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魔道之祖 作者:幽冥书生(上)

字体:[ ]

 
  文案:重生归来,白沫寒是他沐风辰捡回来的疯子,不允许他人随意欺辱。
  而当白沫寒看到日思夜想的面孔的时候,他却赖在他身边,不肯再离开半步。
  “我这药王谷如今风雨摇摆,已不能护得你周全,你走吧!别再回来了……”
  “凭什么?当初你把我捡回来的时候,都没问过我是不是愿意,现在我走还是留,可就由不得你了。”
  “你……”
  “好了,别生气了,任凭它刀山火海,还是黄泉陌路,只要有你,又有何惧……”
 
 
第一章 再无宁洛溪
  宁洛溪你在哪儿,已经千年了,这千年我踏遍了三川五湖,为何还是没有半点你的踪迹,你当真不愿意再见我了吗?
  ……
  城外竹林内一男子手拿一坛酒,大口大口的喝着,试图将自己灌醉,眼中忧伤,难以掩盖,四周除了风吹竹叶瑟瑟声,便是一片孤寂,让房顶上的人,显得更加的落寞。
  酒喝到一半,突然从天而降一群人,将整个竹屋团团围住,“白沫寒,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冲他吼着的,便是当今五大家族之首,墨家,还有紧跟其后的分别是北岳王家、南阳宫家、晋陵冢家,姑苏宇家,虽然,已经过了千年了,可这五大家族,对追杀他这件事情,还是一样的执着,即便是已经换了一代又一代人。
  原本心情就欠佳,现在,还突然被人无端打扰,白沫寒心中不爽到了极点,可却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侧头看了一眼,下面这群虎视眈眈的人。
  这样子的场景,让他一下子想起了,让宁洛溪消失在人世间的那个夜晚,这种场景,是何等的相同,只不过,这一次,他的身边,再也没有了宁洛溪。
  那晚灯火通明,将整个竹林的给点亮,五大家族的人,同样的将竹屋团团围住,并让宁洛溪交出白沫寒便可以当过往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竹屋内一白衣男子手握长剑,一脸杀气的盯着房门,听到外面的话后,更是冷笑一下。
  见已无退路,白沫寒上前,“洛溪,将我交出去吧!犯了如此大错,他们是不可能放过我的,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
  宁洛溪听后,将他护在了自己身后,才温柔的开口道:“你无半分错,我说过,有我在,定护你一世安稳。”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与之为敌的,不是普通的人,而是闻名世间的五大家族,在这样子下去,你就完了。”白沫寒盯着宁洛溪强大的后背,痛苦的吼着,眼中闪烁着,丝丝泪光。
  “与天下为敌,那又何妨,我要的,不过是你好好活着,所以,不管是谁,若敢伤你分毫,我必百倍奉还。”宁洛溪的话,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容不得半点质疑。
  见两人没有动作,五大家族的人,也终于等不及,发起了进攻。
  门一破,这个从未拔过剑,就可杀敌一千的天之骄子,宁洛溪,终于拔了第一次剑,只为护他周全。
  一夜之间,尸横遍野,宁洛溪原本雪白的衣服,已被鲜血染红,月亮下的他,像一个天生嗜血的魔鬼,让人看了,心中不免一震。
  五大家族,四家皆死于他之手,唯独无法对自家人动手,所以,在开战时,他已将宁家人,挡在了结界外。
  看着满手的鲜血,宁洛溪抬头,留下了第一滴悔恨的眼泪,犯下如此大的错,他自知已无力回天,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可是,这一切,他都无可奈何。
