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汉侯 作者:来自远方(一)

字体:[ ]

 
  文案:
  穿越是个技术活。
  运气不好,就可能被坑得很惨。
  对赵嘉而言,如何穿、因何穿都不重要,身处西汉边郡,生存才是最大的难题。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嘉 ┃ 配角:魏悦 ┃ 其它:穿越,西汉
 
 
第一章 
  汉景帝中元年,公元前一四九年,冬
  刚下过一场大雪,天空依旧阴沉,冷风呼啸而过,像刮骨的刀子。
  云中城内,家家关门闭户,路上不见半个行人。
  城墙上,巡逻的士兵身着皮甲,手持长戟,哪怕耳朵被冻得通红,手脚近乎失去知觉,也不敢稍有懈怠。
  就在不久之前,匈奴骑兵南下定襄郡,武要、定陶、成乐等县均遭劫掠。未过三日,匈奴骑兵的身影再次出现,雁门郡、代郡连遭洗劫,边军、边民死伤两千八百有余,粮食、牲畜损失无计。
  恶邻亮出刀锋,边郡上下自然不能忍。
  汉承秦制,民风尚武,年过半百的博士都能单刀捅死野猪,身为边郡太守,必须要能打!
  所谓的下马治政,上马砍人,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代表人物就是飞将军李广,酷吏郅都。
  面对来势汹汹的强盗,雁门太守亲自带兵迎敌,拼着三千边军尽没,战死沙场,拖住近万匈奴南下的速度。
  各边城加紧收缩防御,将百姓召入城内。青壮纷纷拿起武器,配合边军抵挡来犯的强盗,不惜以命换命。
  哪怕是死,也要从强盗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就在定襄、雁门等郡连遭烽火,狼烟滚滚时,同定襄接壤的云中郡却相对平静,甚至不见匈奴骑兵的影子。
  云中郡地处要冲,自战国时起,就是抵御匈奴的战略要地。太守魏尚坐镇边陲,文景两朝,几次击退匈奴进犯,威名极盛。
  数年之前,魏尚遭逢急病,医匠束手无策,本已回天乏术。不想突逢机缘,起死回生不说,更是越活越健康,明显能再战二十年。
  此次匈奴南下,刻意绕开云中郡,一是慑于魏尚威名,二来,则是郡中有专为骑兵所设的投石器,更有能喷出毒烟的奇怪木筒。
  之前有匈奴游骑不知深浅,踏入云中郡。其结果,自百长以下全军覆没。
  此次带兵南下的大当户严令,绕开云中郡,不许自找麻烦!
  然而,匈奴骑兵出自各部,大当户的命令再严,也难防有阳奉阴违的情况出现。随着匈奴骑兵四处劫掠,云中之地也不再安全。
  郡内官员轮流走上城头,都尉、司马更是枕戈待旦,随时准备抽刀砍人。在这种情况下,别说青壮男子,连妇人都枕着菜刀睡觉也就不足为奇。
  临到十二月中,边郡大量增兵,又遇大雪连日,匈奴被迫退兵。
  确认消息,魏太守果断派兵追击,咬住被风雪困住的一支匈奴骑兵,斩首近百,夺回牛羊牲畜千余头。
  将士得胜而归,战报上报长安,郡内气氛为之一松。
  城中百姓不再紧闭门窗,停开近两月的军市和马市终于立起市旗。一直被挡在城外的商队也终于被放行,附近亭乡的百姓纷纷涌来,用兽皮和牲畜换取盐、农具以及粟、麦和大豆。
  随着往来人流增多,寂静多时的街道开始变得喧闹。
  距离市旗百余步,是交易牛羊牲畜的区域。
  近两米的木桩并排而立,上边拴着待售的牛羊。木桩旁摆着数个藤筐,里面是从野外猎来的兽类和野禽,更有硝制好的兽皮,以及足有人胳膊粗的兽骨。
  其中,二十多头膘肥体壮的犍牛最吸引众人目光。
  朝廷有意推广牛耕之法,这些犍牛运至长安,无论是做耕牛出售,还是宰杀送上餐桌,都能卖出不错的价钱。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守在犍牛旁,身材瘦高,短褐外裹着狼皮制成的短袄,头上戴着一顶兽皮帽,两端垂下护住耳朵,下端系紧,足以遮住大半张面孔。
  若有后世人在场,势必会一眼认出,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雷锋帽。
  一名年约四旬,带有两名仆人的商人驻足问价,少年立刻从袖筒里抽出手,将帽子向上推了推,露出一张俊秀的面容。微笑时,双眼微弯,直让人感到亲切。
  “不换钱,换粟和菽,按照上边的价格。”说话间,少年递出一枚犹带体温的竹简。
  看到竹简,商人很是讶异。
  见惯了类似的神情,少年继续道:“敢叫长者知晓,这个价是郡中定下的,已是相当公道。”
  “郡中所定?”
