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越之上门少将 作者:陈可(上)

字体:[ ]

 
  文案:新纪元511年,身为蓝星少将的顾息铓,因为时空裂缝异常开启,不慎的落入了平行的四维空间,穿越到了异世。
  兽神大陆,神秘兽印,遇见的似曾相识的人。
  明明身处异世,却又仿佛和现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顾息铓:“媳妇儿!给我缝条裤呗?”
  程未:“……滚!”
 
 
第1章 
  新纪元511年,热夏,凌晨两点。
  “第一小队请注意,第一小队请注意!目标逃往九点钟方向,无人机已定位,务必在其进城前击毙!”
  悬浮机上,一个老头子看着虚拟屏幕上高速移动的光点,笑眯眯地说:“老顾,你家这小子这回怕是要插翅难飞了。”
  顾老将军瞥了一眼,哼了一声说:“到底是黄口小儿,给他次教训也好压压他那狂妄的气焰!”
  “话不能这么说啊老顾,他年纪轻轻的就有这出息,可比咱们几个老头子当年强多了,这回凤老可是下了血本了,加上有你这亲爹做内应,不然也逮不着他。”坐在另一旁的蒋老乐呵呵接了口。
  他们这几个老头子的后辈中,也就顾息铓最有天分,不过三十五就得了少将的军衔,再历练几年必然前途无量。
  “也就只有你这个做老爸的一天到晚数落他,成天板着个脸嫌弃这嫌弃那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养着仇人的儿子。”难得演习顺利,一开始说话的凤老也稍稍放松下来,笑眯眯地跟着一起挤兑他。
  自家儿子被夸上天,作为父亲的顾上淮心里自然高兴,只是他素来面瘫惯了,脸上不肯显露分毫。
  这次演习沿用了地球Z国的红蓝双方法,只不过他这个红方的指挥部才是最大的内应,如此情况下能做到这个地步,他心里还是挺满意的。
  “报告!实验室那边传来消息,程教授的实验已于三分钟前启动。”
  “哦?”方才还在谈笑的几个老头子听了这消息不动声色地互相对视了一眼,一时悬浮机上落针可闻。
  “但愿会有好的结果,传令下去,加强守卫,无关人等不得靠近实验室!”
  “是!”
  就在几人沉默时,虚拟光屏上那点跳跃的红色光点倏然消失,紧接着警报蜂鸣。
  “报告!目标消失,目标消失!”
  几人又是一愣,凤老长吁了一口气,笑眯眯地说:“没看出来,都到这地步了这小子还留有一手啊。”
  还留有一手的顾息铓正全速奔跑着,情报函已到手,只要他不被抓住,这次演习就算他赢了。
  想来他老爹这次竟然联合别人来坑他,真是亲生的,他撇了撇嘴想。
  “老大,事儿办妥了,你可以死了。”就在他逃命的这当口,手腕上的信息源红光一闪,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传了出来。
  “去,把那三个老不死的给我打下来。”顾息铓毫不大喘气地说。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帮小兔崽子都等着看他笑话呢。
  充当通讯的多功能信息源立时爆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老大你太没良心了,你家老头子也在上面你是要大义灭亲?!”
  “三分钟。”说完立刻掐断了通讯。
  眼见目的地就在眼前,顾息铓最后抬头瞥了一眼头顶盘旋着的无人机,做了个拜拜的手势后潇洒的将手腕上的个人识别信息源关掉,而后纵身一跃。
  这地方他早勘测过了,面上是座矿山,底下连着条地下暗河。他一早停了辆悬浮艇在那儿,凭着矿山上各种金属的干扰和掩护,再想抓住他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坠落的过程中,各种突发情况已在脑中快速过了一遍。顾息铓纳闷地想,不过三百米怎么还不落地?
  还没等他明白过来,一阵强光忽然刺疼了他的眼睛,紧接着背后一痛。
  有埋伏!
