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男巫 作者:来自远方(下)

字体:[ ]

 
 
 
 
 
    掌心涌起一团白光,泛黄的羊皮卷很快碎裂成片,在白光化为了齑粉,干枯的手臂却渐渐变得丰盈,她闭上双眼,能够感受到巫力的流淌,但是,还不够!
    猛然睁开双眼,她需要更多的力量,四百年前大巫的心脏和血支撑她的灵魂不灭,借助传承仪式沉睡在神殿大巫的体内。
    现在,她终于醒来了。
    她知道,帝王和她曾侍奉的大巫回来了,巫力正在召唤着她!
    单手抚上仍带有一抹青灰色的面孔,她要继续活下去,四百年前,她能杀死帝国大巫,四百年后,同样也能!
    普兰城
    各城的使者陆续抵达,穆狄变得格外忙碌。
    何宁每日站在城主府的露台上,或是坐在黑蜥的背上,从空中了望东部荒漠。
    每当绿蜥在空中飞过,下方的牧民都会欢呼或是恭敬的行礼,他们由衷的感谢为普兰城降下雨水,带来丰饶的神谕者。
    骑士们和部族战士宣誓为普兰城和神谕者而战。随着各城使者抵达,以比提亚城为代表的东部各城也开始集结军队。
    传递消息的苍鹰从普兰城中飞出,振翅翱翔在湛蓝的天空下。
    悠长苍凉的号角声响彻整片荒漠,骑士们擦亮了长刀,牧民们骑上了骆驼,八位城主同时下达了命令,军队即将向霍希姆城进军!
    不需要慷慨激昂或代表正义的理由,只需要一句话,“为神谕者而战,为东部大陆而战!”
    欧提拉姆斯神殿的信仰濒临崩塌,阿里尔城的行为亦引起了众怒,何宁将瓦姆传回的消息告知了穆狄,即便没有欧提拉姆斯插在中间,阿里尔城的命运也已注定。
    只不过,穆狄没有采取之前制定的计划,而是联合结盟各城共同出兵,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霍希姆城仍首当其冲,成为了大军祭旗的牺牲品。
    同阿里尔城联合的蛮族也浮出了水面,竟然是苍岩!
    何宁不知道科尼在想些什么,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他沉默了,眼前再度浮现老祭祀的面孔,耳边却响起穆狄曾经说过的话,“蛮族并不憎恨大巫,他们憎恨的是亚兰帝王。”
    憎恨吗?理由又是什么?
    忽然间,何宁想起了蛮族血脉中背负的罪孽,他的记忆还不完全,只有当他想起更久远的一切时,所有的问题才会得到答案。
    纳德林人即将前往荒城,随行的除了奥妮和娜佳,另有二十名骑士,保证不会在途中或抵达后出乱子。
    米雅留在何宁身边,八名黑鬣战士也留下了,三名黑鬣女人会带着族里的孩子一起前往荒城,他们将在荒城安家,今后是否会回到西部荒原还是未知。
    黑鬣战士们擅长追踪,战斗能力也是极强,和东部骑士对战,能做到一对三不败。
    当然,这是在遇到何宁之后。但黑鬣战士也有弱点,他们还不适应骑在骆驼上作战。
    对何宁而言,这根本不是什么难题。军队出发前一天,何宁坐在绿蜥背上飞出了普兰城,面向西方,口中发出一声长鸣。
    很快,东西部边界就传来了阵阵兽吼,十几头地行兽摆动着粗壮的四肢和尾巴,跨过了边界,向召唤它们的声音追寻而去。
    沿途放牧的牧民无不惊愕,以为是蛮族提前进攻,但向地行兽身后看去,却没发现一丝蛮族的影子。
    与此同时,刚与苍岩结盟不久的两支蛮族,依照科尼的要求来到了边界,扎营不久,为地行兽取水归来的奴隶就发出了一声惊叫,浑身颤抖,水桶翻倒,桶里的水全部流淌在了黄沙中。
    其他人闻听叫声,赶来之后也都惊呆了,围住地行兽的栅栏全部被撞断,看守栅栏的战士和奴隶倒了一地,或是昏迷不醒,或是低声呻吟,十三头地行兽却全都不见了!
 
