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龙阳 作者:歪脖铁树

字体:[ ]

 
 
  尊敬的龙阳先生:
  我是一窝兔子中的大哥,叫兔十八,这次给您写信是因为我家洞府旁边来了一位浑身冒邪气的鬼,他冷着脸到处抓兔子想喝血,我们所有的兔子都只能躲在洞府里……还请龙阳先生帮忙处理那只鬼,感激不尽。
  这是兔十七挖到的野山参送给您作为报酬。
  所有兔子敬上。
  CP:龙阳先生受X鬼攻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龙阳,阳星君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兔十八
 
    “大哥,你说的先生会来吗?”刚出生没几个月,身上的毛毛白白的,小耳朵粉嫩粉嫩的小兔子依偎在大兔子脚边,瞪着圆溜溜眼睛疑惑的说,“太阳都出来了,外面很热,先生会不会热得不愿意来了?”
 
    抬起爪子拍了拍小兔子的脑袋,兔十八老气横九的叹气道:“咱们的求救信已经送出去,至于先生会不会来,就不是咱们能控制得了的了。”
 
    兔十八是这窝兔子中的老大,他个头也非常大,因为开启灵智后一直中规中矩的修炼,并且很爱护窝里的小兔子,对这些不能开启灵智的普通兔子一视同仁,所以他一直以来都生活的非常顺利。
 
    然而也许老天爷觉得兔十八过得太顺遂,就给了他一个考验。
 
    在十来天之前,兔子窝附近突然出现了一个鬼,他竟然不害怕太阳,在烈日之下仍旧能行走自如。兔子窝里的小兔子出去吃草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他,被他盯着看了半晌,直接把小兔子吓的胆子都要破了,急匆匆蹦跶回来找兔十八汇报。兔十八一听这事儿还了得,赶忙拘着窝里的所有兔子,不让他们随便离开窝,自己偷偷摸摸的去看了看,确定那真是鬼,而自己道行低不会术法,思来想去还是准备向传说中的龙阳先生求助。
 
    “龙阳先生口碑很好,我曾听路过的一只燕子说,龙阳先生曾经帮他刷过羽毛,那是一个很温柔的先生,一定会来的。”兔十八心中惴惴不安,却还是摆出淡定的态度安慰窝里的小兔子们,“你们今天哪里都不许去,我出去给你们弄些嫩草来。”
 
    “大哥小心一点,要是看到那个鬼就快些回来,我们不吃草没事的。”一只小兔子身体圆滚滚,白白的毛毛服帖顺滑,就跟一个小小的糯米团子似的,他蹦跶到窝门口,目送兔十八离开。
 
    离开兔子窝之后,兔十八就警惕的竖起长长的耳朵,先是左右张望一番,这才悄悄在草丛里挪动。他记得窝里的小兔子们最喜欢吃这一片地方的嫩草,确定那只鬼不在之后,兔十八就飞快的用自己的牙齿咬断嫩草,然后放到自己的肚皮下面攒着。
 
    他并不是一只普通的兔子,而是开启灵智,得天独厚的活了许多年的兔子,所以他可以利用智慧:等嫩草攒的多了,就用两个前爪抱住,两条后腿立起来,像人类那样悄悄跑回去。
 
    这次他进行的很顺利,抱着嫩草,再次竖起耳朵左右张望,兔十八心里一喜,转身就往兔子窝的方向跑。忽然,一阵风吹过,兔十八警惕的停下来,然后就看到自己前面出现了一个不怕烈日的鬼,对方的身体有些透明飘忽,但那双眼睛却如同真人一样,爆发出如实质一样的光芒。
 
    以往面对这个鬼的时候,他只会盯着兔十八看,或许在估量他体内的鲜血,或许在估量他身上的肉,但这次他伸出手,夹带着在烈日下对比特别明显的阴气袭来,他要困住兔十八!
 
