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汉侯 作者:来自远方(三)

字体:[ ]

 
第一百零三章 
  临近傍晚,天空聚集乌云, 昭示一场大雪即将来临。
  书房内变得昏暗, 婢仆无需吩咐, 依常例送上戳灯。
  房门开启的声响并未惊动赵嘉,他正集中精神, 对照竹简中的内容,在新绘的地图上谨慎落笔。
  魏悦站在赵嘉身后,目睹河流山川、城池要塞逐一呈现, 神情变得愈发郑重。听到声响, 立即挥退婢仆, 不使其近前,亲自将戳灯移到赵嘉身侧。
  戳灯以铜制成, 灯座呈伏虎状。灯匠手艺非凡, 火燃时全无烟气, 仅有橘红的光亮, 漫射开照亮室内。
  大概盏茶时间,赵嘉在图上标注最后一处水源, 对照竹简和前图, 确认无误, 终于舒了口气。
  不料刚刚停笔, 身前的羊皮就被取走。赵嘉动作一顿, 诧异抬头,发现魏悦站在自己身后,正双手展开地图, 目光定在图上,仔细看过数遍,同旧图进行对照,脸上浮现少有的凝色。
  良久,魏悦才从图上收回目光,看向身边的赵嘉,询问道:“阿多绘过几张图?”
  “两张。”赵嘉正色道,“一张在方领队手中,另一张即在此处。”
  “善。”魏悦将地图放下,按住赵嘉的肩膀,郑重道,“此事莫要道于他人。凡知晓阿多能绘图之人亦要叮嘱,不可将消息外泄。”
  “诺。”赵嘉颔首。不期然想起鹤老等人,这些曾为他讲解草原风光的老者,多已死在匈奴刀下。战场染血一幕,如今回想起来,心仍一阵阵钝痛。
  见天色不早,赵嘉准备告辞,魏悦摇头道:“这个时辰,城门已将关闭。阿多何妨留下,正好向阿翁面呈此图。”
  魏悦一边说,一边将旧的羊皮地图卷起,放到木盒内。随后起身走到架前,又取出一只稍小的木盒,用来盛装新图。
  室内摆放着滴漏,赵嘉看了一眼,的确将届城门关闭的时辰。
  再者,魏悦面呈地图,魏太守必有所询问,赵嘉自然不好离开。当下告罪一声,走到门前,让健仆去前院知会季豹两人,速速出城,回畜场告知虎伯和熊伯,他今夜要留在城内。
  “叨扰三公子。”一切安排妥当,赵嘉向魏悦拱手。
  魏悦仅是笑着摇头,将地图装好,托起装图的木盒,示意赵嘉跟上,迈步离开书房。
  婢仆先一步得命,往正室禀报魏太守。
  待魏悦和赵嘉行到,室内灯火通亮,几后坐着魏尚,王主簿和周决曹位于两侧。周决曹端着一盏热汤,双眼微合,表情淡然,实在猜不出心中所想。王主簿饮尽热汤,又从魏太守面前的漆盒中取出饴糖,口中还说着什么,引来魏太守一阵大笑。
  见魏悦和赵嘉走进门内,魏尚当即笑着让两人上前。
  “阿翁。”
  得魏尚召唤,魏悦近前行礼,将木盒送到几前。
  赵嘉正身见礼,随后就和魏悦一样,跽坐在三位大佬面前,眼观鼻鼻观心,问到他才开口,不问就坚决不出声,老实做背景。
  盒盖开启,羊皮展开的刹那,魏尚瞳孔骤然紧缩。
  王主簿和周决曹对视一眼,同时凑上去,看到图上所绘,前者忘记了手中的饴糖,后者淡然的表情皲裂,尽被惊讶所取代。
  他们都看过方伯呈上的地图,一样出自赵嘉之手,论精细程度,此图明显更胜一筹,更不用提原本藏于府内的旧图。
  用赵嘉的话来说,以那张“神物”为参照,行军五成要靠猜,走进茫茫草原,方向感稍差就会迷路。这张新图不能说百分百准确,至少能让人知道东南西北,明晰河流山川、城池要塞,知道依据情报该如何制定路线,不会偏离太远,以至于草原上跑了一圈,人困马乏却硬是找不到目标。
  三位大佬头碰头,发现彼此眼中的火光,都明白此图的重要姓。
  遗憾的是,赵嘉掌握的资源有限,没有亲自走过或是没有准确资料,他始终不敢轻易落笔,唯恐造成太大偏差。如此一来,图中囊括的区域就十分有限,想要补足,还需要一定时间。
  “善,大善!”
