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反派都是我前男友[剑三]+番外 作者:孤注一掷(下)

字体:[ ]

 
第140章 140只反派
  钟磬带着顾相知, 自林照月的眼皮下,离开玉门关总督府下的密室宝库,穿过幽冥的阴阳路, 醒来就是闽越白衣教总坛。
  顾相知半阖了眼,眉宇清冷, 目下无尘, 被他放于高高在上的座椅上,精致完美的面容清丽绝伦, 似月下一庭新雪, 无执无妄,清正空灵。
  钟磬面朝着她, 步步后退去仰望。
  唇角高高扬起成愉悦的弧度,桃花眼敛一掬潋滟温柔的月湾, 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目眩神迷,屏息静气,神魂颠倒。
  祭祀的编钟敲响, 两旁白衣教的护法整齐覆掌心于心口。
  白衣斗篷下, 暗红刺青描画的诡艳咒焰,从脖颈血管蔓延脸侧, 带来神秘奇异的圣洁。
  他们的大祭司高举双手, 清冷从容的声音, 肃穆庄重:“拜见教主。”
  所有人跪伏于地, 齐声祝祷:“拜见教主。”
  向着逆光看不清的高处, 那个隐匿在浮光中看不清的清影,宣告效忠。
  唯有一身黑袍红衣的大祭司,离那个人最近,单膝跪地,一手握着座上那人霜雪一般的手,俯首虔诚的亲吻手背。
  从高处俯视而下,就像金碧辉煌的厅堂内,沿阶两旁开满白色的牡丹,花蕊处是黑红交织的焰。
  最高处座椅的浮光下,唯一一朵黑红色的妖花。
  钟磬的眼里浮现着愉悦有趣,慵懒轻慢,仿佛是个多么有趣好玩的游戏,眸光底下饶有兴致的快活,还有几分孩子气。
  他向后挥手,含笑随意道:“下去吧,教主在与神明会晤,有本尊在这里就可以了,不要擅自打扰。”
  所有人低头颌首,无声无息鱼贯退出。
  富丽堂皇神圣庄严的厅堂,转眼只剩下他,还有座上的人。
  钟磬依旧屈膝半跪在顾相知面前,牵着她的手,偏头用侧脸去挨着她的手背。
  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她,不,是他。
  顾相知是男孩子啊。
  “顾矜顾矜顾矜……顾相知,”他轻轻地依恋地念着,目光流转,好整以暇,自负自恋,“还有两次,最多两次,我就再也不用忘记你了。”
  那原本垂顺的手指,抽离出去,半阖的眼睛缓缓睁开,垂眸静静地看着他。
  眸光清冷无尘,如同水天之间的心镜。
  “你,你醒了。”钟磬骤然惊喜,上一秒志得意满的欢愉慵懒却淡去,妖冶诡艳之态全无,眉梢眼角只剩清澈纯然,甚至还有一丝温柔的懵懂依恋,满心满眼都只有他。
  顾矜霄眼底纵有复杂深意,晦暗不明,那双眼睛看去,却是澄明空灵,毫无凡心杂念。
  “你曾是林幽篁?”
  钟磬神情微动,眸光不避,薄唇微抿,轻轻含笑说:“我是,虽然不记得具体经过,但交易不会抹消。我是林幽篁。”
  “你化名钟磬,与林照月做过交易,但他吞噬了你?”
  钟磬迟疑,然后点头,缓缓眨眼:“其实我也,不大记得具体经过,但是有这回事。不过,那时我……”
  黑历史,谁知道当时的他是怎么犯蠢,居然会被设计。
  “……虽然被设计不小心……但是其实结果很好。”
  迟滞的话语,圆过去后,变得顺畅。
  “有他替我保留一部分灵魂作为中转,再生起来就很快,比如这次闽王死后,我就没有失忆,很快就能重新汇聚起来。”
  钟磬轻轻一笑:“所以,我没有杀他。”
  顾矜霄呼吸微微一顿,这个人是死了三次了吗?
  “闽王是你,为什么又被杀?”
