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末世巨星[重生]+番外 作者:落月以歌(上)

字体:[ ]

 
  文案:
  作为末世最后一个幸存者,莫凌在失去同伴后在这个CAO蛋的世界又扛了一年,最后走投无路被一个破机器干掉了。
  本来想着死就死吧,活着也没盼头,然而,他居然穿!越!了!还穿越成了个负(分隔符)面新闻缠身的过气艺人!
  虽然离开了那个破世界还能继续活着也算是个不错的结果,身边也确实都是活生生的人,但娱乐圈水太混,危机四伏真不适应生存……不过跟丧尸正面刚了十年的莫凌才没在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经纪人:先上个真人秀吧!
  莫凌:……
  主持人:表演个才艺。
  莫凌:……胸口碎大石?
  金主:今天晚上到我房间来。
  莫凌:???……WTF!
  算了掩不了了,躺平任淹吧。
  内心戏多到上天的腹黑影帝攻VS对娱乐圈水土不服的暴力废柴受
  1V1,年下,不要站错CP。
  主娱乐圈,末世只是人物背景,而已。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娱乐圈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楚臣(莫凌),成野 ┃ 配角:杨修远,白靖然 ┃ 其它:明星,重生,娱乐圈
  ==================
 
 
第1章 
  莫凌突然睁开眼,周围安安静静的,他呆愣了一秒,而后本能地想爬起来,却被满身的仪器和管子阻挡了动作。
  “22床的病人醒啦!”一声凄厉的女声尖叫着跑远了,莫凌习惯姓地抬手摸了摸额角,内心一片茫然。
  还没等他慢慢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便迫近了,各种皮鞋踩在地砖上的声音噼里啪啦,在极端安静的走廊里像是一股连绵不绝的炸雷,瞬间唤起了莫凌那些关于追逐和逃亡的记忆。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一眯,眼睛里透出些许凌厉,他三下两下拽下了身上碍事的管子和仪器接口,在不知道什么仪器尖锐的报警声中抓过小桌上的折叠式水果刀,双手用力将刀掰开,右手握刀拇指按住刀柄把刀刃按在病床床单上,又扯过被子盖好。
  他动作虽快,那帮蜂拥而入的白大褂却也没比他慢上多少,噼里啪啦的声音转瞬间就到了房间里,让莫凌怀疑自己的身手是不是退步了。
  来的人有点多,把小小的病房挤成了摩肩接踵的早高峰地铁站。打头的一位是个中年男人,长得颇有些像菜市场扔了一个月没人买的倭瓜成的精,但一身随意疯长的肉也没耽误他动作敏捷地蹿进屋里,此时他搓着手兴奋地看着莫凌,那眼神很像第一次见了唐僧的蜘蛛精。
  这倭瓜形蜘蛛精把自己的小胖手伸向莫凌的头,莫凌本能地抬手一架,而后抓着他的手腕一拧一拽,顺利地让这坨二百多斤的肥肉原地转了一百八十度,背朝着他跌进他怀里。
  说有二百多斤真不是假的,莫凌被他撞得差点心脏骤停。
  不过这会儿他也顾不了这么多,拿刀的右手一举就想割下这货的头,但中途却又停住了,刀刃险灵灵地停在喉管处,在皮肤上压出一道红痕,再用力一点,就要见血了。
  他反应实在是太迅速了,以至于大脑根本没跟上动作,在这马上要血溅三尺的一刹那,他才突然觉察到有哪里不对。他低头嗅了嗅怀里人的脖颈,果然是一股人味儿,虽然汗腺有点发达,衣服可能也不常换,气味并不那么好闻。
  胖倭瓜医生也不知道刚醒的这位有什么毛病,躺了9个月还这么身手矫健反应灵敏,还有这不停闻自己是要干吗?准备咬一口吗?
  另外,这刀是哪里变出来的?
