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书]穿成小说里的炮灰怎么办 作者:陌上宁

字体:[ ]

 
文案
 
一朝车祸穿进了妹妹写的小说里,原主是炮灰中的炮灰,主角都没动手就自己over。
 
谢钰过起了斗叔婶,打脸前任的日常生活。
 
一次意外,谢钰身后跟着一个甩都甩不掉的忠犬,武力值超高,指哪打哪。
 
 
周·高富帅·崇霸气侧漏地说:看清楚没有,这是我的人,要是谁再敢招惹,要你们好看!→_→
 
逐出家族的渣男前任:明白小叔,我一定离小婶十米远,绝不靠近!
 
失忆的弟弟:周总,我会保护哥哥的!
 
刻薄的叔婶: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谢钰:背靠大树的感觉,真不赖!
 
外白里黑受vs小心机闷骚攻
 
 
温馨指南:文中有三人是重生归来
 
背景是同姓可婚
 
内容标签: 打脸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钰:周崇 ┃ 配角:周墨:谢润 ┃ 其它:陌上宁
 
 
 
第1章 新生
  “病人醒了,家属可以进来看一下。”
  
  周围都是乱哄哄的声音,谢钰迷迷糊糊地想,原来这就是地府啊,可他怎么感觉手臂这么疼。
  
  不对,他不是死了吗?手臂怎么会疼,应该说是他怎么感觉到“疼”,难道他没死?
  
  这个念头只出了一瞬就被谢钰否决了,那辆货车冲过来,自己根本就没有躲开的机会,在那样强的撞击下,自己要是还能活下来,就不是进医院而是进实验室了。
  
  他天马行空的想着,可手臂的刺痛感渐渐加大,他心想,自己生前也没做过十恶不赦的坏事,怎么死了还要受折磨,阎王爷这是没开眼啊!
  
  “医生不是说这小贱货醒了,怎么我们一进来他就闭眼了,是不是不乐意看见我们?”
  
  “闭嘴,要不是你小钰会这样躺在医院里吗?你还有脸说这话,我抽死你这个兔崽子!”
  
  “哎呀,你打孩子做什么,他还这么小,懂什么啊,要我说啊,都是那小浪蹄子惹得祸,凭什么他惹的祸要让我们家小之替他背锅,没这个理!”
  
  “你起开,我今天就非抽他一顿不可,这躺着的又不是旁人,是他哥,他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真是让我心痛啊,心痛!”
  
  “我就不,他才不是我哥呢,我没有他这个哥!”
  
  “老谢你也是的,小之不就说了他两句不好听的,他当哥哥的就该让着弟弟!”
  
  谢钰听着他们几个人的争吵,发现了一件事。
  
  他居然没死,不仅没死,好像还重生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里,正在争吵的三个人,貌似是他这具身体的亲人?
  
  “咳咳。”
  
  谢母耳朵尖儿的听到声音,忙停住嘴里的话,刻薄的眼神剜了谢父一眼,用手在眼边上擦拭着,语带悲伤,“哎哟,我的儿,你可终于醒了,来,慢点坐起来,口渴了吧,婶儿给你倒水。”
  
  看来这个女人是这具身体的婶婶,可他怎么感觉这个女人散发着恶意,冲着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而来。
  
  谢钰费力的睁开眼皮,谢母把他扶起来,他靠在床垫上虚弱地说,“麻烦婶儿了。”
  
  谢母倒水的手一顿,随即掩饰般的笑道:“麻烦什么,不麻烦,都是一家人,别客气。”
  
  
他没说话,静静的用余光细细打量着三人。
  
  谢母长相刻薄,一双吊角眼,脸上擦的粉跟脖子呈现两种颜色,嘴皮薄,眼里透着一股子精明。
  
  谢父一张国字脸,瞧着很是和善,此时正一脸的慈爱的看着他,眼里隐约有泪光浮现。
  
  最后一个,就是刚才骂原主的人,长的倒是挺白净,就是那嘴太厚了,恰似跟香肠,毁了一张脸。眼睛里被欲·望沾满,底下有着浓重的乌黑。站在那一歪三斜,让人看了就皱眉头。
  
  谢之见谢钰看他,白眼一翻,口气不善道:“你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吗?!”
  
  他轻笑道:“是啊,没见过你这么帅的。”
  
  谢之听到夸奖,缓和了神色,“算你有眼光,不对,你今天是忘记吃药了吗?怎么嘴这么甜。”
  
  谢钰心说客套话而已,居然还当真了,面上却带着笑,“我才醒,哪有时间吃药,表弟说笑了。”
  
  “小贱,小钰刚醒,需要静养,小之你先跟你爸回去,我留下来照顾你哥。”
谢母脸上堆满了笑,跟超市促销员的笑有的一拼。
  
  谢母刚才话出口一顺嘴,差点就把那声“小贱蹄子”给叫了出来,幸好她急时收住嘴圆了回来。不过,刚才谢钰看她的眼神怎么那么古怪,好似在嘲笑她一样,她再一仔细看,又没什么不同。
  
  谢父泪眼婆娑,跟谢钰告别,“小钰你好好休息,我晚点再来看你。”
  
  敛去眸间深色,他乖巧地说,“好的,叔叔慢走。”
  
  “嗯,晚点我再来看你。”
  
  话音刚落,谢父就带着谢之走了,留下谢钰跟谢母在病房。
  
  “来,小钰喝水。”谢母把水端到谢钰跟前,假意要喂他喝。
  
  谢钰伸手接过放在一边,“谢谢婶儿,我不渴,等会再喝。”
  
  “那也行,”见屋里没人了,说了几句话,谢母忍不住了,她试探姓地问,“小钰,你还记得是谁把你推下去的吗?”
  
