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糖尾帅(上)

字体:[ ]

 
  文案:
  谢木的任务是让渣攻爱上他。
  他最擅长伪装成一朵白莲花。
  楚楚可怜,善良又天真。
  即使他成为了让渣攻弃之如敝履的存在,可是没关系,谢木很快就会让他们下跪,道歉,将整颗心掏出来献给他。
  ——而当渣攻爱上后,他再一步步的,引领着这些渣攻前往地狱:
  【我没有抛弃你,是你丢下了失忆的我】
  【不是我故意给你戴绿帽,我也是被迫啊】
  【虽然把你当成替身了,但是这是无意识的】
  还有什么,比曾经丢弃的人变为求而不得,更加残忍呢?
  避雷方针:全文架空,无脑苏爽,狗血小清新,遍地修罗场,主角白切黑,没节CAO无下限,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 系统 快穿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木 ┃ 配角:那些年的人渣 ┃ 其它:苏爽,快穿
 
 
第1章 被渣后失忆了(1)
  谢木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病房里,周围围满了医护人员,他们不停地说着:“这是奇迹,真是个奇迹。”
  他微微垂眼,看向自己的双手。
  就在记忆的前一秒,他还清楚看到了这双手上满是血污的模样,而现在,上面干干净净,除了有些苍白外,十指纤长,白皙如玉。
  痛苦,绝望,恨意,谢木看多了,但强烈到这种地步,让他的头都有点隐隐作痛了。
  刚刚接受那些记忆是原身的,跟在人物空间看的差不多,原本是干干净净的一个人,死亡的时候,却连最后的尊严都保不住。
  他是个孤儿,年满十八岁之后脱离孤儿院独自生活,因为成绩优异有奖学金,再加上他也会利用各种时间打工赚钱,虽然很艰难,但也顺利毕业了。
  毕业之后入了本市大企业,十分幸运的成为了总经理助理。
  而这家公司的总经理,也就是他的上司,居然是他之前高中的风云人物,也是曾经在被全班排斥时,唯一对他使出援手的人。
  作为一个刚刚毕业,从未有过工作经验的学生来说,真的如同是做梦一样梦幻。
  原身战战兢兢的开始上班,努力吸收着各种知识,本来以为会很辛苦,没想到上司却对他照顾有加,几乎是手把手的教着他要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助理,生活上也可以称得上是体贴。
  他很感激上司,也很维护他,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在这里做一辈子的助理。
  随着相处的越来越多,他渐渐发现自己对上司有了别样情愫,因为自卑,他拼命压抑着这股情感,之后,在一次醉酒中,原身迷迷糊糊的和他的上司有了其他关系。
  再以后的生活就像是一场美梦,上司醒来不仅没有怪他,还跟他告白,两人在一起甜蜜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像是美梦一样。
  可终究,梦还是醒了。
  原本体贴温柔的恋人开始越来越少回家,作为他的助理,原身清楚地知道他并不是因为公事,他心里惶惶然,又不敢问,就像是头上悬了一把刀,害怕的等待着。
  有一天,他的爱人喝醉了酒,打电话让他过去,他带上了外套,在家里熬了醒酒汤,匆匆打车赶到了地点。
  那是一个下雨天,他到了那家酒吧。
  然后,被推到了别人怀中。
  他的恋人没有只是微醺,意识还清醒着,和自己的几个朋友玩笑了几句,就把好不容易哄到手的原身推到了朋友怀中。
  一夜过去,他遍体鳞伤,他以为的爱人酒也醒了,看着满地狼藉皱起了眉,在望向地上衣衫不整的他时,眼中更是闪过厌恶。
  “涛子,你下次想玩别带上我行不行?恶不恶心。”
  他对着朋友抱怨,在看向红着眼怔怔望向自己的原身后,表情不耐,签了张支票,转身离开。
  那天雨很大,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起来,又是怎么淋着雨回去的,他的钥匙遗留在了酒吧,一下一下的敲着门。
  那个人打开门,“进来收拾一下你的行李,以后别再来了。”
  他问,为什么?
  他的恋人回答,他喜欢干净的。
  多可笑啊,他喜欢干净的,可自己,又是被谁弄脏的呢?
  深夜,他带着行李,雨滴打在脸上,明明是水,却打的人生疼,车子驶过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重重倒在了地上。
  他成为了植物人,半死不活的躺在病床上,意识偶尔有,偶尔没有,身体倒是一点都动弹不得。
  有的时候,他会听到帮他收拾卫生的护士聊天,说他的总经理真是个好人啊,明明只是上下属关系,却还尽心尽力的给他付医药费,让他可以得到很好地治疗。
  所有人都以为那个人已经仁至义尽了,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大善人,躺在床上求死不得的他,就这么被强行延续着生命,在这张床上,躺了十年。
  十年啊,没有尊严,没有光明的十年。
  死亡的那一刻,甚至可以称为解脱。
  谢木进入到这个身体,是这具身体已经昏迷了半个月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醒不过来的时间段。
  “来,眨眨眼。”
  面前的女医生用着哄小孩一般的语气对他说着话,谢木脸色苍白,虚弱的眨动着长长眼睫。
  “医生,我的腿还是不能动……”
  女医生看着面前的青年,他的五官是很清秀的,也许是因为眼的轮廓像猫一样圆圆的缘故,当他看过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只无辜的小鹿。
  尤其是谢木脸色发白,就连唇都没什么颜色,沙哑无助的语气,成功激起了她体内为数不多的母爱。
  “你只是昏迷太长时间了暂时不能控制身体,等到检查完,就可以试着活动一下了。”
  青年费劲点头,“谢谢医生。”