    爪子里的嫩草落到地上,兔十八吓得尖叫,“你、你是谁……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可不要害我。我、我从未伤害过人类的姓命,你……”
 
    浓郁的阴气靠近了兔十八,穿过它白白的毛毛,进入皮肉中,一点一点的入侵骨血,冰寒的气息几乎让兔十八身体里的鲜血凝固,他的眼睛红红的,几乎快要魂魄离体,一命呜呼。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咦,你这鬼倒是稀奇的紧,竟然不怕太阳。”他长得极为好看,皮肤白皙,五官小巧,看模样还是个少年人,声音也清脆的紧,瞧见兔十八后,两眼弯了弯,轻轻一甩袖子就被兔十八体内的阴气打出来,让他恢复自由。“你就是兔十八?给我拍了一张纸的爪印,害我又是招魂又是问路,然后迷了路才找到这里的那只兔子?”
 
    “先生、先生救我!”兔十八立刻竖起耳朵,也顾不上嫩草了,迈开两条后腿就狂奔到少年前面,用两个前爪抱住他的小腿,露出圆滚滚的脑袋看着那个鬼,说,“先生,就是他!刚才他还想抓我!我差点就死了,先生帮我报仇。”
 
    这个少年,也就是龙阳,拿着一朵极新鲜的不知从哪里拿来的向阳花,面如冠玉,一双眸子熠熠生辉的看着前面,伸手搓着下巴说:“我看他眼中并无血气,神智清明,而且还没有杀过生,周身煞气不足,阴气有余……最关键的是,他不怕太阳呢。我没有理由打死他呀,兔十八,要不咱们打个商量,我帮你把他赶走,就算完成你的委托了怎么样?”
 
    脑袋上长长的耳朵几乎要纠结到一起,屁股后面的尾巴也缩成一个圆圆的球,还一颤一颤的,兔十八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头道:“好吧,先生把他赶走就好了。”
 
    “恩,乖。”弯腰摸摸兔十八的脑袋,龙阳眯起眼睛笑了笑,长袖一挥,开始做法。
 
    向阳花是一种喜欢追着太阳的方位转换花盘,周边花瓣嫩黄,并且向着四面八方延伸,把向阳花展平,这就像是一个蕴含五行八卦的阵盘,只需要在上面临时布一个阵法,就可以为自己所用。龙阳咬破食指指尖,在每一个花瓣上都点了一下,然后在向阳花花盘上画了一个大概的五官形状,随后把向阳花扔到那只鬼上房,双手掐诀,低喝道:“五鬼运行,急急如律令!收!”
 
    那鬼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道托起来,强行塞到向阳花中,那原本生机勃勃的向阳花立即抖了抖,从半空中跌落下来,被龙阳准确的接住。
 
    瞪大眼睛看到这一幕,兔十八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他‘biaji’一下,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说:“先生好生厉害,不知能否收下兔十八,兔十八愿意伺候先生左右!”
 
    有神智的鬼其实很不好对付,像这种不怕太阳的恐怕是另有造化,而且这家伙竟然极为顺从的进了向阳花中,这让龙阳觉得稀奇,正想着自己私下里检查检查,结果那只兔子就趴在地上开口了。
 
    “先生,我虽然没掌握什么神通,但我知道哪种野菜可以吃,我还会种萝卜!兔子窝里冬天储存的萝卜全都是我种的,我们能吃一冬天。红萝卜、白萝卜、青萝卜等等,味道可好了……”兔十八颤颤巍巍的竖起耳朵,脑袋依旧贴到地上,絮絮叨叨的说着,这些都是他养那些普通兔子的心得。
 
    把向阳花放到咯吱窝下面夹着,龙阳掐指一算,竟然发现这只修为非常普通的白兔子跟自己有些缘分。干他这一行的,最相信的就是缘分,因为缘分就是顺天道而行之,对自己的修炼阻力最小。好吧,主要是看在兔十八会种菜的份上,收留他也勉强可以,“以后跟着我就要听我的话。”
 
    快要打结的长耳朵立刻刺棱一下竖起来,兔十八乖乖磕了几个头这才爬起来,抬脚就往兔子窝里狂奔,然后在龙阳疑惑的目光下,两只前爪抱着几只特别小,跟糯米团子似的小兔子,身后跟着一大串大兔子回来了。
 
    “大家快拜见先生,以后我就是先生的兔子了,你们也要听先生的话。”兔十八高高兴兴的给大家解释,然后又说,“以后咱们再也不用担心有野兽来啦!”
 