  “正是。”少年觉得冷,跺了跺脚,“长者是第一次来?”
  商人点头。
  “这是市中规矩,牛羊皆有定价,猎来的野物不在此列。”少年解释道。
  军事不同马市,规矩由魏太守制定,收取的租税都用来犒赏将兵,连长安都管不着。
  乍一看,这种行为很不可思议,结合当时的大环境,就很容易理解。
  汉初奉行的是黄老之学,倡导无为而治,就像是在地里洒下种子,只要不超过底线——例如造反叛乱,随便你怎么长。
  朝廷大撒手,盐铁都非官营,甚至允许民间铸钱,如此一来,“军市”的存在简直就是毛毛雨,再正常不过。
  遇到魏太守心情好,规矩就会相对合理。遇到心情不好,市价定得山高,商人也只能受着,没处讲理。即便如此,将边郡的牲畜和皮毛运往长安、洛阳等地,依旧是有不小的赚头。
  商人迟疑不出声,不是不想交易,而是想要再压一压价格。
  规矩是人定的,此子年少,未必不能谋算。若是将这批犍牛全部买下,再加上几十头肥羊,哪怕每头少去半成,也能省下不少。
  你情我愿之下,还能抓捕他们不成?
  在商人故作迟疑时,又有三四人上前询问。
  少年十分爽快,都是当面递出竹简,将规矩复述一遍。
  几个商人互相看看,大致都明白对方的打算,全都没有急着开口。
  就在这时,一名身材高大,腰佩短刀的方脸大汉抢上前两步,扬声道:“这些牛羊我全要了,加价一成!”
  此言一出,周围立刻炸开了锅。
  汉子冷笑道:“尔等见此子年少,欲联合欺他,我却看不惯!我愿加价将牛羊全部买下,尔等有何话说?”
  本想联手压价,算计转眼落空,商人们岂能甘愿。奈何汉子摆明要当拦路虎,商人不想错过这笔生意,就只能放弃之前的打算。
  不过汉子开口就加一成,想要买下犍牛就必须再加。
  想到这里,商人们不禁皱眉,感到一阵肉疼。虽然都能赚,可成本自然是越低越好。
  少年不急不躁,自始至终面带笑容,更对站在不远处的两名健仆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看管野禽和兽皮,不必上前。
  大概过了盏茶的时间,众人争得面红耳赤,近乎要当场动手,少年才开口道:“诸位无需如此,如诚心要买犍牛,三日后军市再开,可再来此处。”
  听闻此言,商人们都是一愣,随后泛起狐疑之色。其中一人道:“我等每人至少要市二十头犍牛,还要数十肥羊,加起来不是小数目。”
  少年依旧是不紧不慢,跺跺脚,将短袄裹得更紧,道:“长者如不信,市中有主簿值守,我恰好与之相识,可与长者同往定契。”
  “你识得郡中官员?”腰佩短刀的汉子诧异道。
  “家君曾任沙陵县功曹。”少年道。
  曾任?
