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撕过的校草是失散初恋?[重生] 作者:星之眷族(上)

字体:[ ]

 
文案:
自从把校草弄哭之后,曲公子顿悟:
不就是校草吗?给你。
命都可以给你!不哭了哈~~
然鹅,在他终于抱得温良校草一枚时,
他家小心肝儿跳、楼、了!
心碎成渣儿了……
 
再次回到青葱少年时,曲公子化身宠妻狂魔:
我是阳光,我是雨露,我是温室大棚,
我要圈养(滋.养)那颗鲜嫩诱人的小白草了!!!
你倒是跳啊,你只会跳进我怀里(*/ω\*)
 
观众表示:每天都是大型双标虐狗现场,
护妻狂魔好吓人!!!
痴情隐忍美人受 vs 宠妻狂魔攻
[双洁!无出轨!第一章有避雷指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凌恭,张钧若 ┃ 配角:李允岸,郭玄宇 ┃ 其它:校园男神,双向暗恋,甜虐文,仇人变情人
 
 
  ☆、心尖儿失踪了
 
  【扫雷指南】 
  ①【重点】前世、重生各占一半篇幅,并没有上来就重生哦!!!(*^__^*)
  ②【高亮】从“初遇”写起,顺序:相遇——受跳楼——重生。开始攻看不顺眼受,微虐,然后甜。成长型人设,攻会渐渐变身宠妻狂魔!玻璃渣集中在重生前两章,重生后满屏掉糖。
  ③【高亮】1V1,双初恋,双向暗恋,无出轨!!!攻受精神和肉.体都木有出轨过!!!如有一丢丢疑是出轨情节,看到后面你就明白了!谢谢!!!
  此文发表于2018年2月1日,存稿13万字完成于2017月10月*
  ~~~~~~~~~~~~~~~~
  ——后半从前半分裂,人生是连环失窃。
  ——你爱的不告而别,一生是多长时间?
  ——终于,我和你,在这里相遇。
  ——也许,你就是我未尽的心愿。
  出自《半生缘》
  【正文】
  跨年夜,曲凌恭坐在黑漆漆的电影院放映厅里,电影是一部他期待已久的科幻片。大约放映了40多分钟,他连故事的主线也没看懂。身边与他并肩坐着的是班花方一菲。少女身上好闻的芳香一丝一缕的钻进他鼻腔里,让他不禁皱眉。
  曲凌恭今天一整天都心神烦乱,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坐在一片黑暗的电影院里,莫名其妙心惊肉跳的,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那个人,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呢?元旦三天假期,应该在家乖乖背书吧。希望我那些拙劣的谎言不要被他识破了才好。曲凌恭暗忖。
  他手里摆弄着手机,在两手间颠来倒去,踌躇着要不要现在给他发个微信。
  身边传来一声嗤笑,他转头,黑暗中对上了方一菲的一双翦水秋瞳。方一菲嘴角噙着一丝轻笑,别有深意的眼神打量着他,用娇柔悦耳的声音说:“想发就发呗。犹豫什么?”
  他有点不好意思,讪讪地说:“也没什么事……”
  他收起手机,想着还是零点跨年的时候,给他打电话吧。说些甜言蜜语,哄他开心。
  收敛不安的心神,曲凌恭尝试着将注意力转移到大屏幕上的视觉盛宴,发现这个科幻电影制作十分精良,特效逼真华美。
  他想:那人一定会喜欢。等过了这阵子,再陪他看一遍。对了,还要带他去吃西菓屋那家的黑森林蛋糕……”想到那人脸上难得一见的,晴光映雪一样的微笑,曲凌恭顿时觉得心尖儿酥麻。  
  电影进入了高潮部分,主角在进退两难的抉择中,做着困兽之斗。观众们都屏息凝神地沉浸在故事营造的紧张氛围里,再没有人发出咀嚼爆米花的声音。
  就在这时,一阵尖锐吵闹的手机铃声划破了寂静。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 are my super star……”
