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拯救败家的老攻 [快穿] 作者:无名小生(二)

字体:[ ]

 
第63章 撒娇卖萌的花浪三少(捉虫)
  【刚刚那是传送阵吗?天啊!这个宋家绝对不是这个世界的本土家族!咦~这是哪儿啊?】
  唐源防备的扫视着这间充满古朴韵味的房间, 待看到后方那一排排灵位时,眼底露出恍然之色。
  【这里是宋家的祠堂。】
  这时候邓白莲的灵魂‘嗖’的一下子蹿了出来。
  他好奇的四处打量,待发现自己果然只是祠堂,且没有他期待依旧的宝贝时,一脸的失望。
  “真的只是祠堂啊!这个宋家有毛病吧?这破地方有什么值得保存的?这么珍贵的传送阵里面, 不知道放一些珍奇异宝,竟然只有一堆没用的灵位牌!”
  “没用?”
  唐源冷哼一声, “你好歹也经历过一些修真.世.界,难道不知道供奉列祖列宗的祠堂,乃是一个门派最为重要的地方吗?”
  在修真界, 无论是大家族还是小家族,供奉列祖列宗的祠堂乃是家族最为重要之地。如果家族惨遭不幸, 任何珍奇异宝甚至迫不得已姓命都可以舍弃,但祖宗先贤的灵位是绝对不能丢的。
  两百年前的宋家惨遭灭门之祸,全族上下几乎全部身亡,而灵堂却被完整的保留下来, 哪怕是唐源也不由升起一股崇敬之感来。
  邓白莲当然也知道祠堂对一个家族的重要姓,只是他进入之前怀抱的希望太大,此刻发现除了一堆宋家先贤的灵位牌外, 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 难免大失所望。
  “唉,搞了半天……算了, 这地方有什么可看的, 我们出去吧!”邓白莲失望的说道。
  唐源此时已经把视线放在了那一堆摆放整齐的灵位牌上了, 随后眉毛一挑。
  “灵位牌的颜色不同!”
  邓白莲赶忙望向前方的数排灵位,发现最上面的几排字的颜色是灰色的,而到第五排的时候却变成了白色。
  “宋瑞德、宋瑞武…”
  “宋元修、宋元亮、宋元宏…宋安堂、宋安易、宋安雄…宋正元、宋正韵……宋明达,咦?第四排末尾宋明华也是白色的!”
  唐源沉默片刻,“宋家至少是传承千年的大家族!”
  果然不简单啊!
  邓白莲好奇的朝着灵牌走去。
  然而,正当他距离灵牌尚有几米远是,一道玄光突入的出现并且朝着邓白莲的魂体射来!
  “小心!”
  “啊!!”
  邓白莲一声惨叫,魂体瞬间消散许多,唐源赶忙把他收入精神识海中。
  【呜呜……杀人啦!痛死我了!可恶的宋家太不是东西了!竟然还在祖宗牌位上设陷阱!阴险、狡诈、狠毒……】
  【行了,你闭嘴吧!要是宋家真想要你的命,你不过以区区魂体,岂能抵挡的住?】
  【呜呜,唐源你说什么啊?怎么胳膊肘向外拐……】
  唐源懒得理他,如果宋家真想要邓白莲的命,区区一个魂体而已,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邓白莲并非宋家传人,宋家仅仅警告一次,已经够仁慈了。
  不用想,供奉灵牌的地方必然也布置了相关的阵法,这个阵法不仅能够运转两百余年,甚至连魂体都能识别,可见布阵之人阵法修为十分高深。
  邓白莲不能接近,不代表唐源不能,毕竟他的身体也流有宋家的血脉。
  只不过他的灵魂毕竟不是真正的丁文轩,因此唐源在接近的时候,也做好了充分迎接攻击的准备。
  然而,直到唐源接近灵牌两米之内,仍旧没有受到丝毫攻击。
  看着案台上拜访的拜神香,以及底下明黄色的蒲团,唐源想了一下默默点燃三炷香,然后按照传统的祭拜礼仪敬拜起来。
  随着礼毕,唐源正打算起身时,一道沧桑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堂下祭奠之人,可是宋家后辈?”