  看一眼少年身上的短褐,汉子没有继续追问,命仆人赶来大车,掀起搭在其上的草帘,露出满载的粟米和大豆。
  “都在此处,数量只多不少,可当面点清。”
  少年两步走上前,查看过粟米,又用匕首割开一袋大豆,抓了一把握在手中,仔细确认之后,示意汉子可以牵走牛羊。
  “我有一事不明。”汉子道。
  “请讲。”
  “郎君换这许多粟菽却是为何?”汉子问道。
  算上和商人定下的数量,足够养活一乡之人。如非自家储存,是为再市出?据边郡情况,魏太守绝对不会允许粮价过高。这一来二去,未必能赚到钱,甚至还可能惹上麻烦。
  “今岁大雪成灾,边地田亩大多绝收。又遇匈奴来犯,青壮多上城头。为乡中父老,嘉当尽绵薄之力。”少年笑道。
  疑惑解开,汉子当即解下腰间短刀,双手递与少年,正色道:“河东张次公,愿与郎君结交。”
  张次公?
  少年神情微动,明显是想起什么。上下打量汉子两眼,片刻后恢复笑容,双手接过短刀,从怀中取出一枚匕首回赠对方。
  张次公爽朗大笑,蒲扇般的大手拍在少年肩上,笑道:“我将往长安,以郎君之贤,必不会久居边地,他日长安相会,你我再叙!”
  话落,翻身上马,就要驰出市中。
  结果没跑两步,突然被两杆长戟扫落马背。
  一声钝响,张次公仰躺在地,冰冷的长戟抵在喉间,敢轻举妄动,百分百血溅当场。
  身着皮甲的步卒冷声道:“市中驰马,囚三日。”
  宣读完罪状,两杆长戟一架,直接将身高超过一米八,体重接近两百的壮汉架了起来,一路架出军市。
  倒行数米,张次公终于反应过来,挥舞着手臂大声道:“我交罚金,我愿交罚金!鹿奴,取钱来!”
  叫声一路远去,跟随张次公的仆人匆忙追了上去,手忙脚乱之下,差点忘记带走牛羊。
  看着地面留下的拖痕,赵嘉哈出一口热气。
  难得碰见一个随卫大将军出塞,史书留名的人物,结果却是这样的二货……果然史书不可尽信。
 
 
第二章 
  军市、马市皆不得驰马,违者囚三日,或交罚金抵罪。这是铁一般的律条,任何人不得违背。张次公刚好撞到枪口上,不想被囚,就只能乖乖交罚金。
  幸运的是,他这次到边郡市货,准备的铜钱和绢帛都很充足。虽说用去一部分,剩下用来赎罪仍是绰绰有余。
  总之,只要交足罚金,他无需真到犴狱囚上三日,当天就可离开。
  张次公被拖走不久,商人们围住赵嘉,询问他能市出多少牛羊。正喧闹时,一伍步卒恰好经过,从背后排开人群,径直来到赵嘉跟前。
  汉初以休养生息为主,文帝下旨,将男子傅籍的年龄由十七改为二十,并且身高少于六尺二寸者,可以免服兵役。换句话说,年龄不够,个子太矮,国家军队都不要你。
  故而,在汉朝军队南征北讨、威扬四海之时,番邦称汉帝国为“巨人国”也就不足为奇。
  这伍步卒各个身形高大,气质彪悍。走到近前,甚至能闻到一股血腥气,明显就是惯于战场厮杀的悍卒。
  为首一人身着皮甲,目测身高至少达到一米八。余者都是内着麻衣,外边套着一件皮袄。几人都没有持长戟,只在腰间配有短刀,证明他们不需要轮值,应该是正当空闲,到市中购买所需之物。
  看到为首之人,赵嘉笑着打了招呼,并道:“伍长日前所寻狼皮,嘉已寻到,就在那只藤筐中,共有三张。”
  “果真?”王伍长双眼一亮,取出狼皮展开,发现十分完整,并无任何破损,不由得喜出望外。
  “还有这种皮帽,我也令人备下。”赵嘉推了推头上的雷锋帽,示意健仆将另外两只藤筐抬到近前,“只是狼皮不足,用的都是羊皮。”
  “甚好!”
  王伍长拿起一顶皮帽,直接戴在头上,将余下散给跟随他的步卒。发现下边还有几顶更小的,拿在手上,奇怪的看向赵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