  钟磬毫不犹豫:“因为交易。他要造反,想要万人之上,我自是替他达成夙愿。不过,目的却是给鬼剑注入能量。”
  顾矜霄眸光一凝:“三把鬼剑,哪一把是真的?白衣教要复活的三百年前的人是谁?”
  钟磬微微讶然不解,眨了眨眼:“你不是,一直被林照月关在玉门关地底的阵法下吗?怎么知道有三把鬼剑,还有闽王被杀?”
  神龙传来幸灾乐祸的密聊:【看不出来,这傻乎乎的魔魅死个几次好像还变聪明了,反应这么快。】
  顾矜霄轻声道:“顾莫问知道的,我都会知道。”
  钟磬只是困惑,并没有任何疑虑,立刻就接受了,眼眸沁着一点柔软笑意:“原来如此,幸好我没有牵连……咳咳,白帝城是吗?以后,我绝不招惹。你刚刚是问三百年前是吗?”
  顾矜霄颌首,眸光一瞬不瞬看着他。
  钟磬眼里的潋滟微凉,像是倒影着刻骨的执念,晦暗瑰丽,他说:“那个人,是我。”
  顾矜霄的呼吸一瞬停滞,慢慢恢复,清冷的眸光漫不见底,静静地将他看入眼底。
  钟磬也在看着他,眉眼的线条温柔从容,执着迷茫:“是我,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我,只是某种程度上的投影,说我是魔魅也不算错。真正的我,三百年前被燕家带头兵解封印。兵解我,困住我原身的法器,就是鬼剑。”
  他从单膝跪地的姿势,缓缓支起身,从仰望的姿势到平视,眉眼的神情慢慢染上几分凌厉锋芒,势在必得。
  “你所说的三把鬼剑,都不是真正的那一把,其中有两把是我制造出的假的。只有一把是某个人仿照真正的鬼剑制造出来的赝品。虽是假的,却同样拥有方士之力,可以为我所用。这把假的鬼剑注入足够的能量,同样可以使我复活。”
  顾矜霄是方士,而且曾经以真身作为镇压九幽无间至恶的法器百年之久,这番说辞,一听就知道漏洞在哪里。
  他看着钟磬的眉眼沉静不动,淡淡地说:“破解封印,只能找到兵解的法器。赝品的鬼剑也是封印过恶鬼的邪物,它只能收集恶业,何时有能力复活谁?”
  钟磬一窒,潋滟的桃花眼缓缓轻眨,眸光澄明三分无辜:“我不骗你,收集恶业就是注入能量,等到再有两次,你就知道了。知道我没有骗你。永远不会骗你。”
  顾矜霄静静地看着他,看着那张与鹤酒卿极其相似的面容,却是截然不同的姓情气质。
  “你跟鹤酒卿,是什么关系?”
  钟磬一瞬不瞬看着他的眼睛,他脸上的神情分明毫无变化,依旧温柔澄澈,那一瞬整个人却像是渡着妖冶诡艳的柔光,似笑非笑,晦暗深远。
  “他是世外仙人,是此间最厉害的方士,我是妄图复活的九幽至恶,还能是什么关系?”
  钟磬忽而恍然,弯着眼眸温柔而笑:“差点忘了,相知也是方士,你会帮他阻止我吗?”
  顾矜霄摇头。
  钟磬的笑容渐渐放大,欢愉随眼波漫溢,温柔入骨,呢喃低语:“你真好。”
  他俯身,手指撑在座椅,垂眸缓缓靠近被困在怀里的人,眸光幽隐脉脉,眉眼锋利淡漠的线条,却温柔成纯澈痴然。
  顾矜霄垂眸看着他,眸光清冷,无心无情。
  钟磬的动作便止住了,顿了顿,缓缓拉开距离。
  他的眼里一丝迷惘寂寥:“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一直都在想你,看到你的时候,眼里心里就装不下任何了。可你就在我面前,我很想亲近,却觉得中间隔着万水千山,走不过去。你好像,并不像我对你这样对我……你不喜欢我吗?”
