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带着庄园养娃致富+番外 作者:公子寻欢(上)

字体:[ ]

 
  【文案】
  #随身庄园系统种田文#
  上辈子为了摆脱贫穷,戴尧无所不用其极,最后落得身败名裂,潦草收场。
  一世重生,戴尧回到了那个人生的岔路口。
  没有因为急功近利而误入传销组织,没有因为轻信而身陷囹圄,也没有因为欠下巨额高利贷而东躲西藏。
  ……只是为了那高昂的疗养费,而签了一纸为期三个月的情人契约而已。
  三个月后,看着日渐大起的肚子,戴尧深吸一口气。没事,没事,我还有空间。养得起,养得起,绝对没问题!
  属姓:狗血一瓢瓢!
  内容标签: 生子 随身空间 种田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戴尧 ┃ 配角:柏川 ┃ 其它:公子寻欢
  作者简评:
  戴尧上辈子因为被人顶替读大学的名额而惨遭对方杀害,而这个人还是他道貌岸然的恋人。重生一世,戴尧决定要拿回他该拿的,并弥补上一世所缺失的。谁知一重生过来就喜得包子一枚,由此而引发出一连串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包子爹几次三番求复合,又有养父的亲人来寻亲。幸而手握金手指,让他开辟了一条致富之路。这篇文仍然延续了作者轻松的文风,以简洁的语句叙述了几经曲折的爱情故事。有甜萌可爱的小包子,有稀奇古怪的萌妖,还有各种让人馋涎欲滴的美食。主CP线路为发家致富养胎日常,各副CP推波助澜,嬉笑怒骂间让人啼笑皆非
  ===================================================
 
 
第1章 (修)
  冰水灌进口鼻的时候,戴尧的思绪终于清醒了。他就要死了吗?身后紧紧掐着他脖子的手虽然在不住的发抖,但是却异常坚定的要置他于死地。
  因为只有他死了,他才能真正代替他永远的活在这世上。
  这人有一张会哄人的嘴,却生了一颗蛇蝎一般的心。身后传来林奇仿佛幽灵一般的声音:“你去死吧!我会代替你好好活下去的,你记挂的那个人,我也会代替你照养他一辈子。你那么没用,又是个孤儿,就别逞强了。安心的走,你说的那个指定帐号,我每个月都会固定打钱的!”
  后面林奇还说了些什么,戴尧却听不到了。透骨的冰水灌入胸肺,他的意识开始涣散模糊。他真的不想死啊!如果他死了,这世上应该只有黎叔一个人会难过吧?可惜,黎叔已经是个没有任何自理能力的残障。记忆走马灯般的在脑海中回放,去世的父母,伤残的养父,住进医院的挚友……
  缓缓闭上眼睛,戴尧的意识彻底消失。不,戴尧不会从这个世上消失,会有一个原名林奇的人,代替他活在这个世上。读他考上的大学,过本来应该属于他的人生。
  哐!
  猛烈的撞击声将戴尧从深睡中惊醒,他猛然坐了起来,一名陌生男子正满身酒气的站在他面前。戴尧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儿,首先就被对方的模样给惊艳了一把:卧槽,大帅逼!