  战斗结束,宇洛溪手一松,将剑插在了地上,转身向门前的白沫寒走去,每走一步,他跟他相见的机会,就少一次,因为,他心中早已打定主意,要为自己的罪过,赎罪。
  “宁洛溪。”白沫寒木纳的叫出他的名字。
  他抬手,原本想摸他的头,可这一抬,看见上面占满的血,他只得冷笑一下,将手放下,因为,他不愿意,他染上这肮脏的鲜血。
  放下手后的宁洛溪苦笑着,看向这片竹林,“从此以后,便没人能再伤你,只是,我最爱的这紫竹林,今日,却不在干净。”
  “你若是爱竹,我为你再种一片,便是了。”白沫寒连忙一把抓住宁洛溪的手,从脸上用力的挤出一丝微笑。
  突然,一支不知道从那儿射出来的箭,直接穿透了宁洛溪的心脏,血债一下子就溅再了白沫寒身上。
  这样子的结局,宁洛溪早已知晓,所以,在倒下去的那一瞬间,他也释怀了,嘴角留下微微的笑容,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看到宁洛溪在自己面前倒下,白沫寒一下子跪在地上,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双手慌乱的试图为宁洛溪止血,却被他虚弱的手,给紧紧握住,看着他在自己的面前,流泪,他又何尝不心痛,只是不能再陪他了。
  “答……答应我,一定不……不要报仇,忘了我,好……好……”宁洛溪还没说完,便走了,为了不让白沫寒守着自己尸体伤悲,在最后一刻,宁洛溪便已激发能力,将自己震得魂飞魄散,一丝头发,都没能给他留下。
  看着消失的宁洛溪,满地的尸体,还有那些火光,“啊……”白沫寒仰天大叫,这一刻,他疯了。
  他后悔了,他恨自己为什么没能变得强大,为什么不听宁洛溪的好好修炼,才眼睁睁看宁洛溪死去,若是他有宁洛溪一半功力,他定不会让他消失。
  紫竹林一战一夜之间传遍了天下,这等惨状,让人听后,都只觉得背后一阵发凉。
  可是,想杀白沫寒的人,也越来越多,没有办法,他只得躲进洞中修炼,一躲便是一百年。
  这一炼世间便再无他对手,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复仇的想法,他唯一的念想,便是踏遍山川五湖,将宁洛溪飘散的灵魂,从新找回,为他重新修身,可是,他这一找,便是千年,却也毫无头绪。
  白沫寒起身,将酒瓶从房顶滑落,阴深的看着下面的人,“这里,是他最爱的地方,别让你们的血,玷污了这里。”
  白沫寒说着,一个轻功就突出了层层包围,往乱葬岗方向而去,五大家族之人,也紧跟其后。
  想当初白沫寒被人陷害,无人信他,唯有宁洛溪,既然,世人都说他是魔,那他何不成全了他们。
  这千年他除了思念和寻找宁洛溪外,便只跟鬼魅为伍,而他杀的人,若是堆起来,那白骨都可成山了。
  自从宁洛溪死后,他杀人,从未手软,是的,他变了,他彻底成魔了。
  一到乱葬岗,便一阵一阵阴气袭来,还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满林的乌鸦也瞬间全部尖叫着飞起,像是一种死亡的声音。
  在这种氛围的驱使下,五大家族带领的弟子,皆都慌了神。
 
 
第二章 魔君死了
  “大家莫慌,不就一群死人吗?只要我们同心协力,没有畏惧之心,定能胜他。”墨之痕开口,便稳定了人心,墨之痕,墨家年轻一辈最具能力之人,当今天下,还没人能胜得过他,所以,他把白沫寒,当作他唯一的对手,这几年来,从未放弃,对白沫寒的追赶。
  因为他的几句话,那些人似乎也从拾了信心。
  站在白骨之巅的白沫寒,看着下面的人,嘴角上扬冷笑着摇头,“罢了罢了,他最不希望的,就是我手染鲜血,如今,都过了那么长时间,连他一缕幽魂都没能寻到,想必,他真的消散再这天地间了,既然如此,我活这世上,又有何意?”
