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带着小猫崽开面馆+番外 作者:蛙声

字体:[ ]

 
  文案:
  苏秦修行百年,好不容易得到师父准许下山,不料竟然怀孕了。
  苏秦震惊了,他可是只公猫啊——
  穿越几千年后,救了只黄鼠狼,接手一家面馆,从此开始了带着小猫崽开面馆的生活,将一家濒临倒闭的面馆经营得红红火火。
  阅读指南:
  1.本文更新时间为凌晨两点以前
  2.作者玻璃心,不喜欢的请默默点叉,不必来告诉我了
  3.本文生子,小受很软萌,小攻很厉害,小崽子很可爱
  4.小受主打开面馆,兼职上学打怪带孩子
  内容标签: 生子 灵异神怪 美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秦 ┃ 配角:夏云 ┃ 其它:
 
 
第1章 
  苏秦叼着儿子来到一片柔软的草地,正是春末夏初,阳光温暖地照耀着大地,照得整只猫懒洋洋的。
  看着儿子惬意地躺在泛着嫩绿的草地上,还露出了白白的小肚皮,苏秦忍不住弓起脊背也伸了个懒腰。
  苏秦是只猫妖,树下的那只小猫崽是他的儿子。
  嗯,亲生的。
  ……亲身生下来的。
  说到这里,苏秦也是懵的,他跟着师父修行了百年,原也是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眼看着修为有成师父要带他下山游玩,却不料一次追一只山鸡时磕了脑袋,醒来肚子就莫名其妙地鼓了起来。
  回来时师父也不见了!
  起初,他以为自己得了绝症,绝望的他在这座山上待了将近一年,靠着师父给的辟谷丹挨了十月,最后竟是生了只小猫崽。
  苏秦用爪子扒拉了两下树皮,回头警告儿子不准乱跑,然后纵身一窜爬到了树上。
  虽说儿子用灵气蕴养便可平安长大,但苏秦还是记得师父说过,凡间的小孩都是要母乳喂养,这样的孩子才会健健康康。眼看着小猫崽也快一个月了,外面也渐渐回暖,苏秦便寻思着出去给儿子找点吃的。
  母乳是肯定没有母乳的,苏秦用爪子拍了拍自己干瘪的胸部,猫眼瞄准了枝头那一看就汁水极多的水蜜桃。
  都是水,应该差不多的吧。
  一行上山踏青的母女停在了附近,小女孩正是活泼的年纪,不顾母亲的呼喊,像只欢快的小鸟一样窜到了树边,看到了晒太阳的小猫崽。
  “妈妈——”
  小女孩冲着母亲喊道,待母亲走进牵着她的手道:“妈妈,你看,那有只小猫,好可爱呀~~”
  母亲走进看了一眼,黑黄白三色相间的小猫崽趴在地上,睁着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过来,嫩嫩的小爪子搭在地上,脑袋上支愣着两小撮软乎乎的毛,看起来又呆又萌。
  她还没来得急对这只小猫做出评价,突然一道黑影划过,眼前出现了一直大花猫,黑黄相间的,略胖,身手却很灵活,警惕又郁闷地看了她们一眼,叼起小猫崽往草丛里一窜就不见了踪影。
  苏秦叼着儿子走到另一片树林,猫步轻巧,一双绿眼警惕地打量着四周,走到另一棵桃树下,将儿子放在地上,舔了舔他头上那两撮毛,将它们舔舐服帖了,这才抖了抖身子,后退几步,只见他身形抽长,顿时化作一名颇为俊秀的男子。
  小猫崽冲他喵喵叫。
  苏秦弯腰,捏起儿子脖颈上的那块软皮,置于宽大的袖拢当中,而后捏着袖口,提起衣摆,便上了树。
  小猫崽不满地喵了一声。
  苏秦轻拍袖子,安慰过后,将树上最大最红的那几颗桃,全摘了下来,用另一个袖子兜着。
  落到树下,把儿子放出来,在儿子好奇的目光下,拿起一颗水蜜桃,剥去柔软的外皮,汁水便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苏秦递到儿子面前,道:“快吃吧。”
  小猫崽试探着舔了一口,只觉入口香甜,回味无穷,立刻欢喜地伸出两只细细软软的小爪子扒着舔个不停。
  水蜜桃比小猫崽还要高一点儿,这副模样看起来倒是滑稽有趣的紧。
  儿子吃得香甜,苏秦也被勾起了馋虫,反正书上的桃子还有很多,便也拿起一颗尝了起来。
