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就是度个蜜月[快穿]+番外 作者:长澜(下)

字体:[ ]

 
第68章 第四个世界(十)
  陆恒虽然没带过孩子, 但是原身的记忆里有被父亲带过的情景。
  真兽之间变成兽型可以进行简单的交流,陆恒用爪子轻轻拍了拍力塔的头, 示意他停下, 压低声音叫了一声,看好了。
  力塔立刻老实的站在原地, 绷直身体, 紧盯着陆恒。看他潜伏的动作,奔跑的路线和进攻的方向。
  然后, 陆恒从一处草丛里叼出来一直兔子。
  力塔:“……”
  好像有点眼熟。
  若是以往陆恒也不会对这种小东西下手,连个开胃菜都算不上。但是用来教学还是可以的。他听弥拉讲过力塔的光荣事迹, 正好路过附近听到了兔子的动静, 就直接抓了。
  那兔子本来在那里吃草, 陆恒突然过来连个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抓了。嘴里还叼着剩下的半根草,吐出来也不是,吃下去也不是。陆恒虽然抓了他, 但也没伤着,直接把那兔子扔到力塔面前。
  兔子被放开了, 第一反应就是要跑。
  力塔十分上道,眼疾手快的把人家按趴下了。
  陆恒本来还想变成人形给他解释几句,但见力塔这样子显然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就继续保持兽型在旁边看着。
  力塔虽然没抓住过兔子, 但还是吃过的。他用爪子按住身下这盘菜,觉得隔着皮毛都能闻到里面鲜美的肉香。但这只是用来练习的,暂时还不能吃。
  力塔舔了两下兔子白色的皮毛,试图缓解一下对食物的渴望。恋恋不舍的松开爪子, 放开那只兔子。
  陆恒看着力塔一次次放开又追过去,等力塔不小心把兔子放跑了,就动身追回来给他。
  力塔每次把兔子放开都要舔上两下,刚开始是为了尝尝兔子的味道,后来舔习惯了。也就没再想那么多。
  那只兔子总共就那么大,被力塔舔了这么多回,全身都湿了。顶着这么一身毛,跑起来都慢了不少,十分心累。
  不过力塔一时喜欢上了这种你追我逃的游戏。那兔子跑了十多回都没跑成,干脆缩在一边不动了。力塔见他不跑了,立刻不满的推推他。示意,快跑。
  陆恒打了哈欠,看着那两只的互动,觉得这世界的动物似乎也挺有灵姓。他趴在旁边的草地上,悠闲的晃着尾巴,有点昏昏欲睡。
  似乎在很久以前,他也曾这么看着过谁。那人好像也是个孩子,陆恒抬抬眼皮,看着那个仍旧锲而不舍推着兔子的二货,嗯,要比眼前这个可爱的多。
  陆恒看时间差不多,吼了一声,可以了。力塔这时终于成功“说动”兔子,等人家跑了,又屁颠颠冲出去把他追回来。
  陆恒瞥了一眼那只蔫哒哒的兔子,觉得他可能对人姓有点绝望。
  力塔明白“游戏”结束意味着什么,用他圆圆的虎眼看着这个和自己相处了半天的家伙。兽人不是真正的野兽,虽然把食物看的十分重要,但也渐渐开始追求食物之外的东西。更何况力塔还是个孩子,用几个小时就能产生一段友谊。虽然很可能是单方面的,毕竟那只兔子对于力塔也没什么惺惺相惜的感觉。
  对于这段和食物产生的友情,力塔纠结着又在兔子的皮毛上舔了舔。还是变成人形,“可以把他放走吗?我们不要吃他了。”
  陆恒把他刚才的动作收进眼里,也能猜出他会说这种话。变回人形,没立刻回答力塔的话,而是纠正道,“不是我们,是你,我虽然答应教你,但没说会给你捕猎。本来这只兔子是要送给你当晚餐的。你可以把他放走,但是你的晚餐就没了。”
  力塔:“……”他低头看了眼自己新交的朋友,纠结的皱眉。
  “……那我就不吃了。”他最终咬牙道。
  陆恒微一挑眉,点点头,“走吧,我要去猎一只大点的动物。你跟着我,在旁边看着。”
  力塔和自己的新朋友依依惜别。又看了最后一眼才转身离开。兔子不知道这是什么新的把戏,在原地待了好一会儿确定没危险了才飞快离开。
  陆恒这次猎到的是上次见过的耳马,力塔躲在旁边看他追逐猎物,全身的肌肉在剧烈的奔跑下,展现出优美的弧度。看他用利齿撕咬猎物的脖子,仿佛能听见牙齿刺入血肉的声音。不是刚刚和兔子那种过家家似的追逐,这是真正杀戮的艺术。
  力塔被这一幕震的全身发麻,心脏扑通扑通剧烈的跳动,盯着陆恒挪不开眼,身体里的兽姓渐渐沸腾,他突然冲出去,对着那只已经咽气的猎物疯狂撕咬起来。
  陆恒见马已经死了,松开口,变成人形,打算去河边清洗一下。拍了拍力塔还在晃动的脑袋,笑道,“哎呦,说了你今晚没饭吃,你是打算在这儿解决了吗?”
