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谁说哥儿不能修真了 作者:白忱玺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现代人穿越到古代,成为一个哥儿的故事,哥儿体质弱不禁风,武力值零,他却在这个古世界里,被地位尊高的修真者捡回去抚养了。因此他踏上了修真界的旅程,中途收获了一个迷(师)弟,生了孩子,过上了理想中的吃喝睡的滋润生活。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邵瑞(邵子瑞)X魏子寥 ┃ 配角:陈子禾,赵子彤,魏子沐,曾子环.... ┃ 其它:哥儿,修真,炼丹 
 
 
 
 
第1章 梦境
  阳光透过窗户照映到床上,床上躺着两名男子,一个头枕在另一名男子的肩膀上,被当做枕头的男子并未显出不适,还侧躺着让怀里人躺得更舒适,他揽着窝在怀里人的腰,显示出两人亲密无间的关系。
  正窝在男子怀里的少年被阳光的照耀下逐渐苏醒,他挣扎着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个长得人神共愤的俊美脸庞,好在少年早已习惯了这张脸,非但没有被吓着,还明目张胆的欣赏着近在咫尺的美颜。被盯着的男子似有所感,浓密修长的睫毛颤动着,逐渐睁开的眼睛露出一双如同海洋般的清澈蓝眼瞳,夺人心魄。
  男子看着怀里人明目张胆的盯着自己的脸也没恼怒,甚至心情愉悦的露出笑容,深情款款道:“瑞儿。”
  少年心肝颤了一下,即便每天都来这一幕,不免还是会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为了遮羞,他把脸埋进男子的颈窝处,男子心情更加愉悦,刚想逗弄怀里人。
  “叮叮叮...”闹钟的吵闹声响起,美梦被打断的邵瑞不耐烦的按掉闹钟。
  邵瑞勉强的坐起身,一头乱发也不理会,坐着发呆,他还在回味着刚才做的梦。没错,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不知何时开始,邵瑞每天都会梦见那拥有蓝瞳的美男子,每次梦见的都是不同的场景,有一起喝茶聊天的,还有一起吃饭的,犹如一对夫妻日常的总总生活,而邵瑞是以少年的视角带入这场梦境。
  这场梦非常真实,但唯一一点让邵瑞明白这是一场梦的就是梦景都是古代背景,绝对不是生活在现代人的自己所能看到的古色古香场景。邵瑞发愣了一下,没再纠结这场梦,自动自发的往厕所梳洗干净,准备上班。
  穿戴整齐后的邵瑞一如既往的乘搭公交车,前往公司上班,邵瑞是个普通上班族,朝九晚五的工作时间,每天都是重复着同样的生活规律,他没有什么喜好,大多数时间都宅在家里,生活也没什么乐趣。
  原本以为这样枯燥无味的生活会持续下去的邵瑞,今天却遇到了打断这乏味生活的一场意外。是的,是一场车祸事故,带走了邵瑞的生命,车祸发生在他乘搭的拥挤公交车里,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没等邵瑞反应过来,他就断送了姓命,就像眨眼间的事情一样,双目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分割线——
  手里传来的温度聚集了邵瑞快消散的意识,刚开始从手心传来的温度慢慢扩散,流畅到四肢,再到身体,直达心脏,感觉到心脏的跳动,还有手心里的暖意,邵瑞的意识开始凝聚,直到他回复五感。第一个回复的是触觉,原来手心的温度是来自另一个人的手里,这人两手覆盖着邵瑞的左手,力道适中,没弄疼他,也没一刻放开过。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从身旁人移动姿势的声音发出,这人不知身上涂了什么,尽是有股清香的气息从他身上传来,把还处在混沌意识的邵瑞彻底弄醒过来。邵瑞挣扎了片刻,终于把沉重的眼皮睁开,却被眼前古色古香的事物给震住。
  “瑞儿,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身旁的男子见到邵瑞睁眼的一刻,立即脱口而出。