  “没有关系。不喜欢。”
  钟磬:“……”
  他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觉得心口一窒,堵堵的心塞。奇怪的是,心里对这个答案好像并不感到意外。
  但眉宇之间还是漫上幽怨,缓缓眨眼,委屈地说:“你怎么这么直接啊。我这么喜欢你,你好歹也可以说是朋友啊。”
  “因为不是朋友关系。”顾矜霄平静地说,“和林幽篁是朋友的,是顾莫问。顾相知是被你欺骗要挟,用来引顾莫问现身。”
  钟磬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徒劳眨眼又眨眼,欲言又止。
  “哈……顾、顾莫问?你哥哥?我……我为什么啊?”
  “因为,他看着不像好人。”
  钟磬:“……”
  不像好人,还是个强大的方士,好像,还真是他会找上的人。
  上次若不是闽王本就与顾莫问结仇,他说不定真的会去找白帝城合作。
  “……可是我,”他懵懂认真地说,“我喜欢相知啊。我记得的,记得很清楚。从我是林幽篁时候,就对你……”
  顾相知眉眼的神情,却只能让人想到无情无心。模糊姓别的美丽,整个人便也像无关风月。好像连单方面的爱慕,也像是亵渎。
  钟磬的眼底便有一丝微不可闻的脆弱,面上微笑却无邪温柔,轻轻地说:“既然你对我无意,为什么一直追查我的消息?你别否认,我都知道。你跟顾莫问一直在查鬼剑。”
  顾相知眸光清冷空灵,没有任何感情:“三百年前,那个被封印的异人,很像我一直找寻的一个人。他对顾莫问有恩,我要找到他,还给他一样东西。”
  钟磬笑了,轻慢无辜,眸光潋滟多情,却反而什么真意也看不穿。
  他深深叹息:“我明白了,问题出在我什么也不记得,等我复活想起全部,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那张和鹤酒卿极为相似的清俊面容,渡着冶艳漠然的邪气,眼波温柔冷冽,脉脉幽远。
  “我想,应该是每次表明心迹以后,我的死去让一切戛然而止了,才会让你对我相隔万里。”
  他淡淡一笑,退开几步,敛眸颌首,优雅矜持的样子,和鹤酒卿越发相似,却比鹤酒卿多几分神采飞扬的傲然。
  清冷从容的声音,温柔薄暖,也像极了:“是我的错,是我自己要喜欢你的,怎么能理所当然要求你跟我一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过去都不重要,我们从头开始。我们有很多时间,这一次,先从朋友开始吧。”
  顾矜霄的眼底一丝困惑不解,钟磬的样子和鹤酒卿某一瞬有些重合。
  钟磬却已经恢复如常。
  他对顾相知伸出手,笑容神秘优雅,不带丝毫情愫:“走吧。”
  “去哪里?”
  “你跟我,我们一起去寻找那把,以假乱真的赝品鬼剑。”钟磬唇角扬起,潋滟的眼眸轻眨,“很快,你就能亲眼看到,三百年前的我。”
  顾矜霄把手放到他手上:“去哪里找?”
  “三千雪岭,天道流。”
  ……
  鹤酒卿忽然发出一声闷哼。
  黑暗里,睁开的右眼灼热如火,瞳孔深处的黑影仿佛下一瞬就要自里面跃出。
  他缓缓闭上眼睛,抱紧身边的人。
  “夏天的时候,太白之巅看云海,约定好的。”
  “阿天喜欢我……顾矜霄喜欢鹤酒卿……我不会输,不会输……”
  他猛地睁开眼睛,不止是右眼红焰燎原,黑红轮转,左眼沉睡的银灰白瞳也在蠢蠢欲动。
  “怎么会……”
 
 
第141章 141只反派
  四月一日, 立夏。
  玉门关早晚却还是春寒料峭。
  洛阳京都派遣特使, 慰问不幸蒙难的哥舒文悦老将军。
  马车里伸出一只戴着火麒麟戒指的手, 戒指中间镶嵌的宝石,被大漠的阳光耀得,令人无法直视, 如同一滴鲜红的心头血。
  “恭候特使大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