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系统破损指南+番外 作者:白氏阿十七(上)

字体:[ ]

 
文案
系统抽了一次之后
突然发现男朋友有个魔教教主的身份!
突然发现家里来了个退休杀手做同事!
突然发现将军未婚夫回程捡了个农村小哥儿,噫~你莫非是想去种田?
突然发现自己被结婚?Σ(っ°Д°;)っ
……
好吧,看在小傻子八块腹肌大长腿的份儿上先忍忍。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师明知,暗月;宁淮,叶无幽;黎昕,闻明远; ┃ 配角:客服七 ┃ 其它:系统,快穿 
 
 
 
 
第1章 魔教教主与国师(一)
 
  大熙王朝,开国一百五十二年。
  今年风调雨顺,民生安泰。
  师明知在皇宫中特开辟的国师府中消暑,府中只有小童静思一人。国师师明知最烦盛夏,即使把护卫全部赶出院子,也没凉快多少。烦!
  但最烦的事情比盛夏还让人恼火,那就是如今的皇帝重病,已经考虑了一整年的储君却还没定下。
  要知道储君作为一国重中之重,搞不好就会出乱子。
  大熙现任皇帝景弘缠绵病榻三个月,每隔三天师明知都要去和皇帝陛下谈心。只是不知为什么,皇帝的态度一直很模糊,给了大皇子定心丸,又给二皇子东郊兵权。
  师明知看着静思端来的果盘,说:“哪里买的?”
  静思小童伺候国师三年,却是浑身一震,立刻俯身道:“……是膳食坊今日的份儿。”
  师明知端起国师架子,高冷一笑:“皇宫上下,半月前才为南方水患捐赠财物,谁敢在这个时候买从西域运来的玉葡萄?”
  静思跪下,低头不语。
  师明知本也没打算和小童计较什么,只是最近和那个人打冷战,送来的东西不找点碴儿怎么行。
  见静思跪地,师明知啃了两个葡萄:“下去。”
  静思应了一声,退出了院子。
  小童退出院子后,苦笑,明明这位国师大人已经知道他是那位大人派过来的人,按国师大人决不允许他人插手的姓子,居然没把自己赶走,反而是留下……真是怪了。不过两位主子的事情他也不敢置喙,大概这是情趣?
  小童摇摇头,站在檐下静候。
  师明知今年二十三,非常年轻。三年前从前任国师手中也是他跟了八年的师父那里接任了国师之位,开始了忽悠天忽悠地忽悠人民群众以收集五十万民望积分的道路。
  前任国师已逝,这座开辟在皇宫中的国师府也是格外冷清,骨子里并不是什么高冷仙师的师明知只能吓吓侍候童子……来取乐。
  师明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只是来辛勤工作的。
  没错,他是一个快穿者,隶属快穿局下昆仑站。只是他所做的任务,和特意看的快穿小说里主角要求撩男人的那种……怎么就不一样呢。
  师明知有些羡慕……
  昆仑站要维持运转,就相应诞生了能量收集员。亲情、爱情、信仰等一切都可以作为能量。所以师明知当初很荣幸的被分派成了——能量收集员之一,装载了一个心怀天下系统,这系统屁用没有,只能看积分。
  而且任务并不好做,因为他第一个世界是和尚,第二个世界是道士。如今第三个世界是国师,虽然本质还是道士,但起码可以偷偷摸摸吃点肉了。
  师明知:苦啊,看我这么衣襟飘飘,都是饿瘦了。
  每个世界要求他收集五十万积分,但是没有任何上帝视角。师明知所知道的信息都是他经历过的主观所知,就拿这个世界举例,他知道这里是个古代王朝时代,皇帝比较仁心,比较开明。
  皇帝明面上有三个皇子、不少公主,私下怎样他也没有能量去查,或者说查人家八卦干什么,吃饱了撑着没事儿做。
  皇帝对国师也很看重,或者说在整个大熙国师地位超然。
  他在这里生活的八年时间中,南北各发生了一次天灾。这个朝代有武林,还有一个正邪难测的魔教。
  说到这里,就必须谈一谈师明知三个世界来的第一个男朋友。
  第一个。
  不过他们俩正在闹矛盾,原因是师明知在考虑,五十万积分还有四万不到就要溢出,到时候他就功成身退了,但是男朋友到底要不要带走呢?为了不让主观干扰自己的判断,师明知这几天绕着那人走。
  所以嘛,本来就是半强迫姓质的,根本就没有表明心意,国师大人想的过于超前了。
  啊,这个被强迫的,是国师。
  师明知现在都只知道那个人的代号,暗月——这么明显一个代号还骗他说是名字。最开始的时候,那个人来去皇宫如无形,师明知怀疑他有点喜欢的男朋友不是重臣并且身怀绝世武功,就是武林上隐世不出的高手并且和皇宫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过后面这个人忍不住自己说出来了,师明知心里简直一脸宠溺,这么可爱的男朋友。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这个人到底从哪里看上他了?
  师明知是以十二岁的面貌来到大熙的,被前任国师兼师父收留并教养,二十岁时一跃万人之上。师明知都怀疑他师父是同事,专门来助攻的。
  只可惜此间不能招魂,倒是有气功。
  十二岁到二十岁,师明知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二十岁之后突然出现在他的一段生命中,并且强势占据了一方天地。
  但是这个人连和他谈恋爱……不,是打炮时都带着一张假脸。
  虽然师明知已经在考虑终身了,但在对方看来,他这个高冷国师对炮|友的印象是极度恶劣并且避之不及的。毕竟在大熙王朝,南风之说不盛行,何况是一个国师被迫雌伏,恐怕是欲杀炮|友而后快吧。
  工作金手指少,限制也少,师明知并没有什么人设可崩,只是这段时间让那位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准备晚上好好来一发。
  好不容易夏日微风过境,国师院又迎来了不速之客。
  一辆装帧精美的马车在院外停下,二皇子一身华裾鹤氅,锦罗玉衣施施然立在了檐下。
  因二皇子景天瑞手握实权,守卫虽然得了国师的命令不能放他进去,可态度却是十足十的恭敬。面子上不做好,以后调职时国师也帮不了自己,所以这些人心里想的明明白白。
  一守卫在景天瑞下车时,就拱手道:“二殿下,国师正在休息。”
  景天瑞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你去通告一声吧。”
  守卫:“是。”说罢转身进门。
  皇帝三个儿子中,大皇子景澄一直是当做继承人来培养的,所以威严十足,不可能和底下人这么亲切,只有二皇子在下面的和善名声被人“无意”间传播。
  守卫还以为自己能在景天瑞眼中留下一个印象,心情大好,面色却如常,他还得在国师府待三天呢。
  师明知在躺椅上昏昏欲睡,大榕树下确实好乘凉,何况还有冰镇过的玉葡萄。不过此刻师明知却是被恶心坏了,二皇子景天瑞是是什么样的,底下人会被那一副面孔蒙蔽,他可不会。竟然捞人捞到他这里,师明知露出嫌弃的表情。
  只可惜前两次任务只让他的金手指升了一次小小的级,监控范围只有国师府。不过师明知还是能看到景天瑞转身时的不屑,以及……躲在某棵树上的某个人。
  大熙在他继位国师的这三年里,两次大天灾都是他提前警告,安抚灾民,实地勘测他也是兢兢业业的在做。所以师明知在民间的声望很高,几乎可是说是天王巨星了。
  只是他忙着做国家高级公务员时,身后没有任何势力可以帮着培养心腹,外面守卫国师府的那一批人也是几日一换。特别是近日,换的更加勤了。
  想到守卫聊天时说的大皇子和二皇子又起了冲突,师明知按了按额头。他是来为人民做实事的,不是来帮某个人一统天下的。
  小童静思立于内院,听完守卫的传话,示意自己知道了。他看着守卫转身离开外花园,这才向里面走去。
  师明知正和午睡做斗争,一只凉凉的手抚上了他的脖子,然后耳廓一热:“为什么躲着我?”
  刻意低哑的声音让师明知耳朵一红,他做出一副羞恼无比的姿态,恋恋不舍的拍打开这人的手,淡漠说道:“有人来了。”
  静思只看到了两个人影交叠在一起,就以师明知都没看清的速度咚的一声跪地俯身作礼。那声音传到师明知耳朵中,让他也感觉膝盖一疼,不,是特别疼!
  拍开暗月的手,师明知是万分不舍的。这些年即使他没去查,这个人自己话里话外的透露出的消息,也能让师明知确定他第一任男朋友有个特别牛逼的身份——魔教教主。
  大概是魔教功法的缘故,暗月身体冬暖夏凉,此刻散发着丝丝凉气,尤其是在这种三伏大夏天,简直居家必备旅行神器……不过他们不是在冷战吗?还是推开吧。
  师明知轻轻一动,就从暗月的怀中离开。因为背对着他,也就没看清对方眼中沉郁的颜色。
  师明知装模作样:“什么事?”
  静思根本不敢起身:“大人,二皇子在府外。”
  师明知:“哦。”打扰我吹空调。
  静思:“大人?”
  师明知看着小童在大太阳下还和地面亲密接触,招手让他出去等:“外面等着,我换衣服。”静思拜了后,鸵鸟般离开,师明知看他那鹌鹑样,差点没笑出来,好在身后散发冷气的空调提醒他,还有个人要哄。                        
作者有话要说:  前期作者放飞,后期深夜放毒
 
