丽娘,你做什么去?外面天黑了,又下雨,你这要摔一跤可不闹着玩的。听娘的,先回屋,明天一早,发动家里所有人出去找,程顺一早也先去报官。”程大娘拉着急切要往外走的丽娘,好言劝着。
  丽娘闻言抚上隆起的肚子,万般担心化作一声叹气,她的确不能出去,也不能让程顺叔他们,在连夜冒雨去寻人。
  “阿好,扶少奶奶回房休息。”程大娘见劝住了,旁吩咐旁边的丫鬟扶儿媳妇回房。
 
 
第172章 第一百七十一章
  次日清晨,陈家前堂上, 陈夫人坐在主位上, 陈思允打着哈欠站在下首。
  陈夫人瞧了眼女儿,无奈叹了一口气, 对吴妈妈道:“吴妈,去厢房请那姑娘到前堂来叙话。”
  “是, 夫人。”
  少时, 吴妈领着婉儿行过长廊, 经过花园,何婉儿念起儿时的家园不禁心中凄楚。到了陈家前堂,何婉儿收起情绪,对着主位上的夫人微微福身见礼。
  “姑娘免礼, 请坐。”陈夫人扬起笑脸。
  “多谢夫人。”何婉儿在右边最后的椅子上坐下。
  “吴妈,带着丫鬟们先下去。”陈夫人给吴妈使了个眼色, 吴妈领会, 挥挥手, 带着人离开。
  此时,前堂只剩三人,陈夫人看向低眸而坐的姑娘, 笑道:“姑娘,我知道你心中委屈, 也是我没有教好我的女儿,姑娘你有任何怨言只管对我说,若是心中委屈, 我女儿要打要罚,都凭你,如何?”
  此言一出,陈思允无奈地叹了口气。何婉儿却惊的三魂去了两魂。
  “女儿?”何婉儿不可思议地站了起来,想起昨日手上的触感,哪里有女儿家该有的柔软?“他分明是个男子啊!”
  陈夫人闻言愣了一会,僵硬着脖子打量自己的女儿,打量一番道:“我女儿清清秀秀,说是女子,很难让人相信吗?”陈夫人心里略微有些不高兴,她瞧着自家女儿长相身高都蛮出众的啊。
  陈思允垮着脸,权当没有听见那两人的对话,听不见就没有伤害啊。
  何婉儿此时也在打量陈思允,貌似是比男儿柔弱几分的样子,莫不是真是个女子?天下还有这样的奇事吗?
  “你昨天不是说已经跟姑娘说了自己的身份了么,怎么我看她,一副吃惊的模样?”陈夫人懵了。
  陈思允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母亲,叹道:“我是说了,可我也说了她不相信啊。”陈思允说罢走到何婉儿跟前,咧嘴一笑,笑得比哭还难堪。
  “何姑娘,昨天我是把你砍晕了,实在是天黑雨急,附近又有歹人,情急之下我行事粗鲁了一些,还请姑娘不要见怪。”陈思允说罢朝何婉儿作揖赔礼。
  何婉儿条件反射虚扶一把,若是这陈思允是女孩儿,她倒是可以原谅,毕竟她也是一片好心,并非要贪她便宜。
  “陈......”何婉儿吐了一个字后顿住了,要唤个陈姑娘可对方一身男装,且毫无违和感,她实在叫不出口,而且为何这陈思允在自己家中还着男装?
  陈思允看何婉儿打量自己,便笑道:“姑娘不必疑惑,我,我爹病死的早,我自小儿被当男孩子养。”
  二人谈话谈到这个地步,陈夫人已经看出二人的确是没有儿女之情。
  “误会解除了就好,我府上备好早膳,姑娘与我们一同吃了再走,如何?”陈夫人笑道。
  “多谢夫人好意,只是小女子有事在身,便不多打扰了。”何婉儿福身。
  陈夫人闻言道:“既如此,我让吴妈妈送姑娘出府。”
  “诶,娘,我送何姑娘出去就行。”陈思允说罢,不得母亲反驳,胳膊往前一伸,“何姑娘,请。”
  何婉儿颔首道谢,便提着裙摆出了前堂。
  陈夫人瞧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微微一叹,她最后不过是虚晃一枪,女儿就露了心思,不过那何姑娘瞧着是个好姑娘,一打眼就知道姑娘没有什么坏心思,罢了,罢了,难得女儿喜欢,能不能成全看女儿自己的造化吧。
  “夫人,要传早饭吗?”吴妈妈进来问道。
  “传吧,哦,对了,接表小姐的事情往后拖拖吧。”陈夫人揉了揉眉心。
  “是,夫人。”
  陈家门口,陈思允背着手笑着右边的大道上指着:“往前走不多远你就能看见尼姑庵了。”
  “多谢。”何婉儿谢过之后,迈腿往前走了一步。
  “喂。”陈思允见对方没有任何留恋,想也未想便喊住对方,在对方疑惑地回头时,笑道:“对了,还没有问你付县姐姐家住在哪里啊,日后我想找你玩该怎么寻你呢?”
  “萍水相逢,陈姑娘何必知道这么多呢,他日有缘再见吧。”何婉儿说罢再次福身离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