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废物美人逆袭指南[快穿]+番外 作者:酥雪京(下)

字体:[ ]

 
第50章 花瓶影帝(15)
  左丘珍和《武林公敌》剧组解约后,她自己是无事一身轻, 拍拍屁股走人了, 但剧组却不得不面对一堆烂摊子。
  左丘珍在圈子里虽然风评不好, 但也号称天娱一姐, 剧组里和她同样在签约在天娱的艺人害怕被连坐,也试着与剧组商量着解约。
  剧组也不是不明白他们的难处, 但是已经开机这么久了, 租赁拍摄场地、宣传公关、道具服装制作,甚至是雇佣群演、日常的三餐住宿加起来都是一笔不少的开销, 女主演离组本来就耽搁了剧组的拍摄,拍过的所有镜头都等于作废,紧要关头,他们更不可能答应配角演员的请求。
  小演员们心里惶惶,演出效果也大打折扣,剧组又只得给他们做心理疏导。
  这边拍摄进度不能停下来, 那边导演、副导、制片又得忙着物色女主角的新人选。
  明星们的档期都是提前排好的,尤其是大红大紫的明星,通告能一直给你预约排到明年。
  能立马挤出时间参组的,不是正在休息期间的明星,就是连配角都接不到的小透明。
  乔导为了女主角这事儿, 沿着通讯录一个个往下打, 但都没能找到合适的人选。
  剧组群里, 副导演正在为他们直播试镜情况。
  “情绪往往是复杂的, 多变的, 难以琢磨的,它不能单纯的用高兴或悲伤来定义,而今天我所看到的女演员们,不是把剑挥成了情意绵绵剑,就是感觉在演杀猪小天后……”
  “虽然我们总是吐槽当红小花们的演技还不够纯熟,但是如果你经历过一次试镜,你就会知道她们能够火起来还是有原因的。”
  “时间快结束了,而合眼缘的女主角还没有出现,如果不是我长得实在丰满了些,就亲自上阵了。哎,今天也是元气满满但一无所获的一天鸭。”
  笑青山身为编剧,自然知道他们今天试镜的是哪一幕戏——《武林公敌》的男主角虽然是正派角色,但一开始却是以反派的身份出现在江湖之中的,而女主角则是名门正派的大师姐,与男主一见如故,当即邀为同道,义结金兰,喜不自胜。
  但在剧情中期,男主角魔教中人身份暴露,女主角误将他认作十年前血洗云城徐家大户的魔头,悲愤之下与其割袍断义,并刺了他一剑。
  这一幕的情绪其实很好理解,女主角一直以为男主和自己一样是行侠仗义的侠客,但却意外得知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与男主相处的点点滴滴告诉她男主并不会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但是摆在她眼前的却又是暂时无法反驳的证据,她愤怒,茫然,伤心又痛苦,在激烈的情绪波动中,她拔剑了。
  那一剑,既是在质问男主是否良心尚存,又是在质问自己,在大义与友情面前,她到底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但理解是一回事,演绎又是另一回事。
  哪怕有详细的人物小传以及完整的剧本,剧中的人物也始终是由文字构成的。
  他们的喜怒哀乐并非定数,需要有演员来为他们填补血肉,而演员如果不能够共情,也只能按照自己的刻板印象来饰演角色——比如生气就是大吼大叫,黑化就是白眼都快翻到天上。
  这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演员以演艺为工作,必然不能用普通人的要求来要求自己。而导演的职责之一,也就是挑选出最符合角色的演员。
  虽然左丘珍嫌弃女主角的戏份不够多,但实际上她作为整个剧本的副线,同样贯穿了全剧。若是说男主在剧中的职责是推动剧情,那女主的职责就是演绎成长。
  女主演迟迟定不下来,剧组的许多情节都无法拍摄。
  思来想去,笑青山还是给乔导发了消息:“女主角身上并没有爱情戏,也没有必须要以女姓身份才能继续下去的情节。演员可以不拘于姓别。”
  乔导回复得很快:“你不介意女主角姓转吗?”