  这样子一想,他瞬间就释怀了,同样,也失去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便将这乱葬岗的结界全部解除。
  山下的众人,也都一拥而上,却无半点阻拦,一路杀到白沫寒面前,这让他们心中不免一惊,甚至是怀疑白沫寒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可是,即便心中走疑问,也抵不过,白沫寒就在他们面前有诱惑力。
  墨之痕冷笑一声,拔剑而出,就冲白沫寒刺去,原本以为可以好好比较一场了,那只白沫寒一笑,直接用心脏迎了上去,墨之痕的剑,瞬间刺透了他的身体,一代魔君,就这样子,在他的面前笑着倒下。
  墨之痕懵了,心中对白沫寒的恨意更甚,他冲他吼着,你就如此轻视我吗?
  众人见此情况,无不惊讶,可好不容易可为家族报仇,谁不欣喜若狂,皆拔剑向他刺去,人人惧怕的魔君,在万刀下死去。
  众人怕他死而复返,特设下灵符阵,以压制他的魂,可是,过了几十年,一点动静都没有。
  众人皆感叹,魔君看来,是真从这世界上消失了。
  “那是自然,当初,那五大家族,可是,将他千刀万剐而死,又设阵镇压,那能有生还的可能。”
  “也对也对,他不回来才好,再无人能危害世间了。”
  “不过,他临死时,倒也做了一件好事,竟亲自毁了他自己所造的武器,倒也算是积德了。”
  这天地间无你,千年也不过孤寂而已。
  十年后。
  当白沫寒微微睁眼时,一缕阳光刺痛他的眼眸,他不适的抬起手遮挡。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里?”他躺在宽大的床上,看着屋里的一切,心中疑惑着,慢慢坐起身来。
  看这摆设,应该是大户人家,而且,镜子里的脸,分明不是自己的,既然这样,那自己又是如何到他身上的呢!
  哎!偏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这可倒是为难我了,到底该如何做呢!
  突然,门被推开,一身白衣映入眼帘,那张熟悉的脸,更是让他惊讶的从位置上跳了起来。
  “这是梦吗?还是我遇见了他的魂。”白沫寒在心里反问着。
  “醒了?”男子开口,一如他口吻,一下子让白沫寒欣喜若狂,那还管得了什么伤,直接飞奔到他身边。
  “洛溪?你终于肯见我了。”
  见他这样子一脸深情的看着自己,男子皱了皱眉,往后退了一步。跟他保持着距离。
  “看来,是真的疯了。”
  他这话一出,也是让白沫寒一阵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这时,一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谷主,冢家来要人了。”
  “哦!呵!回去告诉他们,进了我药王谷的人,是他们的还是我的?”
  “药王谷,谷主?沐风辰。”白沫寒不可相信的看着面前么人,明明长得一模一样,可是,这行事风格,却相差甚远,莫不是自己真的疯了。
  “看够了吗?”沐风辰一个冰冷的眼神扫向白沫寒。
  他立刻收回眼神,露出牙齿,白痴的笑着。
  沐风辰挥手,“既然,你已无大碍,那就离开的药王谷吧!如若不然,我定将你丢出去。”
  白沫寒这时笑得更加灿烂,都这么些年了,他这臭脾气。倒是一点没变。
  他快速追了上去,“我不走,刚刚你才说了,我是你们药王谷的人,冢家反正我是回不去了,你得负责。”
  沐风辰突然停了下来,一直没看路的白沫寒,直接就撞在了他的身上。
  白沫寒吃痛的捂着脑袋,沐风辰冰冷的转过头来,一脸的黑气,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他丢出去了一样。
  白沫寒心中也暗叫不好,谁知沐风辰却突然露出可怕的笑容,两只眼睛,像狼看见猎物一般,闪烁着光明。
  “好,既然这样,你就留下来吧!”
  他说完嘴角露出一丝阴笑便走了,白沫寒突然有些后悔了。
  “你叫什么名字?”沐风辰开口。
  这一问,倒是让白沫寒愣了一下,这以前的名字呢!他是不愿意在用了,这副身体的主人的名字,冢枂这时他才慢慢想起来,脱口而出。
  于是,他笑盈盈的笑着靠近白沫寒,“既然,我现在是你的人,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名字,不妨,你给我取个名字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