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的管家等了我千年 作者:上苍

字体:[ ]

 
文案
齐少在圈子里都是出了名的娇贵小少爷,出门两辆保镖车护送,全程佣人簇拥保驾护航超,顶级设计师私人订制舒适服装,每餐都由著名厨师排队准备,奢靡生活无人能及。
被父亲和哥哥宠的娇贵无比无法无天,钞票随便扔的小少爷却突然有一天身边只剩下了一位管家。
是齐家没钱了?还是小少爷失宠了?众人揣测万分。
齐少:一群有眼无珠的凡人们!我家管家一手灭团一手倒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服侍的了人驱赶的了鬼,人前优雅人后禽兽,咳……粘人过头有点烦人。
管家:不粘你你怎么活?
齐少:您比鬼可怕多了谢谢!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甜文 
 
 
 
第一章 
  睁开双眼,齐天能够听到心脏剧烈的跳动,身上全然已经被汗水浸湿,面色苍白如织,唇色发青,在确保了周围的环境熟悉安全后,少年才轻轻舒出一口气。
  微微侧头,入目的是一个新的并不熟悉的女管家。
  女管家穿着华丽的管家服,容貌姣好,头发牢牢束起,干净利落。
  “您醒了,小少爷。”轻灵柔和的女音成为清晨划破寂静空气的莺啼。
  “你的声音,听起来和外貌不符。”齐天坐起身来,孩子气的上下瞥了新来的女管家一眼,“你是不是整容了?”
  齐天,这名字取得傲气十足,外人都只道齐天真的是继承了齐天大圣的顽皮,却丝毫没能继承齐天大圣的本领。
  说话不讨好、娇气金贵、肆意妄为,但是偏偏投胎了一个让人无法抱怨的家庭。
  这小少爷的管家一个月换一个,新手老手轮着上愣是没人撑过一个月,齐天在外界可以说是声名狼藉,可是架不住齐家家主宠爱。
  “不,并没有。”女管家的笑容不变,显然对齐天小小的毒舌没有任何反应。
  “那就是化妆化的了。”齐天跳下床,白嫩的小脚丫踩在柔软的地毯上,皮肤完好的没有任何粗糙之处,恨不能让人捏在手里把玩。
  女管家眼神没忍住多看了几眼,却被齐天发现,一脚直接揣在了女管家腰腹部,少年的力道不大,踹的不是很疼,却还是让女管家后退了几步。
  “来人啊!人呢!”齐天大声叫唤着,从外面迅速的进来了几个女佣,女佣是熟悉的女佣,还没换人,齐天对着熟悉的女佣长指着女管家,“你们这是从哪里给我找来的没眼色的东西,退货!”
  “小少爷。”女佣长宠溺的笑笑,立刻有人端着精致的水盆,将拧干的毛巾递给女佣长,女佣长细心的给宋林的头发上擦干湿润的汗水,并且小心翼翼的擦拭着齐天的手指,“您又出汗了,这样直接跳下来会感冒的哦。”
  “那有什么办法,一睁开眼睛就是倒胃口的人!”齐天撇撇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旁边的女管家,然而奶里奶气的小眼神看着一点魄力都没有,“之前那个不是做的挺好的吗?为什么走了?”