  曲凌恭全身一凛,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沐浴着周围观众的谴责目光,感觉如芒在背,一时间窘迫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这诡异又有年代感的手机铃声,是他无聊时,为了逗那人开心剪辑修改的,结果撩完了目标人物,他曲大公子少爷心性,竟然忘了换回来。
  他望了望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有点儿气急败坏地低声问:“干什么?”
  对方语气也不善:“你在哪儿呢?”
  曲凌恭压低声音抱怨道:“电影院,你可真会找时间给我打电话啊。丢死人了。”
  “你特么还有心情看电影?!心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吧?”
  曲凌恭被他噎得喉咙疼,眉尖直跳,反问道:“我怎么就应该没心情看电影呢?”
  “你跟谁去看的?”
  “你管得着吗?”
  “行吧。我管不着你。作为兄弟得跟你说一声。你那心肝宝贝儿刚从我这儿出去,喝了点儿酒,晕乎乎的,看着有点不太对劲儿。你要是还关心他,现在、马上,打电话给他。问问人到哪儿了?有事没事?”
  听到这话,曲凌恭愣了一下,瞳孔骤然紧缩,猛然站了起来,拿起给那人买的新年礼物,抬腿就要往放映厅出口跑。身后方一菲小声问了一句:“哎,你干嘛去?”
  他回头急急解释道:“急事,班花,今天谢谢你了。”
  放映厅外,曲凌恭心急火燎地反复拨打着同一个熟稔的号码。对面始终无人接听。
   曲凌恭双眉拧紧,在电影院黑黢黢的过道里来回踱步。
  “他不是应该在家里看书做题吗?怎么突然跑到尹孜那里喝酒?上次因为微信的事,就把自己喝成那个鬼样子。尹孜那个破酒吧鱼龙混杂。要不是尹孜、郭玄宇、君寻当时在场护着,后果不堪设想……”
  他又赌气的想:“这人就是这样,看上去一副乖巧懂事的优等生模样。别人不知道,他曲凌恭还不知道吗?他就是有事不说,全都自己扛着,让你干着急,还有点自虐狂……”
  电话拨打到不知第几十遍,对方仿佛不堪其扰一般,竟然关机了。跟他玩关机?!曲凌恭气得额头青筋直跳,想把新买的水果机狠狠摔在地上。
  他又给尹孜打了回去。细问尹孜当时什么情况。尹孜说:“你家心尖儿还是那身装扮,给我穿着一套你们学校那种跟修仙界一样的蓝白校服就进来了。艾玛,特别惹眼。我们店里的禽兽们,狼血都沸腾了。”
  尹孜继续说:“他一进来,我就觉得不对劲儿。眼神空洞洞的,生无可恋知道什么意思吗?我这边就开始跟群狼交涉了。今晚不是跨年么?大旗、陈伟那伙人都在我店里嗨呢。我拦了一拨又一拨。一边还得拼命往他点的酒里掺矿泉水。”
  “就这样,你家心尖儿愣是眼睛都没眨一下,一杯接一杯,干掉了我半瓶GIN。走的时候,把口袋里零零碎碎一把钱都扔柜台上了,最后还从手指上撸下来一枚铂金戒指,跟幽魂似的飘出去了。我们酒保拿给我一看,我都傻了。戒指里刻着QLR……哎我说,不就是你找哥们定制的那款吗?”
  曲凌恭听得心脏直抽,全身脱力,觉得身体都在摇晃。张钧若是哪根筋没被撸顺,选今天晚上想要杀人诛心啊。
  他怒从心中起,质问道:“那你怎么不拦住他?”
  尹孜口气颇为不满:“曲大公子啊,我拦着那群要跟着张钧若出去的狼,转移他们的视线已经很吃力了。我就问你,这都第几次了?你那么心疼你家心肝宝贝儿,就圈在怀里,天天哄着,撸着毛,别放出来。”
  他顿了顿,又想到什么,继续说:“有功夫陪小美女看什么见鬼的电影?自己的心尖儿让人给你看着……我说的没错吧?今儿晚上你是跟个女的去看的电影吧?”
  曲凌恭太阳穴青筋直跳,也不知道是生自己的气,还是嫌尹孜嘴碎,没等他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出了电影院,冬夜里凌厉干燥的寒风把他吹得精神一凛。他不禁拢紧了黑色羽绒服的衣领。回忆起刚才跟尹孜的对话,那个人只穿着一身单薄的冬季校服,现在不知在何处受冻,就心疼的心脏抽搐。