  “一切以剧组的利益为重。或者男演员反串女主角也未尝不可。”
  这次乔导回了他一个“……”,在圈内女演员反串男角色的戏倒是不少,但男串女一般都是作为搞笑情节,比如如花之流。而且就男演员来说,首先体格就是一个大问题,更别说模仿女姓的仪态了。
  最后乔导回答:“还是改姓别吧,麻烦你了。”
  很多年后,这仍然是让乔导扼腕叹息的一个决定,只恨当初GHS的广告播的太晚,让他错失了一个推出女装大佬的机会——说归说,《武林公敌》仍旧在他一生的多部作品中牢牢占据了第一梯队的交椅。
  “那演员呢?需要我帮忙吗?”笑青山还没忘了自己是海星娱乐的大股东,虽然他没怎么管事儿,但想要调动演员还是可以的——当初岑竹就是这样中了他的锦鲤大礼包,“白树最近在休假,我可以争取说服他。”
  白树也是海星娱乐为数不多的当红明星,演技不错,姓格也温和,之前他还争取过《武林公敌》的男主角,只不过惜败给了程文轩。现在告诉他这个消息,他多半都不会拒绝。
  如果是其他剧组听到这个消息,肯定都把生死压在笑青山肩膀上了。
  但乔导却回答:“先等等,我心中已经有了人选,就是不知道他愿意不愿意。如果他不同意,那只能麻烦你了。”
  “好,等你的消息。”
  笑青山搁下手机,喝了口茶,氤氲的水汽将他的面容盖上一层纱。
  也不知道乔导是看上哪一位演员?
  茶还没咽下去,手机就响了起来,来电人上,“乔行”两个字眼明晃晃的,笑青山呛了一下。
  除了剧组的法务以及制片人以外,他没有和任何人交换过号码,包括乔行,但他自己却要到了剧组所有人的电话号码以备用,这也是他手机能显示乔行名字的原因。
  他不觉得自己编剧的身份会暴露,那这通电话只能说明乔导找圈内其他人要到了他的号码。
  乔导看上的演员是自己?
  笑青山笑了笑,接通了电话。
  乔导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后,开门见山道:“你要不要尝试饰演女主角——当然会改成男二号——这一角色?我看过你的《城南月》,觉得你是一个很有演潜力的演员。”
  笑青山想了一想,觉得对方可能是又想栽培新人了。
  圈内有传闻,当过乔导电影主演的人都能飞升成影帝影后,这虽然是巧合,但也和他对演员的栽培脱离不了关系。
  有实力的影星谁不喜欢,但有的导演永远只用实力派,而有的则会自己培养潜力股。
  现在看来,《城南月》的影响的确很大,至少乔导是认可了他的演技。
  笑青山近来的日子过得很悠闲,吃饭,写剧本,娱乐,不可描述地睡觉和真正的睡觉,连他自己都有些忍不下去了,觉得自己就像一条上岸的咸鱼,可偏偏叶易还把他当橘猫养,恨不得把他喂得横向生长。
  这下来了工作,扮演(前女主)男二号也不妨碍他和系统对着干的大业,他没有拒绝的道理,当即就答应了。
  而且这次的拍摄地点就在本地的大影城中,他也不用和叶易分隔两地,拍完后就可以回家。
  和乔导谈好了合约后,第二天他便前往剧组签订协议。
  到达的时候,剧组正在拍戏。
  场务见着他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讶,乔导昨天已经将这件事告诉了全体剧组成员。
  在合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后,他留在剧组定妆,林灵去和服装组商量戏服的裁剪事项。
  等乔导闲下来后,又找他讨论了一番对角色的理解,笑青山对答如流。
  乔导点头:“不错,你对女主角的理解很深入,如果没狗知道了一定会很欣慰。”
  笑青山:“……”现在的无言以对,都是当初取名字时脑子里进的水。
  “哦,对了!”乔导摸出手机,“你还没有加剧组的群吧?我拉你进去。你别忘了和没狗讨论一下剧情,你们之前在《城南月》剧组,应该很熟吧?”
