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汉侯 作者:来自远方(四)

字体:[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李当户睡意朦胧,突闻帐外响起人声。打着哈欠掀开帐帘, 借火光见到归来的赵嘉, 人立刻变得精神, 睡意全消。
  “阿多!”
  知晓两人要到帐内共叙,无视魏悦带着刀子的眼神, 李当户硬是一起跟了上来。
  于是乎,原本的两人秉烛,变成三人夜话。
  魏悦坐在帐内, 火光照亮面容, 眉眼精致, 目光冰冷,周身的黑气仿似有形。
  李当户全无所觉, 兴致勃勃询问赵嘉, 朝会之上, 丞相和大将军都举荐何人, 堂邑侯送次子入营,天子可曾应允。
  得到答案后, 提及三人升官, 神情变得严肃。
  “我等留在长安, 必为练兵。”
  “练兵?”
  “然。”李当户颔首, 看向魏悦。后者同样对赵嘉点了点头。
  “我等已为天子亲军。”
  身为亲军, 理当在长安拱卫天子。但汉武帝的亲军还肩负另一重要职责:远赴草原,逐灭匈奴。
  三人出身边军,今后以天子亲军赴边塞, 领兵更易。
  无论边军、国军还是郡兵,再桀骜不驯的将领也会给些面子。只要三人不犯错误,基本不会明摆着为难。
  私下里找麻烦无法杜绝,但是,将矛盾摆到台上,有脑子的都会避免。
  毕竟亲军代表天子,无缘无故找三人麻烦,无异于不给天子脸面。身为汉家臣子,犯下这种错误,休言沙场征伐,建功封爵,能不能保住官位、继续留在军中都是两说。
  即使不被踢出去,被天子厌弃,随便调到哪个犄角旮旯,终生将与战场无缘。
  赵嘉端着杯盏,听两人分析,基本是多听少言,获益匪浅。
  从朝中政事转到边塞,再从边塞延伸到草原,穿插着诸侯王手中的矿产,话题不断深入,帐中气氛变得更加严肃。
  “诸侯王上表,将陆续归国。”
  “朝廷选派的盐官、铁官也将启程。”
  提到盐官和铁官,赵嘉不由得想起董仲舒。
  该说历史存在惯姓,这一次,董仲舒仍是被派往江都国。虽然不是丞相,且是独立在诸侯王管辖之外,但只要留在江都国,奉命管理半个铁矿,不可避免要同江都王接触。
  刘非是否会像历史中一样,怀抱不臣之心,暂时无从得知。不过,董仲舒能离开长安,哪怕仅有几年时间,赵嘉的目的也算达成。
  “阿多?”
  赵嘉习惯姓走神,魏悦唤了两声,眨了下眼,才发现两人停止谈论,正好奇地看着自己。
  “阿多在想什么?”魏悦道。
  “没什么。”赵嘉放下杯盏,笑道,“略有些困倦。”
  “天色确已不早,事情可明日再谈。”李当户站起身,顺便拍了一下魏悦的肩膀,玩笑道,“季豫,你也早点回去歇息。明日校场,咱们再比上一比。若是睡不好,没精神,我岂非胜之不武。”
  话落即转身离帐。
  李大公子当了电灯泡犹不自知,临走更要锃光瓦亮一回,照得魏三公子又开始冒黑气。
  不过,看到赵嘉困倦的样子,魏悦到底站起身,口中道:“阿多早点歇息。如实在困乏,步卒交由我和当户CAO练。”
  “好。”赵嘉颔首,眼皮不断打架。
  魏悦没有多留,转身欲走,突然衣袖被拉住。下一刻,赵嘉已至近前,唇角印上一片柔软。
  温热稍纵即逝。
  魏悦神情微愣,赵嘉挑眉轻笑,打了个哈欠,就要回榻上休息。
  没走两步,肩被从身后扣住。
  顺着力道转过身,后脑被托起,温热的气息拂过下唇,继而碾压。
  帐内的温度开始升高,赵嘉合上双眼,手指探入魏悦发间,因丝滑的触感发出叹息。脑后的大掌移至颈间,指腹擦过领口,触感似有若无。
  就在这时,帐外又传来李当户的声音,魏悦睁开双眼,额头抵住赵嘉,呼吸稍显急促,睫毛轻轻颤动。
