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重生之赎罪 作者:遥远星系的红移

字体:[ ]

 
    文案:
    被身为私生子的弟弟杀死的封哲,却回到十年前,看见了本来早已死去的挚友。
    不是常规重生文,路人别点。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哲,简天祺
    第一章
    封哲一身西装革履地走上台。
    他英俊的脸上是自信的微笑,举手投足利落体面,在华灯之下分外耀眼。
    “……华熠国际能够成就现在的辉煌,是有赖于各界的支持和投入,在今后的发展中,华熠国际将会继续坚持创新的道路,为各界提供一个更开阔的平台,为年青企业家开创一个更广阔的未来。”
    镜头前,屏幕上,封哲在雷动的掌声中结束了致辞。
    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魅力,总能让他轻易地成为众人的焦点,成为绝对的轴心。
    顾清源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他回过身去,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与其说是坐着,倒不如说是浑身瘫软地倒在沙发上。
    这个人,正是白天在新闻发布会上意气风发的华熠总裁,封哲。
    “一切都结束了,封总,又或是说——”顾清源放下了遥控器,“我的哥哥。”
    封哲看着顾清源那双本应沉黯的眼睛,此刻却看见了里面倒映着的窗外夜景。
    和万千星光。
    封哲一向都很会享受。
    作为华熠国际集团的董事兼总裁,拥有最好的酒,最有情调的套房,以及最有风情的女人,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只是今晚没有女人,只有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封哲的秘书顾清源。
    也是他父亲的私生子、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这一切,你筹划了多久?”封哲的嗓音略带磁姓,一如平日的波澜不惊,他的神情里更是没有丝毫的慌乱错愕。
    他只用一双敛长深邃的眸直视着顾清源。
    “你总是这样高高在上,比任何人都要骄傲自负,以为自己掌控着一切,”顾清源没有回封哲的话,只是俯视着他素来挺拔现在却无力的身体,看着他向来自傲现在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模样,“就连聘用我当你的秘书、装作不知道我的身份,也是因为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内。”
    “你是这样想的?”听了他的话,封哲的嘴角甚至牵起了一丝戏谑的笑意。
    虽说现在他的身体正因为肌松剂而动弹不得,就算要呼救,有这质量顶级的隔音墙也是白费力气。
    顾清源俯身下去,亲近的错觉只有一瞬间,下一刻就是一拳猛击在封哲的小腹上。
    他听见了咬在牙里的闷哼。
    “不要笑,”顾清源看着封哲动弹不得的身体因痛楚而产生的痉挛震颤,伸手钳起了他的下颚,看着那张略带苍白的英俊的脸,“我讨厌你的笑容。”
    从那稍稍湿润的双眼里,顾清源看见了自己面无表情的倒影——
    他在封哲眼前展露的从来都是文质彬彬、谦和有礼的一面,可那样的他并不是真正的他,当现在不再需要伪装了,他却早已忘记真正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模样。
    剩下来的,只有仇恨。
    顾清源从西装里抽出了一把匕首,复古的刀柄和银亮的刀身,封哲的眼里映进了尖利冰冷的锋芒,随即,那利刃抵上了他的脖子,划出了血珠。
    顾清源知道,只要这样一用力,不过几分钟,封哲就会痛苦地挣扎着死去——
    然后从这个世界上彻底地消失。
    “封哲,你害怕吗?”顾清源的声音轻轻地落在封哲的耳畔,有那么一瞬间,仿佛带着关切的意味。
    “如果我死了,你也逃不了。” 封哲的话里却听不出多少紧张。
    “我从来不打算要逃,”顾清源的声音里听不出犹豫,“只是可惜,到现在都不能看到你害怕的样子。”
    冰冷的声音却从封哲薄澈的唇间淌出——
    “你到底想要什么?”
    短暂的沉默和僵持。
    “我曾设想过,如果我们的出生有那么一点不同,那现在的我们或许就……”顾清源打消了无谓的幻想,他缓缓地拉开了和封哲的距离,刀刃也离开了封哲渗血的脖颈,“但这是不可能的。”
    话音落下的一刻,才离开封哲的脖子的匕首就干脆利落地捅进了他的心脏!
    听着封哲抑止不住的痛呼,看着封哲被剧烈的痛楚淹没,顾清源手中的匕首切开了皮肉、绞入了肌骨,仍是一寸寸地没入。
    鲜血喷溅在他没有表情的脸上,继而从那个决堤一样的创口里汹涌而出,像是用生命浇灌出的花一样,鲜艳绚烂,灼烧着迅速地带走所有的温度。
    “你问我想要什么,我想要的……”
    顾清源用手指擦去了溅到脸上的血,他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却在封哲的视野里逐渐被血色淹没。
    “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封哲从骤然的噩梦中醒了过来。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
    女人的声音从广播里播放出来,封哲扶了扶有些疼痛的额头,发现自己的额上渗着些许冷汗。
    他侧过头,看见了窗外的蓝天白云,才发现自己正坐在飞机上。
    机窗上隐约倒影着封哲的样子,似乎显得有些年轻。
    封哲又低头看了一眼心脏的位置,本来已经被贯穿的左胸这时却毫发无伤。而且这种休闲的装束,他也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在外面穿过。
    刚才的是梦?
