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魔道之祖 作者:幽冥书生(下)

字体:[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替他去死
  冢尘无语的转过身,不在搭理他,专心的盯着前面的人。
  宁泽这时候在他身旁小声的道:“你说这金麟在这种情况下,能坚持多久?”
  “不知道。”冢尘冷声道。
  宁泽拍在冢尘的肩膀,小声的道:“我们走吧!这天马上就要黑了,一会儿找不到路。”
  冢尘叹气一声,点头与他一同离开。
  两人刚走没多久,金麟便出现在了孟子义的帐前,被孟子义的人团团围住。
  这时,孟子义从帐中走了出来,看着金麟,嘴角微笑,欣赏的道:“早就听说金家如今的家主虽然年少,可行事果决,胆子更是大得不行,只要是他想要的,龙潭虎穴,都不在话下,以前,我以为是人们夸大其词,如今看来,倒是所言不虚。”
  “你早知我会来?”
  “当然,像你这种要强的人,哪里容得了别人在你榻前安睡。”
  金麟抬手鼓掌,冷笑着道:“没想到我金麟一个无名小辈,竟然也能入得了诛天盟主的眼,真是我的荣幸,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
  孟子义笑着,往旁边一站,将身后的楚人美给撸了出来。
  “这下可明白了?”
  金麟点头,“明是明白了,只是,我没有想到堂堂的盟主,竟然会听从一个邪魔外道的话,还真是讽刺啊!”
  孟子义却一点也不在意的笑了起来,“金家主这话,我就有些不太明白了,这位楚兄不过是为自己亲人报仇,为何在金家主眼中就是邪魔外道了,难道,有仇不报,就是正道了?”
  “既然报仇,那就该去找他的仇人,与我云峰何干?”金麟怒声质问道。
  孟子义摇头,“非也,非也,金家主,所谓因果轮回,你种下什么因,那就得什么果,虽然,你是说金元华已被逐出金家,但是,他骨子里流的依旧是你金家的血,所以,你说这如何能算得清。”
  看见楚人美,金麟也知道他们来的目的,根本就没有丝毫谈和的可能,而且,楚人美是怎样丧心病狂的一个人,他十分的清楚,所以,有些事情,说与不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差别。
  金麟冷笑着随之转身离开,却无一人阻拦。
  墨云溪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的给绑了床上,动弹不得。
  “白银,白银。”墨云溪大声呼喊着自己的随从。
  不一会儿,房间内就站了一个千年,头发是银白色的,眼睛确实黑色,两只耳朵直直的立在头上,十分的显眼。
  看见千年,墨云溪立刻高兴的道:“白银,你来了,快给我解开。”
  白银低垂着脑袋,摇头道:“我不能那么做。”
  “为什么?”墨云溪不解道。
  白银别过头,痛苦的道:“因为,我也不希望你去找他,更不希望你陪着他一起去死。”
  墨云溪眼中含泪的柔声道:“白银,你放心,不会有任何死去的,你快把我放开,我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的回来的。”
  白银将手紧握成拳,依旧狠心的拒绝墨云溪。
  墨云溪紧皱着眉头,不再开口说话,一时之间,房间里的空气就下降了几度。
  见墨云溪生气不搭理自己的模样,白银上前劝道:“少主,你别生气了,家主这样子,也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晋陵的所有人好啊!”
  “为我好。”墨云溪苦笑着,眼泪顺着脸颊慢慢的滑了下来。
  白银抬起手,想要去触碰墨云溪留下来的眼泪,却因墨云溪的一个转身,而停在了半空中。
  白银苦笑着,将手慢慢的放下,眼神暗淡的道:“少主,他有那么重要吗?我与你一同长大,竟还比不上你与他短短几月的时间吗?”
  听了白银的话,墨云溪也愣了一下,眉头紧紧的促在一起,回想起墨宫桦的话,他的心中也是愧疚不已。
  白银就这样子静静的守在他的床前,一守便是一夜,临近天亮时,白银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墨云溪连忙转身看着倒在地上的白银,惊讶的看着正在他解绳子的墨之痕。
  看着一愣一愣的墨云溪,墨之痕着急的道:“大哥,你这是”
  “我跟你一起去。”
  墨云溪一下子站了起来,惊讶的道:“不行,我们都走了,这里怎么办?”
  墨之痕冷声道:“可是,我必须去。”
  “大哥,过两天就是你大婚之日了,你为什么啊?”墨云溪不解的道。
  墨之痕低垂着脑袋,眼神暗淡的道:“我不放心你们。”
  墨云溪叹息一声,坐回床沿边上,冷声道:“大哥,你是因为陌桑兄,对吧!”
  墨之痕别过头,不理会墨云溪的话,可即便他不说话,墨云溪也明白。
  墨云溪点了点头,释怀的道:“大哥,你去了,那玉娇姑娘该怎么办,还有,那个孩子。”
  墨之痕听后,蹲坐在地上,抱着头,十分痛苦的模样。
  墨云溪起身上前,“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陌公子有事的。”
  墨之痕冷笑道:“你走吧!一会儿家里人都醒了,想走也走不了了。”
  墨云溪听后,拿起自己的佩剑,看了墨之痕一眼,转身便走了出去。
  看见墨云溪离开,站在阁楼上的墨家两老,墨母见墨宫桦叹息不已,便笑着道:“你就别生气了,这是孩子自己的选择,我们也无能为力,云溪的脾气,你应当清楚,他若想走,你拦也拦不住。”
  墨宫桦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冢尘与宁泽随便找了个地方住下,可是,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能坐视不理,便趁着宁泽睡着时,偷偷的走了。
  冢尘走后,原本睡着的宁泽瞬间睁开眼睛,嘴角扬起一丝阴冷的笑容。
  冢尘前脚出了门,宁泽也随后而出,可是两人的方向却是截然不同。
  冢尘一心前往宁家,希望能说服宁家出手相助,而宁泽竟然在所有人毫无察觉下,直接进入了云峰谷,即便是云峰谷的法阵,也未触碰。
  来到金宅,宁泽小心翼翼的从房檐上一跃而下,刚好撞见了坐在回廊处的元丹。
  谨防他叫出声来,宁泽瞬间上前,便点了他的穴位,让他动弹不得,话也说不出口。
  看着元丹瞪着自己的模样,金麟无语解释道:“你别叫,我们来救你们家主的,你若是想要救你们家主,就听我的,你若是不愿,那你尽管叫。”
  宁泽说完,便解了元丹身上的穴,他原本停留在喉咙的气,一下子出了来,怀疑的盯着宁泽。
  警惕的询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当真能救我们。”
  宁泽摇头,冷笑道:“不是你们,是金麟。”
  元丹思索片刻,抬头依旧不太相信的道:“当真?”
