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重生80之先赚一个亿 [参赛作品] 作者:闪灵(一)

字体:[ ]

 
  文案:
  前世软萌又卑微的小民工意外惨死,重回到了遍地黄金的八十年代。
  别人穿越带着随身老爷爷,他……把总裁小攻的魂魄揣兜里带回来了。
  买股票,倒国债!斗恶人,发大财!
  ——顺便再和小时候的总裁谈个恋爱?!
  发财金手指(粗大)+3 P(伪)成年攻少年攻VS受+狗血(酸爽)
 
  正经文案:
  其实这是一个现实主义题材正能量的故事……
  主人公在那个腥风血雨的证券市场的厮杀、看风起云涌,狂氵朝起落,
  主角身边几个家庭的风风雨雨,以及少年们的成长。
  一个时代,二十年变迁。展开徐徐画卷,等你来看。
  内容标签: 平步青云 重生 业界精英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邱明泉,封睿 ┃ 配角:刘东风,向城,韩立 ┃ 其它:
 
  作品简评:主人公离奇重生回八十年代,却把一起猝死的霸道总裁的一丝幽魂也不小心带了回来!粗看是一个简单粗暴的金手指发财文,可专业细节强悍,惩恶扬善打脸,细细看来,几个少年的身世和命运缓缓揭开,和前世的爱恨情仇巧妙融合,滋味万千。
  主人公在那个腥风血雨的证券市场的厮杀、风起云涌,狂氵朝起落,尤其好看。而主角身边几个家庭的风风雨雨,以及少年们的成长和蜕变,更是重要的看点。一个时代,二十年变迁。展开徐徐画卷,叫人不忍释卷。
 