  男子出口后,邵瑞才察觉到身旁有几个人,他眨了眨眼,看清坐在自己身旁的男子,又是一愣,因为男子和他梦见的那位蓝瞳青年长得如出一辙。
  魏子寥看着呆愣的邵瑞,内心的焦虑剧增,他晃了晃握着邵瑞的手,轻声细语的唤出‘瑞儿’,试图让邵瑞的意识回笼。
  邵瑞猛的惊醒,条件反射的对魏子寥道:“请问你是谁。”
  魏子寥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停下晃着的手,难以置信的望着邵瑞,张口想说自己是他的夫君,却被邵瑞陌生的眼神堵了回去,伤感涌上心头。
  邵瑞见到魏子寥染上伤痛的美颜,心里不禁难受,转而疼痛,头部也开始发疼,阵阵疼痛传来,越来越烈,邵瑞双手扶额,希望能驱散头疼。
  委子寥跳起身,刚才的伤痛一扫而空,现在满身满心的担心邵瑞道:“瑞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邵瑞忍着疼痛,勉强说出口:“头,好痛。”
  魏子寥听清了邵瑞的话,向身后的丫鬟道:“赵荣,快去请李大夫,让他速速赶来。”
  赵荣是仆人里长得最标致的那一位,长得眉目清秀,她接到魏子寥的吩咐,立刻回答:“明白了。”
  赵荣是魏子寥的贴身丫鬟,后来转交给邵瑞,负责照顾邵瑞,赵荣从小就服侍英明神武的魏子寥,做事效率自然快好准,回答魏子寥之后,立刻往目的地奔去。
  魏子寥回身,见到的是倒在床上不省人事的邵瑞,他快步抱起邵瑞,把人抱紧怀里,担忧道:“瑞儿,瑞儿,你醒醒,别吓我。”
  昏迷过去的邵瑞,隐隐能听见魏子寥的叫唤,但是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脑海里出现了很多片段画面,而这些画面都是在述说着一个人的人身,这人和他同名,也叫邵瑞,却有着不同的命运。
  画面里的邵瑞生在古代,是个哥儿,这个世界和邵瑞的原本世界除了时代相差之外,还有一个差别就是这个世界的姓别分为三种,有男,女,还有哥儿。哥儿虽为男体,却也拥有和女子一样能身孕的体质,他们的生育率甚至比女子还高,加上大多数的哥儿都颜值高,还很稀有,很受男子和婆婆的青睐。
  但是身为哥儿的邵瑞,拥有的特质却截然相反,他相貌平平,嫁入魏家两年有余,却连个孩子都没怀上,除了他额头上能证实哥儿身份的桃花印记,哥儿该有的特质他都没有。如是这样的哥儿是如何让魏子寥,这个家世显赫,文武双全,颜值爆表的人看上呢?
  这就要从两人相遇的时候说起,邵瑞自幼父母双亡,他能够长大成人都是靠着村里的人给予的关爱和照顾,在他年幼时,他是和善良的邻居家一起住,直到他年长些才提议回到自己父母留下的家住。虽然父母留下不少田亩给邵瑞,但以他哥儿的体质来说,种田是很费劲的事,好在邻家的人一直很照顾他,经常派自己的儿子来帮他耕耘种田,邵瑞也会经常把部分的收成分给他们。
  邵瑞遇到魏子寥的时候是在自己种的田地里,那时的魏子寥受了重伤,是邵瑞救了他,普通村民自是不敢救的,即使受伤,从魏子寥的穿着和佩剑来看,就知道对方来历不简单,也不想带给自己横祸,所以大多数的人对重伤的魏子寥都是视而不见,若不是遇到邵瑞,魏子寥恐怕就要交代在那了。
  画面只做到两人相遇,后来跳了一大截,邵瑞看见的画面就是邵瑞嫁入魏家之后的事情,而他看到的画面都并不愉快。魏子寥是江湖里赫赫有名的武门之家,清竹门的二少爷,他的父亲是清竹门的门主,他有一个兄长和弟弟,兄长是将来要继任门主的人,是个习武之人,弟弟在金融方面很有天赋,扩大很多产业,承包了清竹门的财政管理。而排在第二的魏子寥,能文能武,却不知为何,没有接手任何家业,据说在他年幼的时候,被一名真人看重,带走修习,自这一走就没回家过,魏家人原本以为不会再见到他一面,却不料他在两年多前回来了,而且还带着一名哥儿,声称是自己要过门的媳妇,而这位哥儿就是邵瑞。
  虽然魏子寥长年未回过家,他和魏家人还是有保持着家信来往,所以他这一突入回来,魏家人对他也并不生疏,他们也很快的接纳了邵瑞,除了魏子寥的祖母,王氏很看不惯邵瑞。王氏很器重魏子寥这个很给她张脸的孙子,她认为能配得上魏子寥的孙媳妇自然要和他门当户对,而没有家世,生长在农村的邵瑞是她最不待见的。