  宁泽靠着柱子,无所谓的道:“信不信,随你。”
  元丹也清楚他们如今的处境,一咬牙便点头答应。
  “好,只要你说的是真的,若真能救我们家主,我什么都听你的。”
  宁泽听后,嘴角扬起一丝阴冷的笑容,盯着元丹,冰冷的道:“是吗?如果他活着,你就得死呢?”
  元丹盯着宁泽的眼睛,坚定的道:“是,只要家主可以活着,让我去死,我也无惧。”
  宁泽阴冷的笑着,在元丹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元丹便立刻跪在了地上,冲他磕了个响头,抬头盯着他道:“那一切都拜托宁公子了。”
  “你认识我?”宁泽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元丹冷笑一声,“谁人不知道呢!曾经的第一大家,如今,竟然沦落到尘埃中,如今的这一代,在人们的心中更是觉得是废物,一个病秧子,一个花天酒地,可谁又能知道,这些伪装的下面,那张原本的面目又是如何的呢!”
  宁泽不悦的转身,冷声道:“不必多说,明日,他们一定会发生进攻,那时候我加你金麟带走,而你,替他去死。”
  宁泽说完大步的往回廊深处而去,当行走再黑暗当中,宁泽就像个孤独者,被黑暗笼罩着。
  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了下来,想起元丹的话,他抬起自己的手,自言自语的道:“表皮下的真面目,我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宁泽走后,元丹端着做好的宵夜,来到了金麟的房间。
  当看见金麟愁眉不展的模样,元丹心中暗道:“家主,属下希望以后你能舍弃着重担,永远不在为此皱眉,属下希望你能与你爱的人,过着平凡人的生活。”
  看着发呆的元丹,金麟上前开口道:“发什么呆呢!”
  “啊!”元丹听后,茫然的一回头,将桌子上的碗,直接碰摔在了地上。
  元丹见状,立刻蹲下去捡,却又被碎片割破了手指。
  看着如此心不在焉的元旦,金麟冷声询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毛毛躁躁的。”
  “没事,我就是担心明天他们能不能破阵。”元丹连忙慌张的摇头。
  见金麟不说话,只是一直盯着自己,元丹的心里就越加的慌了,平日里,他都没有什么事情瞒着金麟,如今要瞒着他,他的心里还是有很大的压力。
 
 
第一百六十三章 进攻
  害怕被金麟看出破绽,元丹接着道:“家主,这碗烂了,我重新去拿一个。”
  “站住。”金麟厉声出声将元丹给喊了住。
  突然被金麟喊住的元丹,缓缓的转过身,不自然的笑着道:“家主,怎么了吗?”
  金麟上前,盯着他,严肃的道:“元丹,你知道,我向来不喜欢别人跟我说谎。”
  元丹听后,心里就越加的紧张了,拿着碎片的手也紧紧的将碎片握住,即便是将自己的手给划出血了,也没有察觉。
  可这一切都被金麟看在了眼中,金麟再次开口道:“你最好是现在说,不然,你明天就不必陪我了。”
  听到金麟冰冷的语气,元丹一下子跪在了地上,金麟皱眉看着他,不解的道:“你这是做什么?”
  元丹抬头盯着金麟,用力的道:“家主,我是怕,我怕你出什么事情。”
  金麟看着他这副样子,生气的转过身,不悦的道:“下去吧!碗也不必送来了,我没有什么口味。”
  “家主,不吃东西怎么能行,而且,这还是我亲自给你做的,你最爱吃的渔米粥,我去拿碗来,多多少少还是吃点吧!”元丹劝说道。
  金麟却摇头道:“不用了,这样子的情况下,我吃什么都没有胃口,你拿下去吧!等我们胜了,你在端上来,为我庆祝吧!”
  元丹听后,眼睛变得有些湿润起来,隐忍的道:“是,那属下就先拿下去了,等胜了,我在给你做。”
  元丹说着端着桌子上的东西,快速的离开了金麟的房间。
  老子元丹的这副模样,金麟越加的担心了起来,而且,他已经认为元丹有事瞒着自己。
  这一夜,沐风辰等人不停的奔波赶路,冢尘却在找救兵的路上,快马加鞭,孟子义却是兴奋得对酒当歌,一夜未眠,而金麟却思念了墨云溪一夜,他即后悔当初放走了墨云溪,同时却又庆幸,他没有跟自己一起陷入这危局中。
  射穿黑夜的第一缕光,如期而至,金麟从椅子上起身,将墨云溪当初送与他的玉佩挂在了身上,拿起桌子上的佩剑,便准备出门。
  这时,元丹端了一杯茶走了进来,“家主,先喝一杯茶吧!”
  金麟却没有理会他,从他身旁就走了过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