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师父心悦否 作者:十里梦歌(下)

字体:[ ]

 
第六十一章
  白启仍把红桑树中的事情挂在心上,与烛阴商榷之后,便如实与遥舟乘黄说了。
  “天书,重渊……”乘黄看了一眼遥舟,似是想到往事,“果真是孽缘啊。”
  “谈不上孽缘,只不过若说起这个,我徒儿此番昏迷不醒,莫不是也于那红桑树有所关联?”遥舟皱眉,似是烦愁。
  白启望着她,面色颇郑重,“我正想问你,溪涯可是哪位仙君的转世?”
  “转世?这便要去司命那里问上一问了。”遥舟轻叹气道,心中繁杂不已。
  “你现儿该发愁的不是这个。”乘黄开了口,抬爪便飞来数本册子,一一落在几人面前,“不过才几日,就从别个上境来了这多的拜帖,说是要来白民国拜见我,其意怕都是在你啊。”
  遥舟的面带苦笑,“这次怕是要给您添些麻烦了,不过师父放心,我既回了天界,便就不准备再躲下去了。”
  “那便好。”乘黄点了头,眼神扫过白启,轻叹声气,道:“白启吾徒,带你那客人来见我吧。”
  “师父……”白启愣上一愣,与它相视,缓缓垂了头,道:“是,师父。”
  余下便是白启和乘黄自家的事,与遥舟再无关系,乘黄赶她离开,她望一眼白启,见她也与自个使了眼色,便就告辞离去,缓步行向溪涯的院子。
  才踏入大门,便有一个白民侍女与她告了一句,“那位小姑娘醒来了。”
  她心头一喜,大步大步踏入房中,只见溪涯半靠在木床沿上,由位白民侍女端着碗白粥小口小口地喂着,听到声响缓缓抬了头,望见了她,眸中先是一怔,而后霎时亮起光来,似是瞬时心喜,哑着嗓子叫了一句:“师父。”
  这一句师父让她松了一大口气,好歹醒来了,好歹醒来了还记得自己,遥舟漫步进去,从侍女手中端走白粥,打发她走了,自己坐在床沿,把衣袖挽起来,拿起小勺舀起白粥,递到她嘴边。
  溪涯微微张口含粥咽了下去,二人就这般你喂我吃,喝完了白粥,遥舟替她擦干净嘴角,伸手揉了揉她的脸颊,转瞬满足,“我家徒儿还是这般软和和的,摸着甚舒适。”
  “师父是何时回来的?”溪涯由她摸着,边还轻声问她,“溪涯都不知自己睡了多久,连师父何时回来的都不晓得。”
  “师父早便回来了。”遥舟眸色一沉,“你不记得了?是师父抱你回白民的。”
  “不记得。”溪涯摇了头,皱眉苦思,“我只记得自个似是受了伤,可这一觉醒来,身上却无伤痛,还疑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梦。”
  遥舟轻拉过她的手腕替她把脉,而后面上带了笑意,“是无大碍了,这便好,师父也放心。”
  “师父的事办的如何?可还顺利?”溪涯拉住她的衣袖,问她。
  “顺利,本也不是什么大事。”遥舟笑着回她,一边抬手将她拉起来,“快来,让师父看看,这么些日子你的修为可强了些否。”
  溪涯穿好衣物下地,正想与她说自己不日许是能突破出窍,门外忽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个白民侍女慌张地小跑进来,气还未喘匀,便与她们道:“仙君,城外来了三位上仙大人,指名是来寻您的,我们找不见乘黄大人和白启大人,故来禀报于您,可要让他们进来否?”
  “啧。”遥舟冷声嘶了口气,“来的真不是时候,好歹也给我师徒留上半分时刻说些话也好啊。”
  “师父,出了何事?”溪涯一头雾水,回头望她,却只见遥舟忽就欺身上前,嘴角微微弯起,一把环住她的腰身,将她拉入自个怀中,另一手轻转一下,便起一阵清风,包裹住了二人,一转身便落在一处莫名的山峰之上。
  底下是万丈深渊,周身清冷,云雾缭绕,溪涯惊呼了一声,紧紧攀住遥舟的肩膀,“师父,这是何处?”
  “一个适宜躲人的好地方。”遥舟略拍拍她的脊背,“莫怕,师父不过是想寻个安静的地方,咱们两个好好说说话,好没容易咱们师徒二人相聚,怎能让那些无关之人来打搅。”
  溪涯顺着她的胳膊缓缓下地站稳,一头零散的长发被山顶冷风吹的飘扬,日头甚大,泛着暖洋洋的红光,可这份暖意却被山峰的冷意隔绝了,遥舟将自己身上的外衫取下来,想给溪涯披上,这一伸手,却愣上了一愣,她抬头轻搭在溪涯的额头,稍稍比划一下,嘴角缓缓弯了起来,“溪涯到底是何时长了个子,现在看起来竟然比师父都高了。”
  确实高了,溪涯心里道,她现看着遥舟,都需垂一些头,山顶的风也将遥舟的头发吹的散乱,略微遮住了溪涯的眼,她感觉到遥舟挨近了自己,鼻尖萦绕着清幽冷梅的气息,便下意识地伸手环住了那阵冷香,将她困在了自己怀中。
  “溪涯。”遥舟略有诧异,轻声唤她。
  “……可否……让溪涯稍稍抱些许时候……师父。”溪涯沉闷着嗓子在她耳边道。
  “好。”遥舟虽是不明了她的心情为何忽地沉闷,但仍是柔声应了。
  算起来,她的小徒儿今年已是,年满十八芳华。
  云中君现身于太古上境,四海八荒之中的诸多仙家都得知了消息,而后便有数只青鸟携着拜帖从其他天界飞来,伴着天际霞光和白色云雾,落在了白民国海沿边上。
  白启与烛阴拜见了乘黄,之后的几日烛阴就安静待在卧房里养伤,溪涯去看望她几眼,她虽是痛得直呻吟,面上的笑容却是灿然无比,口中念叨:“虽说乘黄是个小老儿,但也并非是个不讲理的小老儿,我以前是误会了它,罢罢,它也算是阿七的长辈,我吃点亏也无妨。”
  “师叔倒是乐在其中啊。”溪涯笑着调侃她。
  “你师父最近应是甚忙吧?”烛阴侧着身,用手支着头,问她,“我听闻几大天界都来了人,她怕是忙着应付都忙不过来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