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越之异世大尊者 作者:金禾X

字体:[ ]

 
 
文案
 
异世大陆,一个神奇而美丽的地方,这里有神秘的异能和能力属性,这里有最纯粹的原始风光,但这里没有软萌的妹子,只有兽人和亚兽人。
 
肖亚在一次安全事故中,遭人暗算,葬身火海,再次醒来他成了异世大陆的一名亚兽人。一个依靠别人养活的废柴,而且还背负着对伴侣不忠,残害幼崽的骂名。面对他人的指责,面对严酷的生存环境,他又该何去何从?
 
 
这是一个丑小鸭一步步蜕变成灰天鹅的恶俗故事。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亚克林斯 ┃ 配角:阿芙拉以利亚 ┃ 其它:
 
==================
 
☆、第1章 暗算
 
肖亚,别名‘小丫’,因为这个名字,他从小到大没少被人调侃,也让他三十三年的人生笼上一层淡淡的忧伤。
    小时候,他傻呆呆的,也由着老妈给他穿裙子,扎小辫儿,还天天在大妈堆里混。
    “我们小丫就是俊,这一打扮还真像个丫头。”
    “小丫啊,你这么俊,以后给我们军军做媳妇儿好不好啊?”
    要不说傻呢,那会儿,他一听别人夸他俊就开心的不行,人家说什么都点头。
    后来大点儿了,他也知道好歹了,别人再这么叫,他自然不乐意。不过大家都叫习惯了,也改不过来了。
    为了表示抗议,每次别人叫‘小丫’,他都板着个脸,殊不知他越是在意,人家就越想逗他。
    等上了小学,他和王亚军分到了一个班。哦,王亚军就是那个被拉郎配的军军。在他的刻意宣传下,‘小丫’这个名字再一次传开了。
    也许真是孽缘,他和王亚军从小学到大学,一直都是校友,‘小丫’的名号也跟了他一路。
    小时候,王亚军天天欺负他,后来不知怎么着,俩人居然成了不错的朋友。直到有一天,肖亚的梦里出现了王亚军的脸,那暧昧的眼神,那蛊惑的双唇,让他欲罢不能,等他醒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后来,肖亚查阅了很多这方面的书籍,又反复实验了几次,发现他确实对软妹子没兴趣,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自己的性*向。
    经过了最初的压抑,肖亚倒是想开了,人这一生总共才多少年呢,笑着过也是一辈子,哭着过也是一辈子,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开开心心的呢。
    肖亚也曾试探过王亚军,从他那含糊的言辞中,肖亚也能猜个大概。王亚军应该明白他的意思,不过,这人顾虑太多,注定不可能回应他什么。
    为了结束这段无果的感情,肖亚大学毕业后就去了离家很远的H市,在一家大型能源公司做了技术员,而且一干就是五年。
    因为老总的赏识,他被安排到分公司做了技术总监。肖亚表面上不说,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如果在分总司做得好,等过个三五年再调回来,他完全可以更进一步。男人嘛,谁不看重事业?
    不过,分公司的日子,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过。刚开始那两年还好些,除了忙点累点,一切也算顺利。可是,自从技术部来了一个海龟后,他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一开始,肖亚并没注意,但是他几次安排任务,那人明里暗里挑他的错,甚至不惜和他对着干,而分公司总经理又话里话外的偏袒那人,他就算是傻子也觉察出不对了。
    后来一打听,他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人叫Armand,刚从国外回来,学的也是能源专业,而且还是个双博士,最重要的是,这个Armand是总经理的亲侄子。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Armand明显不安好心啊,不过也未免有些太着急了。
    不错,和Armand比起来,他确实不占优势。人家是海龟双博士,他就一个本科生,还是个二本;人家有事没事就飙一串英语,他连六级都没过,现在的专业术语还是工作后自学的;人家有个做总经理的叔叔,他在这工作两年,和上司却关系平平。
    不过,有一样Armand绝对比不过他,那就是实践经验。他在总公司做了五年,又在分公司做了两年,整整七年时间,他一直沉浸在这个行当里,对技术方面的东西,不敢说了如指掌,但绝对可以说相当了解。
    Armand虽然讲起理论来头头是道,时不时还拿英语压他,可从这些零散的言谈中,肖亚绝对可以断定,这个人没有实践经验,甚至没有深入接触过设备。
    这些大型设备可不是你讲讲道理就能顺利运转的,有时候,一个螺丝不到位,都能引发安全事故。
    吵了几次之后,肖亚突然想开了,他何必受这鸟气?以他现在的技术水平,有的是公司愿意聘用,虽然没有现在的公司规模大,但待遇方面肯定不会差了。他干嘛这么死脑筋?
    肖亚行动很快,第二天就向总公司递交了辞呈,并和总经理请了一个月的假。既然他们这么喜欢他的位子,他就成全他们好了。他倒要看看,这个Armand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事情果然不出肖亚所料,他请假的第三天,分公司就打电话过来,“肖总监,公司设备出了点问题,您能不能过来一下。”
    肖亚眯眼一笑,果断拒绝,“不能!另外我已经不是肖总监了,以后请叫我肖先生。”
    呵!这么快就乱了?挂断电话,肖亚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我看你们能撑到什么时候!还真以为他好拿捏,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肖亚这边悠闲自在,分公司已经快炸锅了。几个比较有经验的技术员早就忍不住了。
    “总经理,不能再拖了,这个问题不解决,是会出大事的!”
    “是啊,之前我们就说按肖总监的做法来,可Armand死活不同意,现在出了问题又推到我们头上,我们可不背这个黑锅!”
    “还等什么呢,赶紧让肖总监来看看,非等出事才着急啊!”
    “是啊,万一出现事故,这个责任我们可不担。”
    ……
    最后,总经理还是找了肖亚,“肖亚啊,公司这边出了点事儿,你过来看看吧!”
    肖亚往吊椅上一坐,差点笑出声来,“总经理啊,我请假呢,公司有事你找Armand呀,什么事儿他不能解决。”
    电话那边一顿,随后传出几声干笑,“肖亚啊,Armand毕竟年轻,设备方面他又没有经验,还是得你来把关啊。”
    肖亚往后靠了靠,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一个小技术员出身,哪敢跟人家海龟比,再说我也辞职了,这事儿轮不到我管。”
    总经理软磨硬泡,奈何肖亚就是油盐不进,最后他也恼了,“肖亚,我实话告诉你吧,现在公司设备出了问题,处理不好是要出事故的。你虽然辞职了,可这辞呈可没批下来呢,现在你还是技术总监,出了问题你也别想逃脱责任!”
    肖亚出完气,还是往公司赶去,那老头虽然可恨,但最后那些话确实有理,再说了,总公司待他不薄,他也不能看着公司受损而袖手旁观。
    等检查完设备,肖亚脸色也难看起来,“你们把原料输送程序改了?”
    几个和肖亚关系好的技术员立刻毫不客气的指责道:“还不是Armand,我们怎么说都不听,结果运行到一半,材料全堵在了设备里。”
    Armand脸色难看,却仍然为自己辩解,“这个程序明明就比之前的先进,谁知道是不是因为操作失误才出的问题。”
    肖亚冷哼一声,盯着他说道:“这个程序的确先进,可你知不知道他要匹配什么样的设备中枢?公司的设备中枢根本就无法完全运行这个程序,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就敢把程序给换了?”
    肖亚说完,又转头对几个技术员道:“问题是因为程序紊乱导致的,跟具体操作无关,现在当务之急是把设备疏通了。你去总控室拉闸,暂时截断材料供应,你去配电室,切断问题设备电源。……”
    肖亚安排妥当,把程序重新修改回来,然后开始拆卸问题设备。就在他快要疏通好时,设备突然出现异常,有人恢复了材料供应!
    肖亚顾不得多想,立刻开始组装设备,无论有没有疏通好,也决不能让原料泻出!可就在这时,设备电源亮了!
    高压电源和涌出的原料瞬间接触,爆出火红的蘑菇云,继而蔓延至整个厂区。而肖亚,在爆炸的瞬间,就被高温火焰吞噬。
 