  男人目测一米九左右,西装革履,衬衣领带穿得十分整齐。然而他却仿佛对这身西装并不满意,只见他一脸烦躁的扯开领带,并随手扔到了地上。这人脸的辩识度非常高,基本见过一次都会记住。两侧发茬儿剃得很短,显得整个人十分硬朗且英气。眉骨很高,鼻梁很挺,五官立体,颇有些西方人的味道。但漆黑的眼眸表示,这是一个东方男人。从体型上来看,很健壮。从身材上来看,很结实。从气质上来讲,很……不好惹。
  戴尧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后背顶床头,问道:“你……是谁?这……这是哪里?”他不是死了吗?不是被林奇骗到野山村子里推进冰窟窿里淹死了吗?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他是死了吧?死了以后送大帅逼的吗?戴尧下意识的有点小小的兴奋,不知道大帅逼愿不愿意和他一夜欢愉?作为一个天生小gay,他觉得死后福利还不错。
  事实证明,戴尧的期待马上得到了满足。男人看了他一眼,便开始脱衣服。满身的酒气遮都遮不住,迷漫在整个卧室里。戴尧的头脑开始清晰起来,这个地方看着有点眼熟,好像是个酒店?这么奢华的酒店,他这辈子没住过几回。黎叔车祸前他带他住过两次,后来就是他签了那个扯淡合同后,被中介方带着住了一次。
  那是一个五星级酒店,套房,好像叫……凯斯顿。
  戴尧抬头,凯斯顿标志姓的图腾就在床头,等等,他转头朝旁边看去。果然,白纸黑字的合同签在那里,戴尧有点傻眼了。
  三年前,黎莫寒车祸。戴尧高考落榜,债主纷纷找上了门。他不知道原来黎叔的公司已经出现了那么大的危机,最后宣告破产,公司剩下的那点东西,都抵给了债主。而被撞成植物人的黎莫寒却躺在疗养院的病床上,一大笔的疗养费用没有着落。
  首笔费用是三万,可以维持两个月。以后每月七千八百元。这已经是戴尧能找到的,条件还算不错,价格最便宜的托养机构了。他一个半大的毛孩子,根本不懂如何照顾病人。更何况黎叔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自理能力,而且还需要定时定点服用各种药物。戴尧病急乱投医,这时刚好有人找上他,让他做一件事,只要做好了,可以得到十万元报酬。当时,对方付给了他三万元订金,并给了他一个针孔摄像头。
  雇主的意思很明确,让他去给一个人当情人,并把和他相处的私密之事拍下来。说白了,就是让他拍一幅自己和那男人的活-春-宫。
  他把这三万的订金一口气给了托养机构,自已却给金主写了个欠条,跑了。
  没错,他害怕了,但是他并没有想骗钱的意思。他在欠条上明确的表示,等攒够三万块,马上就还他。虽然接下来的日子他并没有履行自已的承诺,因为单单是维持涵叔每个月七千八百块的疗养费用,也足够让戴尧呕心沥血的了。所以如果说上辈子他欠了什么人的话,那个人应该就是这个素未谋面的金主。
  于是他又转头看向那个一身酒气的大帅逼,嗯,债主找上门儿来了。
  对方满身的酒气,满眼的烦躁,甚至都没多看他一眼,直接脱掉衣服将他推倒在床上。戴尧一边用力推着他一边大声喊道:“等等,老板,我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
  对方冷笑了一声,说道:“误会?呵呵,回去告诉你老板,随她怎么作,老子不惧她。”说完他将戴尧粗暴的甩在床上,对于初次的戴尧来说,过程有点过余惨痛了。以至于他回过味儿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苦守二十几年的小嫩菊,就这么被摘走了。
  重生后的今天,他十九岁,没错,他破c_hu了。
  事后他竟然没感觉太难过,毕竟他天生就是个小gay,上辈子和林奇精神恋爱两年,始终没走到最后一步。最后那一夜,林奇约他,就是以想让两人走最后一步为由。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死神的步步的逼近。
  戴尧无奈的摇了摇头,思考能力恢复后,他就大约意识到自己现在是怎么个情况了。重生于他来说在无数的睡梦中幻想过,他幻想自己能回到黎叔车祸前,回到父母去世前,那个时候黎叔带着他游山玩水,父母虽责怪一句,却也由着他到处跑。
  他做梦也没想到,重生竟然真的发生了,然而……却是重生到他失去一切以后。戴尧鼻子有些发酸,上天注定,他就不该拥有家庭,孤独终老吧?
  他吃力的坐了起来,身后的疼痛让他脊背直冒冷汗。算了,不该是自己就不是自己的,上辈子拿了他三万,这次就当还了。自己守了二十几年的处男之身,好歹也值这个价!
  旁边的男人睡得正沉,戴尧苦撑着穿好衣服,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了。他与这男人,上辈子无交集,这辈子也只是这一次的关系。他这辈子,克父克母克朋友,连养父都克得进了医院。如果不是袁小圆有个超强的老攻,他也会被自己连累。
  戴尧苦恼的叹了口气,不要再奢求什么爱情,要么害人,要么被人害,认命吧!
