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豪门男妻养崽崽[重生]+番外 作者:软檬

字体:[ ]

 
文案:
阮寒山娶了一个小土包子。
小土包子土里土气又傻乎乎的,阮寒山给他钱不用,给他买衣服也不穿,就连养娃也要AA制。
一段时间后小土包子大发光彩,一跃成为了知名美食博主;那胖乎乎的小团子也成为知名萌娃网红,拥有100万粉丝。
只有3万微博粉丝的阮寒山:???
阮寒山:秘书,立刻马上给我微博买200万粉丝。
 
重生后的开昕决定要努力赚钱,给儿子团团最好的生活。
为了庆祝微博粉丝过百万,他决定抽奖送一个粉丝自己的秘制菜品,每天一道菜,连送一个月。
抽奖结果出来后,中奖人ID竟然是ruanhanshancool233。
看着转发记录里阮寒山让秘书注册的299个小号,开昕:???
 
1、主受视角,淳朴人.妻受vs腹黑闷骚攻
2、@软檬檬檬,更新请假吸猫日常
 
内容标签: 生子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开昕,阮寒山 ┃ 配角:阮团团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开昕意外重生后,决定带着儿子团团活得更好。可一次偶然,他和团团的另一个爸爸阮寒山再度相遇了。阮寒山很快发现团团是自己的孩子,找到了开昕。为了让阮老爷子接纳这个孩子,两人达成了假结婚的契约,开始一起生活。渐渐的,阮寒山发现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开昕,于是他决定假戏真做……本文基调温馨甜蜜,阮寒山和开昕之间的感情于细微处见甜蜜,阮寒山耐心地攻略开昕,全方位多角度宠夫;开昕美食技能极强,一步步慢慢成长,最终改变自己的人生;萌娃团团聪明可爱,受到网友喜爱,一举成为微博网红。腹黑属姓的阮寒山开启撩夫属姓,巧妙地将温和淳朴的开昕纳入怀中,文章风格轻松欢快,是一篇如同夏日雪糕一样甜蜜清爽的小甜文。
 
                                                                                  
 