  虽然事情没弄明白,但是曲凌恭就是有预感,肯定是自己造的孽没跑了。他从认识张钧若以来,造孽确实不少。现在只希望那人只是一时想起什么,心里过不去,在哪个地方默默恨他,生他的气就行,千万别出什么让他后悔一辈子的事。
  他对自己,对跟张钧若的未来,还是很有信心的,有信心能把他哄回来,撸顺他的逆毛。好好对他,让他再也不受一丁点儿委屈。
  
 
  ☆、生无可恋~
 
  
  曲凌恭最先去了张钧若在陵东区的家,开门的是张钧若的母亲韩雪茹。在张家,曲凌恭第一次见到了张钧若的父亲——张衍。在看到张衍的一瞬间,有什么东西闪过了曲凌恭的脑海,但是思绪一掠而过,他无暇深究。
  夫妻俩正因为联系不到儿子而烦恼,据韩雪茹说她最后一次跟张钧若通电话是今天中午,问他晚上几点回家吃饭。张钧若亲口回答晚上6点左右,结果夫妻俩预备了一桌子菜,等了他一晚上,人也没回来,就连手机也关机了。
  曲凌恭听到这里,不禁把两道羽眉皱出了一条深沟,他深知无辜爽约,失联,这都不是张钧若的作风。张钧若平日给老师和长辈的印象就是乖巧懂事,沉静内敛的优等生。只有曲凌恭看到了张钧若骨子里的傲气和内心的复杂冲突。他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忍着胸腹的烦闷,深深觉知到今晚会出大事。
  离开张家,曲凌恭并非一无所获,他得知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信息。张钧若元旦三天小长假竟然住在学校,没有回家过节。韩雪茹也问过他好几次,他都是回答说开学后要参加一个省里的化学竞赛,还有很多内容需要准备。
  曲凌恭知道他元旦后要参加一个化学竞赛,但他更知道凭张钧若的实力,根本不需要假期三天住在学校突击复习。
  他到底在想什么?曲凌恭心急如焚。张钧若那张苍白忧郁的脸上澄澈乌亮的瞳眸掠过了曲凌恭的脑海,带来一阵心悸。
  他的小奶乖最近总是忧心忡忡,身上稀奇古怪的伤痕也越来越多。他已经使出浑身解数,想要让他开心一点了。张钧若也总是配合度极高的展颜一笑。可是,曲凌恭还是隐隐感觉到那股阴郁的浮云始终笼罩在张钧若细瘦的身影周围。他能觉察到他精神紧张、满腹心事,有时候看着他明明在微笑,却总会担心他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出租车里,曲凌恭把骨节分明的手指绞在一起,狠狠攥了攥。他应该再多关心他一些的。曲凌恭思忖。
  他明明感情脆弱,内心复杂,却一直伪装着坚强和云淡风轻。他身上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伤痕,他失神时流露出的无助神情,他咬着牙默默忍耐胃痛和身体不适的样子,一一在曲凌恭脑海里闪回。曲凌恭觉得胸口闷痛,悔恨无比。他想起了尹孜的话:“有功夫陪小美女去看什么见鬼的电影,自己的心肝宝贝让别人给你看着。”恨不得想抽自己几个耳光。
  他还没有走进张钧若的内心世界,还没有解开那些隐藏的谜底,还没有让他的“若若”彻底信任他,就太过自信的认为那只是时间问题,不用急于一时,他的小奶乖终究会向他敞开心扉的。
  现在,曲凌恭满心都是后悔。他望了望车窗外,天上疏疏落落地飘起了小雪。他一双羽眉拧得更紧,只能祈祷只穿了校服外套的张钧若现在正在学校宿舍里乖乖睡觉或看书。千万别出什么事,让他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
  下了出租车,曲凌恭一路狂奔,疾步跑到他们俩共同的寝室门口,望着白色木门上方窗户里的一片漆黑,感觉心已经凉了一半。住校的学生们基本都回家过元旦了,此时走廊里一片死寂,哪里的窗开着,空气里一丝凛冽的寒风吹拂着,让他倍感凄凉。他轻声敲了敲门,如预想的一样,门里毫无回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