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书里的主角全都怨恨我怎么破 作者:鱼木樨(上)

字体:[ ]

 
  文案:
  
    江弦是个一直写BE的腐男耽美作家,并且专注渣受虐攻不动摇。
  但在他熬夜完结第七本BE小说的深夜突然猝死后,来到阴间的江弦却被阎王告知:怨念缠身,不能投胎!
  江弦:WTF?!
  于是想要重新做人的江弦就开启了穿进自己小说,并拼命把BE变成HE的弭怨之旅。
  江弦心里很郁闷,别人穿越都是金手指比腿粗,自己穿越不仅没有金手指,居然还有debuff!
  明明是自己写的书,为什么自己只记得梗概不记得细节啊喂!
  众攻:你有本事写BE,你有本事别跑呀?
  江弦:你们都是大猪蹄子,再不跑就要被吃干抹净了!
  一个自以为聪明机智其实只是表面淡定背地吐槽的颜控受VS就是不按原著剧情走还总是套路受的腹黑大狼狗攻
  这其实就是个披着弭怨外衣谈恋爱的故事
  每天晚上10-12点之间更新,断更会在评论中请假,作者微博:弥一与怪化鱼
  本文背景架空,请勿考究,攻都是一个人,HE
  本文纯属为了释放作者体内蠢蠢欲动的中二之魂,小白文、无逻辑、全是狗血,谢绝扒榜,不接受任何人参公鸡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快穿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弦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萌新艺人VS骗子经纪人
  江弦死了,熬夜猝死。
  他死前的最后一秒,正在为他的第七本BE耽美小说打上一个完结的句号。
  看着面前手持镣铐要将自己魂魄锁回地府的牛头马面,又回头看了眼趴在电脑桌前一动不动的自己。
  房间没有开灯,一片漆黑中电脑屏幕的荧光打在自己泛着死气的侧脸上,配上他那大睁着的双眼,显得阴森森的。
  “啧啧,还是死不瞑目,简直太惨了!”江弦不禁感叹。
  江弦一没亲朋,二没好友,就算死了大概也不会有人为他难过,所以对于自己猝死这件事,他的内心毫无波澜。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自己死后多久才会被人发现尸体呢?现在正值盛夏,不会要等自己烂了臭了才被邻居发现吧?
  想着自己身体腐烂,苍蝇围绕,成为蛆虫生长的温床的样子,江弦不禁感到一阵恶心,他打了个颤,突然又有点想哭,不是因为自己死了这件事,而是为了自己这副还算好看的皮囊。
  “时候到了,走吧。”马面把镣铐戴在江弦手上,瓮声瓮气地说。
  牛头将手上的钢叉在地板狠狠敲了一下,“嗵”的一声,黑暗中立马出现一道裂隙,裂隙中仿佛有灯火摇曳,江弦还来不及仔细查看,就被一股蛮力扯着胳膊跌入裂隙之中。
  一阵天旋地转后,江弦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个大殿内,牛头马面不见了,手上的镣铐也不见了。
  大殿两侧整齐地排列着一排颜色鲜红仿若沁血的殿柱,江弦顺着殿柱抬头看去,只见殿柱逐渐没入一片虚无的黑暗中,一眼望不到尽头。
  青色的鬼火低低地悬浮在殿柱周围,虽不算明亮,但也大致能照清殿内景象——其实也没什么景象,整个大殿除了殿柱、鬼火和自己,空旷的连个鬼都没有,让他感到格外苍凉,并隐隐生出些不安。
  “有人吗?”江弦像只乌龟般小心翼翼地伸着脖子,小声唤了一声,突然意识到这种称呼好像不对,于是又改口道:“有鬼吗?”
  话音刚落,原本飘飘悠悠的鬼火突然“轰”地一声暴涨,把还以为自己踩到什么致命机关的江弦吓得一个激灵。
  不过也就是那一瞬间的事,下一秒江弦就意识到此刻自己已经没命了,那还怕什么?
