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快穿之向死而生 作者:莫重九(三)

字体:[ ]

 
 
第130章 元文盛世·七
  一天时间,足够莫音和知道许多良咏文不该知道的事情了。
  莫音和回到宫里,才踏入玉极宫,六皇子便迎了过来,生怕莫音和跑了的样子。
  莫音和见他此般撒娇模样,顿时失笑摇头。
  “六皇子,我不会走的。曾经欠您的糖葫芦,今日补上可好?”莫音和问道。
  六皇子用力点点头,莫音和便带着六皇子进了后院的小厨房内。
  三年前,由于宫中厨房离玉极宫稍远,六皇子又爱吃各种小点心,因此皇帝直接批准一个御厨每日留守玉极宫,一旦六皇子想吃了,就给六皇子去做。
  而今,厨房已经荒废良久了。
  幸而做一个糖葫芦而已,莫音和只需要热一点糖水就行,无需动用厨房内太多用品。
  做一个糖葫芦还是难不倒莫音和的,不多时,莫音和便做好了两串。只不过现在只是秋季,外界温度还高,做不出漂亮的糖风来,只有稀稀的糖浆裹在上面,还不时滴下两滴来。
  六皇子很乖巧。莫音和知道他吃过很多比糖葫芦好更好更名贵的东西,却惟独只有吃这糖葫芦的时候最认真,似乎在慢慢品咂着什么极品美味一样。
  莫音和看着六皇子的表情,一时间都快要觉得自己十分有做饭天赋了。可说实话,自己有几斤几两莫音和还是知道的。
  随后,莫音和状似不经意间问道:“六皇子,我不在的三年里,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没有人陪你呢?”
  六皇子根本不知道莫音和欲要打探他此时处境的目的,想了想回答道:“父皇不来找我了,太子哥哥也很少来了,盛无极也不来了,无为没有人陪。”说罢,六皇子放下手中的糖葫芦,很认真地对莫音和再一次询问:“哥哥不会离开无为吧?哥哥不在的每一天,无为都有想哥哥的。无为害怕哥哥不回来了。”
  似一颗石子投入海洋。
  海洋似乎无知无感,但的确泛起了阵阵波澜,只是海洋不知,还以为是鱼儿有调皮了,掀起了阵阵水花。
  莫音和点头答应。
  得到了莫音和承诺的六皇子这才吃完了剩下的糖葫芦,拉着莫音和要去用晚膳。
  莫音和赶着回来的原因就是答应了六皇子一起用晚膳。若是回来晚了,这个小家伙绝对不会先吃,只会等着他回来。
  来到桌边,莫音和用手感知一下,果然因为要吃糖葫芦耽搁了一下,这一下菜已经冷了。六皇子不过是个小孩,吃凉掉的饭菜自然是不行的。
  莫音和端起几盘六皇子爱吃的菜,打算热一热。就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不需要吃多少。
  才端起那一碗精心熬制过的雪莲绿豆排骨汤,莫音和忽然兴起。他当即放下汤碗,用勺子在汤中细细翻找了起来。
  果然,不是错觉。绿豆汤里的绿豆中,混入了绿巳豆。这种豆子和绿豆很像,但是比绿豆更大一些,颜色更深一些。没有相关知识的人很难看出其中区别。但是绿巳豆不是常见豆类,所以很少会有人吃绿巳豆中毒。
  对,绿巳豆是有毒的,但是毒姓不高。但是长期小量食用会损伤人体,出现肠胃疾病,还会精力不济,心烦意乱等症状。但是一次姓大量食用,比如将绿巳豆当做绿豆煮成慢慢的一碗汤。
  莫音和找了半晌,并不多,只有七八颗。可谁知道那些已经被熬得稀烂的一些绿豆糊里还有多少也被熬成了汤汁的绿巳豆。
  莫音和知道六皇子爱喝汤,每一顿饭肉都可以不吃,但是这一晚汤是必须要喝的。尤其是夏日,哪个孩子又经受得住绿豆汤的诱惑?
  这些都是御厨同意派发过来的,六皇子已经没有了单独给他做饭的御厨了。所以,有人想要毒害六皇子,源头是从吃食下手?
  能够用上绿巳豆,这绝对不是意外。特别身为御厨,什么食材有毒什么没有,自然是该心里有数的。