  “谁推我下去的?”谢钰重复了一遍,脑子里一闪而逝的画面,快的让人根本抓不住,“是一个人,男人……”
  
  谢母手指微微抖动,嘴唇发白的说,“那你知道是谁吗?”
  
  “婶儿为什么这么问?”谢钰奇怪的看着他,瞥见她发抖的手指,意味深长地问,“难不成婶儿认识那人?”
  
  谢母急忙反驳,“不认识!”
  
  谢钰追问道:“婶儿这么快急着反驳,难不成真的是我,认识的人把我推下水的?”
  
  “不是,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没有人推你,是你自己掉进水里的,你别瞎说!没人推你!”谢母心里发虚,大声说道。
  
  他如谢母想的那般,不再追问,“我知道了,婶儿声音小点,这里是医院。”
  
  谢母不再说话,扣着手指头,眼神乱晃,明摆着告诉谢钰,我心虚了。
  
  谢母不说,他也没再问,静静的打量着谢母,谢母穿的很洋气,这才初春,就穿上了皮草,头发高高盘起,面上化着浓妆,不过耳朵上带着一副大大的金耳环就显得格外艳俗,手腕跟脖子没有带饰品。不过,这化妆技术真不好,脸跟脖子差了几个色度,看着真的很low。
  
  谢母坐了几分钟,浑身冒汗,难受得紧,就提出要走,“我家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晚上我跟你叔一块来看你。”
  
  谢钰说,“嗯,婶儿有事就先去忙吧,我不要紧的。”
  
  “有事就叫护士,我先走了。”
  
  谢母匆忙的往外走,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有财狼虎豹。
  
  谢钰靠在床上,脑海里浮现出一段段熟悉又陌生的记忆,脑海里的几个片段一闪而过,他明白了熟悉感从何而来
,这是原主的记忆,这具身体自然对它很是熟悉,而谢钰是外来灵魂,感到陌生也不奇怪。
  
  源源不断的记忆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可是越知道的多,谢钰就对原主身上发生过的事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就好像在哪里看过一样。
  
  随着记忆的变化,谢钰肯定了一件事,tmd他这是穿到他妹妹写的小说里了!
  
  谢钰的妹妹在绿江江文学城写小说,隶属于纯爱分部,就在前不久,他妹妹写了一本渣贱狗血小说。
  
  他妹妹懒的起名就用了他的名字,他也没在意,谁成想,“他”居然是炮灰,还是个窝囊的炮灰!
  
  谢钰依稀记得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谢润,也就是谢钰的弟弟。
  
  原主的父母是商业联姻,根本毫无感情,而原主的父亲有一个很相爱的女朋友,碍于家里的胁迫,跟原主母亲结婚,原主母亲生下原主就抑郁而死,留下不满一周岁的原主。
  
  第二年,谢润出生了,可要实际算起来,谢润就此原主晚出生三个月。
  
  三个月。
  
  他心想,这是有多迫不及待,原配一死就旧情复燃,一点不顾及旁人的看法,第二年就生下孩子。
  
  这么一想,原主母亲的死因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谢钰努力想着书里发生过的事,原主被继母“溺爱”着长大,姓子十分软,习惯了逆来顺受,旁人说句重话,他就不敢说话了。原主的母亲生的极美,连带着原主也遗传了母亲的美貌,尤其是那双眼含春水的迷人桃花眼,望着你的时候眼总是含着一抹笑,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放缓了语气。
  
  两年前,原主父亲带着继母去游玩,除了车祸,双双归西,留下一份遗嘱,公司股份兄弟俩六·四分,房子和不动产也是六·四分,六是原主,四是谢润。
  
  这份遗嘱是原主父母结婚时,原主母亲娘家提出的条件,直到后来继母进了门,蹿腾着改遗嘱,才把原主名下的一点股份分给谢润,他自己的则全都给了谢润。
  
  他一死,原主手里的股份就成了“鸡蛋”,周围的蝇子都想趴上去叮一口,吃点油水。
  
  原主叔婶借着监护权把原主的股份占为己有,而原主自然不敢说什么,可怜的是原主给了股份还要忍受叔婶及他们儿子的谩骂、侮辱。
  
  谢润就不同了,原主父亲生前给他留了个管家,不仅忠心还是个人才,旁人自然不敢动他,也就只能作罢。
  
  谢钰啧啧道:“这受宠的不受宠的就是不一样,待遇差别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死了也要给他留一手,真是狡诈。”
  
  原主短暂的一生有三个转折点:母亲离世,继母把他养成了一个窝囊废;十几年后父亲出车祸死亡,叔婶亏待,表弟谩骂侮辱他;最重要的一点,遇见男主周墨,堵上了青春赔上了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