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重生之球球 作者:悠悠心不乱

字体:[ ]

 
    文案:
    重生一次,贝鲛血脉的觉醒,会带来什么?能否有一个真的真心爱人一起度过慢慢时光?
    主攻1v1,换受
    外冷天真攻vs表面霸气受
    [注意]
    随缘更新了。以及,我是未签约的作者哦,投雷的小天使谢谢你,不过为了防止其他的小天使给我投,还是说一下。有空的时候,我会加油给个结局。2018.7.29.
    内容标签: 年下 灵异神怪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邱求 ┃ 配角:昆醉楼 ┃ 其它:1v1
    1、再次醒来
    邱求只觉得自己被封在了一个硬壳子里,怎么可以……(>_<)……!啧啧啧,被自以为的爱人的未婚妻推下楼也就算了,怎么可以在还没死的时候这样对他嘛,窒息而死什么的,简直是人间惨剧啊!邱求不禁恨得一蹦三尺高,气的在原地打转转。
    嘤嘤嘤了好一会儿,发现有些不对了:怎么?刚刚还觉得被封住,现在就可以打转转了?仔细感受了一下,他冥冥中感觉到了这个硬壳子是可以打开的,默念开启,一丝丝光明就从左前侧探了进来,与其同时,波光粼粼的水下场景也在面前展开。于此同时,才发现自己是站在一个乳白色贝壳里的小人:……
    这是嘛呀,冷漠脸。jpg。
    不过呢,抬起头来,这不是咱家浴缸嘛,还是刚毕业出来混吃等……咳咳咳,自由当小作家奋斗的时候租住的房子吗?明明遇见连运那家伙一年后,不就和他同居了吗?这房子也退了好久了呀,都快两年了。看这自己东西的摆设,是回到了过去?
    快来人呀~心中不禁摆出一副呐喊者的样子,你爹我这是怎么了啊!得道成妖了吗???谁给我说的建国以后不能成精的啊!!!
    冷静下来了后,不着片缕的邱求君子坦荡荡的蹲在水进不来的贝壳屋里,默默的发起呆来。
    自己真是瞎了眼了。连运那家伙一副精炼的大商人的样子,自己竟然没怀疑过他家怎么会在一个公寓楼里,感情是给他这个小情人与他鬼混的地方啊。可惜了,难得付出那么多心血布置的家,原来只是泡泡,一戳就碎。
    什么小房子有家的感觉,骗子。邱求撇了撇嘴,抿出一个委屈的表情。
    当初认识的时候,自己还是个小透明点家作家,虽然有个腐女好友,却也没想过来一场什么轰轰烈烈的男男爱情。是被他那温柔的行动感动的吧。他也想过,除了自己长得辣么英俊好看以外(╮(╯▽╰)╭),平凡到老死应该就是结局。况且自己还没钱没父母没固定工作,估计不说有人真心爱自己,就是去相亲,随便结个婚,估计都是没有人要哦。
    结果,偷偷在二十一岁生日去人生中的第一家酒吧去见识一下,没遇上艳遇也就算了,竟然被一个男的惦记上了。说好的给他一个家。
    当初是感动,感动他是个成功人士,温文尔雅的强大的男人,还愿意给他打扫卫生,抢着做饭,在那种事上,又说愿意为他臣服于身下。被打动后,自己掰弯自己,和他同居。真蠢,邱求终于呜呜咽咽的哭起来。
    真蠢,蠢到被他的爱人的未婚妻找上门来示威、说破,原来他这是被包养了啊,还是插足青梅竹马的第三者。
    连连运这个名字都是假的,他就是最近沸沸扬扬的,与他母亲家族小小姐订婚的昆家三少昆运楼啊。
    于是,争吵,不信,打斗。直到意外被从窗户推下楼的那一刻,一切都不得不信。因为连运,出现在门后,只是面上闪过一丝震惊,就搂上了那个骄纵小女生的腰,那奇怪的眼神,以前开玩笑说是幽深,有气势,现在看来终于吓到了他,令他心寒。