    第五十七章 
 
    地行兽的吼声在普兰城外响起,城门大开,骑士如潮水般涌出,却未见进攻的蛮族。
    只有十三头地行兽围住城外草场中的羊群,口水嘀嗒。
    巨口利齿,血腥的气味弥漫在羊群四周,三角羊紧靠在一起,咩咩叫着,即便是最强壮的公羊,也颤抖着四条腿,恐惧且惊慌的望着眼前的巨兽。
    牧民们骑着骆驼,挥舞着鞭子,手中握着长刀,却拿这些地行兽毫无办法。远处,更多的地行兽正陆续出现,个头最大的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小山,有几头的脖颈上还留着挣断的铁链,却不见一个蛮族的影子。
    骑士们闻讯赶来,呈伞状包围了这些巨兽,地行兽也察觉到了危险,转过头,不再紧盯着三角羊流口水,而是张开大嘴,露出一口锋利的尖牙,对包围它们的骑士和牧民摆出了威胁的姿态。
    刀光映着阳光,巨兽威胁的吼声此起彼伏,情势一触即发。
    城内的大臣和各城使者还以为是蛮族提前发动了进攻,城主大人却挑起眉毛,叫来侍从,得知何宁出城的消息,托着下巴,低低的笑出了声音。
    “城主大人?”
    “没事。”穆狄示意大臣和使者们不必紧张,“不是多大的麻烦,把骑士们召回来吧。”
    话落,众人皆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他,穆狄却不以为意,站起身,长袍的下摆滑过图案精致的驼毛毯,腰带垂下的金色流苏碰撞在一起,发出几声清脆的亮音。
    城主大人留下一句似是而非的话,施施然走出议事厅,在门外的回廊边站定,单手撑着石栏,一跃而下。
    众人吃了一惊,这里可是三楼!
    木沙连忙奔出房间,跑到石栏边向下望,穆狄正安然无恙的站在黑蜥背上,单手握住缰绳,“阿蒂,出城!”
    风鼓起白色的长袍,袖口衣摆处的金色滚边和巫文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最耀眼的却是那一头灿烂的金发和眉间浮现的金鳞。
    众人面面相觑,只能眼睁睁看着穆狄离开。回神之后,第一时间跑下三楼,叫侍从牵来骆驼,以最快的速度跟了上去。
    城外的天空中,绿蜥的吼声由远及近,何宁坐在绿蜥背上,耳上的银扣漫射出金光,口中发出一声又一声长啸,被包围的地行兽立刻闭上大嘴,四肢蜷起,蹲伏在地,摆出了最驯服的姿态。
    地面上,数十头地行兽狂奔而来,中间还有一头巨大的猛犸。天空中,两只龙鹰振翅翱翔,无数的灰点形成一片黑云,扑簌簌的声响,是成百上千对翅膀扇动时碰撞卷起的风之音。
    如果地行兽和猛犸让骑士和牧民们惊讶,那龙鹰和灰雀群则让众人彻底失声。
    曾在几个月前领教过何宁这种能力的骑士,看到空中的绿蜥和何宁,很快明白了前因后果,见有骑士拿起了长弓,立刻大声喊道:“不要惊慌,也不要发起进攻,神谕者!这是神谕者的能力!”
    被喊声惊醒的众人心头一颤,仰起头,绿蜥正在空中盘旋,双翼展开,笼罩下一片巨大的黑影,口中喷出灼热的气息,好似赤红色的火焰。
    “吼!”
    黑蜥从城内奔出,对着天空中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绿蜥不甘的怒吼。
    穆狄拍了拍黑蜥的背,权作安慰。将目光转向天空中的何宁,摇头,该笑还是该皱眉头?或者该自豪于他的大巫是如此与众不同?
    猛犸,地行兽,灰雀,还有龙鹰。
    勾起嘴角,不知道比提亚的那个灰鳞看到这两只龙鹰会作何感想。