  “本来就是临时短工,如果小少爷喜欢她,等到一段时间后可以让老爷再召集她回来的。”女佣长细心的剥下了齐天的衣服,一点一点的擦拭着齐天汗湿的脊背,一旁已经有人端着全新的舒适衣物等待着齐天换上,“小少爷昨晚做梦了吗?”
  “做了。”齐天点点头。
  女佣长眼中闪过一抹亮光:“那今天可以叫解梦师过来陪小少爷聊聊天了。”
  “马马虎虎吧。”齐天有些害羞的撇开眼神,解梦师那个人,挺有意思的,说话也好听,长得也好看,他一直都挺喜欢的。
  “管家。”女佣放下了手中柔软的毛巾,“麻烦您为小少爷更衣了。”
  女管家点点头,上前来为已经脱光变得干燥的齐天穿上了今天的衣物,入手的衣物是精细的亚麻布料,和那已经被抛弃的绸丝睡衣比起来,更适合运动。
  “别看我,痴女!”齐天虽然嘴里恶狠狠的说着,到底还是没拒绝女管家的服侍。
  “小少爷,解梦师已经到会客厅等您了。”女佣长听到了女佣的汇报,微笑着告诉了齐天这个消息。
  “我走了!”慌慌张张的自己系上扣子,管都不管立刻跑去,女佣的几个也手脚麻利的迅速跟在了齐天的身后。
  “我不是嘱咐过您了吗?小少爷应答之前您不应该直接进入小少爷的房间。”女佣长面色冷漠,甚至带着几分批判之色。
  “小少爷在做噩梦。”女管家微微皱眉,忆起未进门前,齐天惊恐的尖叫声,“声音很痛苦。”
  “请不要打扰小少爷任何梦境。”女佣长转身之前警告女管家,“请不要再犯类似的错误。”
  “小少爷昨晚做了什么梦吗?”解梦师姚芳是一位精致得体的男姓,做着玄学的职业却往往西装笔挺,指甲修葺圆润,面容不带有一丝杂容,嘴角含笑,眼角全是柔软,仿若画轴中走出的优雅君子。
  “梦到了很奇怪的东西,好像是一场祭祀。”齐天很认真的和姚芳对话,他喜欢看姚芳认真思考时露出的严肃面容。
  “祭祀?”姚芳重复,音调素雅,沁人心脾。
  “嗯,就像是中国古建筑一样的地方,是一条笔直的大街上,除了祭祀的人之外没有人。”齐天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不过说祭祀,我觉得还有点像葬礼,如果不是因为送上去的不是棺材而是一个男人的话。”
  “一个……男人……”姚芳认真的时候虽然不带笑意,但是轻咬嘴角的样子十分赏心悦目,姚芳看到齐天仔细端详他的模样,禁不住觉得可爱,“你能记得那个男人的模样吗?”
  “我看不清。”齐天被发现了有点脸红,手足无措的对着自己的肩膀比划,“他的头发很长,到这里,挡着脸我看不见,嘴巴很好看,下巴线条也很好看,肌肉很漂亮,穿着破旧的黑色的裤子,腿很长,比姚芳的还要长。”
  “被祭祀的是那个男人?”姚芳对齐天的形容露出几分笑意。
  “对,祭祀队伍很奇怪,大家都穿着很多很奇怪的衣服,有的人是短衫,有的人是长袍,拖地的那种,拖了两三米。”齐天歪着脑袋仔细形容,还伸手比划了一下高度,“还有人带着很高的帽子。”
  姚芳眨了眨眼睛,仔细的思索。
  “那个场面,特别的宏伟,比画里的还好看。”齐天指着正前方,眼神飘飞,回归梦境,“前面是祭坛,他们把那个黑色长发的男人放在祭坛上……”
  “之后呢?”姚芳引导姓的询问,却得到了齐天一个皱眉的表情。
  “然后……”齐天神色诡异,“他们挖出了那个男人的心脏……”
 