  莫音和尝了一口已经冷掉的汤,舌尖上泛起了一丝微小的苦味,这也是很容易区分绿巳豆和绿豆的地方。绿巳豆带毒,味极苦。
  汤里除了一丝几乎感知不到的苦味以外,还有很重的味道。盐味和香精味。莫音和不是没有吃过御厨做的饭,他们给皇子做的一般口味都不是很浓,除非这个皇子口味奇特,有特殊要求以外。
  虽然厨子不是大夫,可是除了技术以外,一些代代想传的知识还是在的。
  莫音和一尝就知道,这个汤绝对不是偶然。用咸味和香料的味道来掩盖那一抹小孩子最讨厌的苦味。莫音和都想知道,这汤到底是只针对六皇子一个的,还是针对宫里所有人的。
  太子,还是谁?
  莫音和将其他菜都细细翻找了一遍,只有绿豆汤有问题,其余的即使有问题,莫音和此时也不知道。
  放下手中菜,莫音和转身对一直跟在他身后,眼巴巴看着他的六皇子解释道:“菜都凉了,我给六皇子随便做一点新鲜的菜品吧。”
  “虽然味道可能比不上御厨做的,但是六皇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定要吃饭……”
  莫音和叨叨絮絮着走去小厨房,没看到六皇子看他的目光愈发柔和,眼中充满了失而复得的欣喜。
  结果最终将厨房打扫干净并且将已经锈蚀的国换掉时,已经近夜,莫音和只得煮一碗面给六皇子垫垫底,吃完不久莫音和就赶着六皇子去睡觉。
  第二日,莫音和悄悄溜到了御膳房,给一个掌厨送了不少好处,唯一的条件就是以后每日给玉极宫送新鲜的肉菜来。
  这样做其实莫音和也并不放心,但是他不可能每一日都出宫,也不可能那些新鲜肉菜就绝对没有问题。但是以莫音和的能力,给他新鲜的肉菜,他更能够分辨出是否能够使用。
  御膳房的饭菜照常送来,可是六皇子却再也没有吃过。
  自这一年起,向来爱吃绿豆的六皇子忽而改了口味,众多吃食都极是不喜。但六皇子早已不是原来那个深得帝心的六皇子,别说御厨,就是下人都没有几个是还能对他用几分心的。除了莫音和。三年又过,六皇子还有两年成年,莫音和不得不为六皇子的将来做打算了了。
  莫音和回来的时候是秋季,而今入冬,他回到六皇子身边的第三年新年将近,过了新年以后邻国觐见,会组织一场春猎,届时所有适龄皇子都得出席国宴,包括智力不全的六皇子。若是六皇子不出面,很是有可能让他人抓到把柄,再好好讽刺或者议论六皇子一番。这可不是莫音和希望看见的。
  这三年间,莫音和一直都只在做一件事,就是让六皇子平安长大。这三年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太子依旧是太子,皇后依旧是皇后,太子重新得宠朝堂厮杀,六皇子的传闻却已经在莫音和的推动下渐渐消失。六皇子这个人也似乎开始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三年间,大事没有,小事不断。针对六皇子的事情一直都源源不绝。比如饭食中的慢姓毒,或者不声不响移栽到了玉极宫内院的有毒植物。
  这个人不仅很坚持,还手段通天。莫音和一直在查,线索却总是断掉,这表明,相关的那些人都被处理掉了。这个人还很狠。但三年时间,足够莫音和隐约查到是谁做的,只是证据总是还未来得及保留就被处理得干干净净。
  莫音和询问过六皇子,六年年前盛无极被禁足后就被皇后一直带在身边,说是三个月的时间盛无极都瘦了,憔悴了不少,身为姑姑要好好照看一番。
  这种态度着实奇怪。明明她是六皇子和太子的母后不是吗?太子倒还好说,可是她对六皇子的态度太有问题。对一个侄子都比对亲儿子要好,难不成真是太过于嫌弃六皇子的先天不足吗?
  说道太子,太子其实也有点奇怪。
  比如,莫音和终于从宫人嘴里挖到了当年太子被禁足的原因。
  他跪在皇帝长生殿前三天,欲要求情。求什么情?求让莫音和回来的情。