    有些古怪的看着这只兔十八,龙阳搓着下巴想了想自己的过往人生,发现他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居无定所,甚至就连他出生的家庭在他的记忆中也已经模糊,几乎快要忘记了。他以为自己的未来也是独来独往,却没想到遇到一只跟自己有缘的兔子,那只兔子还傻乎乎的带了一窝。
 
    把咯吱窝下面的向阳花拿出来,放在脑袋上遮挡太阳,龙阳继续往前走。
 
    人活一辈子,总得有自己的追求,有人追求升官,有人追求发财,还有的梦乡佳人入怀、才子相送,得道者追求升仙、追求长生,普通人追求自己的七情六-欲,之中的其一得到满足。而龙阳仔细想起来,却发现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追求什么,自己生来的目标又是什么……
 
    传闻魂魄在投胎之前,都要由判官批命,这辈子投胎为人,是成侯拜相,还是平凡一生,亦或是成为女干佞,这都是有定数的。冥冥之中有一双大手在推动着你的命运前进,无论发生什么,人的命都不会发生大的变化,最终还是会如同生死簿上写的一般,阳寿尽了,再次回到地府,重复当年的流程。
 
    而龙阳大概当年被判官漏了,生死簿上没有他的批命,以至于他根本没有自己前进的方向,也没有自己的*,只是因为掌握了一身道术,便随波逐流的行走,有人求助就去完成,没有人求助就漫无目的的在人世间行走,看遍人间冷暖。
 
    “先生,我闻到前面有好吃的野菜,要不要尝尝?”兔十八飞快的跑过来,身上还扛着两个糯米团子兔子小幼崽。
 
    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靠山靠水的村子,龙阳下意识不想接近人烟,就点点头,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看着一群兔子溜溜达达钻进草丛中消失不见。兔十八则是迈开两条腿飞快的跑,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过了一会儿就抱着野菜狂奔回来。
 
    “这个不错。”龙阳不认识这种野菜,但味道闻起来很香,他拿出一小罐植物油、一点调料,还有一个毛刷,清理出一个空地生了火,准备烤野菜吃。
 
    只是野菜还没烤好,出去吃草的兔子们全都惊慌失措的跑了回来,兔十八更是耳朵一竖,准确的看向一个方向,红彤彤的眼睛露出害怕的情绪。
 
 第二章 向阳花盘
 
    一推柴火中泼上火油,里面躺着一具浑身青紫的尸体,一个壮实的汉子往柴火堆中扔了个火折子,冲天的火光刹那间燃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肉烧焦的味道,还混杂着一股臭味,一股黑烟冲天而起,直奔当空的太阳而去。
 
    “先生。”兔十八把其他兔子都抱到自己后面藏着,扭头询问龙阳。
 
    摸着下巴看了眼前方的场景,龙阳慢条斯理的把终于烤好的野菜卷起来,吹了吹一口吞掉,露出舒适的表情。他解开腰上的酒囊,喝了口酒,又烤了几棵野菜吃掉,还抽空卷了个没抹调料的野菜塞进兔十八嘴里,然后拍拍手站起来,优哉游哉的往哪边走。
 
    他这人即便是在炎炎烈日下也如风光霁月一般潇洒,仿佛阳光都悄悄躲开他似的,让他走到火堆旁边甚至都没感觉到多少热度。倒是那站在火堆旁边的壮汉吓了一跳,瞧见龙阳穿着一般,立刻吼道:“看什么看,小心挖了你的眼睛当下酒菜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