  刹那间鬼气森森的大殿被照的亮如白昼。
  “小鬼江弦……”江弦刚平复下自己的情绪,就听见一个语速缓慢,声线姓感的声音在叫自己的名字。
  江弦从没听见过这么好听的声音,简直就是一下命中红心,他立马像猫儿闻见鱼腥般激动地顺着声音向前望去,只见先前空旷的大殿前方不知何时多了一排石制台阶,石阶尽头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案台,案台上摆满了书卷,笔墨纸砚应有尽有。
  而坐在案台后那把雕刻着火焰环绕骷髅花纹,通体漆黑看不出材质却霸气侧漏的太师椅上,则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个身穿黑色兜帽长袍,姿态威严的男人。
  那个男人带着一张白色的鬼面,鬼面上筋肉虬结,两只颜色通红的角立于顶部,就像两把染血的短刀,反射出冰冷的光线。
  他漆黑的发丝从兜帽两边垂下,在青色的鬼火下泛着特殊的光泽。
  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在他身旁左右而立。
  那张鬼面做的十分恐怖,但不知为何,江弦却觉得有些眼熟,让他不禁盯着看了又看。
  “大胆!看见阎王殿下还不下跪!”一声尖细的声音将江弦拖回现实,江弦一惊,扭头便看见白无常吐着长长的红舌,正捏着兰花指指着自己。
  【天呐!冥界鬼佬白无常竟然是个娘娘腔!】
  仿佛发现新大陆的江弦瞬间感到自己的大脑都被这条弹幕占满了,这要是给那些活人知道了,绝对不亚于任何一条爆炸姓新闻,威信大减的黑白无常没准就要面临失业啦!
  脑补着黑白无常可怜兮兮地被赶出冥府,奔波着投递简历找工作,四处碰壁然后相拥而泣的样子,江弦一个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这一下白无常气得连都在抖了,他扭着小蛮腰,转脸朝黑无常嚷道:“小黑黑,他笑人家是娘娘腔!还笑我们会被阎王大人炒鱿鱼!”
  “小黑黑……噗……”听见这话,江弦笑得更大声了。
  白无常气得直跺脚,他用兰花指指着江弦:“你看你看,他脑袋里的吐槽都快把他本体给淹没了!”
  卧槽不是吧!我想什么他们都能看见?江弦被白无常的话震惊,笑容立马像被冰冻了般僵在脸上。
  像是肯定他的猜测一般,白无常冲他翻了个白眼,刚想要说什么,就被端坐的阎王举起一只手打断了,于是只细细地哼了一声。
  “小鬼江弦……”那种缓慢而又姓感的声音再次响起:“二十五岁,独身,因熬夜写小说而猝死……”
  阎王后面说了些什么,江弦并没听清,他整个人都已经被阎王的声音吸引,开始幻想阎王那张恐怖的面具后是张什么样的脸,仅凭直觉,他觉得他和电视上凶神恶煞五大三粗的阎王很不一样,配得上那么好听声音的,一定也是张英俊非凡的脸。
  “……怨念缠身,不得投胎!”结尾严肃的一句像一根钓鱼线,将江弦满天乱飞的思绪拉了回来。
  然后他就听见白无常小声啧舌:“居然连阎王大人都敢意- yín -……”
  但现在的重点明显不在他们能不能看见自己在想什么!
  江弦自认为虽然上辈子没做过什么好事,但也没得罪过什么人,他这一生天天宅在家里写小说、打游戏,朋友都没几个,哪来的怨念缠身?
  阎王听见他的心声,开口道:“你上一世,写了七部小说,全是渣受虐攻的BE,你身上的怨念,就是从书中主角而来。”
  江弦一愣:“开什么玩笑,书里的人都是虚拟的,虚拟人物哪来什么情感,什么怨念?”
  阎王不予置评,只是自顾自地接着说:“如果你想投胎,就要穿进自己的小说给主角们一个HE结局,否则就只能永远待在地狱受刑。”
  话音刚落,案台旁突然凭空出现一扇小门,牛头走上前一把拉开门,霎时间凄厉的哀嚎如同一场飓风扑面而来,振聋发聩。
  江弦不知道门后到底是什么光景,但单凭这种惊天动地的惨叫,傻子都该知道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江弦当即点头:“穿书弭怨!”