 
第二章 
  姚芳坐在齐同寿的对面,齐同寿是齐天的父亲,目前也是非常有能力的一位正当壮年的才干企业家。
  “祭祀?”齐同寿不是很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祭祀主祭天、祭神,做此梦寓意交好运,事业将成,钱财、前途将会有神明庇佑,途中坎坷可不惧畏。”姚芳给齐同寿仔细讲解,“这是个好梦。”
  齐同寿面色一喜:“看来这次的项目有望,多投资一部分资金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
  “只是,这梦却还有几个细节,让我很担心。”姚芳皱眉,移开眼神,“小少爷梦到男姓被挖心,挖心需要介意不要对对手太过逼迫,对手下人不宜猜忌,红色寓意吉祥,只需要注意即可化解磨难。”
  “意思是,放宽心态吗?”齐同寿点点头,“这次看来实现双赢会比独占鳌头要更好,你说的担心是什么意思?”
  “……按照小少爷的说法,如若不是看到祭品,他则认为像是葬礼,而且按照小少爷的形容,我似乎有所印象,所以稍微查阅了一点资料。”姚芳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电脑,从中调取了一张图片,“这张图片,出自一千年前一位不知名画家之手,因作画精细被流传保存,里面的祭祀场景和小少爷梦境所述一模一样。”
  “这张画是什么意思?”齐同寿看着那张画,里面的祭祀场景虽庄严肃穆,然而所有祭祀者都面目狰狞可怖,似是恶鬼地狱。
  恶鬼也会祭祀?
  “民间流传版本最多的一种说法,是画家在描绘恶鬼祈求降临人间的一幕。”姚芳在一旁解释,“在当时的说法是对当时皇权的亵渎,因为画者本身被皇权禁锢,用来像世人表示现任皇帝是恶鬼降临。”
  “那也难得这幅画也能保存下来。”齐同寿感慨一声,“那这有什么联系吗?”
  “如若按照画中所言,则是挑战皇权,小人横生,老爷您地位将被撼动,岌岌可危。”姚芳的话,齐同寿信。
  齐天的梦,齐同寿信。
  毕竟他如今的成就,小儿子的梦境和姚芳和姚芳师傅的解梦有着千丝万缕的环节,如若这真的是一次危险,他不得不防。
  “那该如何是好?”齐同寿皱起眉头,认真对待。
  “因为此梦一梦两意,为了梦境所预知的现实不会朝着无法掌控的方向发展,需要小少爷尽可能的去规避一些事情,以免这场象征吉祥的梦境,变成大凶。”
  “那应该怎么做?”
  “现在还没有这个条件。”姚芳皱眉。
  “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齐同寿拍了一下桌子,“什么条件你只管提!”
  “老爷。”此时助理敲门进来,看到姚芳后欲言又止。
  “你直接说吧,对姚先生没什么好隐瞒的。”齐同寿最大程度的表示对姚芳的信任,这也是一种拉拢的手段。
  “您的表姐齐红岩夫妻,今早遭遇空难,恐怕……凶多吉少。”助理的话说完,齐同寿也是愣了一下。
  对齐红岩他并不算很熟悉,只是知道大概,齐红岩家中早已失势,他虽有心提拔奈何齐红岩父母因为投资失败,负债累累,最终走向自杀的道路,只留下齐红岩一人。
  齐红岩背负巨债嫁为人妇,生活较为拮据,却太过傲气,不愿意接受齐同寿的帮助,最终两人形同陌路。
  姚芳愣了一下,最后却是意味深长的摇摇头:“或许会亵渎死者,但是这一场葬礼,正是化解老爷您危机的重要一棋。”
  “葬礼?”齐同寿皱眉,齐红岩的葬礼按理来说应该由夫家家人主持,只是到底已经全是孤家寡人,估计不会被太过重视,“我到底还是会插一手的。”
  到底还是有血缘亲情,齐同寿不会不管不问,至少能让齐红岩能有安眠之地。
  “不仅是您,小少爷也需要参与其中,走个过场即可。”姚芳简短的说道,“接下来我会和小少爷交流的。”
  而此时的齐天,正在被刷牙。
  齐天早就已经被女佣们惯的五体不丰,刷牙都要别人来动手,今天来的人是女管家。
  “小少爷,漱漱口。”女管家说完,齐天听话的张嘴,女管家小心翼翼的喂给齐天漱口水,“请吐出来。”
  齐天很听话的把漱口水全部吐掉了,然后对着女管家呲牙,女管家愣了一下。
  “……”齐天不高兴的闭上了嘴,回头瞥了一眼女管家,冷哼一声跑开了,留下女管家一头雾水。
  “您这个时候,应该夸奖一下小少爷,牙齿很漂亮,小少爷很爱干净。”在一旁一直侍候的女佣小声的提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