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谁动了我的骨灰坛[重生] 作者:思镜渠

字体:[ ]

 
  文案:
  姜希初身为陈漫的秘书,为她鞍前马后多年
  职场上免不了有纷争,这一天,她刚和陈漫大吵一架,出公司门还没走五步,就被报复社会的神经病一刀捅死了
  死后没多久,姜希初从阴间公务员那里得知,陈漫非但没有感到愧疚,还私吞了她应得的工资,就连她的葬礼都是草草举办,同事们想去吊唁,都找不到地方
  人可忍,鬼不可忍,她怒而回到人间,准备吓死陈漫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来到陈漫卧室,她却看到,陈漫正抱着她的骨灰坛,形如槁木般缓缓翻看她生前的照片
  一年后,陈漫也死了,死因——重度抑郁造成的自杀
  姜希初心情复杂的走出陈漫家,想要回到阴间,去找陈漫问个明白,但是,一脚踏出去之后,她重生了
  再次面对一句话能把她怼到喘不上气的陈总经理,姜希初:……
  你个小丫头片子,两副面孔玩的挺溜啊!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希初,陈漫 ┃ 配角:太多,不写 ┃ 其它:都市,百合,重生
 
 
第1章 01
  姜希初胸口大幅度的起伏着,她气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了三圈,然后才又回到陈漫办公桌前,她双手撑在办公桌上,手指抓着桌沿,怒声说道:“你怎么就听不懂我的意思,那块地不能投资,十年前那里是一座化工厂的排污口,你要是把它买了,还不得赔到姥姥家去啊!”
  陈漫冷冰冰的看着她,“我已经说了,我准备把那块地买下来,土质不好怎么了?我又不是要在那块地上种庄稼!”
  “那你准备用它干嘛?你告诉我,那块地还能用来干嘛?!”
  姜希初瞪着眼睛,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总经理,陈漫不甘示弱的回瞪,半响以后,她冷哼一声,“我就不告诉你。”
  姜希初一口老血噎在了喉咙里。
  总经理办公室外面是行政办公室,其余几位秘书都把耳朵支棱起来,仔细辩听她们在说什么。
  周秘书:“姜秘书胆子也太大了吧。”
  杨秘书:“小周你来得晚,所以不了解,在咱们公司,姜秘书和陈总是平起平坐的。”
  李秘书:“瞎说,明明姜秘书的地位比陈总还高一点。”
  周秘书:“……”
  她才入职两个月,虽然她已经做好了职场关系比大学关系复杂千万倍的准备,但……这也太复杂了吧!
  杨秘书同情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顺便友情提醒道:“姜秘书和陈总是高中校友、大学同学,两人从毕业就共事到现在,她俩说话的时候,你千万别进去掺和。”
  小周秘书懵懂的点头,“明白了。那姜秘书和陈总的关系是不是特别好呀?”
  杨秘书惨淡一笑,她用下巴指了指总经理办公室,“你听听,这叫关系好吗?”
  办公室的门是实木的,隔音效果很好,即使这样,也能听到里面清晰传来的、属于姜秘书的吼声。
  “啊啊啊啊你气死我了!我不管了!陈漫,你就等着赔到血本无归吧!”
  里面安静了三秒,姜秘书的声音再度传来,“你说我干嘛去?!我给你交证明资料去!”
  听到这句话,所有秘书立刻回到自己工作岗位,每一个都严肃认真的看向电脑屏幕,手下噼里啪啦的打字声不绝于耳。
  姜希初从办公室走出来,她看了一眼同事们,然后非常亲和的笑起来,“我去一趟国税局,午饭就不回来吃了,中午你们要好好休息哦~”
  其他几位秘书:“……”
  大家干笑着跟她客套,直到姜希初离开,她们才如释重负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比有一个喜怒无常的总经理更让众秘书害怕的,就是有一个能直接管理她们的、且更加喜怒无常的首席秘书= =
  保持着秘书应有的亲和微笑和专业气质,姜希初从二十三楼下到一楼,独自一人站在电梯里,她心里的气已经差不多消了。想想也是,公司不是她的,钱也不是她的,她有什么可生气的?反正她已经把自己的建议给出去了,听不听是陈漫的事。
  如果陈漫听了,皆大欢喜,如果陈漫不听……那她就是个超级无敌大棒槌!!
  外表淡定内心叉腰的姜秘书如是想道。
  她快步走出一楼大厅,今天她穿了一身雪纺通勤装,布料太滑,单肩包总是会掉下去,姜希初一边往外走,一边偏过头去扶自己的包带。
  “啊!————救命,救命啊!杀人啦!”
  姜希初猛地抬起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在门口进出的众人四散而逃,悠闲路过的老年人几乎被吓破胆,一个女人捂着自己的肚子,艰难往前爬,她身后有个穿着土里土气的男人,手里还拿着一把正在滴血的寿司刀。
  他完全是无差别的攻击所有人,因为他是突然之间爆发的,人们都反应不过来,只会没头没尾的逃,他连砍了三个女人之后,一眼,就看到了打扮干净靓丽的姜希初。
  ==========
  蹲在阴间登记人口办事处的门口,姜希初和身边的一位姑娘聊天。
  “怎么死的?”
  “跟同学出去游泳,碰上鲨鱼群了。”
  “然后就被咬死了?”
  “那倒没有,”姑娘无辜的摇了摇头,“鲨鱼没看上我,但是我在逃命的时候,不小心游到了一条鲨鱼尾巴后面,它一个摆尾,我就被抽晕了。”
  “……”
  姜希初颇为同情,“真惨,不过这样也好,死的没有痛苦。”
  姑娘笑着露出两颗虎牙,“是呀,你呢,你是怎么死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