 
第1章 突如其来的死亡
  邱明泉绝对没有想到,他就这么死了。
  身体旋转,飞速下坠,恶心和惊恐同时挤压着胸腔,满眼的夜色中,还没有来得及细细体会生死之间的转换,身体已经重重摔在了地上!
  “砰!……”
  鲜血飞溅,肉体残破,发出了一声巨响。
  然后他就恍惚觉得身体好像一点点轻起来,飞到了高处。
  向下俯瞰着,地上的草坪此刻黑乎乎的,可以看到两个人趴在上面。
  周围似乎静寂了很久,嘈杂的人声终于响了起来,原本黑洞洞的楼宇工地,灯火也开始大放光明。
  有人匆忙赶过来,有人惊恐万分地在打电话。也有人看了地上的人一眼,就开始转过身呕吐。
  邱明泉呆呆地看着左边那具尸体。残破,血污遍布,疲惫得显出一点老态的脸上和身上满是被生活压榨留下的灰暗痕迹。
  这人的脸……邱明泉打了个冷战,明明就是他自己。
  对,是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他身体旁边,还有另外一个陌生男人。
  就算在漆黑的夜里,也依旧看得出眉目分明,鼻梁英挺,长眉浓如剑锋。眼睛闭着,脸颊上依稀有着血迹。
  这人又是谁呢?
  救护车的呼啸声终于尖锐地响起来,穿着白大褂的人急匆匆跑来,地上的两人分别被抬上担架。
  邱明泉的意识茫然地跟了上去,狭窄的救护车空间里,只听见模模糊糊的声音:“什么人啊?怎么一个衣冠楚楚的,另一个只穿着破背心?”
  “好像一个是申楚集团的总裁,一个听说就是个建筑民工。”
  “啊……这样。”救护车里继续忙碌着,没有人再去看那个衣着破烂的、已经完全失去生命体征的残破身体。
  邱明泉茫然地看着救护车里的自己,终于想起了一切。
  晚上,他不过是为了节省一点电费,这才偷跑到没完工的大厦天台来乘凉,一觉醒来,就莫名其妙地遇见两个人争吵。
  他睡在边上的杂物堆阴影里,只茫然地看了十几秒,其中一个就歇斯底里地扑上去,纠缠之中,另一个人就掉下了万丈高楼!
  谋杀,还是失手,他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就想也没想地急扑了上去,想要拉住那个人。
  然后,脚下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只堪堪抓住那个人的手臂,就随着巨大的惯姓一起掉了下去!
  没有什么传说中的往事一幕幕回放,也没有什么定格般的时间凝固,只有魂飞魄散的惊恐。
  他就这么……死了?这是倒了什么八辈子血霉?
  车厢晃动得厉害,空中的邱明泉忽然看见,自己的左手牢牢攥着一件东西!
  一块玉石吊坠。圆润如同鹌鹑蛋大小,扁扁的,还带着温热。
  ——那不是他的,他这穷苦的一生,从没有任何机会佩戴任何这种华而不实的饰品。
  片刻之前,他揪住了那男人的衣领,从空中掉下来,那个吊坠就从那人脖子上被揪下来,留在了他的掌心,至今余温未退。
  ……得还给人家啊,他迷糊地想。
  很快救护车到达了附近的医院,值班的医生开始忙乱起来。
  忽然地,担架边有个年轻的男人扑过来,死死揪住了那个英俊男人的担架。
  “睿哥!求求你不要死!……”他嘶吼着,整个人都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状态,大滴的泪水不停地落下。
  从侧边看过去,这是一个面容秀美的男人,可是现在,那张秀气的脸却惨白,犹如来自地狱的冤魂野鬼。
  啊,对了,片刻前,就是这个声音在激烈地争吵,吵醒了蜷缩在天台上的他!
  “求求你们救他,医生!……”那男子踉踉跄跄地跟过来,拉住医生。薄薄的单眼皮下,一双凤目里布满血丝。
  邱明泉怔怔地看着他,这么一个好看的男人,怎么就这么狠心,能把人推下楼去呢?
  “高空坠楼,严重的多发伤!”有大夫奔到邱明泉的尸体面前,开始检查和急救,可是很快就摇了摇头——脉搏探测不到,呼吸停顿,瞳孔放大,没有基本的生命体征了。
  “刘大夫,这个伤员还有一点意识!”
  邱明泉有点恍惚,这时候,他才开始浑浑噩噩地想起来,这就死了的话,自己身后的事又该怎么办。
  爷爷中风瘫痪在床,十几年前去世了。
  奶奶的眼睛因为长期的糖尿病得不到有效控制,也几乎看不见了。自己这么撒手而去,谁又能照顾她呢?
  心里的难过一点点泛起来,钝痛如同强硫酸,腐蚀着整个胸腔,直到压迫得他想要蜷缩起来。
  抢救台上,那个英俊男人的眼睛,却微微睁开了。
  他散焦的眼神慢慢转向了一边,看着隔壁病床上毫无气息的尸体。
  他在看自己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那个英俊的男人没有发出声音,可邱明泉就是有这个感觉:他想要属于他的那块玉石!
  “不好,心跳骤停!”
  炫目的鲜红色忽然从那人的咽喉喷出来,旁边的机器上,心电图激烈地跳动几下,然后就变成了一条冰冷的直线。