  魏尚将地图重新收好,更将木盒收到几下,显然不打算还给魏悦。
  王主簿和周决曹的视线落在赵嘉身上,使得后者压力倍增。直至魏太守咳嗽一声,两人才移开目光。
  不过是数息时间,赵嘉犹如被猛虎盯上,颈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哪怕知道两位大佬没有恶意,多半是心存欣赏,他还是忍不住紧张。
  这两位都是能上马砍人、和匈奴拼命的主,被一个盯着就够呛,四只眼睛一起盯过来,没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真扛不住。
  出乎预料的是,赵嘉预想的问题,魏尚一个都没问,笑着夸赞几声,很快就话锋一转,询问赵嘉是否用膳。得到否定答案,当即命人下去安排。
  “天色不早,城门已闭。阿多今日留下,明日再出城。”
  简单几句话,赵嘉就和魏悦一同被打发出来。
  走到室外,站在廊下,被夜风一吹,赵嘉很有种不真实感。
  这样就行了?
  他还以为会被追根究底,为免出现差错,甚至都提前打好腹稿。结果担心半晌,腹稿全都白打,一条都没能用上。
  纳闷归纳闷,事情能简单解决,赵嘉也不会自寻麻烦。很快将疑惑抛开,和魏悦一同穿过回廊,没有返回书房,而是来到魏悦居住的屋室。
  室内燃着火盆,戳灯靠墙摆放,火光摇曳,没有半丝烟气,仅有朦胧的影子映在墙上。
  两人落座之后,又有婢仆点燃新灯,陆续送上蒸饼粟饭,切好的炙肉以及温热的羊汤。
  汤里飘着青白的葱段,豆里盛装的肉酱带着刺激味蕾的辛味,只是一口,就让赵嘉胃口大开,漆盘里的蒸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碗中的粟饭也被吃得一干二净。
  饮尽羊汤,赵嘉略有些撑到。再看魏三公子,同样的盘碗清空,甚至还比赵嘉多吃了一碗粟饭。
  放下筷子,魏悦取细布拭手,看到赵嘉的样子,先是挑眉,随后翘起嘴角,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
  “吃撑了?”
  三字出口,也不等赵嘉回答,令婢仆撤去碗筷,就将赵嘉拉了起来,走到廊下消食。
  几次被魏悦拉来拉去,赵嘉已经没心思抗议。只能说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仅是一天的时间,赵嘉刻意画出的距离就被一点点拉近,想再拉开绝不是那么容易。
  夜风极冷,伴着乌云堆积,空中飘落雪花。
  黑鹰早已归来,如今就栖在房中的架上,爪下是一只肥硕的野兔,应当是今日的战利品。
  雪花不断飘落,赵嘉伸手接住几片,掌心一片冰凉。
  一件斗篷突然披到肩上,赵嘉侧头看去,又伸手摸了摸,半晌才确认是狼皮。难得的是,皮子浑然一体,没有接缝,更无半点杂色。
  “本想猎一头白狼。”魏悦拉过斗篷下的系绳,在赵嘉颌下系紧,随后又托起他的手,在掌心间合拢,仿如幼时一般,“可惜始终没能寻到。”
  灯光由室内映出,魏悦笑容清浅,目光专注,瞳孔中清晰映出赵嘉的影子。
  赵嘉想要开口,话到嘴边,又忽然忘记自己要说什么。
  见他这个样子,魏悦笑意更甚,引他在廊下走过,拂开飘落在赵嘉肩头的雪花,指着廊前稍显空旷的院落,笑道:“阿多可还记得,幼时曾在此处堆雪?”