  “……还好。”岂止是熟悉啊,那就是他自己。不过导演能如此自然地说出这个名字,看来是见过大风浪的人。
  “没狗虽然作品不多,但很有想法,以后肯定能大放光彩!”乔导侃侃而谈,“圈里有人说他拍的东西太俗了,但大俗即大雅嘛。”
  笑青山:“……我替他谢谢您了。”
  乔导一直在夸没狗,之前和他在微信上的聊天中,笑青山都没有看出来乔导这么欣赏他的马甲。
  被人当面这样表扬,笑青山有点别扭,他隐瞒自己的身份是不是不太好?但公开后,没狗就不再是单纯的编剧,而是兼任演员了。后者的身份会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纠葛,不是摆不平,只是太麻烦了。
  乔导还想留他吃饭,但剧组盒饭把名字中的那个“饭”发扬到了极致,都是清水煮白菜,下面厚厚一层白米,主演想吃鸡腿也只能自掏腰包。想到进组后,自己如果不搞特殊也只能天天吃它,笑青山的味蕾主导大脑,婉拒了他的邀请。
  乔导执意要送她出影视城,在路途中,他们遇上了左丘珍。
  笑青山这才知道,在《武林公敌》拍摄期间,左丘珍还同时接了三部戏。
  他想,怪不得左丘珍有18个替身,在她分身乏术的时候,那些替身就可以帮他替武戏,替落水戏,替下跪,替手部特写,替接吻,替大尺度戏……
  而且她还有马替。左丘珍早年拍戏时从马身上跌落过,从此留下了心理阴影,但马替不是代替她骑马,而是当成马被她骑……
  总之,从头到尾就贡献一张脸,还能拿到上千万的片酬,也不怪左丘珍被宠得飘飘然。
  狭路遇冤家,笑青山和乔导只当看不见,可左丘珍偏偏要凑上来。
  她凝视着笑青山的面容,笑着问道:“剧组开机时可没见过小肖,是组里又有哪位演员离开了吗?”
  她语气显得亲热,却话里藏针,《武林公敌》剧组前些日子又演员想解约的事情她可知道的清清楚楚,虽然不清楚细节,但想到乔导愁眉苦脸的样子左丘珍就开心,她好像没发现,自己的很大一部分快乐都来源于他人的痛苦。
  笑青山淡淡回道:“离组的人不就是你吗?””
  左丘珍先是皱眉,随后又微微睁大了眼睛,笑青山竟然是来顶替她的位置的?
  她一边欣喜乔导找不到同等级的演员来拍戏,一边又恼怒自己的女主角位竟然被一个男演员给抢了。
  “没狗编剧同意了?”左丘珍酸溜溜问乔导,“当初叫他给我加点戏份就要死要活的,看来还是我入不了他的法眼,不值得花费他的时间来改戏。”
  乔导回击道:“他还是知道什么叫做合理请求,什么叫做无理取闹。”
  左丘珍也不恼,嘴角的笑容明艳动人:“剧组的投资商拉到了吗?我家那位可真是小心眼,不就这么大点事儿,居然气得在酒席上大说特说,他一个生意人,还不知道买卖不成仁义在的道理吗?”
  笑青山静默不语,冷冷瞧着她。
  在左丘珍第一次和剧组闹矛盾的时候,制片就有再去拉投资商的想法,但无一次不是碰壁,想来也有她男朋友在其中做的手脚。
  乔导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架:“承你吉言,我们已经找到了新的投资商。”
  “哟,是吗?”左丘珍说,“不知道有多少投资呢?如果不够的话,我这儿还认识一位大老板,是我男朋友的哥们,他最近也想搞电影投资,手上有100万没处使,可以介绍给你们。”
  她这话就是明着讽刺剧组没钱了,100万放在日常里来说是一笔不少的金额,但在娱乐圈内就是洒洒水的水平,连演员的薪酬都付不起。
  “不必了,你的好友还是留着为你加油打气吧。”乔导说道。
  左丘珍笑了两声:“乔导不必这么客气,我们是好朋友,在资金流转不通的时候献出一份力量也是应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