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被鬼撩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番外 作者:鸵鸟沙(中)

字体:[ ]

 
第71章 阴灵来信
  在罗家待了近一个月,罗绛也终于迎来了开学,一到开学就意味着罗绛要回到之前的地方住,临走前罗
  芸桑拉着罗绛的手,千叮咛万嘱咐的交代,周六周末有空一定得回家,罗欣也拉着罗绛絮絮叨叨了半个多
  小时,大概意思和罗芸桑的一样,罗芙在一旁十分淡定,对这两妹控和侄女控一副司空见惯的表情。
  这会临近春天,天气时好时坏,昨日还能见到太阳,今天就开始阴云密布,出了拾雨轩,罗绛才又深刻
  的感受到来自大自然的寒意。苏寒七这段时间比较消停,甚至有点蔫蔫的,罗绛走的时候也只是懒洋洋的
  躺在罗芙的怀里朝对方挥了挥爪子以示告别,罗绛看着闷闷不乐的苏寒七,有些担心对方是不是生病了。
  罗芙闻言,立马找田管家要了兽医的电话,打算带苏寒七去看病,罗绛对于罗芙的耿直,半天没有说出一
  句话,而回到学校的罗绛也依旧不意外的没有接到罗夫人的任何一句问候。
  回到学校,罗绛自然跟薛宜顺利会师,薛宜对罗绛的新生活十分好奇,见到罗绛被一辆黑色的奥迪送到
  小区门口的时候,更是大大的吃了一惊,连拉着罗绛看了好几眼,过了半天摸着下巴摇头道:“我怎么看
  ,你也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子啊。”
  这句话在罗绛要和薛宜AA火锅的时候,又被薛宜怨声载道的拿出来说了一遍。
  “你看看你,还是那么抠,哪像个富二代啊,就一百块钱的火锅你都要跟我AA,你有点富二代的精神好
  不啦。”
  罗绛面无表情的抬起头问,“什么是富二代的精神?”
  薛宜摆摆手,“这都不知道,打个比方啊,像这个时候,你就应该跟我说,付什么钱,老子把整个火锅
  店买下来给你随便吃。懂不?”
  罗绛一脸呵呵,抬筷子敲了敲碗,指着身旁的位子说,“别说养你了,我连这个都养不起。”
  一边正在吃饭的卫霖蔷一脸无辜,“这怎么又扯到我了……”
  薛宜对罗绛出门吃饭身旁一定会放个空碗的事情也见怪不怪,她看罗绛那铁面无私的样子,也没在纠结
  AA的事,反而跟罗绛说起了八卦。
  “诶诶诶,我跟你说啊,我们学校最近又有灵异事件了。”
  罗绛淡淡了点了一下头,兴趣不算大,“什么灵异事件?”
  据她所知,自从老校舍下面挖出了古墓之后,学校的学生几乎就是个风声鹤唳的状态,谁晚上做了个噩
  梦都能传成宿是舍鬼压床,更有一小撮人以鬼为乐,天天编鬼故事骗小姑娘,借机拉个小手什么的,很多
  无知学妹都是这样被学长骗上chuang的,而且学校还有人专门建了一个社团,自称佑魂社,每天一帮人放
  学就组团去映月湖旁边的小亭子里手拉手围坐在一堆蜡烛前祈求老天保佑他们灵魂完整,不受鬼怪侵/害
  ,有一次罗绛和薛宜下课路过看到了那一本正经的一幕,罗绛还戏称,对方拜的估计是蜡烛神。
  薛宜继续道:“不知道你听说过诅咒的信没,就是初中那会,不知道哪个傻逼崽子无聊匿名写来到处传
  的那种诅咒信。”
  罗绛更加嗤之以鼻了,“几百年前的老套路了,别跟我说还有人信了吧。”
  薛宜点头,“是啊,我也觉得奇怪,像我们这种接受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在党和祖国的光辉下沐浴了那
  么多年,按道理是不该信这个的,可就是因为有人不信,就真的出事了。”
  说到这里,罗绛突然来了点兴趣,“哦?”
  “是这样的,一开始,收到这个信的人就那么几个,当事人也是不相信,就直接把信给烧了,结果后来
  生病的生病,出车祸的出车祸,有一个还失足从阳台上掉了下去,当场就摔死了,你说邪不邪门。”
  罗绛摇头,“巧合吧,一张纸而已,哪能起到那么大的作用。”
  薛宜看罗绛一脸笃定,觉得也是,也许根本就没有传说的那么神,毕竟流言这种东西都能把噩梦传成鬼
  压床,所以她听到的也许并不是最初的版本。
  想通此节,薛宜摆了摆手,“管他呢,反正我什么都不怕,这不是有绛绛你嘛,你现在往咱学校里那么
  一站,哪个不长眼的鬼敢在你面前出现啊。”
  薛宜说完这话,在一边吃饭的卫霖蔷弱弱的举起了手,“还有我。”
  薛宜没听到这句吐槽,但罗绛听到了,她脸上有了淡淡的笑意,可不嘛,卫霖蔷就是个没长眼的,从一
  开始就对着各种撒野,偏偏这个没长眼的鬼现在和罗绛成了朋友,想到这里,罗绛破天荒的发了善心,往
  卫霖蔷的碗里夹了一个卤鸡腿。
  卫霖蔷埋着头正吃得欢,一个鸡腿而且是罗绛给的鸡腿从天而降,让她感到有些意外,意外的同时,她
  也只是愣了一下,头也不抬的接着吃。
  真是个吃货,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罗绛在心里说到。
  吃完饭,薛宜把罗绛送到罗绛住的小区门口就准备回宿舍了,临走前还跟罗绛抱怨了一下马克思那个爱
  点名的烦人老头子。
  “你是不知道,我都被他记了四次名了,你说不就是个马克思嘛,也不是专业课,他至于这么认真吗?
  点名就点名了,还要看照片对人,我堂堂薛将军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奇耻大辱,而且点名被记五次就要取消
  考试资格了,明天早上又是他的课,我好烦好烦啊。”
  罗绛幸灾乐祸的笑出了声,“前面几次被点就该长点记姓,谁叫你死姓不改,明天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去
  上课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