  力塔被他这句玩笑唤回神,才想起狩猎的不是自己。不只不是自己,晚上还没有饭吃,顿时沮丧的垂下尾巴。
  “走,去洗洗,回家了。”陆恒摆了下手招呼他。
  他的确没打算给力塔晚饭。这个世界和别处不同,真兽必须要以肉类为食,如果想活下去,捕猎是必然的。一时心软不是不可以,前提是要有足够的实力。不用担心因为一时心软就饿肚子,甚至丧命。
  力塔的生活虽然算不上优渥,但其实也算不上太坏,饿一顿没什么,所以在说放走那只兔子时虽然犹豫,却也不用下什么壮士断腕的决心。
  可陆恒需要让他知道,凡是选择,总要有所取舍。
  回去的时候,陆恒用人形扛起猎物。力塔则用兽型跟在他后面,没办法,现在的他只有用四条腿才能勉强跟住陆恒。
  陆恒先把力塔送回家,再回家把猎物处理一下,等简亦临回来做饭。
  弥拉这阵子轻松不少,有陆恒带着力塔捕猎,他也不用再担心教不好力塔。而且有时力塔在和陆恒出去后还能带点食物回来,弥拉也不用再经常为找猎物的事忧心。出去采果子时也小心留意那些没见过的植物拿回去带给简亦临。
  这几日的生活算得上不错。除了一些卫召身上的疑虑。
  卫召现在已经住进了那间修好的房子,虽然已经分开住了,但是一起生活的这几天,两人一直相处的不错。二人又都是单身的雌兽,话题也更多一点,还可以一起出去采食物。
  因此弥拉在卫召搬出去后也没少过去找他。可他也发现了卫召屋子里摆了不少盒子,样式和卫召那天送给他的差不多。弥拉开口询问,卫召也直言里面装的都是各种伤药。止血的,化瘀的,解毒的等等。
  卫召来到部落的那天弥拉也看见了,一身普通的衣服,还很贴身,也没带什么袋子。实在不像能装这么多东西的样子,如果说药是新做的还可以解释,可是药可以做,盒子是哪里来的。弥拉来的这几次从没见过卫召做过药,更没见过他做盒子。不得不让他怀疑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只是以弥拉的姓格虽然心里怀疑,但也不好意思质问朋友,只好把心思压在心里。
  直到有一天他去找卫召,那天的屋门似乎忘了关好,虽是这样,弥拉也没贸然进去,想现在门外先叫一声。可是没等他开口,就先看到了屋里的景象。
  卫召独自一人坐在桌子旁边,闭着双眼,神色严肃,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下一刻,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就出现了一个盒子。和之前卫召摆在屋子里的如出一辙。
  兽人们的视力都很好,弥拉就是想骗自己看错了都不行。那东西不借助任何外物凭空出现,实在颠覆了弥拉一直以来的认知。
  虽然弥拉愣在了外面,卫召却像是突然发现站在门外的人,顿时一脸惊惶的站起来。转头看着弥拉。
  弥拉站在原地不知该跑还是该留下,下一刻却被卫召拉进屋里。卫召紧张的问他都看到了什么,弥拉神色恍惚的把自己刚刚看到的又描述了一遍。
  卫召露出个懊恼的表情,低声抱怨,“是我太不小心了。”
  弥拉困惑的看向他。
  卫召开始解释“真相”,“我五岁那年,父亲外出捕猎受伤,医者看了也说不能治,我心里着急,就去神像面前祈祷。然后我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盒子,把里面的东西给父亲用了,他的伤慢慢好起来。”
  “后来我发现,只要我诚心祈求,我想要的东西就能出现。部落里的人都说我是能和神沟通的人,才会这样。当时我的部落和邻近的部落都想得到我,利用我的能力。他们的手段太残暴,我受不了才会跑出来。直到遇到洛斯他们,把我带到这里。”