  唐源大惊失色,毫不迟疑的把精神力铺垫到整个灵堂!
  “唉……小辈莫慌,我乃宋家第二十一代家主,亦是本世界第三代家主宋阳云。”
  宋阳云?
  这不是宋家灭门之时的家主的名号吗?
  难道他没死?
  宋家第二十三代家主,本世界第四代家主?
  看来宋家果然不是这个世界的本土家族!
  唐源的额头渗出一丝汗水来,因为他通过精神力把灵堂里里外外扫描了无数次,仍旧一无所获。
  “小辈大可不必耗费心力寻找声音的来源,我已于圣安元历1022年死于星虫大灾之中。你听到的声音,是在我死之前利用阵法遗留下来的。”
  圣安元历1022年,不正是两百多年前吗?
  唐源微微松了一口气。
  “小辈大约是宋飞晨亦或宋飞逸的传人吧?你既然能听到我的声音,证明本族尚有香火流传于人间,于此,我的罪孽也能减轻几分了。”
  宋飞晨?宋飞逸?
  唐源飞快的扫视灵堂上的灵牌,在倒数第二排找到了宋阳云的名字,而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便是宋飞晨。
  宋飞晨死了。
  唐源心念一转,想来自己便是宋飞逸的后代了。
  “不知小辈修为几何?是否习得我宋家传承功法?”
  “罢了,无论如何,小辈莫要被仇恨蒙蔽了眼睛,万万不可想着为宋家报仇。宋家有此一劫,人祸有之,但何尝又不是天意呢……”
  看来四大世家在两百年前的星虫大灾上,果然不干净!
  “宋家传世千年,一向以仁厚待人,如果小辈有心,记得多供奉几株香火便是。至于其他……罢了,我乃宋家罪人,又有何脸面要求后辈呢?”
  唐源眉头紧锁,为何宋阳云一直自称罪人?
  难道灭门之祸与他也有关?
  “想来后辈心中有许多疑问吧?其余暂且不提,但宋家的后代万万不可忘根!”
  唐源神色一动:来了!
  “小辈想来已经发现我宋家祠堂内灵位牌的不同之处了吧?接下来我要说的一番话,涉及到宋家最最隐秘的部分。小辈你要记住,此话只能传于嫡系后辈,且万万不可被他人得知,尤其是四大家族!”
  这时候,沧桑的声音里竟带着显而易见的自豪与骄傲来,“小辈有所不知,我宋家并非本土家族……或者说并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家族。”
  “我们宋家来自于异世界!”
  唐源眼神一厉,果然是穿越而来的!
  接下来,宋阳云把宋家的来历与为何会出现在这个世界,简短的解释了一番。
  宋家原来所在的世界确实是修道界,而宋家则是衍武大陆上位列三品级的修真世家。
  宋家以阵法闻名,符篆与灵技都是小道,宋家的开宗祖师正是灵位上排在首位的宋瑞德、宋瑞武两兄弟,而在宋阳云这以脉穿越过来之前,宋瑞武仍旧存活于世间,乃是宋家最强大的元神期高手。
  关于衍武大陆,宋阳云并未详细说明。实际上他对于衍武大陆的了解也十分有限,毕竟穿越而来时,宋阳云也仅仅五岁罢了。
  至于宋家为何会突然穿越到这里?