  顾息铓心中一凛,还未来得及做出判断,就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他觉得自己晕过去的时间不会很长,这是顾息铓醒来后的第一个判断。
  他现在正躺在地上,手腕上的信息源一片死寂,只有长短针在滴滴答答的转动。时间明明显示才过去了三分钟,但是现在他周围一片亮堂,即使被茂密的丛林遮挡,也明显看得出来是白天。
  他躺了一会儿,等那阵难忍的疼痛过去,他才伸手在自己肋骨上按了按。肋骨没有断,他忍着疼坐了起来,又检查了一下身体的其他部位。
  万幸的是,身上除了一些擦伤,没有任何的问题。他抬头看着头顶上的那颗枝丫断裂的大树,看断裂的方向他应该就是从上面摔下来的。仰头看了许久,顾息铓才站起来伸出手去摸了摸。
  是真的树,不是全息投影。
  很不对劲。
  地球毁灭以后人类就迁徙到了蓝、红、紫三颗类地行星上,因为气候和环境的变化,不过百年女婴的出生率就降到了千分之零点三。为了人类种族的延续,男男基因融合术被列进法律成为合法生育途径。
  只是这无异于饮鸩止渴,一开始科学家就警告过,这种延续方式必定会出现基因缺陷和断裂,人类灭亡不过早晚而已。
  再加上几百年来星系物种不断入侵,人类基因被污染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最近的百年中,新生儿因为基因缺陷夭折的越来越多,更可怕的是,受到基因污染的那部分婴儿,成年后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变异。
  这种变异是不可逆的,一但出现变异,属于人类的意识日渐消亡,直到变成星际怪物。
  顾息铓眯起了眼睛,他现在在的这个地方,天空上没有粒子隔离罩产生的光环,身边的树木不是投影而成的,空气中也没有熟悉的中和剂的味道。
  这种地方,在他所在的蓝星主星上,只有程未的实验室才能看到。
  顾息铓没有过多的纠结,他身上现在除了手腕上的个人信息识别源和插在军靴里的那把匕首,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他分辨了一下地形,往地势低的方向走去。首先,他需要找到水源,才有生存的可能。
  顾息铓行动的速度很快,即使是在密林中,走了不过一个小时,他就翻了两个山头。往常只能在教科书上看到的鹿和兔子等动物,肆无忌惮地在他身边穿过。
  蓝星上是没有这些动物的,哪怕用基因库的数据复原出来,经过环境催化,也早就变异了。
  他盯着那些小动物看了许久,到底没动手。虽然他很想打死一只近距离看看,但是在他心里这些动物早就是灭绝物种,能够存活的也一定是保护动物,打死了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顾息铓用匕首钉死一只巴掌大的毒蛛,他靠着树干休息了会儿,太阳已经升到了正中,密林里温度渐渐高了起来。
  “唔!”
  “嘶嘶——!”
  刚准备继续前进的顾息铓停了下来,有人的声音!
  他毫不犹豫摸了过去,响动是从三点钟方向传过来的,目测不会超过两百米。等他爬上小土坡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也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一条十多米长足有合抱宽的巨蟒垂吊在林中,腥红的蛇信吞吐着,蛇头一点就朝地面上的一个男人袭去!
  那人双手握着一把刀,苍白的脸上溅上了几星鲜血,在他举刀迎上去的当刻,顾息铓心道不好,这人的肋骨怕是已经断了。
  “小心!”
  他不再犹疑,当下冲了过去,小段助跑后凌空而起,蹬了一脚在树上,借力翻到了那巨蟒的背后。
  顾息铓一米九的个头压上去,匕首插进脊背间便往下一划!那蟒蛇受力吃疼,也不过往旁偏了一些,却也实打实的撞到了那人的身上。
  那人脸色顿时一白,咬牙生生稳住了脚步。只见他双手握刀,两脚分开跨步成弓,趁着巨蟒压低,刀尖朝上,顺着蛇腹从下往上纵向劈开!
  “喝——!”不过瞬间,热血淋了他一脸!
  “嘶嘶嘶嘶——!”吃疼的蟒蛇顿时发起狂来,顾息铓顺势一跃从它背上下来,在地上翻了两翻才稳住身形,抬头一看那巨蟒张着血盆大口就要生吞那人。
  “躲开!”