☆、第2章 关系恶化
 
肖亚的生命终结在三十三岁,这一生平平淡淡,无波无澜,最终连个渣都没剩下。为此伤心的,恐怕只有几位至亲了,可这份伤心又能维持多久呢?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日子终究还是要过下去的。
    肖亚死了,但他灵台的那一抹意识却存了下来。或许是因为那一份不甘,让这缕意识在黑暗中飘荡了很久……,最终没入无极旋涡中。
    他再次感受到生命气息时,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一股浓浓的怨念震慑住了。仿佛被禁锢了一样,他无法动弹,却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周围的一切。
    ‘这只懦弱的死狗!说好的只对我一个人好呢!说好的一直相信我呢!哈哈!一辈子,还是算了吧!这种生活我早就受够了,一天也不想忍了!”
    ‘真是个笑话!原来我们从没有真正了解过彼此,原来以前的所有美好都是幻觉,原来从一开始就错了……’
    ‘呵呵,你的爱我不要了,孩子我也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就这么散了吧……’
    那股怨念突然化成无数光点将肖亚包裹住,然后往他的意识里钻去。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痛苦,让他忍不住想要哀嚎。
    这人是谁?想要做什么?好痛啊,难道他要消失了吗?
    肖亚不知道过了多久,渐渐地,痛苦减轻了,他的意识也恢复了自由。
    为什么这么累?真是久违的感觉啊,仿佛回到了活着的时候。
    肖亚悚然一惊,头脑开始清醒起来,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短暂的不适之后,他看清了周围的一切。
    这是一间宽敞的石屋,墙面未经粉饰,可以看到垒砌的石块,房内摆设简单,除了他躺的这张床,还有一张石桌和几个石凳。
    石凳上坐着一个身材健壮的男子,穿着麻布的背心短裤,身上肌理分明,一头黑色短发更衬得脸部轮廓清晰,只是脸上的表情有点冷。
    肖亚闭上眼睛眼,然后再睁开,又动动胳膊腿儿,是有感觉的!肖亚惊疑不定。
    对面男子见他醒来,走到床边,将一个瓷碗送到他嘴边。
    他还沉浸在死而复生的震惊中,并没有理会男子的举动。
    那人见他这幅样子,表情又冷了几分。
    愣了一会儿,他总算回过神来,便就着那人的手把水喝了。
    男子放下瓷碗,冷冰冰的看着他道:“肖亚,你不用闹了。既然你这么想离开,我成全你就是。不过,你必须把崽子生下来。
    你也知道幼崽对部族有多重要,你再这么闹下去,族里是不会不管的。你放心,等你生下幼崽,我就和你解除婚契。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