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将军夫人在上 作者:枫林绾

字体:[ ]

 
文案
 
五大三粗的庄筱笙重生了之后换了个漂亮的皮囊,然后就张罗着嫁人了
 
原主那是个被宠大的病秧子,一朝换人,那肯定得先赚他一个亿?不不不,这种事是不存在的。
 
赚点小钱,嫁个老公,打打架喝喝酒吃吃肉,岂不美哉,任务那种事就遗忘在上辈子吧。
 
新婚夜那天,庄筱笙吃饱睡足之后笑意璨璨,“据坊间传言,韩将军似乎于房事有碍?”
 
韩毅:试试?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穿越时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筱笙,韩毅 ┃ 配角:庄周,庄岩,钟索项等 ┃ 其它:男妻,情有独钟
 
 
第1章 1
“小心——”
 
子弹破空而来,‘噗’地一声,庄筱笙清晰地听到它钻进头骨的破裂声,疼么?忒疼了。
 
前面的人还想冲过来拉他,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喊道:“快走!活着出去!替我向孩子问好。”老佟前几天孩子才出生,孩子一定也像他一样傻乎乎的。
 
“走啊!”
 
他砰地倒在地上,眼前的景象逐渐开始发虚,耳边的声音逐渐变得空洞,蝉鸣,鸟叫,枪声,仿佛从遥远的宇宙中传来,绕过他又逐渐远去,身体变得轻飘飘的,他想大概灵魂出窍就这样了吧?
 
他觉得这辈子有点亏,先是莫名其妙被丢进了孤儿院,又莫名其妙地被人带走,之后就是训练训练训练任务任务任务,都三十多的汉子了,连对象的手都没有摸过,如果能有下辈子,他一定先把自己送出去。
 
失去意识前还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庄筱笙正躺在檀木的雕花大床上思考人生,顺便消化身体原主留下的记忆,啧啧啧,这人被言活不过二十,还真挺准的,就在昨天二十岁生日旧疾发作,嗝.屁了。
 
这人出生就是先天不足,从小就是从药罐子里泡大的,记忆中最多的就是床和汤药,还有一些情爱话本,想来这二十多年的生命不娶妻也受了点这些画本的影响,除了他这糟糕的身子让媒婆望而却步之外,他自己也要求父母不要再给他说亲了,一切都等他身体好之后再说,谁知,那一天他再也等不到了,真是悲惨而短暂的一生。
 
原主同样叫庄筱笙,据说是因为身体不好,起个女孩的名好养活,而他的名字却是老面瘫随便在字典上凑出来的。
 
这人的短短一生值得回忆的东西少得令人发指。
 
吱——是门打开的声音,转头望去,一个头上扎着一个小布包的小孩端着个铜盆轻手轻脚地走进来,十六七岁的在他三十多岁的人眼里,只能算是个孩子。
 
记忆里这个小孩叫安康,从仆市买来的,名字是原主取寓意平安康健的意思,从原主十岁到现在,记忆里最多的就是这个人,跟前跟后地伺候着,病了照顾他,身体好点陪他玩,偷偷搜罗一些话本给他看,那些情爱话本都是安康找来的,大哥二哥父亲母亲他们怕他看这些会因为身子的原因愈加难过,所以大多是给一些奇谈怪志来消磨时间。
 
安康天还没亮就端着热水进来准备给他家小公子擦擦身体,小公子爱干净,要是知道昨夜没有沐浴肯定会难受的,待会见人的时候该不高兴了,想到这,安康的眼睛有点发酸,小公子那么好一个人,怎么就,唉。
 
庄筱笙看到这小孩端着盆子,脸上表情挺难过的,突然听到他一声叹气,在他看过来的时候便朝他笑弯了眼,配着苍白的脸让人看着心酸。
 
“啊——老爷!夫人!公子醒了!”小孩惊叫一声。
 
庄筱笙就见他端着盆子就往外跑,热水随他的跑动溢出来,热气升腾,嘶——这一看就不是温水,这小孩看着细皮嫩肉的,这么热的水都不怕。
 
在他的回忆中勾勒着这一家人的样子,父亲并不威严,一个憨厚的胖老头,宠妻如命,除了年轻醉酒出了一点意外,他多了一个姨娘,一个庶妹,对妻子好得是没话说,他娘十四岁就进了他爹的家门,还不到四十岁的她即使有了三个儿子也压不住她的美,除了被他爹宠得有点泼辣。
 
好吧,再加上点眼泪太厉害,他在床上就已经听到原主娘在门外的哭喊声 。
 
“笙儿啊!”  
 