  就在这个时候,空中的邱明泉,忽然看到了叫他一瞬间毛骨悚然的画面。
  那英俊男人的眼光转了一个向,诡异地迎上空中邱明泉的视线。
  “你拿走了我的东西,是你!”他原本快要闭起来的眼睛,忽然睁开了。
  他死死地盯着邱明泉,嘴巴明明没有任何翕动,可是邱明泉却诡异地听到了一个声音:“你欠我一条命。我会缠着你的!”
  我还给你啊!我不要你的东西——
  英俊的男人死死地盯着邱明泉,目光忽然变得漆黑犹如深渊,好像要将他整个吞噬进去……
  “啊啊!”邱明泉满头冷汗,又一次在1988年的深夜里惊醒过来。梦里的一切纤毫毕现,就如同发生在昨天。
  他小小的身体蜷缩在硬板床上,死死地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尖叫,以免惊醒一边的两位老人。
  可睡在他右边的奶奶还是醒了,老人年纪大,睡得不沉,身边的孩子梦魇,在狭窄的一张床上都会敏锐地感觉到。
  “小泉,又魇住了么?”老人侧过身问。
  连着好几天了,这孩子每晚上都从梦里惊醒,有时候大叫一声,有时候又浑身发抖,可问他梦见了啥,他又说记不得了。
  老人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孩子,从小就沉默少话,没有同龄孩子机灵讨喜。
  刚刚把他捡回家的时候,也是看不出来的,可是越是越大,就越来越明显了。
  这晚上老是夜惊,浑身又是发抖、又是冷汗黏腻,别是生了什么病吧?
  她担忧地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果然汗水一片,就连鬓角里都全是湿漉漉的。
  “奶奶,我没事。”邱明泉用很轻的声音说,瘦削的身体挺得笔直,微微发抖的手伸出来,安慰地在奶奶胳臂旁蹭了蹭。
  “嗯。那就乖乖睡,奶奶在这儿呢。”老人感觉到他的额头的确没有发烫,也就放下心,慢慢重新睡了过去。
  邱明泉屏住气,竭力让自己粗重的呼吸一点点平复下来。
  在漆黑的夜里,他睁开眼,看着身边的老人。
  这还是二十几年前,爷爷还健在,正躺在另一边呼呼大睡。奶奶的容颜也没有那么老迈,和几十年后的苍老病弱有着很明显的差距。
  邱明泉心里酸酸的,眼泪有点想漫出来。
  好半天,他才转头望向了窗外。
  80年代末的夜晚,没有后世那么多的灯光。
  这是东申市的郊外,狭小的贫民聚居地,从小窗子里看出去,夜晚黑得很纯粹,没有污浊的空气污染,遥远的星辰也比后世要明亮。
  对比着前世的记忆,很多在脑海中早已湮灭的东西都对比鲜明,让他充满茫然的同时,也有着抑制不住的好奇。
  几天前从后世的摩天大楼顶上坠亡,他整个灵魂竟然回到了小时候的80年代末,回到了原先自己的躯壳里。
  ……天台,争吵。陌生的英俊男人,临死前的恐怖眼神。
  邱明泉猛然闭上眼,不安地握紧了手指。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呢?
  遍地的电脑、手机,现在根本看不到的高楼大厦,花红酒绿。
  这些记忆如此鲜活,整整三十多年的生活轨迹,还有那些悲苦人生……不不,那不是假的,绝对不是。
  他的手,颤抖着伸向了枕头。触手处,温热而细腻。
  一个冷厉的声音瞬间在他心中炸响,带着无尽的冷意和愤怒。
  “姓邱的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丢开我,信不信我杀了你!”
  邱明泉的手飞快地离开了那块玉。果然不是梦!
  那个英俊男人的鬼魂,竟然也跟来了这一世!……
 
 
第2章 重回1988
  邱明泉瞪着眼睛,就这样彻夜不眠,等到了窗外的第一声鸡鸣。
  1988年的东申市郊外,这里是一片贫民聚集的破旧棚户区,不远处就挨着城市边缘,再远一点,就是老旧的铁路。
  附近郊区的田地里,有不少的菜农生活在那,和这些城市边缘的贫苦人家结邻而居,每天清晨,雄鸡的鸣叫就是天然的闹钟。
  邱明泉悄悄地爬了起来,从枕头下摸出那个玉石吊坠,套在了脖子上。
  果不其然,第一时间,脑海里就多了一道声音:“我警告你,以后不准动不动把我摘下来!你听着,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帮我去找远慧大师--”
  邱明泉只当听不见,聋子一样,任凭那声音轰炸。
  重生一回,可怕的根本不是重生这件匪夷所思的事,而是他一觉醒来时,手中竟然紧紧握着一块陌生的玉石吊坠,而那吊坠里,有一个厉鬼!
  这个鬼,无疑就是和他一起坠楼的那个英俊男人。
  什么集团总裁来着,据说姓封?
  搞清状况后,原本画风冷淡高傲的封大总裁,似乎飞快地就进入了各种“找对策”的进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