  “阿多悦我。”
  “然。”
  赵嘉捏了捏魏悦的耳垂,他早想这么做。不得不承认,手感比想象中更好。
  魏悦覆上他的手背,半垂下眼眸,吻落在指节上。在赵嘉曲起手指时,放松力道,退后半步,温和道:“早点歇息。”
  声音平缓,耳际却微微泛红。
  目送魏悦出帐,赵嘉抬起手,摊开五指,重又合拢。摩挲着指节,轻笑一声,合衣躺倒在榻上,打了个哈欠,很快就去会了周公。
  接下来数日,长安城内愈发热闹。
  天子准诸侯王奏请,刘氏诸王往王宫内拜别,随即登上车驾,率国官和国军踏上归程。
  因诸王动身时间错开,连续数日,车驾经过城内,车轮辘辘不绝。百姓和胡商夹道观望,商家趁机兜售货物,很是赚了一笔。
  凡有铁官、盐官随行的诸侯王,看到跟在队伍后的马车,望见铠甲鲜明的军伍,都是神情复杂。想到国内的矿产要分出一半,心肝肺都像被无形的大手捏紧,随时可能爆掉。
  不想痛到无法呼吸,干脆眼不见为净,至少在短期内麻痹自己……麻痹个鬼啊!
  回到封国,该痛还是会痛。
  天子挥刀砍下来,想把肉再贴回去,纯属于白日做梦!
  淮南王抵长安最晚,却是旨意下达后,最早动身的一批。
  刘陵没有随行,照计划留在长安,居于城南甲第。宅邸靠近平阳侯府,车行片刻即至。不过和先前不同,阳信对刘陵的态度日渐冷淡,极少再收她的礼物,甚至发展到避而不见。
  这其中,除了平阳侯曹时的缘故,还有王太后的提点。
  阳信可以同曹时置气,却不能不听王太后的话。对于刘陵,尽量能远则远,哪怕对方送上重礼,自己为之动心,也要咬牙拒绝。
  只不过,阳信始终不认为自己有错,和曹时的关系也未曾有半点缓和。知晓曹时提前返回林苑,又怒气冲冲地砸碎几件玉器。
  至于见过卫青,又被接回平阳侯府的卫媪一家,阳信起初并没放在心上。听人禀报,知晓曹时放出一家家僮,为他们改籍,心中才生出狐疑。
  “来人!”
  冷静下来,阳信召来宫人,命其唤来卫媪一家。她倒要弄清楚,这一家子究竟是如何得了曹时的眼,许他们由奴隶改成良籍。
  卫长子同卫青相认,不改从军之志,决心反而更加坚定。此时已随平阳侯往林苑。只是身份不再为家僮,待遇比同庶人。
  阳信遣人来召,卫媪不敢耽搁,带着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和外孙来见。至门前下拜,行得仍是家僮礼。
  卫少儿抱着霍去病,卫孺和卫子夫各领着一个弟弟,都是伏身在地,不敢抬头。
  见他们如此卑微,阳信的心情略好几分。
  卫少儿和卫子夫相貌出众,都曾被选中练习歌舞,阳信对她们却没有多少印象。毕竟当时选出的美人不少,还有从府外买回,卫子夫和卫少儿固然颜色不错,站在美人堆里,也就不是那么显眼。
  简单问了几句话,知晓卫媪一家被曹时另眼看待的原因,阳信就失去兴趣。
  天子新设三营,赵嘉恩宠极盛,由边郡长吏提拔至于校尉,正炙手可热。曹时领羽林骑,想要同他交好,算不上稀奇。
  想明白因由,阳信变得意兴阑珊。
  她和曹时置气不假,但没必要为难几个家僮,更无意同赵嘉结怨。以她的骄傲,卫媪一家不过蝼蚁,轻易就能碾死,耗费精力都嫌多余。
  “下去吧。”
  离开阳信居处,卫媪长松一口气,卫孺和卫少儿的脚步也变得轻快。卫子夫牵着卫广,在宫人离开后,回头眺望侯府正室,脚下许久未动。
  “阿妹?”卫少儿推了推卫子夫,“想什么呢,快走,阿母在催了。”
  “嗯。”卫子夫收回目光,跟上卫少儿的脚步。
  诸侯王离京之后,太农令和少府先后被天子召见。未几,大批匠人和役夫进入林苑。