第1章 开昕认得这个人
  烈阳高照下,工地里闹哄哄的,带着黄色安全帽的工人们来回搬运着钢筋和水泥,空气一片灰蒙。
  隔着口罩也能闻到那股尘土的气味,开昕拽住穿着尖头小皮鞋的工头,说:“工钱已经四个月没结了,究竟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开昕在厨房里从早上蹲守到现在,好不容易才抓住了在工地匆匆露了一面的工头。
  工头的胳膊又粗又黑,与开昕白皙的细手腕形成鲜明对比。工头用力狠狠一甩,却没甩开。
  工头面色难堪,狠狠朝地上呸了一口鲜红的槟榔汁,露出发黑的门牙,狠狠道:“怎么着,还动上手了啊?”
  开昕眼睛没眨,手依旧牢牢抓着,平静地说:“不是动手,就是讨个说法。”
  “没钱!凯恩集团不把工程款给我,我哪有钱给你们结工资?!”工头瞪着眼珠子答道,“一个两个的天天来催催催,催魂啊!”
  “凯恩集团没给工程款,那你的宝马是怎么换来的?”开昕手指朝工地门口一指,那里赫然停着一辆白色宝马X1。
  工头双手并用,使劲掰开开昕的手,恼怒道:“他妈的老子花自己的钱买车关你屁事!你要是不想带着孩子在这当厨子就趁早说!要滚就赶紧滚!”
  他一顿痛骂后,抬脚就往外走,见到身后的开昕果不其然没有追上来,嘴里又嚼了嚼槟榔,嘟囔着道:“给你脸不要脸……”
  如果不是他好心收留,开昕带着孩子还能去哪里做工!真是忘恩负义的东西!
  开昕听见了工头含在嘴里的那句话,定定地站在原地半天,才转身往回走。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他就不应该心软,还想着给工头一个机会。
  走着走着,从旁边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开昕一看,是工友德子。
  德子黝黑脸上两条粗眉紧紧皱起,问:“开昕,怎么样?他给了吗?”
  见开昕摇头,德子气得将手中的铁铲在地上狠狠一跺:“太不是玩意了!扣我们的工钱就算了,但是团团还要吃奶,他怎么能扣着你的钱!”
  “他要是给,早就给了,”开昕摇摇头道,“机会也给他了,是他自己不把咱们当人看。这条路行不通,咱们就走另外一条。”
  “能行吗?”德子面露忧色,“马哥他们都报过好几次警了,都被警察用‘去法院起诉’这句给推了回来。”
  “我有把握,你去让大家准备好。”开昕让德子安心,自己转身回到了板房宿舍。
  开昕摘下口罩,外面一层厚厚的黄灰。
  他对着纸上昨晚记下的电视台热线电话,用德子留在宿舍充电的老人机拨通了电话:“我是齐阳区百昌商场工地的工人,我想举报包工头恶意拖欠工人工资……对……一百多人……我这里有证据……”
  听见对方说要即刻派人过来,开昕挂断了电话。
  宿舍里那台沾满油腻污渍的老式电风扇缓慢地摇着头,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团团躺在开昕的床铺中央,身体周围是开昕担心他掉下来,用衣服垒成的“小城堡”。小家伙睡着了,小肚子一起一伏,很有节奏。
  开昕紧紧地盯着那起伏,嘴角忍不住弯了起来。
  团团还没死,自己也还没死,真好。
  一天前,开昕发现自己重生回到了两年前,团团才六个月大的时候。
  上一秒他躺在医院急诊大厅走廊的临时病床上,费劲地喘息干咳着,边咽下口中咳出的血,边听着护士在自己耳边大声询问“你这是肺尘肺结核,你有没有家属要来给你交钱住院”;
  下一秒他猛地惊醒,就回到了两年前,他生下团团才六个月的时候。
  此时,工地工头还没有跑路,他还没有因为极度缺钱带着团团去山城的煤矿上给人家当厨子;此时,他还没有因为长期吸入粉尘患上肺尘病,团团也没有出现说不出话的毛病。
  在刚刚好的时机,开昕回来了。重新获得了一次机会,这次他无论如何要护好自己的命,更要护好团团。
  首先,他不再在工地上当厨子了。当初他选择工地做工,是因为工地上要求不高,只要按时按点把工人的饭做好,别的什么都不管。
  开昕本以为这样会方便带团团,但没想到自己长期在这种恶劣环境下工作,会得肺尘病,甚至病情逐渐加深变成了肺尘肺结核,根本无药可医。
  好在他回来了,一切都还可以挽回。
  开昕轻手轻脚地将宿舍房门掩上,带回口罩站在板房宿舍屋檐下,静静地望着工地大门的位置。
  正午的日头很烈,开昕却并不觉得晒,反而觉得这阳光看起来美极了。
  没过多久,他瞧见工地门口出现了一辆面包车,几个人纷纷从车上跳了下来。
  开昕迅速迎了上去,对方一共三个人,两男一女。
  “你、你好?你就是打电话举报的人?”一个举着话筒穿着阔腿裤的小姑娘,疑惑地问开昕。
  开昕温和一笑:“对,我是这工地的厨子。工头这会不在,我带你们进来。”
  开昕在前面带着路,那姑娘打前阵,跟在开昕身后,踟躇了半天忍不住开口道:“你真的是厨师啊?我还没有见过这么帅的……”
  开昕的确不像个厨师,他身材纤瘦,不像一般的厨师那样富态;而且开昕的脸蛋也长得特别学生气,眼睛圆圆的,一笑露出一口细细小小的小米牙。
  但开昕并不喜欢自己这副模样,他个子一米七出头,皮肤又白,总觉得自己这样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
  开昕只当这女生说客套话,随便应了声,将三人带到了尚未完工的建筑楼下。
  姑娘举着话筒以建筑楼为背景,刚说了句“大家好”,身上的电话就大声响了起来。
  她刚一接起电话,对面大声的吼叫声就差点吼穿了她的耳膜:“你人呢!我不是说让你等我汇报吗?!”
  姑娘瞄了开昕一眼,凑近话筒小声说:“时间紧急,我先过来——”
  “紧急什么紧急!你是不知道这是凯恩集团的工地,还是存心要把广告赞助商爸爸给得罪了,让我们都喝西北风啊?!”
  “可是副台长,这个新闻真的很大……”姑娘的声音又小了点。
  一个摄像一个助理大致猜到了电话那头在说什么,脸色都有些难看。
  姑娘也知道自己这次没等台长指示,率先过来不妥。但她做《焦点时事》这档节目,有着这么上好的爆料线索却不调查,简直是浪费热点。
  大名鼎鼎在全国一线城市建有多个中、高档楼盘及大型商场,股票自上市以来一路狂涨三百倍的凯恩集团竟然有拖欠工人工资的负面新闻,今天晚上的《焦点时事》收视率绝对能破五!
  “没说不让你报,不然我能让小张、小王跟着你嘛!你先问着,把素材收集着,等下我陪着凯恩集团的人过去!”
  姑娘喜笑颜开地应了声,挂掉电话对开昕说:“开始吧。”
  开昕听出来采访有些受阻,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解决了。他冲德子挥挥手,自己开始介绍工地上的情况:
  “我们这个工地有134个工人,从4月份开始,大家的工资就再也没拿到过了。我统计了下,一共310万的工钱,被工头扣在了手中。”
  “这么多!”三名记者都吓了一跳。
  “是的,同时因为我们日常负责施工,发现最近运来的建筑材料也有问题,”开昕招招手,身后两个工人运上来两条钢筋,开昕示意摄像机凑近了拍,“这是钢筋,从横切面来看,能够看出质量存在极大的不同。”
  高清摄像拍摄下,两条手指粗的钢筋横切面,存在着巨大的差距:一条是崭新的铁灰色,一条是却是带着锈迹的暗红色。
  “这条是锈了吧?这样子建的搂,岂不是很容易出事?”姑娘的表情愈发凝重。
  已经出事了,开昕在心里默默地说。上辈子有一块楼体就因为钢筋出现问题发生了塌方,当时砸伤了三个工人,工头也是在那个时候跑路的。
  开昕又带着记者去采访工人,几个工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工地上的施工安排有多不合理,以及自己家中的经济困难情况。
  正说话间,开昕隐约听见门口传来汽车的声音。
  该不会是工头回来了吧?开昕心咚咚狂跳,急忙走近了去敲,没看到那辆白色宝马X1,只看到了一前一后两辆黑色轿车的影子。
  他稍稍放下心来,再定睛一看,前面的黑车上下来一个头顶微秃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毕恭毕敬地小跑到后车门处,帮忙打开了车门。
  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从车上踏了出来。
  开昕的心莫名漏跳了一下,眼睛无法从那人身上离开。眼看着男人越走越近,脸部的五官也越来越清晰,开昕却僵得浑身动弹不得。
  开昕认得这个人,他是凯恩集团的总裁阮寒山。
  也是和自己有过一夜风流,让自己怀上团团的男人。
 
 
第2章 娃娃哭了
  开昕愣了下,立刻转身就往回走。
  那天晚上,开昕凭借名片知道了和自己发生关系的人是凯恩集团的总裁阮寒山。
  但开昕也仅限于知道这个名字,第二天一早,他便匆忙地逃走了。
  后来团团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开昕曾经动过去找阮寒山的念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