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师父心悦否 作者:十里梦歌(上)

字体:[ ]

 
文案:
一朝巨变,封溪涯家破人亡,
许是上天垂怜她一介孤女,让她在走投无路之时遇到了遥舟,遇到了她此生最爱的师父,
遥舟疼她,护她,教导她,陪伴她,
她对溪涯有师徒情,而溪涯却对她有了不敢言的爱,
此情不可说,此爱更难藏,
为了师父她可以赴洪荒,踏汪洋,与那天界众仙相对,甚至堕仙成魔,永世不改此心,
她被仙界唾弃,与遥舟背离,隔着千万仙尘而对,
直到这一刻,她才敢与师父说一句
“师父,我心悦你……”
内敛隐忍徒儿&温柔腹黑师父
前期小徒儿的暗恋史,后期师父君的追妻史,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溪涯,遥舟 ┃ 配角:清楠,竹鲤,华颜,轩辕容嫣,长生 ┃ 其它:甜宠,心有灵犀
==============  
 
 
第一章
  空州山下,有一不大不小的空州城,此城颇繁华,上通京城,下达诸州,车行往来四通八达,百姓倒也过得安定。
  只有一事,这高及云天的空州山,总时时有狼嚎声起,太守怕到了冬日,山中无活物,狼群饥饿,下山觅食,会出现伤人伤畜的事,便领了侍卫,想上山去除了狼群,以绝后患。
  众人在空州山的密林之中足足行了五日,有熟路的猎人带路,却终不得狼群所在,弹尽粮绝,只得回头。
  在走出深山时,四下却忽地风起树动,沙沙作响,有一清灵动听的女声响彻整座空州山,“狼群不入人世,人自不进深山,二者互不相犯,若有犯者,吾自罚之。”
  太守大惊失色,双膝战战,猛地跪下,嘴里直呼:“大仙显灵,大仙显灵。”
  从此以后,空州城的人就常言,空州山上有仙人,凡人不可上山叨扰,并在山脚下设下道观,连年香火不断。
  这事过后,又有百年。城中太守换了人,传言也变了几番样子,山中不再有狼嚎,故而猎人、砍柴人又重回了空州山中,并无一人出事,世人就又道,仙人已去,空州无主了。
  轻轻抬了抬头上的白纱斗笠,女子听着茶馆里说书人抑扬顿挫的声音,抬手饮尽茶水,便起身离去。
  小二只感觉一阵风起,回头一看,那桌客人已没了踪迹,只有几片绿叶伴着一阵清淡微香缓缓而落,桌上留下了几块碎银。
  她本想着屋中的玉床睡得硌人,前儿还在云天上境当那闲散的差儿时,曾听仙友说过,这人间的绸缎锦被,虽比不得云霄绣坊的仙娥织就的九云纱,却也算的松软舒适,她就下了空州山,想着来山脚下的空州城里,寻点厚被带回去。
  她进了城,才刚落脚,路过那茶馆时,就听得一句:“那仙人之姿,不以凡比,正所谓渺渺不见柳腰眉目,虚虚只余一截青衣。”
  她大吃了一惊,以为这空州山里除了她,又来了一位仙君,说不定还是她的哪位熟人,可进去听了这么一会儿,这柳腰眉目的仙人,好似说的却是她。
  她倒也听的悠然自得,只见天色仿佛越发热了,怕自己等会儿乏的不想动弹,便起身出去,想先去看看自个儿的道观,好歹也供了这么多年的香火,她也得去亲自受用受用。
  她走到城郊远处,小道越发荒凉起来,不见什么诚心上香的善主香客,倒是荒草野树长了一堆,打发开了上前来跪拜的颇有些灵性的小妖地仙,她在荒丛之中找到了一间残破道观。
  不见白墙青瓦,香火青烟,这分明是个贫窟烂院,说书的小老儿骗于她。
  心中难免一丝耿耿,她想着罢了,故而世间真有仙人于世,恐也被当做骗子招摇过市,她倒也算的知足,还落得了一间小道观,虽是这般破败的样子。
  恐误了时辰,若那卖锦被的铺子关了门可怎的好?她便收了步子,转身向着那空州城门走去。
  有人低声的叨念扰了她的步子,似是从那小道观中传来的,悉悉索索,不知在说个什么。
  不是香客,便是真有人来此祈愿。
  她心中讶异,化身一股青烟,落在房檐上,毫无仙人之姿地翻开几片青瓦,好奇偷看。
  道观里甚黑,其里立着一两人高的仙女像,表面金漆剥落几块,仙绫断裂,背负四手,脸上半青半白,委实不像她。
  一瘦小身影跪在地下,合手闭眼,嘴里喃喃而语,果真是在祈愿。
  若说她不心喜,那是骗人。
  虽说破败成了这样,可她的道观里也不能说半点没有人烟气啊。
  身为道馆的供奉,她的心里难免落得些洋洋自得,拍拍衣袖,翻身下地,她思量着要亲自来听听这孩子有何愿求。
  她蓦地穿房落地,吓了那孩子一跳,哆嗦着坐倒在地,手还合着,张大嘴巴望着她。
  黑发垂肩,眉清目秀,倒是个长得好看的孩子。
  她对着这孩子温和一笑,正想开口问话,却听得从他口中窜出一句:“你,你可是这庙中冤魂,我不过路过此地,这就走,你莫要生气。”
  说着就手忙脚乱地爬起,三下两下地将地上的碗筷被褥通通包裹起来,这就要跑。
  她不想这孩子竟以为自个是妖怪厉鬼,顿心觉好笑,出声唤道:“你且等等,我可不是什么冤魂恶鬼,你仔细看看,有长成我这样的鬼吗?”
  那孩子收拾物件地手一顿,偷偷侧过头来瞄了她一眼,又速速转了回去,后又转头,拿眼睛惊惧地瞅着她头上的斗笠,嘴里还念叨着,“我听人说,荒郊野岭里有狐精,最喜食小孩心脏,若有贪玩的孩子在郊外失了路,便会被狐精抓了来,剥皮掏心,身子就扔到山沟里,烂掉化成白骨。”
  她闻言颇有些怒了,究竟是何人这般胡言乱语,狐狸一族修炼上千年才得一点福报,可升天为仙,哪敢做杀生之事,不但破了自身功力,还会被司命道君在轮回薄上记一笔,不得善终。究竟凡人是作何想的?怎会觉得狐精会害人性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