  赵嘉转过头,黑漆漆的夜晚,眼前景物不免有些模糊。经魏悦提醒,借灯光和雪光再看,骤然生出几分熟悉感。霎时间,埋藏在心底的匣子突然开启,记忆如氵朝水涌出。
  他的确记得这里。
  那年云中郡下了一场大雪,他随赵功曹初入太守府。赵功曹被魏太守召见,他被交给老仆照顾,机缘巧合,见到了正在练箭的魏悦。
  俊雅的少年站在遍地银白之中,身上仅着蓝色深衣,斗篷都没有一件。雪中立起数个箭靶,少年不断开弓,每一箭都精准钉在靶心,力道之重,箭尾都在微微颤动。
  玉雕般的少年立在雪中,裹成球的娃娃站在廊下,前者聚精会神,后者也看得入神。
  直至箭壶射空,魏悦转过身,才发现身边多出一个人。守候在一边的老仆向魏悦行礼,道明赵嘉的身份。
  当时魏太守长子已逝,次子不在身边,魏悦身边少见同龄人,即使有,彼此也玩不到一处。赵嘉的出现恰好填补了这片“空白”。
  起初,魏三公子仅是将赵嘉当成好玩的娃娃。日复一日相处下来,魏悦逐渐发现,赵嘉和寻常孩童有很大不同。
  最显著的就是习字读书。
  隶书、小篆乃至大篆,他都能静下心,一笔一划的临摹学习。枯燥的古籍,他能抱着一卷坐上整日,直至读懂卷中记载的章句为止。
  魏悦读兵书,赵嘉就在一旁读农书。魏悦习弓箭,赵嘉也会拿起老仆制的小弓,像模像样的张开弓弦。
  魏悦年少聪慧,在同龄人中少有能匹敌者。赵嘉的出现让他感到有趣,干脆抱起来就不撒手,坐卧都在一处。
  整个太守府内,上自魏太守,下至老仆和婢仆,一同见证了两人友谊萌芽、两小无猜的历史时刻。
  魏太守正担忧魏悦丧父,情绪难定,发现有了赵嘉,魏悦时常会露出笑容,当下拍板,将赵功曹父子全都留下,住在府里别走了。
  别说赵功曹乐见其成,对魏悦乐于照顾赵嘉很是欣慰,就算他真要反对,以魏太守当时的决心,十成会扯下脸和下属抢儿子。
  结果就是,赵嘉由魏太守亲自盖戳,成为魏悦书房里的吉祥物。
  当时他还有些不解,直至知晓魏悦父亲的死因,心中方才有了答案。
  魏悦的生父体弱不假,但也不是真正的短命。以魏氏的财力,足够为他寻来最好的医匠,使用最好的药材。
  多年调养之下,他的身体本已开始好转,不承想在任上突然暴毙。事发当时没有证据,都以为是旧疾复发。事后追查,其中竟大有隐情,牵扯到向北地输铜的大案,背后更牵连出魏悦即将定下的岳家以及代国相灌夫。
  魏悦生父暴毙时,魏尚已被文帝夺爵免官,人走茶凉,在朝中没有话语权,昔日的好友除了刘舍,没人肯出手相助。
  等魏尚重新被启用,查明事实真相,魏悦之前的岳家因犯法被诛,成年男丁尽被斩首;剩下一个灌夫,没有证据无法惩处,但仇已结下,彼此之间势成水火,不死不休。
  当年的事,赵嘉仅知晓大概,关乎魏氏秘辛,纵然有所好奇,也不会去刻意询问。今日魏悦提起堆雪,不免让他回忆起当年,记忆犹如幻灯片,一帧接一帧闪过,本以为模糊的一切,如今在脑海中回放,竟是格外清晰。
  “阿多。”
  听到魏悦的声音,赵嘉猝然间回神,发现雪下得越来越大,院中已经铺上一片银白。
  担心赵嘉受凉,魏悦将他拉回屋内,命婢仆送上热汤。在赵嘉除下斗篷,捧着漆盏暖手时,笑着道出一句:“幼时常与阿多同榻,自阿多离府再未曾有过。今夜你我同卧如何?”
  赵嘉手一抖,漆盏险些落到地上。
 
 
第一百零四章 
  与魏悦同榻而卧,赵嘉以为自己会睡不好。事实正相反, 大概是白日看过太多文献资料, 又耗费精力绘制地图, 精神过于疲惫,赵嘉近乎是沾枕即眠, 一夜无梦直至天明。
  天光放亮,赵嘉睁开双眼,发现身上压着锦被, 榻上仅剩自己一人。
  屏风外传来一阵轻响, 继而有婢仆捧着盥洗之物和衣袍行到近前, 恭声请赵嘉起身。
  “三公子在何处?”赵嘉换上蓝色深衣,系上绢带, 开口问道。
  “回郎君, 三公子早起正在练箭。”
  练箭?
  赵嘉不由得心头一动。
  待婢仆端起用过的热水和布巾, 躬身行礼, 陆续退出卧房,赵嘉拿起放在榻边的木牌, 几步走到门前, 无需健仆引路, 熟门熟路来到昨夜曾至的院落。
  果不其然, 院中立有数个木靶, 魏悦立在雪中,手持强弓,伴随控弦声, 箭矢穿透北风,一支接一支钉入靶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