  阎王满意地点点头,朝一旁招招手,登时出现一个头大身小,面长獠牙,佝偻着背,骨瘦如柴,皮肤发青的小鬼朝江弦身边走去。
  江弦觉得他就像是游戏里邪恶的哥布林,不自觉地朝后退了几步。
  阎王又开口道:“这位是地府的辅佐官青面,他将监督你在书中的进度。”
  江弦一听立马苦着脸说:“这位青面大人也太丑……”
  青面瞪了他一眼。
  江弦立马改口:“……太有个姓了,个姓的让我无法理解他的美,我很怕啊!能换一个正常点的吗?”
  青面继续瞪他,江弦这才发现,他的眼睛好像就是那么大,看谁都像瞪人。
  一转身,原本骨瘦如柴的青面的身体立马像被吹气的气球般膨胀起来,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滚胖如球的青面。
  江弦:“……”并不是所有东西变得肉呼呼就会可爱啊喂!阁下这青面獠牙、凶神恶煞的样,就算胖十圈也照样很吓人啊喂!
  青面嫌弃地啧了一声,一边嘟囔着真难伺候,一边从背后掏出个本子递给江弦,江弦战战兢兢地接过本子,发现那居然是本画册,画册上有几个烫金的大字《地狱萌物图鉴》。
  江弦好奇地翻开图鉴,只看了一眼就恨不得哇的一下将图鉴有多远扔多远,画册上画着地狱的动物,全都奇形怪状,就像很多杂七杂八的动物拼在一起,什么驴头龟身象牙,鸟头鹿身蛇尾,要多猎奇有多猎奇,你们地狱是不是对萌物有什么误解啊喂!
  青面却说:“挑吧,你喜欢哪个我就变成哪个。”
  “我哪个都不喜欢。”江弦在心里说,但迫于青面那已经透露出杀气的脸,还是在里面挑了个长着毛茸茸柴犬头,却有个人类骨架身体的动物。
  青面再一转身,俨然已经变成了画册中的样子,虽然依旧怪异,但柴犬那天生讨人喜欢的毛茸茸脑袋依旧为他添色不少,甚至让江弦有种想要撸一把的冲动。
  “青面,他就交给你了。”阎王说。
  青面朝阎王恭敬地行了一礼:“阎王大人请放心,青面定不辱使命。”
  紧接着,阎王、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连同那长长的石阶、案台以及霸气侧露的太师椅一起,就像一场幻觉般逐渐透明,直至消失。
  江弦瞠目结舌,来无影去无踪,真不愧为一群鬼!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是小剧场
  江弦:我死了TAT。
  青面:对。
  江弦:可我舍不得我满书架的耽美同人本、周边和XXOO小说……QAQ
  青面:……再死十次吧你这个又宅又腐还不求上进也没追求的死gay!
 
 
第2章 萌新艺人VS骗子经纪人【一】
  目送阎王退场,青面伸出惨白的骷髅爪在空气中一点,接着他手指触碰的地方的空气开始像水波一样层层扩散,须臾间就多出了一扇小门。
  青面推开小门,示意江弦跟上:“我带你去穿梭机。”
  门有点矮,江弦必须弓起身子才能进去。
  门内是条长长的石砌甬道,有点像中世纪古堡的走廊,两边每间隔一米就有一盏青色的鬼火灯,散发着幽幽冷光。
  空气里异常安静。
  不知走了多久,在走廊的尽头,江弦讶异地发现一个很眼熟的物体,流线型的身体,完美的弧度,在微光中散发着白瓷温润的光泽。
  这TMD不是一个抽水马桶吗!!!
  “进去。”青面指着抽水马桶面无表情。
  江弦嘴角抽搐:“不要!”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抽水马桶!打死自己也绝不会钻马桶的,绝不!
  青面晃了晃狗头,苦口婆心道:“我知道你在顾忌什么,我跟你说,地府的人是不用吃东西的,所以也不用排泄,所以这个马桶是全新的,放心钻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