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撕过的校草是失散初恋?[重生] 作者:星之眷族(下)

字体:[ ]

 
  ☆、礼物
 
  第68章  礼物
  转眼一年尾声临近, 两人历经挫折又走到一起的美好韶光匆匆而去。
  元旦前夕, 星忆私立破天荒地按照法定假期,给高三年级放了三天小长假。曲凌恭不知道张莹那边怎么安排,也怕依然有人在暗处盯视着自己, 不能给张钧若什么一起共度跨年夜的承诺, 只能在校门口跟张钧若依依分别,眼巴巴地目送他家小心肝儿拎着沉重的书包,萧瑟的身影渐渐隐没在人群里。
  张钧若是打算回家跟养父养母一起度过高三以来弥足珍贵的三天假期的,最近, 他的精神和身体状况都跌到了可能承受的临界点。
  那个姓孙的男子像冤魂恶鬼一样,潜伏在幽暗处,对他的报复每日变换着花样地进行, 每当他有一点松懈,那人就像算准了时机一样,适时地出现一下。提醒他,他身后有一双阴毒鬼祟的眼睛, 在时刻窥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男子不知从哪里弄来张钧若的手机号码, 每天不分时间段的打来,接听又不说话, 近乎于病态地折磨着荏弱敏感的男孩。
  张钧若每天过得如芒在背,如履薄冰,再加上课业压力重,短短几天,人又瘦了一圈, 他也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急需找个温暖避风的地方,供他喘息调整。
  养父养母的家虽然并不温馨舒适,但是,那里此时是他唯一能够“回归”的地方。
  跨年夜那天早上,气温骤然断崖式下跌了好几度,一大清早,铅灰色的密云就遮蔽了本就暗淡的朝阳,天色阴霾晦暗,窗外冷风凄凄。
  韩雪茹一大早就起来忙碌,将晚上跨年夜要用的食材一样一样取出来,摆了满满一桌子,抬头望了望站在落地窗前,白着一张小脸望天的男孩,不禁轻轻摇了摇头。
  几月不见,韩雪茹发现男孩瘦了很多,更显得眼睛黑白分明,鼻骨纤细直挺,那张脸的侧颜过于精致清秀,这样静默地站在窗前,苍白的肌肤近乎透明,有种遗世独立的孤清和美感,这个男孩的轮廓从儿子张钧那俊朗英气的影子里渐渐晰出,看上去并不那么像自己的儿子了。
  “钧若,晚上有特别想吃的菜吗?”韩雪茹温蔼地问。
  男孩转过头,很有礼貌地说:“韩姨,不用费心了,我什么都可以吃。”
  果然是这样,韩雪茹眉宇有一点阴郁。男孩礼貌中总带着那么一丝疏离和矜持,即使是名义上的养子,在一起这么久了,却总像是来家里做客的客人一样。
  就算不再像自己的儿子,她也很喜欢这个沉静内敛的男孩,打心眼里希望他能像这个年龄段其他半大小伙子一样,多任性一些,跟自己亲生孩子一样,偶尔散散娇,挑挑食,嚷着要买这买那才好……
  韩雪茹微微蹙着一双秀眉,低低叹息着继续研究晚上的菜单,认真地想着晚上应该煲个什么汤给瘦弱的男孩补一补。
  一阵急促的电话声遽然响起,张钧若犹疑地望着陌生的号码,心中莫名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电话彼端是陌生的低沉男音,在一片嘈杂的背景音里,故意提高着嗓门介绍说那边是一所医院的急救科,有个人刚刚被送到那里……
  挂断电话,张钧若大睁着乌黑的眼睛,怔忡了片刻,旋即急急套上校服和棉服外套,转身一脸焦灼地跟韩雪茹说,他想起开学有一个化学竞赛要参加,放假这几天要回学校复习,随即像一阵疾风一样匆匆跑出了张家。
  张衍出差,下午才回来,偌大的客厅里只留韩雪茹一人端着一整只乌鸡,愕然地望着男孩消失的方向。
  同一时刻,曲凌恭慵懒地起床,昨天是放假第一天,他依然未能幸免地被张莹和英语家教折磨得不轻,早上起来洗漱,望着镜子里的倒影,脑子里还时不时地跳出英语单词。
  曲凌恭吃完早饭,照例坐在别墅一楼的小型会议室里,那里已经被整理成了补习专用场地。
