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魔道之祖 作者:幽冥书生(中)

字体:[ ]

 
第九十二章 请自重
  兰舍一脸友好的看向宫羽,眼神中充满了挑衅,嘴角浮起冷笑道:“若是宫公子不介意,当然可以了。”
  宫羽哪里受得了他这样子的挑衅,便一把抓住冷灵的手,冷声道:“不必了,我们那里住得下。”
  话音刚落,便毫不犹豫的的用力拉着冷灵便走,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被宫羽这样子粗暴对待的冷灵,手腕处传来阵阵疼痛,可即便如此,她也不过是皱了皱眉头。
  宫羽拉着她,一边快速的走,一边气愤的冲她训斥道:“冷姑娘,你不在乎你的名节,那跟我无关,只是,如今你我任然有婚约在身,你若想要另攀高枝,也请在忍一段时间,等我们解除婚约后,你爱怎么样都随便,只是,现在你若让我宫家受人非议,那我绝对不允许,所以,请你自重。”
  宫羽的每一句话都如同一把刀,深深的割在冷灵的心上。
  冷灵用力的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出,眉头紧促同样不悦的盯着宫羽,冷声道:“宫公子,我冷灵是跟你有婚约不假,但是,我并不是买给你家的婢女,即便被你羞辱了,也得逆来顺受,一纸婚约,并不代表我冷家就欠了你红家的,说我不自重,那我倒是想要请问宫公子与家中婢女,亲亲我我,可曾自重过,可曾想过自己也有婚约在身。”
  宫羽没有想到,冷灵会如此的质问自己,一时之间,他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回答他与幻儿之间的关系,仿佛,她说的才是事实。
  宫羽一把将冷灵拉进自己,一双眼睛冰冷的盯着她的双眼,嘴角冷笑着,玩味的道:“冷小姐紧张什么呢!我不过是想要警告你,我宫羽就算在外花天酒地,也决不允许自己的女人有半点的不规矩。”
  宫羽说完冷笑着渐渐与冷灵拉开了距离,冷声道:“冷小姐,走吧!可别在让我动手了。”
  宫羽说着便直接转身,余光经过兰舍时,眼神冰冷的警告着兰舍。
  兰舍看后,也不过是笑了笑,在没了其他的反应。
  见冷灵跟着宫羽走,冷羿也连忙道:“兰兄,那我也先告辞了。”
  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兰舍低头若有所思的笑了一笑,才离开。
  而白沫寒等人,经过就好的路程,好不容易到达了巫山,眼前的一切却让人彻底绝望。
  巫山已不是巫山,山上的东西,也全部凋零,一点绿色都看不见。
  墨云溪往山上跑,当看到所谓的血腥草花瓣飘落满地,花径全部枯萎时,墨云溪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伸手去触碰那掉落的花朵时,花瓣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来,是有人先了我们一步。”沐风辰微皱眉头,冷声开口。
  “这家伙,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让他生不如死。”白沫寒随之感叹道。
  听到两人的话后,墨云溪将头紧紧的与地相连,双手紧握眼泪不停的往下流,却不敢出声,阵阵冷风拂过他的发梢。
  金麟慢慢的睁开双眼,泪眼婆娑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嘴角露出一丝苦笑,随之眼角一滴泪滑落,心中痛苦万千,“墨云溪,为什么,上天总给我开这样子的玩笑,曾经,我总要仰视你,好不容易觉得可以与你并肩同行时,我却满手鲜血淋漓,当我为你放下屠刀时,竟又成了这般模样。”
  “你醒了?”玉角蛇惊呼出声,众人看向慢慢挣扎着起身的金麟,唯有墨云溪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玉角蛇伸手去扶金麟却被他推了开。
  金麟摇摇晃晃的起身,拿起自己身旁的佩剑,一步一步摇晃的走向墨云溪。