  “良家时代忠良,此次六弟护仆,定能得来咏文一颗赤子之心,让其真心回护六弟。望父皇开恩,让咏文回程。小小年纪,幽宫难活。”莫音和望着雪中一棵红梅,脑子里却出现了这一句话。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更何况说这话的人是皇帝。原本莫音和或许还有一线转机,太子这么一说,没在幽宫多待两年,莫音和还想夸呈帝宽容呢。
  但是,太子这态度就很耐人寻味了。
  莫音和不仅和他不熟,第一次见面还能感觉到太子的探究和不信任。那么为什么短短几个月就到了要跪个三天三夜要给莫音和求情的交情了?
  莫音和不懂,但他无法否认太子身上的确带有秦楚的一部分影子。但是要让秦楚给一个人跪上三天三夜只为求情,最终这目的还没达到,莫音和又觉得这实在不像是秦楚会干出的事情。即使秦楚再在全无记忆,但莫音和也觉得秦楚不会这样做。
  秦楚为人全然就是野兽派。在毫无胜算或者毫无希望之前,他只会静静蛰伏着,等待着时机一击必杀。
  这样一看,太子就一点都不像秦楚了。他太冲动了,也太不成熟了。
  莫音和收回思绪,正巧看见梅瓣承受不住落雪的逗弄,无奈坠落枝头拥抱繁雪。恰好响起的脚步声伴随着一声枯枝被压塌的碎裂声,莫音和回头,便看见一个毛茸茸的人。
  “莫莫,你看我穿得怎么样啊?”
  六皇子跑到莫音和面前转了个圈。他头戴裘帽,脖子上还围着白狐围脖,穿着藏青色的棉服却不显得很是稚嫩。若不是眼神中泛出的神光与外表全然不在同一年纪上,一时间莫音和都快看不出来了,这才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他已经开始变成大人模样了。
  六皇子长得真快啊,莫音和感叹道。而且他不像太子一样随母亲,长得清秀,而是随皇上,小小年纪便已经知道,他未来必定长得高大英武。
  莫音和笑笑,毫不吝啬夸奖:“六皇子真厉害,慢慢地也长大了。”
  六皇子笑得开心极了,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闪得莫音和眼睛痛。
  莫音和垂首一笑,便感觉到脖颈上传来温热暖度。毛茸茸的,还带着一股冷冷幽香,若有若无,极是好闻。
  莫音和抬头,便见六皇子正收回手,而原本在他脖颈上的狐裘却是不见了。
  只见他满意地点点头:“莫莫果然更好看了。”
  莫音和摇头失笑,也不拒绝六皇子的狐裘,也不和他扯什么主仆君臣的。他就是个极单纯的孩子,只要两个人都开心就对了。
  莫音和摩挲着毛茸茸又很温暖的狐裘,又不由得想起了某个家伙的温度。
  却不见,莫音和低头怀念刹那,六皇子骤然紧缩的双瞳。
 
 
 
 
 
 
第131章 元文盛世·八
  春猎如期而至。
  春猎后,方国宴。
  每个皇子都有自己的亲卫队,但很少如六皇子这般参差不齐的模样。
  为了不丢黎国的脸,莫音和知道呈帝配备给六皇子的士兵都不会是弱者。但是不知皇帝是有意忘记还是无意注意,并非皇子亲兵的侍卫,都是可以被收买的。起码就莫音和看来,护卫在身边的几人都不见得有多想好好保护六皇子。
  莫音和回头看六皇子,只见他无知无觉模样,觉得这样不错。无论怎样,起码还他一个安平未来。
  太子骑着赤血马,渐渐靠近莫音和。卫兵步行后退一步让开太子。
  莫音和回头用眼神安抚六皇子,向太子一行礼。
  “咏文见过太子。”莫音和欲要下马,被太子拦住。
  “我们之间,哪里有这么多的礼节。”
  莫音和眉头微皱,抬头看向太子,却只望进了一片无尽的黑暗。
  就是这个眼神,很像。但除了这个眼神,哪里都不像。
  最让莫音和不明的,还是太子至今未婚。即使政绩如何斐然,这终究成为了一个让太子被万般弹劾的理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