  曲凌恭转头看张莹,邪魅的眼眸顿时浮上一丝玩味的坏笑,他饶有兴趣地发现,张莹那万年不变的山村女教师装扮,今天却略有不同。
  白衬衫换成了有黑色水玉的印花衬衫,没绑马尾而是披散着一头黯淡无光的中长发,发丝里不知被什么美发器材压出了颇有城乡结合部风格的玉米须小波浪。
  在时尚达人曲凌恭眼里,张莹今天整个人土气中还飘出来点俗气来,但却暧昧地流露出某种对自己十分有利的迹象。
  “张老师,您今天要回家相亲吗?”曲凌恭痞痞地问。
  被一语戳中心事,张莹嘴角不自觉抽搐了一下,稳了稳心神,换上了那种呆板寡淡的扑克牌脸,一板一眼地说:“今天晚上跨年,我要回家陪家人过节。”
  曲凌恭瞬间心花怒放,殷切地问:“你家很远吧。”
  ——你快点走吧,别赶不上车。
  张莹瞥了他一眼,冷漠地说:“上午课照常,我下午走,明天中午回来。”
  曲凌恭数着秒,度日如年地捱过了上午时光,张莹讲的什么他全没在听,心早已飞出了两个城区,飞到了张钧若他家——云湖西府楼下。
  曲公子在心中暗自盘算:一个小时也好,两个小时也好,只要让他在跨年夜,见若若一面就行。哪怕就近一起吃个麦当劳都行,哪怕不吃饭,就在他家小区里一起走一会儿也行。他好想他家若若啊。最近上课时看到男孩入冬以来好像越来越消瘦,也不知道有没有按照自己的嘱咐照顾好自己。
  他好想把人抱在怀里狠狠亲几口啊。
  果然,下午张莹一走,曲凌恭就重获了自由。曲明风有年会要开,估计很晚才回来。曲凌恭心想:连张莹都知道元旦给自己放个假,那个跟踪自己的大叔,应该也回家陪妻儿了吧。
  他欢天喜地地收拾了一番,把自己打扮得时尚光鲜地步出门去,像个刚从笼中放出来的公孔雀一样,兴奋地就快要飞上房顶啁啾几声了。
  曲凌恭径自去了星忆附近的商业街,想买个新年礼物再去找他家宝宝。
  逛了一圈,最后敲定了一件今年新款的纯白色短款羽绒服。衣服成厚实的茧型,剪裁大方有质感,设计简约而时尚,那一抹清净无瑕的纯白像一捧新雪,他觉得世间再没有人比他家纯然宁逸的男孩更加适合它了。
  想到男孩穿着厚实的白色羽绒服站在雪地里,曲凌恭不禁勾起嘴角,甜甜一笑。
  他结了账,转身要走,想着要不要随便去别家挑几件毛衣,视线穿过橱窗错落摆放的几件新款,无意间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穿着随时能混迹人群中的灰蓝色工装服,出没在任何场地,都让人联想到随处可见的水电工人。只是那张乏善可陈的脸孔,却是曲凌恭有心记住的。
  曲凌恭刚才还满面陶然的脸上,顿时阴云密布,英气的眉峰拧在了一起,在额心陇出了一道深沟。
  曲凌恭收敛视线,佯装毫无察觉,用鼻子轻哼出声,心中腹诽:曲明风从哪儿找来这么一个兢兢业业,爱岗敬业的楷模,这位大叔跨年夜也不放过他。
  曲凌恭拎着巨大的礼品袋,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礼品袋的颜色还延续着圣诞节的红绿风格,太过显眼,他在人流如织的商业街里,领着中年男子逛了三圈,也没甩掉这个棘手的尾巴。
  曲公子原本欢欣雀跃、阳光明媚的心情渐渐沉入谷底,眉宇凌厉,开始燃起了暴怒的情绪。他恨不得冲上去揪住男子的衣领,狠狠暴揍一顿,直接跟曲明风撕破脸,叛出曲家,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又想到他家若若还在默默坚持着,他说相信自己,等他兑现那个名校的约定,就咬着牙根努力压着火,继续带着男子到处瞎转。
  出了步行街,没走多远就是星忆私立中学了,自己学校的地形曲凌恭自然熟悉。
  他墨瞳轻转,福至心灵,想在学校里走个迂回的迷宫,借机把男子甩掉,穿过前操场,从教学楼后院出去,攀过围墙到马路,再拦一辆车,直奔张钧若家的水韵花城。