  居高临下的盯着跪在地上墨云溪,毫不犹豫的一脚便将墨云溪踢倒在地。
  墨之痕见状一把将金麟推开,愤怒的质问道:“姓金的,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好心来为你寻解药,你倒好,一醒来就动手伤人。”
  金麟虚弱的冷笑着,依旧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冷声道:“谁需要你们救了,要我说,你们这些人就是虚伪,都没有经过别人是否同意,就擅自做主,最后,竟然还奢求人感恩戴德。”
  被踢翻的墨云溪这时候突然冷声笑了起来,从地上站了起来,冷漠的盯着金麟,“看来金公子的伤,能不治而愈了,还真是我们多管闲事了,不过,这样也好,你死后,世间也少了个祸害。”
  众人一下子都不明白的看向墨云溪,毕竟,他是多么的想要救金麟的,可如今,竟然说出那么决绝的话。
  金麟嘴角扯出一丝笑容,转身便独自下了山,墨云溪就这样子看着他狼狈的从自己面前消失。
  “云溪……”墨之痕有些担忧的看向墨云溪。
  墨云溪冷笑一声,抬头长叹一声,一把刀直接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云溪……”墨之痕瞬间惊呼着,连忙将其扶住。
  听到这一声呐喊,金麟瞬间停下脚步,悠悠的转身,却让他瞬间泪如雨下,看着那个人微笑着慢慢的倒了下去。
  金麟急火攻心,一口鲜血直接就吐了出来,却还一步一步的往山上走着。
  最后体力不支倒在了山脚下,这时,倒在墨之痕怀中的墨云溪微笑着看向沐风辰,温和的笑着道:“沐公子,拜托了。”
  所有人都瞬间意外的看向沐风辰,想要他给个答案。
  沐风辰点了点头,一跃而下,将金麟给带了回来,将两人放躺在一起,便示意几人退开。
  几人退开后,沐风辰便开始施展仙奇经中的血溶术,让两人的血液瞬间交换,各自承受了一半的九毒丸,在施以银针,将毒素逼至手臂,在让吸血虫将毒血吸出。
  一切完成之后,两人渐渐苏醒了过来,可是,两人却都无视对方的存在,一双眼睛盯着天空,微微的笑了起来。
  宁泽这时来到金麟的身旁,关切的道:“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金麟在他的搀扶下慢慢的站起身来,背对着墨云溪冷声道:“墨公子,我救过你一次,如今,你亦救了我一次,从此以后,你我互不相欠,再相见便是陌路人。”
  金麟说完便大步向前儿走,宁泽看了几人一眼,也选择扶着金麟一同离开。
  墨云溪自始自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一味的微笑着,在墨之痕的搀扶下,往另一边而去。
  几人下山后,白沫寒的眼神却停留在了沐风辰的身上,还有他藏起来的那一只手。
  白沫寒上前笑着道:“沐风辰,既然有这个办法可以救他,你为什么不早说呢?害我们白跑了这一趟。”
  沐风辰给了白沫寒一个冷眼,不悦的从他身旁走过,白沫寒却一把将其抓住。
  “你做什么。”沐风辰厉声道。
  白沫寒的目光却停留在沐风辰发黑的掌心,皱着眉头,不悦的道:“你知不知道若是你不能快速的将其逼成,毒素入侵,该当如何?”
  沐风辰直接将他的手甩开,冷漠的盯着他道:“与你无关,这是我的事情。”
  白沫寒趁沐风辰转身之际,一刀直接将他的手划破,毫不犹豫的便开始将他手中的毒血给吸了出来。
  沐风辰惊讶的看着白沫寒,连忙将他推开,眉头紧皱的道:“你疯了。”
  白沫寒却无所谓的一笑,用手捂着额头,笑着开口道:“这点毒,我还受得住,而且,我自幼吃过很多草药,以毒攻毒,刚好。”
  沐风辰有些不相信的皱着眉头,盯着白沫寒。
  白沫寒将手伸向他,嬉笑着道:“呐!不信你可以把把脉啊!”
  沐风辰伸手摸着他的脉搏,这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白沫寒一下子靠近他,一脸笑容的道:“对不对,我就说没事吧!”
  沐风辰刚要收回手,白沫寒却一下子,“哎呦。”的叫了一声,沐风辰皱着眉头,连忙将他扶住,担忧的道:“哪里不舒服?”