  父子俩啃得满嘴汁水,苏秦忽然停了下来,变作花猫叼起小猫崽一溜烟钻进了草丛里。
  一阵窸嘘的脚步声传来,透过草的间隙,苏秦看到两个男人走了过来。
  靠左侧的男人穿得花里胡哨,指甲涂着豆蔻的嫣红,一双狐狸眼微微眯着,是只修行不足五十年的小狐狸。右侧是个穿深色衣服的男人,腋下夹着一份公文包,鼻梁高挺,上面架着一双金边眼镜,看起来有些严肃,苏秦初步判定,应当是个凡人。
  小狐狸一边走一边不动声色地挨在那个凡人身上,右手还不安分地伸向了凡人的腰侧,又顺势而下,滑向凡人的身后……
  “胡景——”此时他们正走到苏秦父子俩吃桃的地方,凡人猛地侧过身,一脚踩在小猫崽吃剩下的果核上,压着嗓子喝道,“你不要太过分了!”
  因他侧身这个动作,苏秦这才看到小狐狸刚才竟是将手抚在了凡人的屁股上!
  胡景讪讪地把手拿了下来,眯起一双狐狸眼笑道:“苏雨,我挺喜欢你的,我们在一起吧。”
  苏雨推了推眼镜,往后退了几步,冷漠道:“抱歉,我不喜欢你。”
  胡景脸上的笑容顿了顿,不死心地道:“为什么?我有什么地方你不满意?”
  苏雨冷漠地扫视了他一眼:“不好意思,我对狐狸的骚味过敏。”
  似乎是被这句话打击到了,胡景脸上的笑容突然就没了,耷拉着眼睛,看起来落寞得很,苏雨看了看他,眼中有些不忍,却还是抬起脚,紧了紧公文包,走远了。
  苏秦想了想,将儿子留在原地,自己走了出去,一直走到小狐狸脚下,两滴水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了他头上。
  苏秦还以为下雨了,一抬头发现小狐狸的脸上有两道深深的泪痕,眼泪顺着下颚不停地往下滴,落在头上,竟有种滚烫地错觉。
  胡景原本还在强撑着,雾蒙蒙的眼睛忽然看见一只胖乎乎的花猫走到跟前,略带好奇的看着自己,突然就忍不住了,连一只猫都知道过来安慰他,而自己喜欢的人却只会羞辱他,天大的委屈铺天盖地地将他包围,细细的呜咽声奔溃成嚎啕大哭,抱着花猫直哭得声嘶力竭。
  苏秦直觉自己被小狐狸的眼泪洗了一遍后,小狐狸这才渐渐止住了哭泣,默默地放开了他。
  苏秦跳下胡景的膝盖,抖了抖沾湿的毛,这才想起被丢弃在草丛的儿子来。
  小猫崽趴在草丛里,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苏秦心里那个自责呀,从来没有让儿子一个人呆过,这次竟然让他一个人呆了那么久,这中间要是有什么人或者野兽将他叼走……
  苏秦简直不敢再想下去,连忙叼起儿子就跑远了。
  管他什么小狐狸大狐狸,谁都没有我家儿子重要。
  胡景隐约看到小花猫叼着一只小猫崽窜走了,撇了撇嘴,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桃山暂未发现异常……苏雨?他自己一个人走了,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他去了哪里?”
  将小猫崽放在软软的窝里,苏秦一边给儿子舔毛一边想,在这世上,他只有师父和儿子两个亲人,既然儿子已经生下来了,是时候出去找师父了。
 
 
第2章 
  苏秦抱着儿子下了山。
  临下山前,他想起胡景的模样,用法术给自己换了身一模一样的衣服,将剩下来的几瓶辟谷丹往兜里一揣就走了。
  百年前,苏秦还是个刚化形的小妖,对这个世界懵懵懂懂,至从被师父带上了山,就只知那一山一水的景色,这次下了山,看着参天的高楼,川流不息的车流也不觉得奇怪,只是走在街上,看见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块很薄的石头块,对着戳戳点点,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便照着模样也给自己变了一个,戳了两下觉得无趣又揣进了口袋。
  路过一家宠物店,苏秦看到笼子里关了好些猫猫狗狗,情不自禁地走了进去。
  老板陪着他转了一圈,问道:“小兄弟,你这是买猫还是卖猫?”
