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被鬼撩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番外 作者:鸵鸟沙(下)

字体:[ ]

 
第133章 真·突如其来的表白
  经历了那么多诡异的事件,看过人世如此沧桑,罗绛还是没有炼就一颗石头心,从穆容家出来的时候,情绪依旧不高涨,罗芙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暗自摸着手腕上的菩提发呆,而罗芸桑则是神色冰冷,和刚才温和谦虚的模样相差十万八千里。
  虽然镜像世界中的时间流逝跟现实生活中不一样,可罗绛是真切地感到了疲惫,她拒绝了罗芸桑的提议,选择回学校休息,于是三个人的队伍也就此分开。
  一路上,罗绛都在想,罗苑姬的执念消失,是不是意味着镜灵也消失了,看那个女子看得如此深沉热烈,她既羡慕又惋惜,也许真是前世欠了她,罗绛的心波澜壮阔地起伏着,这也让罗绛对圣子甯多了几分好奇,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如果自己是他的转世,那么两个人之间,会不会也有相同之处?可那样的人,自己怎么能比得上呢?
  回到家,卫霖蔷正抓着一个女鬼的头发教训着。
  “什么年代了还吊着脑袋吓人?还有啊,看看你这品味,大红裙子长指甲,几十年前的款式了?真给鬼丢脸,还想跑?”
  卫霖蔷一个佛山无影脚就把女鬼踹到了封魔瓶里。
  看到罗绛,她露出和刚才全然不同可以称之为柔和的笑,“回来了,事情顺利吗?”
  有这么一个瞬间,罗绛觉得这还在镜像世界里,以往被她忽视的温情在遭受罗苑姬的洗礼后,在她的世界里突然明亮得那么不真实,无限感慨涌上心头。
  “不顺利,你就看不见我了。”罗绛垂下眸子,掩饰住了自己的脆弱,“有热水吗?”
  “你情绪不对啊,是遇到了什么事吗?”卫霖蔷担心地问。
  “待会再说吧。”罗绛觉得自己需要一点思考的时间。
  洗完澡过后,罗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卫霖蔷也跟了过来。
  “说吧,怎么了,这还是第一次看你这么惆怅。”
  罗绛微微一顿,回答道:“我是圣子甯。”
  卫霖蔷愣了一下,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罗绛接着说:“那个镜子叫尘缘镜,是罗家的东西,是圣子甯当初亲手打造送给他的未婚妻罗苑姬的礼物,圣子死后,罗苑姬的执念影响了尘缘镜,生出了镜灵,我被困在里面好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就像过了圣子甯的一生一样,到底还是我亏欠了她。”
  “亏欠了罗苑姬吗?”卫霖蔷问,“这件事是谈不上亏欠吧,谈恋爱嘛,你情我愿的事情,前世没在一起那就是没有缘分,这一世,她都不在了,所以没有亏不亏欠的说法。”
  “我知道。”罗绛淡淡地说,“我只是有些过意不去。”
  说是过意不去,倒不如说罗苑姬让罗绛生出一种兔死狐悲之感,喜欢卫霖蔷这件事,她之前就已经确定了下来,只是因为懦弱,害怕失去,担心打破两个人好不容易找到的平衡,所以一直没有开口,罗绛不禁想,世界上的感情都是这样的,没有那么多我喜欢你,刚好你也喜欢我的幸运,如果卫霖蔷不喜欢自己,如果有一天两个人注定分离,那她该如何自处。同样,罗绛也在问自己,自己有没有像罗苑姬那样的勇气。
  “难不成,你爱上那个罗苑姬了?因为她喜欢你,并且等了你这么多年,你就觉得自己应该承担责任?”
  罗绛怔住,好半晌才摇摇头,“如果我要负责的话,就不会出来了。”
  然后,罗绛鼓起勇气问了一句,“那么你呢,你希望我负责吗?”
  说完,倒换卫霖蔷不知所措了,“你问我这个干嘛,我又不是你。”
  罗绛有些失落,她认为卫霖蔷不可能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可对方这么说了,自然就是逃避,逃避代表什么呢,代表自己在单相思,不……也许她没懂,卫霖蔷是个大智若愚的人,有些事情上看得很清楚,但有些事情上,也会犯傻,这么想着,罗绛也很懊恼,因为她发现自己已经在帮卫霖蔷找理由开脱了,这种把自己放在尘埃里的感觉,卑微到让她十分不安。
  说来也是可笑,一开始高高在上,把卫霖蔷溜着玩的是她,如今小心试探,敢露不敢露的也是她。
  见罗绛没有说话,卫霖蔷以为她不想交谈了,于是说:“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看着卫霖蔷转身的背影,罗绛心里天人交战,有个声音急切地告诉她,不要让她离开,不然两个人之间的这层布会一直揭不开,自己也将陷入患得患失的死循环。
  于是她拉住了卫霖蔷。
  “在容家的时候,有个孩子告诉我,尘缘镜喜欢找寻人内心的弱点,制造幻象,以此留住这个人的灵魂。”
  顿了顿,罗绛觉得自己嗓子有些发干,“罗苑姬给我化了一个镜像,镜像里也是这个场景,我要休息了,你暗示着要不要陪我,我拒绝了。”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接着罗绛说:“话一出口的时候,我就后悔了。”
  罗绛能感觉到卫霖蔷的身体有些僵硬。
  果然,还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吗?罗绛此刻既后悔,又觉得解脱,这样也好,至少自己表白了心意,哪怕卫霖蔷觉得恶心,疏远自己,也够了。
  好半天,卫霖蔷都没有言语和表情,罗绛慢慢地放下了手,卫霖蔷往前走了几步没有回头,就在罗绛以为自己把事情搞砸的时候,卫霖蔷关上了房间的门,走回罗绛的面前,脸上分明带着笑,“睡吧。”
  这一晚,罗绛睡得极香,这一晚,也是两人最亲近的一晚,不是以朋友的身份小心保持着距离,而是两具贴合紧密的身躯满心满怀地抱在一起。
  另一边,罗芸桑带着罗芙和尘缘镜回到了罗家。
  罗芙心里有事,先一步到了自己的小院,而罗芸桑则是进了藏书阁。
  尘缘镜上面布满了裂痕,气息全无,完全看不出之前还是一块令人头疼不已的魔镜,罗芸桑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签文,上面只有一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