  真是个非常懂礼貌的人啊,长得还这么好看,能够醒过来,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检查完身体各方面反应,就到了例行询问时间了。
  “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吗?”她问。
  “谢木。”
  女医生在本子上打了个勾,继续问道,“年龄呢?”
  “十九岁。”
  她手上正准备落在纸上的笔停顿在了上方。
  本子上,端端正正的写着谢木的年龄:22
  ***
  薄钦得到了谢木醒来的消息。
  他难得出神了一会。
  谢木会在那晚遭遇车祸,也是当时的他没有料到的,到底跟了自己一场,如果不是那晚谭涛碰了他,两人之间这段关系,原本还能再长久一些的。
  谢木人乖巧,床上也听话,平日里更是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不枉他在那所大学看到谢木后,精心下了个套,把人招到了公司来。
  两人在一起之后,薄钦的确是乐不思蜀了一阵,也收了心,安安分分的没再出去玩闹。
  可后来,再怎么乖巧的情人也会玩腻,薄钦开始出去打牙祭,在外面享受着火辣美人,回了家又拥有着谢木的精心照料,两全之美。
  薄钦还没来得及想好,谢木要是发现了这些,他是挽留一下,还是直接痛快分手时,谭涛就把他叫了出去。
  谭涛是薄钦发小,两人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交情,在还没接手家业时,他们可是四九城里出了名的狼狈为女干好兄弟。
  喝多了酒,就想玩点不一样的,因此谭涛一提议,薄钦直接就将人叫了出来,一开始,只是想抱着谢木一起玩,可玩笑过了火,谭涛碰了谢木。
  两人就算玩的再好,也还没到分享情人的地步。
  薄钦这人玩得开偏偏又有洁癖,到了这一步,谢木这个乖巧的小情人也要不得了,他直接回了家,给自己好好洗了个澡。
  谢木浑身湿透的来找他时,薄钦丢了伪装,直接将人赶了出去,青年苍白着脸,红着眼睛执拗问他为什么的样子薄钦到现在都没有忘记。
  平时他最爱谢木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压在床上时带着哭音叫他名字,被他反折双手,背后承受的哭腔,但此刻,只要一想到面前人被谭涛那家伙碰了,薄钦心中就一顿烦躁。
  之后,有人告诉他,谢木出车祸了。
  医生说,醒过来的可能姓不大。
  薄钦没去看他,倒是给他交了医药费,到底是自己曾经的情人,这样,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连他自己都没想过,谢木居然还能够醒过来。
  想到那天青年红着眼睛,不停地喃喃问为什么的样子,他合上文件,揉了揉眉心。
  ***
  薄钦来到医院的时候,谢木正在复健,他昏迷的时间不算长,可身体虚弱的要命,此刻正扶着栏杆,小心翼翼的一点点往前走着。
  他迈动的幅度很小,苍白的脸上,额头已经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因为身体过于瘦弱,病号服显得过于宽大了,那双曾经被薄钦吻了无数次的白皙双手因为用力浮出了淡淡青筋,很好看。
  薄钦站在门口,看着青年咬着牙,闷声不吭的一步步往前走,像是个老人家一样缓慢的走到了门边。
  看得出来他很累了,却还是微微喘着气,继续缓慢而又小心的转身。
  按理说,昏迷这么长时间的人,容颜多多少少也会有些损害的,谢木脸色苍白,身体也瘦弱了不少,可偏偏那张脸,好像又诱人了几分。
  耳边,有汗珠滑落,落在了青年下颚,他停下来,因为劳累而颤抖的纤弱手指抹去那滴汗水,眼中满是坚毅。
  这样的谢木,薄钦还从来没有见过。
  他悄悄栏杆,磁姓声音扬声喊道,“谢木。”
  青年顿住身体,缓慢抬头,那双因为疑惑微微睁大的眼圆溜溜的像极了小鹿。
  他眨眨眼,长长睫毛缓慢下落又抬起,语气有些迟疑,“薄总?”
  薄钦还没回应,就见青年身子撑在栏杆边,苍白的脸上,缓慢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
  他的唇没有颜色,黑亮眼中充满了感激,看起来是有些傻气的,薄钦从没见过谢木这样笑过,至少,两人在一起后,是没有见过的。
  耳边,仿佛响起了医生的话。
  “在病人的记忆里,他今年十九岁,是个大二学生,也就是说,这三年发生了什么,他根本没有印象,我们仔细询问过,除了这三年,病人十六岁那年的记忆也很模糊。”
  十六岁,三年,这些,都是有着薄钦的记忆。
  青年完全没有察觉到他在想什么,终于虚弱的走了过来,终于来到了薄钦身边。
  他感激的说,“谢谢薄总帮我垫医药费,我出院后会尽快还给您的。”
  疏离,而又礼貌。
  他丢失了全部关于薄钦的记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啦~
  预计是每晚九点钟更新,如果有延迟或者请假会在文案说明。
  原定是《你大爷》这个梗的,结果发现擦边长辈有点危险改了,《你大爷》里的梗依旧会出现在本文哒!
  写这章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回家的诱惑bgm,感觉本文可以又名《回家的诱惑》
 
 
第2章 被渣后失忆了(2)
  薄钦见到了治疗谢木的医生。
  她并不知道在这个青年身上经历了什么,只是负责的告诉他,除了因为长期卧床身体有些虚弱,再加上丢失了三年记忆外,谢木的身体没有其他问题。
  也就是说,他可以出院了。
  薄钦对这一点没什么意见,他是个冷心冷情的人,当初对着谢木温柔体贴,也只不过是他引诱人的手段,既然这个人已经好了,那么他们之间,也就互不相欠了。
  【他想走了。】
  青年吃力的靠在栏杆上,明明腿一个劲的颤抖,却还是不停的往前走着,垂下的眼睫长长的,遮盖住了黑亮的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