  据宋阳云所言,他们这一脉的峰主宋明华发现了一个洞天福地,那里灵气十分充裕。宋家打算在哪里设立分派,于是宋明华便带着本脉所有人员先行探路。
  然而,就在路上时,突然刮来了一阵惊世骇俗的风暴……
  “风暴过后,我们这一脉便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了。这个世界灵气十分稀少,根本不适合修炼。不止如此,大约因为天道的关系,家族众人的修为越来越低,就连我的爷爷,化婴期的高手,修为竟也在百年之后掉到了金丹期。爷爷的年龄早已超过三百岁,境界跌落后,不出几年便陨落了……”
  后面的一切便与这个世界记载的没有太大初入了。
  宋家在北郊南陵建宗立派,且行事及其小心谨慎。而且他们也一直在寻找回去的方法,无奈百年过后,仍旧一无所获。
  “唉,小辈你莫要吃惊,如果将来有机会返回衍武大陆……”
  “罢了,我们寻找百年都为找到回去的方法,想来真的回不去了!小辈,我告诉你这些,是让你莫要忘记宋家的根在哪儿,你切勿生出非分之想,好高骛远,从而影响自己的修行之路。”
  这时候邓白莲又不怕死的蹦了出来,“这个宋家果然来自于异世界啊,衍武大陆?没听说过!我说唐源啊,你想怎么办?”
  唐源莫名其妙,“什么怎么办?”
  邓白莲一脸兴奋的急道:“当然是去衍武大陆啊!你难道一点儿也不好奇吗?”
  “不好奇!”
  修真界的等级比现在所在的古武界高上不知多少级别,其危险程度自是不言而喻。唐源对衍武大陆的宋家虽然也很好奇,但也仅仅好奇罢了,还没到冒着生命危险去一趟的地步。
  “唐源你怎么能这样啊?你明明有机会去的,却不回去看看,对得起你的列祖列宗吗?”邓白莲指着牌位怒道。
  唐源无语,“您还真是入戏啊!宋家的列祖列宗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又不是真正的丁文轩,只不过是个鸠占鹊巢的外来者罢了。
  更可况,即便他想去衍武大陆,也是通过蓝海空间,根本不可能把这具肉体带回去。没了这具肉体的血脉关系,宋家能承认他的身份才真是见鬼了。
  唐源终于在里面终于得偿所愿,了解到宋家隐秘的真相了,身在外面的苏辰阳却急的抓耳挠腮、上蹿下跳了。
  苏辰阳一个‘尿急’跑了整整半个小时,回来后硬顶着少校诡异的目光又撑了半个小时。
  眼瞅着夕阳就要消失,苏辰阳那个着急啊!
  “都这么久了,轩轩怎么还不出来啊?”
  再不出来,他精心准备的‘浪漫求婚’就要泡汤啦!
  少校自然不知道苏辰阳的计划,见这位少爷如此的毛躁,心中鄙夷的同时,嘴中敷衍的劝道:“三少您稍安勿躁,丁文轩小兄弟不会有事的。”
  苏辰阳无奈望天:可他有事啊!
  眼瞅着夕阳慢慢消失,就在苏辰阳失落的准备放弃时,唐源终于出来了。
  当唐源出现的一瞬间,苏辰阳激动的大叫道:“宝贝,你终于出来了!”
  刚刚走出传送阵的唐源以及站在苏辰阳身边的少校,都被这突然爆发的激动吓了一跳。
  【瞧瞧把小色鬼急的,他是真的爱你啊!】
  脑海中的邓白莲被三少感动到了,可唐源却十分无奈的说道:“你能不能稳重一点?整天咋咋呼呼的像什么样子?”
  苏辰阳一把拽住唐源的手,急不可耐的就要把唐源拉走,嘴中却敷衍道:“是是,宝贝你说的都对!”
  唐源眉头一皱,狠狠一把扯开苏辰阳的拉扯,“你又抽什么风?”
  苏三少有口难言,少校却十分好奇外带急切的问道:“丁兄弟,你在里面没遇到危险吧?”
  危险自然没遇到,他也能听出少校的画外音来。
  “让你们失望了,里面并没有什么珍奇异宝……里面是宋家的祠堂,供奉着宋家的列祖列宗。因为久未有人修缮,我重新打扫了一遍,所以耽搁了些许工夫。”
  “丁兄弟仁义。”
  少校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来,但对于唐源的话他是信的。毕竟唐源除了手中多了一本书外,别无其他东西。
  见少校把目光放在了自己手上古朴的书籍上,唐源淡淡一笑,“这本书乃是宋家先辈的族谱,少校可有兴趣看上一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