  他长腿交替,疾步穿过教学楼,几步来到学校后身,走得太急,又心烦意乱,迎面一头撞上一个女生。
  那人被撞得一个趔趄,惊呼出声,声音有些熟悉,曲凌恭凝神一看,来人竟然是他班高冷班花——方一菲。
  方一菲被他撞得花容失色,皱着一双秀眉,杏眼圆瞪,怒目看他。
  曲凌恭沐浴着方一菲的灼灼愠怒,转头去看身后,果然看到那名穿工装服的中年男子,已经若无其事地潜进了教学楼里,用拐角处延伸而上的大理石楼梯遮掩着身体,手里举着手机,向他这边窥视。
  幽暗处,那手机上什么东西亮亮地探出头,微微闪着寒光,应该是装了什么高倍摄像头之类的吧。曲凌恭厌恶地想。
  他气得全身颤抖,就差一步就能甩开身后这麻烦,跟他家若若短暂聚首了,结果功亏一篑。
  他忽而转身,对上面前方一菲高贵冷艳又洞若观火的一双眼睛,心念电转,想出一计。
  曲凌恭冲着方一菲一阵挤眉弄眼,发射了连环表情包,求助的意思清晰准确地传递了出去,又翕动着嘴,用唇语告诉方一菲——我被跟踪了。
  “谁?”方一菲用唇语反问。
  曲凌恭向方一菲使着颜色,随即用唇语吐出几个词汇——“我爸”、“视频”、“张钧若”。
  方一菲冰雪聪明,她错开身,视线在曲凌恭身后轻轻一掠,就看到了教学楼幽暗的楼道里一闪而过的镜头微光。
  方一菲垂眸敛眉,轻轻一笑,下一秒一双笋玉一样的手,轻轻抬起,环住了曲凌恭的腰。
  曲凌恭狭长的凤眼倏地睁大,登时僵在了原地,他只想让方一菲帮他做做戏,围魏救赵,把张钧若摘出去。没想到“高岭之花”方一菲竟然能先一步想到这里,聪明如斯,而且大方又仗义。
  他更不知道的事是,方一菲一直都是“凌若CP粉”中深藏不露的资深元老级人物,而且是那种弥足珍贵的“关注却保持距离”的真爱粉。
  自从张钧若转校过来,她就如雷达一样敏锐地发现了苗头,一直默默关注与支持着两人。
  就连骆可可也深受方一菲影响,一脚踏进了新世界的大门,不可自拔。
  方一菲本来是回校取东西的,猝然遇到这事,再看到曲凌恭手里拎着的时尚品牌,瞬间秒懂曲凌恭的困境,方一菲本人一向低调内敛,但轮到CP粉冲锋陷阵的时刻,她也一向不吝付出。
  她大大方方环住曲凌恭紧实柔韧的腰,踮起脚将纤巧的下巴抵在男孩宽厚的肩膀上,侧着脸,在他耳边轻声说:“张钧若最近身体不太好,你不在的时候昏倒过一次,你要多留心。”
  曲凌恭怔忡了一瞬,微眯起眼睛,想起那人消瘦的侧颜,忍过心中的酸楚。
  方才发现方一菲这么大胆,还在心中错愕惊疑,现在听到她这么说,瞬间就明白这位高冷班花一直和自己同一战线,旋即心里一暖,有沛然的感动涌上心头。
  放假期间的校园人迹寥寥,这里又是教学楼后身,两人这样交颈拥抱,怎么看都像是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
  这招“围魏救赵”用得好,远处那个冰冷的金属镜头像是终于抓住了有用的素材一样,不断闪着寒光。
  两个人从外人看来像是在耳鬓厮磨,其实曲凌恭一直矜持又略带赧然地在女孩耳边一迭声道着谢。
  方一菲轻声笑笑,在他耳际低沉又平静地小声说:“没关系,要不要做的更像一点,直接把你家若若撇干净。”
  “嗯?”曲凌恭不解地问。
  “借位你会吗?”
  曲凌恭踌躇了一下,心想让那个变态跟踪狂拍到点儿东西,赶快到曲明风那里交差回家岂不完美,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方一菲冷冷嘱咐道:“好,要是真亲到老娘,你就完了。”
  “……”,曲凌恭被方一菲环着的身体又是一阵僵硬。
  两人结束了一个看上去缠绵悱恻的拥吻,方一菲亮晶晶的粉红唇彩蹭得曲凌恭下巴和腮帮子黏黏腻腻的,很不舒服。
  女孩侧了侧头,凝眸去看,有些崩溃地发现身后那人在驻守在原地,迟迟未动,一点也没有看完大戏,回去领工钱交差的意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