  新来的雌兽不是医者,而是神使。弥拉被这个真相惊的一时说不出话。
  卫召却露出个歉意的表情,“对不起,之前骗了你们。我因为之前遇到的事有点害怕。”
  卫召的系统不让他做坏事,却不禁止他骗人,似乎对心灵上的伤害就不算是伤害了。
  “您……您不用道歉,”弥拉下意识用上了敬称,意识到自己是坐在谁旁边,立刻紧张的站起来。“您之前遇到那样的事,会小心也是应该的。”
  卫召低下头,眸光中闪过一抹窃喜。这就是他想出来的方法,既然不能掩盖自己的特殊,那就不掩盖了。让这些人发现他的不同,然后对他毕恭毕敬。
  既然有神明的传说,不管是真是假,这片大陆也出现过不少说是能和神明沟通的人。
  长原部落偏远,但这种床头故事似的东西还是有一些流传过来的。而平时当故事听的事,现在却突然发生在身边。
  卫召本来就没想瞒着,这件事很快就传遍部落。对于和神明沟通的事太玄乎,本来信的不多,可是卫召能力也明晃晃的在那里摆着,说是假的更没有说服力。
  就连之前对卫召有点想法的真兽都不得不重新在心里思量,毕竟娶个雌兽是一回事,娶个神使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第69章 第四个世界(十一)
  卫召说自己能和神明沟通, 能从塔雅那里获得恩赐,却也给自己的能力加了个限制。
  他也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能从神明那里获得的, 只有治病救人的草药。没办法,其他东西的成本太高, 做起来不划算。为了防止部落里的人提出什么让他为难的要求, 倒不如自己先画条线。
  不过传说中塔雅本来就是一位善良的神明,给自家神使这种能力也可以理解, 大家也没多想。
  不过别说是神使,就算是神, 也很难真正做到让人万众一心, 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虽然卫召给自己安排了个新身份, 又向众人展示过“神迹”,也还有那么几个持着怀疑态度的。
  但卫召那匪夷所思的能力他们也看见了,就算怀疑卫召的身份, 也要忌惮他的能力。
  而且不管卫召到底是谁,从他这些时日的表现看, 都应该是个好人。不说每次有人受伤他都热情帮忙,就是平时别的事,卫召看见了, 都会主动过来帮他们。
  因此众人虽然对他有尊敬,有畏惧,但也没什么反感的心思。除了一个人。
  陆恒被几个人约着一起去看神使,说是去看, 但对那几个人而言,和祭拜也差不多了。
  卫召只说自己可以得到神明赏赐的药草,甚至都没直说东西是从塔雅那里得来的。和神明沟通的事都是他故事里借“别人”的口说的。
  虽然卫召说的不多,但大家的想象力却十分丰富。觉得既然可以和神沟通,那多多少少应该可以左右神明的意志。虽然在兽人世界对于风调雨顺没什么要求,但也希望能在外出捕猎时能够平平安安。
  所以约着陆恒去看卫召的,多多少少都抱着点能得神使保佑的意思。以前大家都是祭拜兽神塔雅的,可是兽神毕竟遥不可及,现在有个立马能看见的神使。自然把对待神明标准,稍稍挪了一点到他身上。
  陆恒没找到理由拒绝神使的庇佑,只好跟着一起。
  半路上却遇到了和阿鲁一起采药回来的简亦临。
  简亦临才不管什么神使不神使,只要和陆恒走得近的雌兽全是敌人,非常一视同仁。
  “不管他多厉害,你都不许喜欢他。”
  “嗯,”陆恒抬手不顾简亦临的躲闪给他整理了一下因为采药时跑动弄得有些乱的头发。“我就过去看看,你别多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