  白沫寒指了指心的位置,无赖的看着他道:“这里,有些痛。”
  沐风辰随即用灵力探知着他的全身,可都没有毒素残留的痕迹。
  可看白沫寒的模样,确实是挺难受的,沐风辰正打算给他输入灵气时,白沫寒却一下子站直了起来,给了沐风辰一个白眼,随即,戏弄的道:“喂!沐风辰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人啊!这都不明白。”
  “此话何意。”沐风辰不解的开口。
  “我得的呢!是心病,心病得需心药医,这你都不明白吗?”白沫寒一脸鄙视的冲沐风辰笑着。
  “无聊。”沐风辰冷声出两字,便转身下山,白沫寒的嘴角这时候却流下一滴鲜血。
  他抬起手,擦去嘴角的血液,看着沐风辰的背影,无畏的笑了笑,将手藏在了身后,便快速的追上沐风辰,抱怨着道:“沐风辰,我好歹刚才救了你,你怎么着也得感谢感谢我,就算不感谢,那也应该等着我一起下山,难道,你不怕我突然毒发生亡吗?”
  “我看谁死了,你都死不了。”沐风辰冷声而出。
 
 
第九十三章 天下太轻
  白沫寒一下子不得的连忙道:“你这说得就不对了,若是让我选择,我宁愿在所有人面前死去,留下来,多孤单啊!我可不愿意。”
  听了白沫寒的话,沐风辰嘴角不知不觉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或许,这一变化,连他自己也没能察觉得到。
  楚人美迷雾林杀人后听说天宵一夜被屠,便只身前往,毕竟,能灭天宵的人,灵力定当不小,将其金丹吞下,修为定能飞速提升。
  夜黑风高,楚人美就这样子不知不觉的进入了天宵,先是进了炼丹房,却一下子撞见了正在炼丹的孟子义。
  一人一身红衣,一人一身黑衣,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孟子义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冷笑着道:“不错,如今天下,竟然还有人,有胆量闯进这里,只是,不知道阁下,是敌是友?”
  楚人美露出一丝嗜血的微笑,阴冷的道:“这是敌是友,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说着,楚人美突然就对孟子义发起了攻击,这一下也惊动了门外的濑遥。
  濑遥直接破门而入,一把剑直指楚人美的喉咙,可即便如此,楚人美一个侧身,还是完全躲了过去。
  看着两人,楚人美冷声道:“怎么,一个不信,就来两个啊!”
  濑遥欲出手,却被孟子义拦了下来,被拦下的濑遥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楚人美,恨不得立刻便要了他的姓名。
  “此人是我的。”孟子义眼神尖锐的盯着楚人美,冷笑着开口,对楚人美的兴趣,更浓烈了些。
  两人同时冷笑着,都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一时之间,整个炼丹房内狂风大作,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搅乱,甚至因为两人的打斗,惊动了整个天宵的人。
  可是,那些人刚出来,就被濑遥冷声呵斥而进,众人只听得外面的打斗声,却都不敢出门。
  两人能力不相上下,一时之间便将天宵的几个阁楼毁去,濑遥此刻也无法介入两人之间,只得一双眼睛,紧紧的将其盯住,随时准备将楚人美的姓命给夺了去。
  一夜下来,两人竟然没有一点疲倦的感觉,反而越来越有兴趣,只是,整个天宵,已破败不堪,活脱脱的像极了个修罗场。
  “没有想到,当今天下,竟然还能找到与我骑手相当的人物,也是意外啊!”孟子义冷笑着出声。
  楚人美往房顶上一坐,十分妩媚的盯着孟子义,阴沉的开口道:“这世间,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等我将你的脑袋给拧下,在一一跟你说明。”
  见楚人美如此的狂妄,孟子义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没有了防备之意,将双手背在了身后,“说吧!来我这里,所谓何事?”
  楚人美伸手指着孟子义,“为了你。”
  “噢!为我?莫不是为了给天宵的几人报仇而来?”孟子义疑惑的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