  他也是老医生了,从业十几年,看过听过的医闹没有上千也有上百,却是头一次遇到植物人病人医闹的。他被脖颈间冰凉的触感吓得全身肥肉乱抖,嘴里喃喃地说着一些诸如“你冷静,有话好好说”的废话。他心里也知道没什么用,但惊慌之下脱口而出的却就这么来回的两句。
  他被拽过来时和病人对视了一眼,只一眼,他就立刻看出,这位病人是真会杀人的,他周身冷冽的气场和眼睛里的杀意不是假的。这个认知让他恐惧非常,整个人都处于肾上腺素狂飙的状态,非常地不冷静。
  他看着对面举着双手嘴里念叨着和自己差不多话语的同事,心里烦躁地想,真他妈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关键时刻都没蛋用。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在大脑里快速地搜索这个病人的资料,以期找到一点能让自己摆脱危险的方法。
  这位病人是个明星,拍戏的时候出现爆破故障受的伤,当时情况挺惨的,不仅有炸伤烧伤,人还被冲力弹出去撞到了墙上,掉下来时又砸到了车上,人当场晕厥,之后就再没醒过来。
  说来也是运气好,虽然这位送到医院的时候一身是血,全身上下没几块好肉,但外伤都不算特别严重,没伤到什么关键部位,尤其是这张吃饭用的脸,一点事也没有。
  然而身体虽然恢复了,人却一直醒不过来,被撞击过的大脑和胸腹扫描都没有问题,肋骨都没断一根。医院没什么办法,只能扔在这儿观察,这一观察就观察了九个月。
  第一个月,记者经常过来蹲点,公司也总有人来看,小粉丝们更是送了花环和千纸鹤祈福;第二个月,人渐渐少了些,记者见他没有清醒的意思,也便不再来了;第三个月,除了他亲妈过来闹了一通,拉扯着剧组的人要求赔偿,就没有别的访客了;再之后,这小半年,这位就安安静静地睡在这里,除了每天来检查一次的医生和护士、每天来护理两次的护工,就再也没人找他了。
  听小护士们说,这位病人本身人气就不怎么高,出事前刚有那么一点小红的苗头,一下子消失了这么久,身上还落了伤疤,以后就算醒了复出,恐怕也就只能一辈子混十八线了。
  所以,是剧组事故是人为的,他被人坑了决定报复社会?还是病了没人惦记,因此恨上全人类了于是要报复社会?或者是没什么流量,所以打算以报复社会的方式搞个大新闻?
  倭瓜医生那被肥肉挤得没剩下多少的脑仁转了半天,左右都离不开“报复社会”这四个字,想着自己就要被当成社会代表报复了,不免悲愤起来,开始胡言乱语。
  “林、林先生,那个,您虽然是孤、孤家寡人,事业家人都没了,也不能胡来……生命诚可贵,爱情……不是,我、我也不合适,我有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额,我还、上有、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八岁幼子,我事业还行吧的,虽然赚不了几个钱,但马上就要升主任医师了,我就是论文不够,孟梓义那个老混蛋一直排挤我……”
  他越说越顺,眼看着马上就要把办公室斗争都抖落出去,莫凌却突然打断了他:“你管我叫什么?”
  嘴上没装刹车的倭瓜医生立刻被刀噤住声,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这还危在旦夕呢,赶紧哆哆嗦嗦地回答:“林、林先生?”
  “林先生?”莫凌也跟着念了一遍,他听得很清楚,是“林”不是“凌”,而且就算是叫“某先生”也应该是“莫先生”才对,“凌先生”这个叫法,怎么听都像是叫被男人包养的小白脸,实在不是医生叫病人的叫法。
  他皱起眉头,终于意识到事情怕是脱离了他的认知,眼神也不自觉更沉了。
  他怀里的胖医生看着同事们面露惊惧,觉得怕是自己说的称呼惹恼了这位拿刀的大爷,赶紧改口:“那那那,林大明星!林总!林爷!林教授!林参谋长……”
  他连续换了十几个称呼身后都毫无反应,反而是脖颈间的刀越来越沉,他吓得肝胆俱裂,脱口而出:“林爸爸!爸爸,爸爸!你饶了我吧!……”
  莫凌被他的号丧吵得脑仁疼,他有快半年没听过人声了,这么聒噪的人他更是十年都没遇见过几个,一时很想敲晕这货。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这二百多斤重活蹦乱跳的“大儿子”,更是烦躁得想揍人。
  他皱着眉头又最后确认了一下这确实是人,是个完完整整健健康康的人,并没有尸变和病毒感染的迹象,这屋里的其他人也没有,包括旁边床上躺尸的两位。确定完毕后便松开手,把人从自己身上推开,随即将刀合好抓在右手心,身体往后一靠,成了一副懒散的样子。
  “你说我姓林?林什么?”
