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错抬花轿娶对妻 作者:李叙(下)(97)

字体:[ ]

  “呵呵,你有命宣扬那便算我输。”程意说罢转身带着程恩离开,跨出张子辽的牢门时程意听见对面左侧的牢房里有声响,便喊了一声牢头。
  “大人,何事?”牢头跑了过来。
  “我叙旧完了,落锁吧。”程意说罢带着程恩往外走。
  张子辽跑到牢门边,朝程意喊:“程意!!!你站........”
  张子辽刚想喊住程意,不料心口一疼,低头时有一支小箭插在他心口。
  牢头本在落锁,那支箭从他耳边飞驰,抬头时,瞧见张子辽心口的箭,大惊,环顾四周却无可疑之人,连忙喊道:“来人啊,杀人了,程大人,快转来,有人行刺。”
  程意听见声音,低头对程恩道:“小心点,刺客在张子辽牢房的前左间,杨国舅可能铤而走险杀主审。”
  “公子放心。”程恩握了握手里的匕首。
  程意深吸一口气转身,快步往张子辽牢房去。
  杨国舅的人潜入牢房,解决了张子辽对面左侧牢房里的囚犯,刚要拿出箭弩射杀张子辽和程意,不料程意出来了,待他拿起箭弩,程意已经拐弯走了,从他的方向根本射不到程意,只能射跑到门边的张子辽。可令他欣喜的是,程意竟然去而复返。
  “嗖!!!”
  一支箭朝程意射去,被程恩快速挡下,程恩将程意护在身后,手里的匕首朝牢房里的唯一活着的人射去。
  杨国舅的人瞪大眼睛,满目不敢置信。
  牢头闻声,连忙带着人去了前左牢房查看刺客死活。
  程意则迈步进了张子辽的牢房,在张子辽身边缓缓蹲下。
  张子辽双手捂着心口,食指已然被血染红了,瞧见程意,瞪大双目:“是你........”
  “是我,是我带信给杨国舅,告诉他你手里有他偷盗库银以及倒卖税粮的证据,但要明日面圣才肯拿出来。你说,你面圣之前杨国舅杀不杀你?”程意说着抬手将张子辽心口的箭往下按,此时,外面刚敲三更鼓。
  面对张子辽脸上的痛苦,程意邪姓笑道:“三更了,怎么样?我让你今晚三更死,阎王都不敢留你到五更啊。”
  “你.......”张子辽瞪着双目看着程意,顷刻间断了气。
  程意见张子辽断了气,愣了片刻,抓着张子辽身上的囚衣擦了擦自己手上被沾染的血迹。
  “你们这群蠢蛋,刺客进来都不知道。”牢门口传来刑部尚书大怒的声音。
  程意一听,连忙将张子辽扶起:“子辽兄,子辽兄!!!”
  刑部尚书快步走了过来,瞧见程意怀里的张子辽愣了一会,走进牢里探了探鼻息,又瞧了眼十分悲伤的程意,默默地站了起来。
  “大人,刺客已经抓获,但,人已经死了。”牢头上前回禀。
  刑部尚书瞧了此刻一眼,缓缓转身道:“想不到,程侍郎对子辽情谊颇厚。”
  “我与子辽兄同窗之谊,此番他犯了大罪,特意来牢里看他,走之前还说要在陛下面前为他求情,谁知道刚走几步,他就被刺客暗害了。”程意放下张子辽,抬起官袍擦了擦眼角,“刚才还谈及往日求学的辰光,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去了,世事无常啊。刚才,好在我跟班身手矫捷,不然,程意便于子辽兄一起去了。”
  “怎么?刺客也要刺杀程侍郎吗?”刑部尚书问道。
  “回大人,刚才实在凶险,那刺客的箭险些就伤到程大人了。 ”牢头回道。
  程意瞧了眼刑部尚书,走近道:“大人,凶手杀了子辽兄,也想杀我,怕是有人想杀人灭口了,咱们明日一早得速速进宫了。”
  “程侍郎所言有理,来啊,把凶手尸身和........”刑部侍郎瞧了眼地上的张子辽,“和张子辽的尸身抬到停尸房。”
  “是,大人。”牢头领命,带人开始搬尸。
  “程侍郎,夜深了,早早回府吧,本官可不想郡主亲自来刑部寻人啊。”刑部尚书看向程意道。
  程意闻言拱手道:“如此,程意告辞了。”
  程意走后,刑部尚书扶着牢门叹息,他有疑惑,却不能深问,今晚让他感觉到了从未有的力不从心。
  程意回到郡马府,在影壁处停了下来对程恩道:“你决定留下来我虽高兴,但是,你要想清楚,日后你回家看母妹时,可能会非常难堪。”
  “公子于我有救命之恩,程恩誓死追随公子。”
  “你既决定了我便不再说什么,只是,你日后回去半字不要提我。”程意低声道。
  “程恩明白。”
  “好了,回房休息去吧。”程意说罢大步往后宅去。
  轻轻推开房门,屋里留着微弱的灯光,程意轻手轻脚地往后的小屋去,推开小屋的门时,程意呆愣在门里。
  小屋里陈设变了,床也没了,程意呆愣几秒瞬间冷脸。
  少时,身后响起脚步声,程意没有回头。身后的人站立几秒后开口了。
  “郡马。”宋溶月着玫红中衣,披着一头青丝发,带着羞意开口。
  程意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缓缓转身,笑道:“郡主,还没有睡啊?”
  宋溶月上前一步道:“阿婳说你二更时分出去了,我正好没有睡意,便等你回来。”说罢往小屋瞧了一眼,红着脸道:“那个,今日我养的那只小兔子不知道为何跑到小屋来,弄脏了床褥,我便让下人们连床搬走了。”
  程意眉头敛了一下之后迅速展开,假话,程意一听便知,她每日离开时都会刻意扣一下门,兔子怎么会撞得开门?难道这郡主已经觉得她们关系不陌生了,打算进一步不成?
  “无妨,今夜我去厢房睡吧。”程意说罢迈开腿,走到宋溶月身边时,被宋溶月拉住了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