  魏子寥不在的时候,王氏经常打压邵瑞,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口上说说几句,可是嫁入魏家两年也无所出的邵瑞,让王氏的打压越来越加猛烈,每次都带着那些名门望族的女子来施压邵瑞。邵瑞不希望让魏子寥为难,对王氏的行为一直隐忍着,直到魏子寥的师妹,红凯欣出现。魏子寥并不知道他这师妹对他抱有儿女情节,让她暂住在了清竹门,却不料他这一举让他失去了自己心爱之人。
  王氏看得出红凯欣对魏子寥的情意,两人狼狈为女干,经常趁魏子寥不在的时候打压邵瑞,这不就在前几天,两人计谋把邵瑞引到了池塘边,红凯欣抢走了魏子寥送给他的定情信物,是个暖玉制成的桃花形状玉佩。邵瑞怕寒,经常在夜里或天气寒冷的时候受寒,魏子寥知道这一点,就特意买了个价值连城的暖玉来制作玉佩,送给邵瑞当定情信物,来帮他驱寒。而这份心意让邵瑞非常重视这个玉佩,时时刻刻都戴着,从不离身。
  王氏和红凯欣就是针对着这一点,算计了邵瑞,红凯欣抢走了玉佩,一手挥出去,假意把玉佩丢进了池塘里,骗得邵瑞真的以为玉佩落在池塘里。邵瑞很珍重这个玉佩,立刻下水进池塘找玉佩,不管身旁人怎么劝,他都不肯上来,而罪魁祸首的两人就在冷眼旁观。
  邵瑞在冰冷的池塘里找了整整一天,若不是身体支撑不住晕了过去,他铁定会坚持着找下去,而这一晕就是邵瑞所拥有的最后画面。
 
 
第2章 穿越
  “瑞儿,瑞儿。”这是一个充满着柔情的呼唤。
  邵瑞再度醒来时,看到眼前的魏子寥,他在被子下插了自己的大腿,确定疼痛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既然穿越了,穿到了一个不知什么朝代,什么世界的地方,而原身的名字恰好和自己同名。邵瑞刚刚看到的画面应该是属于原身‘邵瑞’生前的记忆,原身因为泡在冷池里太久,得了风寒,发了高烧,就把命交代在这里了。
  “瑞儿,太好了,你醒了,我们请来了李大夫,你头还疼吗,我们让他看看。”见到邵瑞苏醒的魏子寥欣喜若狂,但很快又平复自己的心情,开始询问邵瑞哪里不适。
  面对着魏子寥的愁容,邵瑞觉得心疼,不知这是原主残留下来的情绪,还是什么原因,邵瑞安抚魏子寥道:“我没事,头不疼了。”
  魏子寥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放心,请了站在他身旁的老夫,李大夫,为邵瑞把脉。李大夫把完脉,就让魏子寥跟着他出了房门,魏子寥吩咐赵荣照顾好邵瑞,就跟着李大夫走出了房门。两人离了房间,离开邵瑞的视线范围后,魏子寥的气质立刻转变,刚才那般担忧柔情的表情瞬间消逝,面容冰冷,周身的戾气让人直发抖。
  “李大夫,瑞儿的身体如何,他为何会不记得我了?”魏子寥低沉道。
  冒着冷汗的李大夫道:“少夫人的风寒已转好,脉象稳定,至于他的记忆…”李大夫停顿了一下,欲言又止。
  魏子寥蹙眉道:“说。”
  李大夫颤抖了一下道:“少夫人的记忆有所缺失应该和心劳成疾有关。”
  魏子寥听见‘心劳成疾’,眉头紧锁道:“你说瑞儿心劳成疾?”
  李大夫抖了抖手,确定道:“从少夫人的脉象看,的确是如此,而且有一段时日了。”
  魏子寥眼神黯淡,在那看不透的面瘫脸底下,内心不知有多暗氵朝汹涌。
  在李大夫快坚持不住畏惧时,魏子寥询问:“这病要如何治?”
  李大夫拱了拱身道:“这本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若想治的话,还得知其因,治其病,请恕老夫无能为力。”
  魏子寥眼神闪烁,放过了李大夫道:“我明白了。”
  李大夫擦了擦汗,拱身道:“少夫人体虚,老夫给少夫人开个方子,服用几日便可。”
  魏子寥回礼道:“劳烦李大夫了。”
  送走了李大夫后,魏子寥并没有马上回去卧房,而是站在原地,厉声喝道:“影一,出来!”
  魏子寥话音一落下,一名身穿玄衣的蒙面男子出现,单膝跪地,双手握拳道:“主子有何吩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