第2章 魔教教主与国师(二)
 
  师明知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进屋换衣。
  用鼻子想都知道,那个人怎么会放着这么好的福利不要,还去和不相干的人生闷气。果然静思刚在檐下立足,内间就传来国师大人的低泣声。
  若有若无,直叫人想一探究竟。
  果然啊,静思静思,放空脑子……
  景天瑞在国师府外等了一刻钟才看到来人,炎炎夏日,师明知不好做的太过分。
  不过已经让人等了这么久,一直看某人不顺眼的国师在心中小心眼的笑了。
  小小被占了便宜的某个国师一身庄严肃穆的打扮,来到了外面。国师在大熙的地位体现在礼仪上,师明知并不需要同皇子行礼,不过他还是稍微点头表示自己看见二皇子了。
  暗月并没有这么快……嗯,这么丧心病狂要在短短一刻钟做些什么,师明知挺直脊背,走路稍微不自然……他被打的屁股还有些痛。
  真是无法无天,不就是仗着自己宠他吗?
  师明知心里这般想到,嘴上却和二皇子接话:“贵客登门,可惜国师府过于冷清不便接客,二殿下有何事?”
  景天瑞比大皇子少了三分王霸之气,多了两分文人清流的做派,之所以是两分,因为都是装的。
  景天瑞一拱手,虽说面前这个国师和他年岁相差无几,可还是做出了尊敬的神色:“国师,母妃新得公主,望国师为她测吉凶一次。”
  二皇子的母妃乃当今皇贵妃,在皇帝病重卧榻之前就有了身孕,算日子,也是一个月前生产的。只是师明知从不站队,与皇贵妃也只有祭天时寥寥数面的印象,不知那小公主是出了什么事情,竟然跑到他这里来了。
  师明知故作为难:“得皇贵妃看重,本道感怀,只是这后宫居所,寻常男子还是……”少去为好,不去最妙。
  虽然师明知没有说完,景天瑞却能猜到这没有技术水准的推脱之词后面省去了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