  苏秦看他盯着自己儿子,连忙护着小猫崽退后几步,警惕地道:“不卖!!!”
  摆脱了宠物店老板的纠缠,苏秦又进了一家大型商场。
  与此同时,自从苏秦进了这座城市时起,就触动了覆盖在城市上空的防护阵,此阵非常隐秘,触动者非大能者很难发现,只有施阵者能够感知。
  千里之外的京都,正在上大课的夏云忽然一顿,台下听得津津有味的学生都奇怪地望了过来,只见夏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对同学们微微一笑,道:“同学们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说着一边抽出手机一边大步走了出去:“喂,是林殊吗?我是夏云。”
  A城的林殊接到电话,一个激灵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是,我是,夏大好,我知道了。”
  挂完电话,办公司的小许试探着问道:“林哥,是京都的那位大佬吗?”
  林殊点点头,将桌面上的文案一推,拍拍手将大家叫到面前来,这才道:“告诉大家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他指了指头顶,“防护阵被人触动了。”
  A市所有在政府机关实名登记的妖以及修行之人的手机在同一时间震动了起来。只见一名为“为了世界和平”的群主忽然艾特所有成员宣布了一条消息,那就是防护阵被人所动,接着一张高清□□的照片被发在了这条消息后面。
  那是一个帅气的男人,长腿修长,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牛仔裤上全是拳头大的破洞,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衬衣,扣子歪七扭八地扣了两颗,背上印着一对金色的翅膀,颇有种振翅欲飞的骚气。粉红色的衬衣腰侧,一只毛茸茸的尾巴从肘弯里露了出来。
  此时的苏秦完全不知道自己惹了天大的祸,A市的高层纷纷被惊动,无数监控室被大量来路不明的人士霸占,他们纷纷坐在显示屏前,查看前几分钟前的监控记录。
  苏秦从商场出来后,又进了一家路边的小餐馆,小餐馆附近没有摄像头。苏秦抱着儿子坐在塑料板凳上,老板娘立刻喜气洋洋地送来菜单,旁边的一个男孩子正趴在桌子上写作业,看见他妈就说:“妈妈,这道题我不会做。”
  老板娘示意苏秦自己看,走过去看到那道题拍了下男孩的肩膀,郁闷道:“这题我不是讲过吗?”
  苏秦认真地看着菜单,最后手指点在了一盘牛肉面上。
  小猫崽趴在他的肘弯上,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老板娘和男孩,突然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妈妈——”
  苏秦一愣,目光落在了儿子身上。
  老板娘拍了拍男孩的头,恨铁不成钢地说:“正跟你讲题呢,叫我做什么?”
  男孩揉了揉头,委屈道:“不是我叫的。”
  小猫崽转了回来,趴在苏秦胸口,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他,继续奶声奶气地叫:“妈妈!”
  监控室里,最后一个显示屏上显示的是苏秦走进了一条小胡同,黄毛立刻编辑了一条消息:“目标人物最终消失在三水胡同。”
  周围的妖和人闻风而动,悄悄潜往三水胡同。
  胡景将一杯酒一饮而尽,忽然被吧台里的调酒师拍了拍肩膀,胡景不耐烦地瞪着他。
  调酒师是个外国的帅哥,身高一米九,脸色白得不似常人,将调好了的血腥玛丽与手机一起放在吧台上,曲起食指在台面上轻轻敲了两下,努了努嘴说:“泥什么时候被全市通缉了?”
  手机上显示的是一张被放大了的照片,主人公正是苏秦。
  胡景低头看了两眼,没好气地说:“这不是我。”
  外国帅哥仔细瞅了瞅照片,又看了看胡景的衣服,CAO着一口不太熟练的中国话说:“衣服都一模一样,就是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