  于是他又给男人留了张纸条:债已还,后会无期。
  离开凯斯顿后,戴尧便叫了辆出租车,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他现在住在父母遗留给他的老宅里,这里是南陈市的西城区,也是南陈市最大的棚户城中村。他们这一片开发整改,唯独戴尧家所在的村子划归为保护区域。不为别的,只因为戴家窑这一片的宅子前前后后差不多有两三百年的历史了,属于人文建筑集中村。村子里还有祠堂和土地庙以及古槐,都有几百年的历史。
  南陈市对这些古建筑的保护做得非常好,所以除了周边的棚户区,这些老宅基本都留了下来。这一片城中村外来人口多,再加上周边拆迁,一听说戴家窑这边不用拆,都纷纷跑来租房子。
  戴尧家的房子也被人问过,他原本想租出去的,可是城中村的房租,一个月最多七八百块钱,杯水车薪,根本不足够解燃眉之急。再说如果租出去了,他住哪儿?还是算了。
  回到家,戴尧看着熟悉的冷锅冷灶,心里忍不住发酸。他是老来子,爸妈五十岁上下才有的他,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一辈子宠成了个纯真无害的傻白甜,在失去父母和养父的庇护后,于是落得个这样的下场。曾经有算命的说过他,一辈子克父克母克亲友,若置之死地尚可复生。
  如今一想,还真应了那七瞎子的话。这不就置之死地而复生了吗?
  折腾了这么半天,戴尧饿得前胸贴后背。他打开冰箱,里面有他前天买的包子。拿出来放到蒸锅里馏一下,想到后院儿咸菜缸里还淹着黎叔淹的咸菜,便打算捞一个出来下饭。再加上身上粘粘腻腻的,后院有个冲凉的小浴室,他急需冲个冷水澡。
  一推开门,戴尧便被后院的情景吓到了。原本不足五十平米的后院,如今忽然变成了一个空旷且荒凉的所在。荒草与瓦砾丛生,一只野猫从荒草丛中窜过,吓得戴尧一个倒退。戴尧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因为饥饿而产生了幻觉。然而他却在荒草丛生的角落里,看到了自家熟悉的咸菜缸。
  “这……这是怎么回事?”
 
 
第2章 (修)
  原本虽简陋却整齐的后院,如今变得荒凉且空旷,近处是杂草与瓦砾,远处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黑暗。偶尔露出泛白的田梗,可以让戴尧依稀的分辩出这里应该是荒芜的农田。远处还有一座破旧的院落,墙垣塌了一半,残垣断壁上枯草丛生。远远看着,就像搁置多年的兰若寺。
  戴尧一脸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没错,是自己家熟悉的堂屋。再回过头来,仍然是与自家后院连接到一起的荒芜庄园。这见了鬼了,他家后院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墓地一般的鬼屋庄园?
  他觉得自己可能产生了幻觉,刚要退回去把门关上重进一次,脑中便传来一个空灵的声音:“神农庄园系统启动中,正在匹配宿主体质,匹配完成,正在绑定宿主识海,绑定完成,正在运行系统,系统已运行。”
  戴尧猛然回头,问道:“谁?谁在那里?”
  没有人回答他,直到识海中的进度条走到最后,戴尧的眼前出现一个竹简卷轴一般的CAO作面板时,他才知道这并不是有谁在恶作剧,而是他被寄宿了一个神奇系统。
  说惊讶,戴尧也没有特别惊讶,毕竟连重生这件事他都轻而易举的接受了。而且他觉得自己的重生和眼前的场景以及自己刚刚被寄宿的系统应该是有关联的,否则这三者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在同一天之内发生。只是戴尧觉得自己这一天经历的事情着实有点多得过分,被杀,重生,被日,被系统寄宿……
  可能老天爷觉得他已经这么倒霉了,就算一骨脑儿的给他点奇遇也没啥。戴尧敢发誓,即使现在有人跳出来告诉他他是玉皇大帝,自己的内心也会毫无波澜。
  房间里,蒸锅在煤气灶上发出热汽蒸腾的声音。戴尧挥手关掉了那个竹简面板,回去把煤气灶关了火。肚子饿得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他必须先填饱肚子,再洗个澡,最好睡一觉,醒来后再研究研究这个所谓的系统。
  然而他刚要坐到沙发上休息一会儿便触电似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屁股疼。他娘的屁股太疼了!没错,我上辈子是骗了你三万块钱,那你也不至于这么报复我吧?
  戴尧呲牙咧嘴半天,也许是昨晚一直处于兴奋状态,并没有太大的感觉,经过一夜的休息后,迟钝的痛感才渐渐复苏。太疼了,重点是走不成路,每走一步都牵动着伤口。而且全身粘粘糊糊的,极其不舒服。尤其是私-处,总觉得有一块什么东西糊在那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