  倭瓜医生小眼睛转了一圈,也没咂摸出有什么危险,犹犹豫豫地回答:“林,林楚臣?”
  莫凌深觉跟这位说话实在很费劲,他看了眼一个四眼小青年手里的本子:“那是我病历本吗?给我看看。”
  小青年一边小心翼翼上前递本子,一边嘴里咕哝:“这个不叫病历本,这个……”
  后半句话被倭瓜医生给瞪了回去。
  林楚臣翻着那本子,龙飞凤舞的字实在不怎么好认,好在他也没打算认,他只是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和目前状况,看完之后就随手丢了回去。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需要做个全身检查吗?”
  四眼小青年上前,食指扶了扶眼镜:“是的,需要做个全面检查,还有……”
  莫凌躺回到床上自暴自弃地说:“那就查吧。”
  莫凌用食指关节处顶着额角,觉得自己怕是得了失心疯,他前脚在灵魂剥离机体验着魂魄强行剥离的撕心裂肺,后脚魂魄就在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身体上苏醒了,而且这身体和自己长得一点都不像,跟特么白斩鸡似的,他一点都不喜欢。
  而且他还听说“自己”是个艺人,演员!演什么?演僵尸吗?这他倒是十分在行,他有十年的演僵尸经验,惟妙惟肖,以假乱真,混在僵尸群里连真僵尸都认不出来。
  除此之外,他还会打僵尸,一脚爆头,徒手揪下僵尸脑袋什么的,可是有什么用,这个世界里好像并没有僵尸。
  他暴躁地翻了个身,却因为床太小了差点翻到床下去,不得不像个大白蚕一样蠕动着往床中间挪了挪,而后就把脑袋埋在枕头里开始怀疑人生。
  他虽然觉得生在末世特别不幸,但现在他觉得更不幸了。
  写出这种剧本的人,真是缺了大德了。
  正当他在心里把那做灵魂剥离机导致他穿越的混蛋挠得哭爹喊娘时,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男声犹犹豫豫的声音:“你……是……林楚臣吗?”
  莫凌下意识地回答“不是”,而后才反应过来,啊,他现在就是林楚臣了。
  他着急忙慌地翻身起来,却又被眼前的人惊在了当场。
  他实在太过震惊,以至于对方伸出手他也没去接。
  对方看着他呆愣愣的样子笑了起来,重新又说了一遍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杨修远。”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新文,欢迎收藏。
 
 
第2章 
  杨修远觉得和自家艺人的第一次见面实在是有点尴尬。
  他是一周前才开始接手林楚臣的经纪工作,他自己本身就有带艺人,而且艺人正当红,每天忙到飞起,但公司的意思是随便吊着林楚臣等约满就好了,不太需要怎么管,他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艺人那边的通告,打算等过两天得空了就去医院看看。结果还没等来空闲时间,就先等来了医院的电话。
  真要是植物人状态,早一天晚一天都无所谓,但既然人醒了,他还是决定第一时间去看看。他派了四个助理一个化妆师一个造型师跟着原本带的艺人去跑通告,而后就转机回了北京。
  刚下飞机的时候,便又接到医院电话,说病人情绪不稳定,刚醒过来就持刀袭击了医生,他吓得饭都没来得及吃,随便买了个快餐带上就开车赶往医院。
  然而当他风尘仆仆地拎着汉堡套餐冲到医院时,看到的就是埋在枕头里的后脑勺和被子堆里撅起的屁股。
  他一时有些晃神,再三确认了一下房号,又弱弱地站在门口问了一句“你是林楚臣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