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帝后哄抢小鱼干+番外 作者:一桶墨水(下)

字体:[ ]

 
第51章
  纪宜年内心纠结——耿白安这么说,王乐水自己也这么说,自己真的喜欢王乐水,还喜欢得那么明显?怎么好像人人都看出来了,就她自己看不出来?所有人都在说自己喜欢王乐水……会不会是她们都商量好了,拿自己开心呢?
  可是看王乐水这样的眼神又不太像。
  王乐水摸了摸纪宜年的脸颊,笑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说得有点道理?”
  纪宜年有点为难地撅了撅嘴:“是有点道理,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对你有不一样的感情。毕竟你我都是女人,也没有对人动过心,会不会其实不是如此,你我之间只是比常人更好的友谊罢了。”
  闻言,王乐水面色一僵,差点要被纪宜年气死。
  盯着纪宜年的双眸,王乐水用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她知道纪宜年这样的人没那么容易开窍,若是真要与她在一起,那必定得自己主动地慢慢将她对自己的感情调出来,否则一切都是枉然。所以她压抑住自己想要直接来的冲动,低头将唇轻轻地贴在了纪宜年的脸侧。
  “既然如此,来日方长,你我慢慢来就是。若是……”王乐水抿了抿嘴:“若是最终你依然看不清自己的心思,乐水也不便勉强你,不再烦扰你就是。”
  这次纪宜年没有推开王乐水。看着王乐水这副失望的样子,不知怎么的纪宜年心上一疼,伸手揽住了王乐水的腰,将她的头轻轻靠在了自己的肩头:“你别这样,我会尽早认清自己的心思。这段时间,我们便先试试?若我真是在乎你,那一定就是喜欢你。左右你我二人又不是真的嫔御身份,到时候禀明皇上让我们一同出宫便是。”
  王乐水闻言,心中一暖:“便都听你的。”
  她微微侧头,将脸埋在纪宜年的脖颈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王乐水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快就开始妥协,不着急,来日方长,她们总有一天会更加亲密的。
  ……
  “白安!”
  余甘在永安殿等了许久,这才等来了身上满带着寒气的耿白安。她的头与披风上都落了些雪,在进屋的瞬间融化成了水珠。耿白安抖了抖头发,又解开自己的斗篷交给了一旁的素琴,搓了搓冰凉的手向余甘的方向走来。
  “等了我许久?”
  “还成,左右余甘平日里无事,在飞琼殿里也是待着罢了。”余甘像跟在耿白安身后的素棋伸手,素棋便会意地将手中想要给耿白安擦头上水珠的布巾递给了余甘。
  她走到耿白安是身边,抬手就要帮她擦头发,可却被耿白安发现,很快躲开了。耿白安脸上似是无事,笑着顺手接过余甘的布巾,在自己头上随意擦了擦。便钻进了早已备好的暖桌之中,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余甘,过来坐。”
  余甘皱了皱眉,打算坐到耿白安的身边,却在走近她身边的时候看到耿白安挑了挑眉。发现了对方眼神有些闪躲,余甘只能叹了口气,坐到了耿白安的对面。
  “白安送耿少将军出征去了?”余甘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立刻找了个话题:“大年初二就要出征,这是边关发生了什么事么?”
  耿白安听到说耿白平的事情,心中又开始担心对方,表情也不由地暗了下来:“谁说不是呢,好好的正月偏偏得去军营过。不过倒不是边关发生战事,而是咱们的邻国——绍国皇室发生了内乱,派人向我们求救,所以就算不是哥哥去,爹也得去一趟。解救他们于危难之中是一方面,派出耿家的人也能让绍国皇室觉得自己很受我们大崇的重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耿白安只是在担心耿白平,但是也知道因为对方是一国的皇室,就算只是关照他们的面子,也必定要派耿家人去。
  可余甘心中却十分黯然。
  她知道耿白安不是有意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可耿白安这样的身世确是事实。耿白安出生于大崇第一武将世家,是家中唯一的女儿、是宝,自己又才名远播。如今更是一国之后,不仅执掌后宫大权,最近还在帮助皇上计划着推行变革,光是这份魄力就不是常人所能及。
  可她余甘呢?不过是个低级官员家的女儿,还是被家中轻视,甚至从一开始就被打着拿来交换利益的主意的女儿,哪里又能配得上她呢?
  余甘开始对昨晚的事情有些后悔,发现自己这样做十分私自,只想到了自己的感受,却丝毫没有考虑到耿白安是否有这样的心思。又想起昨晚深夜中与皇帝的对话,就算他们俩什么都没有,只是名义上的夫妻,那么自己与她地位如此悬殊,她真的会放弃这样的权利与自己在一起么?
  她不禁想到了曾经的连采素,余甘又何尝不知道连采素心中还有自己?可她却是一个为家族、为利益、为权利能够放弃一切的人。说连采素错了么?站自己的立场来看,她是错了,可从连采素自己的角度出发,是没有错的,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够为权名利放弃许多的人占了大多数,更何况耿白安这样的权利是大崇国头一份,说要放下又是何等之难。
  “不过绍国皇室也是可怜,现在那个谋反的皇子根本就不是皇帝的亲生儿子,而是一个曾经为国捐躯的将军的儿子,那时绍国皇帝是看着他一个人孤苦伶仃,便将他带进宫封了一个皇子。”耿白安不敢看余甘的眼睛,所以没有发现她情绪的波动,继续道:“那个皇子的处境不仅是绍国,周边的各国都有所耳闻。进宫之后所有人都对他特别好,一方面是因为他的父亲是个大忠臣,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只是皇上的干儿子,没有权利继承大统,所以所有的皇帝对他都没有敌意。”
  “结果呢?”余甘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抛掉,问道。
  “结果啊,这个皇帝的干儿子不知满足。可以说是没有皇子的命,却犯了皇子的病。”耿白安摇了摇头:“他渐渐把所有人对他的好当做理所当然,看着周围皇子公主,渐渐不想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忘记了他为国捐躯的亲生父亲,把自己当做了真正的皇子。”
  余甘闻言,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真有这样的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