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银魂之忍者的存世之道 作者:狰

字体:[ ]

 
文案:
有生之年见到了活生生的写轮眼。——坂田银时
我才不会说卡卡西桑是我男神!——志村新八
有个高富帅的老板娘,爸比再也不用担心我在地球吃不饱饭了阿鲁!——神乐
汪!——定春
 
阅读指南:
#旗木卡卡西在银魂世界#
#CP坂田银时#
#正剧风#
#遵从原著剧情#
#无虐HE#
 
内容标签: 火影 综漫 原著向 银魂 
搜索关键字:主角:旗木卡卡西(白焱) ┃ 配角:坂田银时,万事屋,原著一干人等 ┃ 其它:火影,银魂
==================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第一章,加油——!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新的文也请多多关照——!
在下遇到了写这篇文最大的障碍——!
那就是,在下,不会,吐槽——!
_(:з」∠)_
感觉银魂的世界会被在下给,崩掉——!
没有吐槽的银魂是不完整的——!
嘛,希望大家不会介意。
  武士的刀不应该收在刀鞘里,而应该收在自己的灵魂中。现在的时代已经不再需要武士了,但不管时代如何变化,有些东西是我们绝对不能忘记的。即使必须放下手中的剑,也千万不能舍弃收在灵魂中的那把正直之剑。——志村剑
  【武士之国】……
  以前,我们的国家被这么称呼。曾经是武士们驰骋梦想的江户天空,现在却充斥着异域的太空船。曾经是武士们耀武扬威走过的街道,现在都被异人所盘踞。
  二十年前,异人‘天人’突然降临江户。因为他们的强势,武士的地位随之降低,刀与地位均被剥夺,而且就连自尊都丧失了。
  废刀令颁布之后,‘武士’更是成了丧家犬一般的存在。携带刀剑的会被巡逻警察带走,机灵点的懂得要隐瞒身份,当一个普通人,可也依旧找不到工作。没有人愿意雇佣他们,因为除了剑术什么都不会。
  一群被时代所遗弃的人。
  志村新八就是‘废刀令’的受害者之一。戴着一副椭圆形的眼镜,苹果头,十六岁。说他普通,除了自身很平凡,长了张大众脸以外,跟大部分同龄人一样还没有谈过一场恋爱。说不普通,是因为他出身在一个武士家庭,父亲那辈开始便经营了一家名为‘恒道馆’的道场,师承天堂无心流。
  幼年时期,父母双亡,与姐姐志村妙相依为命。以复兴自家道馆为志向,四处打工赚钱,补贴家用。在这样的环境下要经营剑术道场,好比天方夜谭。更何况父亲临死前还被朋友利用,欠下了一大笔的债务。
  一直以来,志村新八都不明白,明明他们的生活过得很艰难,姐姐却始终不愿意将没有一个学生的道馆关闭。难道就因为父亲临终时的嘱咐吗?这个家已经一贫如洗了,为什么还要让他们背负这样一个累赘?
  直到发生了那样一件事。
  很普通的一天,天气不好也不坏。志村新八在打工的甜品店里第无数次被老板骂了,因为他做了将近一年的店员却还是学不会使用收银机。随后又被长着豹子头的天人戏耍,摔倒在地的他一边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忍耐,一边捡起掉落的眼镜。想要活得聪明一些,只有这样才能继续生存下去,在这个丑陋的世界。
  “啰啰嗦嗦的……真够吵的,你们现在是在发情期吗?”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忽然响起,语气透出一股懒散却铿锵有力。“看这里,都是因为你们乱来,害我的巧克力圣代……整个都洒出来了!”
  事情的发展急转直下,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志村新八扶了扶镜框,眼前的一幕让他瞪大了双眼。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男人,用随身携带的木刀将其中一名‘天人’给抽飞了。
  “你……你究竟想干什么?你知道我们是谁吗?”眼看同伴被打成半死不活的样子,另一个‘豹子天人’有些色厉内荏的大喊。
  然而最后他还是去陪同伴了。
  “我啊,医生说我血糖值太高,一星期只能吃一次圣代啊。”
  打完收工,男人朝门外走去,在掀开门帘时好像忘了什么,又扭头看向了店里的志村新八“麻烦你跟店长说一声……味道还不赖。”
  天然卷的银发,给人很有压迫力的红瞳却因死鱼眼而大打折扣。黑色衣裤外面罩着一件白底蓝花的和服,不像旁人一样穿得很正经,而是很随姓的将和服从右肩处脱下,挂在了身上。
  这个人……虽说做事很有武士的风范,但又太粗鲁了。要说是小混混,他的眼神又那么正直。志村新八心怀感激,追了上去,不管怎样,他想要当面表达自己的谢意。
  谁也没想到,在走出店门后志村新八就被捕快给围住了。理由是,他是袭击者。那个男人使用的木刀不知什么时候挂在了自己身上,百口莫辩,就连店长也认为这件事情就是志村新八做的。
  费了一番力气,才逃了出来。志村新八拿着木刀,朝那个男人离开的方向飞奔。
  “喂喂喂喂——!你这家伙竟敢让我当替罪羊,你害得我好惨!”
  好不容易追上了那个男人,志村新八满头大汗,嗓子都快要冒烟了。
  骑着小型摩托车慢悠悠前进的男人回头瞄了一眼,又自顾自的继续向前。“你真是够义气,居然特地送木刀来还给我。没关系啦,就送给你好了。反正那也只是我在校外教学时一时兴起买的东西。”
  “你少臭屁!我好不容易才从捕快手里逃出来!我都说了不是我干的,可没有人相信武士的话。”
  “所以你被开除了?连CAO作收银机都不会的店员,简直就像是不会做炒饭的妈妈一样。”
  “你把妈妈当成什么了——!”
  男人松开一边的把手,伸出食指挖了挖鼻孔。“一个打工的被炒鱿鱼,这么点小事还啰嗦个没完没了的。”