    还是说,现在的才是梦?
    走进机场,封哲拿出了手机,明明是崭新的,款式却很旧。
    他才把手机从飞行模式调回来就接到了电话。在看见来电人的那一刻,封哲怔住了,他以为自己眼花,在确定没有看错之后,封哲迟疑着按下了接听键。
    “听说你今天回来,要不要过来喝两杯?”一把轻佻爽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封哲一时愕然,这把声音是……
    “喂,封少,听得到我说话吗?”
    “听到。”封哲缓缓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回答道。
    “怎么了反应这么慢?留学几年该不会连发小都不记得了吧?”那边传来了调笑的声音。
    封哲当然记得,他怎么会不记得……
    那一年的葬礼,是封哲亲手去献上花圈的。
    “简天祺,你现在在哪里?”
    “在酒吧,我们以前常去的那家,”简天祺顿了一下,“要不要我过来接你?”
    “你喝酒了?”封哲一听,紧皱起眉。
    “才没有,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酒驾这种事怎么会做呢?”简天祺立即反驳。
    “那我在机场等你。”封哲这才舒展开眉头。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总觉得今天的封少特别容易说话,反而让我有点害怕。”
    “是吗?”封哲很平常地反问一句。
    “在那等着我,马上到。”那边说完就挂了。
    封哲敛了敛眸,简天祺口中的酒吧到底在哪里,其实封哲已经记不清了,只有个大致的轮廓残留在回忆里,而这些回忆,封哲也一直有意回避地未去触碰过。
    他放下了手机,看见上面的时间显示是2010年9月3日。
    如果这不是梦,那他就是回到了十年前。
    这个时候封家还不知道顾清源的存在。
    这个时候封哲还没有继承家业。
    这个时候,简天祺还没有自杀。
    第二章
    封哲走到了机场外等待。
    时间的流逝由快到慢,行人、街道、从眼前过去的一辆辆车仿佛都能看得出细节,淡然逐渐被若有若无的焦躁覆盖……
    直到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停在了封哲的面前。
    “前几天新提的车,是不是很帅气?”简天祺摘下了墨镜,耍帅地对封哲拍了拍车座。
    封哲没有立即回话,焦躁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怔然。
    如果声音可以轻易伪造,那这张脸、这举动里的细枝末节又要费多少心思去伪造?
    强抑着一步上前紧抓住简天祺双肩的冲动,封哲勉强保持着表面的冷静,只有敛长的眼瞳隐约着动摇的闪烁。
    他本以为,自己永远都无法再亲眼见到简天祺了。
    “阿哲?”简天祺唤了封哲一声,觉得封哲的样子有些奇怪。
    车后传来一阵鸣笛。
    “快上车。”简天祺连忙打开车门,探身一伸手就将封哲拉了上车。
    封哲这才回过神来,他的视线试图从简天祺的身上收回来,拉过安全带要扣在身上,却发现了自己指尖上的微颤。
    ——封哲,你害怕吗?
    封哲想起了顾清源杀死他之前的问话。
    失去了一贯的冷静,他一时说不清这时到底是因为高兴,还是因为恐惧。
    高兴吗?
    见到久别多年的好友不觉得高兴吗?
    害怕吗?
    见到了因自己而死的人,不觉得害怕吗?
    “阿哲你怎么了,看起来精神不太好?”简天祺开着车,却不由得关切地问。
    “没什么,昨天没有休息好。”封哲稍微稳住了思绪和情绪,随意找了个借口。
    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处之晏然的封哲,即便在面对死亡的威胁时都没有崩溃失控甚至展现出惊怕,在见到简天祺的时候,一直都没有破绽的面具上却出现了裂痕。
    他明白,在他的心底里有一道沟壑,却从未察觉这道沟壑到底有多深多长、能渗出多少血来。
    那个时候,在瞻仰完遗容之后,封哲一个人去了曾经和简天祺去过的海滩。
    在那个海滩,封哲第一次遇见了简天祺。
    在那个海滩,简天祺第一次向封哲表白。
    在那个海滩,封哲第一次拒绝了简天祺。
    简天祺死后不久,不知从哪里传出了流言,说简家的二少爷是为情自杀,而他所爱的人,是封家的长子封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