    在帝国时代,龙鹰是仅次于帝王和大巫坐兽的存在,无论数量还是战斗力都远在猛犸和地行兽之上。那时,它们是帝王骑士的座驾,翱翔于天空,睥睨着只能仰望白云的地行兽和猛犸,就像是帝王将目光投向憎恨他,却又不得不服从他的蛮族。
    龙鹰的鸣叫声和巨兽的吼声交织在一起,像是在互别苗头。
    天空中,大地上,巨兽的强大不只震撼了普兰城,还让率领军队远道而来的三位城主惊愕得停下了脚步。
    与普兰城结盟,敬奉神谕者,就必须做出表率,换言之,想要得到好处,总要付出代价。
    使者们留在普兰城,送回各城的消息不断,普兰城和阿里尔城大规模集结军队,召集部族战士是明显的讯号,作为同盟者,不需要穆狄开口,几位城主便已经发来信函,同时集结军队前来助战。
    表面的理由是为尽盟友的“职责”,实际都是想通过战争获取利益。从普兰城到阿里尔城,霍希姆城是必经之地,这座有着丰富地下河资源,黑麦和白麦产量都相当可观的绿洲之城,早就让许多城主垂涎三尺。
    就算不能占据,但水源,粮食,畜群,甚至是人口,穆狄总不会独吞吧?意思也要意思一下吧?
    再者,抵达普兰城的使者将何宁说得神乎其神,又将普兰城形容成了人间仙境,城主们为了压制反对声音,对此没有表现出任何怀疑,心中却另有想法,打定主意要来亲自看一看,无论是神谕者还是有了极大变化的普兰城。
    最先抵达的距离较近的迪斯比城主,阿罕莫城主,以及靠近东南部的拉乌德城主。其他的城主也将在不久后动身,结合几城之力攻打霍希姆,如果霍希姆城主没疯的话,要么投降,要么趁早弃城逃命。哪怕阿里尔城派遣援军,霍希姆城也保不住,东部十二位最有实力的城主,七位都与穆狄结盟,加上附庸的部族和小城邦,战争的号角一旦吹响,就相当于敲响了霍希姆城的丧钟。
    此时此刻,率军抵达普兰城外的三位城主尚未进城,也没有同何宁正式照面,就先被震撼了一把。
    听到普兰人此起彼伏的高呼,看到地面上的巨兽和天空中的龙鹰,城主们同时倒吸一口凉气,这就是神谕者的能力?
    “城主大人……”
    随行的将军们也是惊讶万分,不只是巨兽和龙鹰,普兰城外的草场和奔腾的河流,也让远道而来的众人不敢置信。
    这里还是荒漠吗?
    黄沙哪里去了?光秃秃的岩山哪里去了?
    青绿的草场,植物葱茏的山峰,从城外流淌而过的河水,泛着波光的大湖,徜徉在草场中的畜群,这里还是普兰吗?还是东部大漠吗?
    神谕者,真正的神谕者!只有真正的神谕者才有这样的能力!
    这一刻,三位城主和他们的将军骑士同样心头火热。
    绿色的希望,摆脱干旱和黄沙的未来,和普兰城结盟,尊奉真正的神谕者,真正的巫,将是他们一生中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
    呜——
    城内的号角声响起,这是召回骑士们的讯号。比起惊讶的普兰人,留在何宁身边的黑鬣战士见到地行兽和猛犸,全都是双眼发红,摩拳擦掌。每个蛮族战士都渴望有一头属于自己的地行兽,如果是猛犸,那就更好了……
    何宁看清楚了地面上的情形,也看到了停在沙丘上的军队,将目光投向穆狄,金发的城主正遥望着他,眉间的金鳞和变为赤金色的双眼交相辉映,何宁一拍脑袋,他忘记了,他的叫声好像对穆狄也会产生影响,尤其是在那片金鳞附在他的身上之后。
    不得已,何宁停下叫声,拍了拍绿蜥,“哥们,下去。“
    骑士撤开了包围圈,地行兽和猛犸到了近前,从绘在它们身上的图案能够分辨出,至少来自三个不同的部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