    天雷狗血大剧呀,比小说里更奇葩的剧情,有他倾情出演,也不负恩泽?这场情人间的斗争,对他来说,只是一场证明,证明了他的魅力吧?况且,自己还是个消遣般的宠物。邱求露出一丝苦笑,咬紧牙关。不知是恨是伤心,只觉得空落落的。
    付出真心,回报的不一定是真心。是他本来的高冷吸引了那人吗?不该露出粘人的一面吗?好得手的,不该被珍惜?可见,恋人之间,也不应该撕下保护自己的保护层。
    有点害怕,可是已经没有了可以依赖的人。就算伤心,也没人可以表现。像小孩子似的,有大人跌倒才会哭泣。没了在意的人,哭再多,都没用。这个道理,在小时候父母分开后,他就懂的。
    不过是回到从前,一个人,他也会过得很好。为了一个渣渣,才不会要死要活。男子汉大丈夫,也不是被人压了再抛弃的小弱受,好歹没吃亏嘛。只可惜了初吻、初恋葬送在了不是可以共度一生的人身上。
    有幸没有失去生命,这一次的人生尽管一睁眼就有些不对劲的样子。是重生后觉醒血脉,吊打负心人,赢得美人归,走上人生巅峰的经典点家主角流嘛_(:з」∠)_。意外的带感啊。
    相信是重生,因为他是从七楼坠下,全方位感受到了自己全方位散架,痛到要窒息,偏偏缓过来后,一点一点感受到生命的流逝的。
    怎么办呢?
    在夜里独自一人被世界抛弃。
    经历了死生间的大恐怖,意外的不想报复,只是怨恨和珍惜以后与那渣渣无关的生命而已。
    只是,眷恋连运这个不是真正存在的,他爱的人。就让他可悲的自欺一下,他的爱人只是被昆运楼杀死了,要恨的只是昆家三少。
    这样,他那可悲的二十六年人生,到底是有人爱护、珍惜过的。到底有人待他,如珠如宝。
    就让他独自一人哭泣一次,也不算浪费,哭给他逝去的所有,和他毁灭死去的爱人,连运。
    恍若梦里。
    收拾好心情,看着散落在身边的白的圆溜溜的泪珠,邱求叹了一口气。解除了能力,从浴缸里站起来,将装有鲛泪的白贝变小,吞下,收回了身体内的空间里。莫名的记忆告诉他,他是鲛人中体型最小的那种贝鲛,鲛泪是疗伤圣药,以贝鲛为最。
    贝鲛,是唯一一种没有美丽鱼尾的鲛人,生来残缺的无法快速游动的水族,只有一出生就有的贝壳是弥补无法逃离危险的保护罩,防御力是水族里数一数二的。
    这种血脉,来自于邱家,不过贝鲛这种鲛人已经是绝种了,他是世界上唯一的贝鲛了。
    鲛人血脉,是邱家只有嫡系才可能出现的神话。觉醒后他就明白了,自己是邱家这一代里觉醒的第二人。
    怕是不久,就要有人来找他,回、归,家族。
    只是,将他当婚姻破碎后的污点抛弃的那个人,怕是怎么也没想到的吧。就这样吧,已经是无所谓的了。
    他的人生,自己维护,自己享受就好。
    2、梦境与分别决心
    “球球,宝宝,起床了,太阳要晒屁股啦。”温柔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有一种萦绕在耳朵里的酥麻感。
    低音炮犯规啦(*/ω\*)。青年躺在床上,抱着被子蜷在一团,忍不住捂住耳朵,揉一揉,微笑起来。“不呀,不起来。”
    “乖啦,起来。不然等会儿我去上班了,你不会赖床赖到下午才怪呢。”偷偷睁开眼,看着男人好笑的看着他,过来想解救揉成一团的被子。唔,再说一次,我就起来。我辣么体贴,不会让他迟到的。
    可是,男人却突然挑起一个不明的微笑。“球球,你不乖。再见。我要结婚了。”
    不,不对。结婚?结婚你和我说再见干什么,我们不是会永远在一起吗?不是应该我们俩结吗?