一阵风过来,原主那美娘就冲到床边,双手有些颤抖地轻抚着他的脸,眼泪吧嗒吧嗒地掉,“笙儿你终于醒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快告诉娘。”  
 
抬起有些无力的胳膊,伸手给他娘轻擦掉脸颊的泪,声音有些发虚,“别哭了,再哭就不美了。”
 
可能是因为还太早,急着过来的她没有上妆,神色看着有些疲惫的样子,黑眼圈很重。
 
庄夫人拉下他的手,自己用手帕擦干眼泪,“好好,娘不哭,不哭,我的笙儿还好好的,好好的。”
 
在他娘后面站着一个胖老头,也不能说是老头,只是和他娘比起来显老了些,“爹。”
 
“哎。”一家之主的庄俞也忍不住眼里的热气,隐隐映出水光,小儿子醒过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没多久,安康的声音就传进来了,“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跟着大夫进来的还有一个优雅清俊的男子,手里紧紧握着一把玉骨扇,眼里透着担心地看向床上。
 
“大哥。”因为这个身体刚急病一场,醒来又想了那么多事,现在有些无力,声音很虚弱,但是对方却是听到了,激动地应了一声,“哎。”拉住大夫急步上前,“快让大夫看看。”
 
看着周围这几个人紧张的样子,心里也涌上阵阵暖意,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很陌生但同时也很喜欢。
 
上了年纪的老大夫搭上他的脉搏,诊脉的这点时间里,明显感觉得到空气都将要凝滞,大家连呼吸声都压得很轻,就怕影响大夫诊脉出错,得到一个大家都不想要的结果。
 
庄筱笙能感觉到这个身子现在没有太大的问题,原主熬不过去让他占了这个便宜,他会将原主的父母当做他自己的父母那样孝顺的,原主你就安心地去吧,希望你来世身体康健,一生平安顺遂。
 
“怎么样?”庄夫人看着大夫皱着眉头仔细摸脉,过了那么久都没有反应,这,不会有什么吧,小心脏都要抖出来了,终于还是问出口,手里则紧紧抓着手帕。
 
庄筱笙看出了他娘的紧张,虚虚朝她笑了一下,当做安慰。
 
诶!诶!美女你别哭啊,我不笑就是。
 
老大夫将他的手盖回被褥里,抚着他那一把花白的胡须,一脸的疑惑。
 
“老夫行医多年也没遇见这么个状况。”奇怪,太奇怪了。
 
“什么状况?”庄大哥的玉骨扇都要被他抓断,急急地问。
 
看着这紧张的一家子,老大夫微微笑道:“别着急,没什么大问题。让安康将药箱给他,“小公子这次可是因祸得福啊,也许是那么多年的症结在昨个的大病中散去,体弱的病症看着是减轻了,具体的老夫就看不真切了,接下来的日子将养着,过段时间我再来瞧瞧。”说着从药箱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安康接着。
 
“这个药丸,每晚入睡前吃一粒,前些时候开的那些药也不用再吃了,这段时间切记大补,修养些时日,我估摸着能大好的可能很大,你们呐就放心吧。”也许是上天垂怜吧,这么多年了他在庄府给这位小公子开的药已不知凡几。
 
听到大夫的结果,一家人高兴得不得了,庄夫人双手贴着心脏嘴里咕哝着什么感谢老天爷,感谢各路神佛保佑,而庄老爷则搂住激动的妻子,自己眼睛也有些红,这下子唯一还稳住的就只有庄家大哥了。
 
“爹,娘,让小弟好好歇着。”他能看到小弟强撑着眼皮子不让自己睡过去。
 
“好好好,安康,注意点你家公子。”
 
“是,安康一定会不眨眼地盯着公子的。”安康眼睛红红的,但是很兴奋。
 
庄老爷揽着妻子往外走,说着要去寺庙上香赠些香油钱。
 
庄大哥引着大夫去领诊金。
 
庄筱笙确实非常困,之前是晕的状态,现在清醒过来就是一阵疲惫,脑子糊成一团的感觉,“安康,把香炉撤出去。”这味道闻得他难受。
 
“是,公子,需要换上安神香吗?”安康凑近些说着,声音很轻。
 
“不用,出去吧。”
 
“是。”放轻脚步出门,轻轻带上门,安康静静地守在门口。
 
……
醒来已经是半夜,肚子空荡荡的,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看见陌生的环境下意识的警戒,看到床边小凳子上的安康才反应过来他已经不是在任务中了,下辈子吗?
 
思考了两秒之后还是推醒打瞌睡的安康。
 
本来就睡得不沉的安康被一推就醒过来,“公子你终于醒啦!”想到傍晚都没醒的公子,老爷又去请了一趟大夫,说是大病一场,累极了,让大家都不要吵醒公子。
 
“您睡那么久可吓到大家了。”将枕头竖起来,伸手将人扶起来靠在床头上。
 
“什么时辰了?”摇曳的火烛照亮一室的黑暗,昏昏暗暗中恍若隔世,不过也确实是隔世了。
 
“回公子,已经三更了。”从桌上端来还温热的茶水,“公子,润润嗓子吧。”
 
拒绝他的喂水动作,自己将茶杯端过来喝了一口,不知是什么茶水,隐隐透着一股不知名的香气。
 
“有吃的吗?”
 
“有,都准备着呢!我去让他们端上来。”
 
点头让他快去。
 
掀了被子下床,夜间的风透着一股凉气,这个身体现在是受不住的,取了一旁的披风裹上才好多了。
 
走出门外才发现院子里守夜的人还挺精神,想来可能已经换过人了。
 
黑夜中掺杂着各种各样的虫鸣,稀稀拉拉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望着远处的天空,他应该是回不去了吧?也好,不知道老佟有没有带着东西顺利离开?
 
“公子您怎么出来?夜风寒凉,回屋吧。”说着搀着他往屋里走,身后跟着的是端着吃食的下人。
 
看着摆上桌的东西,他严重怀疑家里是不是缺钱,看看这一桌的清汤寡水。
 
“安康?家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比如为了救他花光家里的积蓄什么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