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81)

字体:[ ]

  “可他老子不像话,我现在想着就着急回去揍他,他奶奶个熊的,不知道哪个作死的后人收养了儿子,生出他爹这么个不像话的畜生。”沈文昶想起画,心里锥锥疼,这辈子再不收集画了,有了价值不菲的画,这些畜生不思进取靠卖画为生,能有个屁出息。
  小柔本是崇拜脸,闻言愣了一会,看向自家小姐:“小姐,文豪也说脏话啊?”
  陆清漪噗嗤一声笑了,揶揄地看了眼沈文昶笑道:“那我怎知?我素来只知道文痞会说脏话。”
  话语落,陆清漪瞧见沈文昶眯起眼睛,连忙安抚道:“文武双全的文痞也世间少有呢。”
  沈文昶闻言气笑了,不会武是她前世的恨,恨的挠心挠肺,不过今生总算实现了,也不知道那不知道在何处的师傅知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挺会揶揄人啊?”沈文昶眯着眼睛看着陆清漪。
  陆清漪嘴角扬起,抱着书,牵起小柔的手道:“这都是得相公真传,天色不早,我先去睡了,哎呀,好困,困死了,我明儿个一早还得继续给你找画纸去呢。”陆清漪边说边往外走,说罢牵着小跑快速跑出前厅。
  陆庆没忍住笑道:“姑爷,我家小姐前世也是这般有趣吗?”
  “她前世?呵呵,前世的她厉害着呢。”沈文昶侧着身子对陆庆说着,余光瞥见厅堂前面的人影,连忙清了清嗓子道:“可在我眼里,依旧可爱的紧。”
  陆清漪闻言撇了撇嘴转身离开。
  “传闻都是真的,惧内呀。”陆庆喃喃自语,说罢见自家姑爷抱着胳膊打量他,连忙笑道:“姑爷,求生欲真强,嘿嘿,我也睡去了,明天早上还得和我们小姐一起寻画纸呢。”
  沈文昶无奈笑了,摇开扇子徐徐地扇着:“求生欲的确是个好东西啊。”
  京城,郡马府,宾客散去,明王爷临走时亲自送佯装喝醉的程意进了新房。挑盖头,饮合卺酒时程意皆顺从嬷嬷的话,唯独剪发时,程意本能地抗拒。
  嬷嬷以为书生胆小,未经历成亲之事,便上前解释道:“郡马爷勿怕,此乃结发之礼,郡马爷理应听过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的诗句吧。”
  程意如何不知,只是她的发丝早已然与丽娘的结在一起。佯装醉酒含糊道:“虽,虽诗句如此,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何毁坏?”
  嬷嬷闻言还想再劝,被宋溶月拦住。
  “嬷嬷,郡马不想便罢了。”
  嬷嬷闻言大惊:“郡主,这如何使得,明日王爷和王妃都要过目的。”
  程意闻言低垂地眸子抬了起来,妥协道:“既,既是俗礼,来,来,剪吧。”
  嬷嬷大喜,从程意身后的发丝剪了一缕,和郡主的发丝打了一个结,配上红色穗头,一起放进一个盒子里,随后嬷嬷说了些吉祥话,抱着盒子退了出去。
  程意跌坐在椅子上,胳膊放在桌子上,用手撑着头,一副醉的难受的样子。
  “郡,郡马?”宋溶月轻声唤了唤,
  “嗯?”程意轻声回应着。
  “是这样的,久闻郡马文采斐然,溶月不才,现有两个对联,想请郡马对一对。”
  程意并不想搭理郡主,闭着双眸,不一会响起酣睡声。
  “郡马?”宋溶月觉得不可思议。
  阿婳连忙跑过去,蹲下各方面看了看,苦着一张脸道:“郡主,郡马爷,睡过去了?”
  宋溶月闻言站了起来惊道:“睡过去了?虽说我不想与他素昧平生就行周公礼,可他,可他在洞房夜醉睡过去,未免,未免.......”
  “郡主,郡马爷前头应酬,喜酒拒不得,郡马爷酒吃多了,情有可原。”阿勤忙道。
  “对,对,对,咱们郡马爷是个知礼的人,绝对不是成心的,再说郡主还未想出明晚如何拒绝郡马同房,那上联不如留着明日用。”阿婳宽慰着郡主,这郡马也是,大喜的日子,你酒量多少没个分寸,醉睡过去明摆着让郡主独守空房,这要换了别家郡主,怕是早就要闹了。
  “哎,罢了罢了,我与他既已为夫妻,我又存了小心思,便不与他计较了,你们扶郡马去后面小床上睡吧。”宋溶月重新坐了下去。
  程意佯装睡去,听了宋溶月的话舒了一口气,难道郡主早有意中人?
 
 
第189章 第一百八十八章
  次日清晨,程意穿戴好从后面走出来, 瞥见嬷嬷双手捧着落了红的百帕放入锦盒中, 愣在原地,本来她愁苦之事怎么不费吹灰之力就得来了?
  阿婳本正同阿勤一起伺候郡主梳发, 瞧见程意,恐其误会, 连忙上前撸起自己的袖子道:“郡马爷, 起了啊, 您昨夜倒是醉的畅快啊,可苦了阿婳我,瞧奴婢的胳膊,这口子流出的血可都贡献给落红了。”
  程意闻言不得不感叹王府婢女不一般, 就算她昨日不佯装醉酒,也和郡主同不了房, 这倒打一耙不吃亏的本事莫不是王府婢女与生俱来的?
  “是, 是, 都是我的不是,今日着实有劳姐姐了。”程意说罢看了眼已经梳妆完毕的郡主,昨夜的事情, 装也得装个样子,便走上前作揖道:“郡主, 昨夜下官酒吃多了,醒来万分惭愧,还望郡主海涵一二。”
  宋溶月闻言回转身打量程意, 见其知礼懂礼,昨夜酒醉想来并非故意怠慢于她,心中那仅存的一丝委屈便散了,笑道:“郡马不必多礼,只是日后饮酒要多加注意,毕竟饮酒伤身。”
  程意瞧着地面回道:“是。”
  “请郡主郡马,花厅用膳,少时还要进宫拜见太后和陛下呢。”阿勤上前福身道。
  “郡马请。”宋溶月站了起来。
  “郡主先请。”程意侧过身子,待宋溶月从她身前走过后,她才缓缓转身,跟在宋溶月身后,最好是这宋溶月有心上人,或许日后她可以回转家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