  苑西依军营打造,排列整齐的土木房屋取代帐篷。并有大片平整出的校场,以及利用林木丘陵建起的训练场。
  苑东圈出熟地,用栅栏围起来,作为培育良种之用。
  秋收之后,第一批谷种运到,太农令征召的农人亦将入驻。
  赵嘉听人议论,方知这些农人的来历不简单,竟为农家传人。
  农家起于先秦时期,创始人和孟子同代。
  该流派奉神农为祖师,主张劝说农耕,让百姓丰衣足食。农家弟子主张奖励和发展农业,和墨家相类似,都属于春秋战国时期技术流派的代表。
  只不过,农家和儒家一直不太对付,在“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施行以后,成为重点打击对象,迅速开始衰落,逐渐泯于历史长河。
  现如今,董仲舒被派往江都国,儒家正忙着和道家、法家掰腕子,农家虽有衰落,尚未遭到毁灭姓打击,太农令想找到几个农家传人,算不上多困难。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农家传人入驻林苑之后,彻底展示出“技术流”的威力,从翻地到堆肥,从选用的农具到培育谷种,各项有条不紊,逐步展开。
  其中两名须发花白的老者,简直就是“人工天气预报”,只要他们说会下雨,哪怕上一刻晴空万里,下一刻也会乌云堆积,暴雨倾盆。
  对于少府提供的农具,几名大佬也加以改良。
  赵嘉好奇去看过一回,顿时五体投地。
  经这几位改动的犁具,用起来更为省力,没有耕牛,两人就能拉动。
  问过随军的匠人,赵嘉才恍然,他的记忆来源于书本,并未见过实物。在边郡时,直辕犁改为曲辕犁,的确算作进步,但构造并不完美。
  经过这几位大佬的改装,犁架更为小巧,调头和转弯更加灵活,力弱亦能CAO控,实为农人福音。
  看到这些埋头田地,一心钻研技术的农家传人,再想一想不断被打压,逐渐消失的墨家等技术流派,赵嘉愈发坚定了阻止董仲舒上线,让他继续在江都国埋头苦干的决心。
  进入十月,培育良种之事走上正轨,边军的书信已送至家中。
  魏太守和李太守遣人送来回信,并有三百辆满载的大车。除了太守府和畜场送来的物资,更有边军家人送来的钱布衣物。
  赵嘉接到卫青蛾的书信,言其将随商队出塞,再一次踏上北行之旅。算一算时间,信送到时,人早已经在路上。如果走得快,大致已进入别部草场。
  车队抵达时,边军营中很是热闹。
  曹时和韩嫣暂停训练,带着两队羽林骑过来,名为帮忙,实则想趁机换些军粮。
  并非羽林骑伙食不好,事实上,汲取边军训练经验,羽林骑也开始一日三餐,顿顿都能吃饱。
  然而,吃得饱不代表能吃得好。
  赵嘉身兼三营的后勤官,营中的伙食花样繁多,每次开饭,可谓香飘十里。别说羽林骑,连几名少府派遣的官员和农家大佬都来蹭过饭。
  看穿曹时和韩嫣的意图,赵嘉没有点破,反而十分大方,指着几辆大车,让他们直接拉回去,当场展现出何为“财大气粗”。
  “这不合适吧?”曹时眉心微跳。自从和赵嘉深入接触,他很快发现,这位远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纯良。
  “合适。”赵嘉笑眯眯道。
  曹时和韩嫣对视一眼,到底没禁住诱惑,收下几大车货物。
  见状,赵嘉提出训练场已经竣工,为验收成果,不如进行联合训练,就从后日开始。
  和边军一同训练,曹时和韩嫣倒不会反对。虽说战斗力差了级数,九成以上被虐,但虐着虐着也就习惯,更能在被虐中汲取经验,有利于羽林骑成长。
  曹时觉得没问题,韩嫣来不及阻拦,当场点头应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