    我乖,我最乖了,我马上就起来,不要不要我。
    想奔到男人的面前问清楚,他的身边却突然多了一个骄傲的女子挽上了他的手臂,一脸不屑与嘲讽。
    然后,自己突然从窗子掉了下去,离他们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终于,在失重的恐慌后,感觉自己像一面单薄的镜子,摔的四分五裂,越裂越小,血越涌越多……
    好疼啊,好疼啊,我不想死,不想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和别人结婚!为什么任由别人杀了我!
    邱求从梦中惊醒,看着散落一床的泪珠,一边唾弃自己,一边捡着圆溜溜的丢脸证明。只是不咬紧下唇,就要可悲的呜咽出声。
    阿运,不要我了。他是昆运楼,他不要我了。不要了……
    好恶心,这样软弱的自己真恶心……
    慢慢的捡着捡着,却越捡越多。微微亮的外面,彻底亮了。
    天明了,第二天了。
    终于被迫,要长大。又是,无人怜惜。
    昨晚从浴缸里起来,就看了时间,他回到了还没与连运,不,是昆运楼,相遇的时候。
    今天,今天晚上就是他独自一人第一次去酒吧的日子。因为这是他与那人结缘的日子,所以他还曾傻乎乎的暗自认定为命定的日子,感谢上天送来了挚爱的日子。
    想到这儿,邱求呲笑一声,想到那个丢脸的梦境,突然燃起了报复的心思,决定今晚,还是要去,为什么不去呢?当然要去了。
    不去,怎么能给他勾搭的机会呢嗯?
    不甘心,绝不甘心。重回现在,怎么能不攻略下他,然后开口说,是我不要你了呢!
    愤恨的毁去对他的一丝期待,就三年,报复完那失去的三年。不管成不成功,就算是为了自己报仇,为了自己能安心度过以后的日子。
    嗯嗯,就是这样。好紧张啊。感觉要虚啊Orz。
    夜晚降临,天定酒吧。
    一个冰冷冷的青年,坐在离吧台不远的一处沙发上,独自安静,面前放着一杯酒,望着在昏暗暧昧的灯光下,互相调笑着,跳舞着,挑逗着的人们。
    稍显稚嫩的脸庞告诉别人,这是个刚刚踏入社会不久的孩子,但他安然的态度、干净的气质又让人琢磨不透。是个冷美人呢。
    让人想打破他冷静,仿佛俯视浮世红尘的样子。
    可是,他捧起了酒,却是用双手,一小口一小口的嘬着,面上依旧平静,可是对这杯颜色艳丽的果酒,眉毛却有些微妙的皱起来,眼里漏出一丝委屈和失望。让人好笑的打消了黑暗的心思,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像只可爱的小动物。
    果然,不一会儿,他就不动声色的放下了杯子,还孩子气的故意放远了些。
    眼不看为净哦?真可爱。
    不远处观察的一个男子。晃了晃杯中的烈酒。推开身边一个快黏过来的女子,端着酒杯,朝着青年走去。
    但是,当微微紧绷着的青年看到他的那一刻,却像被捅在心尖儿上一刀一样,疼的眼中升起水汽,害怕的猛地往后一缩,却因躲得太急,被靠在背后的沙发背弹了回来,一下子撞懵了一样。可怜又令人好笑。头低着,捂着后脑勺,缩在那里不动了。
    顿了顿,一下子有些警惕的昆运楼,接着快步上前。关心的问道:“怎么了?这位先生。你还好吗?”
    一下子反应过度的邱求,心中简直是要被自己蠢哭了。这下子狂霸拽的开场没了!你怎么能这么怂,这么怂!Orz。说好的要从一开始就狂霸拽呢!
    导演,我要求倒带重来!
    这下好了,还好没怂逼的吓哭出来,不然表演一个大男人泣泪成珠什么的。要不然不活啦,泪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