  眼见来不及,顾息铓纵身扑了过去,那人被扑倒在地,痛苦地咳出了一口血沫。方才那一下已经耗尽了他的力气,现在被顾息铓一压,正巧压在他肋骨上,顿时两眼一黑。
  顾息铓却顾不得这么多,他将人扑倒后顺势一个翻滚,把那把刀勾在手中。还未等他起身,却被尾随而至的蛇尾重重一拍,整个人飞起来撞到了树上。
  顾息铓胸背一痛,落地的瞬间不忘忍痛朝一旁翻滚,他半跪着稳住身体,眼睛一片血红。
  眼见蛇首急速朝自己而来,他双手握着刀,几乎贴着蛇吻朝后仰去!
  就在那一刹那,尖刀竖起,照着之前那个男人劈开的痕迹狠狠扎进去!腥臭的热血溅了他一脸,癫狂的巨蟒顿时拖着他在地上翻腾起来,细小的碎石和林间的荆棘扎在他背上,墨绿的军装染上一撮一撮的血迹。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发狂的蟒蛇渐渐停了下来。顾息铓在它压住自己前松开了手,从蛇腹下一个翻滚,躺在了一旁。
  看着林间漏下的点点阳光,顾息铓喘着气坐起来,吐掉口中的血沫,再一次摸了摸自己的肋骨,才朝那个昏倒的男人走过去。
  现在,他需要等这个男人醒来,问问他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第2章 
  程未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稍稍偏西了,他缓缓眨了眨眼,半晌才醒过神来。只不过才一低头,他脸色就是一变。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脱我衣裳!”他此刻衣衫半解,肩背上一圈白布翻着点点血迹,明显是被包扎过了。
  顾息铓坐在地上,手中正烤着一块肉。脑后一阵风起,只见寒光微点,那把还带着蛇血的刀就架在他的脖子上。
  “转过身来!”随着一声轻喝,那刀离脖子又近了一分。
  顾息铓举起了双手,依言侧过身来,他挑了挑眉沉声说:“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的?”
  “少啰嗦!你是哪一国的人?!”顾息铓看着他惨白的脸,又瞥了一眼有些抖的刀,好心指了指他摔下来的方向。
  “从那儿摔下来的。”
  “你是云镜国里逃出来的?”那人怔了怔,把刀放下来,退后两步靠在树干上。大概是刚刚一番动作扯疼了伤口,他捂着胸口顺着树干滑坐在地上。
  “云镜国?”
  “咳、咳咳!从那里逃出来,还活着已算你命大,你不记得也是正常。”云镜国的巫师喜欢从周边两国把人掳去做成人不人、兽不兽的傀儡,偶有逃出来的人也是记忆全无,姓格大变。
  顾息铓盯着他看了很久,蓝星上并没有云镜国这个地方,而且眼前这个人一头长发用布巾高高束着,灰褐色交领的衣服在侧面有系带,散开来的衣服异常宽松所以腰间要用腰带系着,脚下穿的也是布鞋。
  这样的衣服样式,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是古地球上Z国古代人穿的。刚刚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他研究了许久才顺利脱下。
  眼底一沉,现在最有可能的就是,他碰上了时空裂缝,掉到四维空间的并行世界里了。
  心里有了最坏的打算,顾息铓手下却不停,他把一旁树叶里的水递过去,又用匕首翻了翻肉,切了一半用树叶包了递给他。
  “那条蛇的肉,有点腥。”至于水源,是他在山侧那边的峭壁上接的。
  “谢谢。”那人又是一愣,只见他接过肉吃了一口后说:“我是桐花村的村民,我叫程未,一会儿我送你下山,看你样子意识尚还清楚,过两天身体无碍了我送你到镇上去……算抵了你的救命之恩。”
  “我只记得我叫顾息铓,其他一概不知,你家方便的话,能不能留我住几天?”顾息铓心念电转,三言两语中拼起足够多的信息,他垂了垂眼一脸纯良的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