  “现在根本就没有地方会雇佣武士啊——!你让我从明天起靠什么活下去啊!混蛋——!”志村新八的表情开始有些扭曲,感激什么的,早就被他丢到河里喂鱼了。
  摩托车忽然一个急刹,志村新八没反应过来直接撞了上去。
  “你好吵啊,四眼仔。不要以为只有你最不幸,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武士住在用纸箱搭成的家里呢!你就不能学学人家,积极地面对生活吗?你完全不懂得积极为何物吗?”
  “哎?新酱。”
  听着有些熟悉的称呼,志村新八感受到了大宇宙的恶意。身体僵硬地转向了身后,果然……
  “你在这里干嘛?不用上班吗?”
  手里一边提着一个购物袋,上面印着‘木叶便利店’的商标。身穿粉色和服的志村妙,笑得一脸温柔。
  一个小时后,志村新八站在姐姐身旁,目光带着一丝怜悯地看着跪坐在自家道场里被武力镇压过的男人。
  右脸肿了一个大包,鼻血滴到了衣服上。嗯,姐姐还是那么可怕啊,志村新八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水。
  从两人的对话里,志村新八了解到这个男人名叫坂田银时,经营一家万事屋。就是那种只要给钱,什么都愿意做,任何麻烦事都有办法解决的万事屋。本来还算平和(大概)的气氛,因为一行人的闯入而彻底打破了。
  债主上门。
  因为没办法还钱,姐姐被抓走了,以身还债。债主开了一家飞在天上的火锅店,其实内在是妓院。江户禁止开设妓院,但要是在天上的话,警察也就管不到了。
  “武士要采取行动根本不需要理由。既然想要保护某些东西,就尽管拔剑好了。你喜欢姐姐吗?”
  之前还说着反正是她自己的选择随便她去的志村新八,泪水忍不住流了出来,滴落在手背上。湿湿的,没多少重量却仿佛每一滴都狠狠地敲击着心脏。也许迷茫过,也为此愤怒过,但是事情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如同坂田银时所说的那样。我啊,最喜欢姐姐了。
  通过使用不怎么光彩的手段——抢了警察的巡逻车,坂田银时和志村新八两人总算是抵达了那所谓的‘光溜溜涮涮锅天国’。找到志村妙后,志村新八率先带着她逃离了战场。
  结局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有种槽多无口的感觉。因为坂田银时直接毁掉了飞船的动力室,导致所有人都掉到了海里。
  警察赶到,开始收拾残局。志村新八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完好无损的姐姐,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回想起一刻钟之前发生的事,让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慨。
  ‘真可悲,昔日持刀保卫国家的武士,现在却连一个女孩都救不了。没有人会来救你们的,这个国家……还有天空,都属于我们天人。’
  ‘国家?天空?你要就拿去吧。光是要保护眼前的人,我就已经快忙不过来了,而且还都保护不了。迄今为止不知错失了多少东西,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如果眼前有东西,当然就会想要捡起来留着。’
  “新酱,你在想什么?”志村妙席地而坐,姿态温婉。
  “我还没见过这么胡来的武士,不过,是他救了我们。”不远处传来的争吵声,让志村新八侧目。那个男人,正在跟警察大闹。“姐姐,我……”
  “之前在‘木叶便利店’里,卡卡西桑问你最近在做什么,如果不忙的话能不能像以前那样去他那儿帮忙,薪水还是按小时算。最近店面扩大了一点,好像人手不太够了呢,连他这个老板都要亲自整理货架。”
  “诶——?”志村新八抬头看向身前不远处的大海,海面还漂浮着飞船的残骸。他曾在找不到工作时被‘木叶便利店’的老板收留过,那是一家开了没几年的小型超市。正式员工只有三名,收银员、仓库管理员以及货架管理员。作为一个什么事都帮一把手的临时工,在不忙的时候总觉得拿钱不做事心里过不去,所以在找到甜品店的工作后他就辞职了。
  尽管在那儿呆的时间不长,却是他打工生涯里最开心的一段日子。同事好相处,老板更不用说,在他走的时候还挽留了一番。自那以后,偶尔在街上碰到还会问问他的近况。
  “唔,看来要辜负卡卡西桑的一番好意了。”
  “姐姐……”
  “你去吧。坂田银时……你不是在他心里发现了什么吗?尽管去把它找出来吧,找出属于你自己的剑。”志村妙从地上站起,理了理额发。“我也有我自己的方法去找,你不必担心的,我不会乱来,我可不想看到你一副哭丧的样子。”
  父亲……那个人的灵魂究竟是怎样的?也许非常难以理解,但它的确,在隐隐发光。所以,我准备暂时先待在他身边,好好看着那道光。
  不过,在那之前……
  志村新八嘴角抽了抽。“不是说过了吗,不要叫焱桑卡卡西啊!这个称呼实在是太羞耻了啊姐姐!就跟还没从中二毕业的小鬼一样,手举jump,大喊‘我是要成为海贼哔——的男人’。仔细想想,那个画面真的是让人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啊!”
  “啊咧?大家不都那么叫吗?而且你向我介绍卡卡西桑的时候就是这么称呼的啊。再说,跟jump又有什么关系?”
  “不,什么都没有。姐姐,我想起出门的时候家里煤气忘了关,我们赶紧回去吧!”
  ……
  在‘木叶便利店’打工,就必须时刻防备一件事,这家店的老板,外型太容易给人洗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