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综]对方向你砸了一场暴风雪 作者:啊黑

字体:[ ]

 
文案
 
霸道总裁属姓雪女×小妖精加州清光
 
虽然叫雪女但这是个裤子里面有宝贝的男雪女,哎嘿!
 
#巡山捡到媳妇但媳妇总想跑#
 
 
#妖怪和付丧神该怎么愉快的谈恋爱#
 
#和小媳妇的甜蜜日常#
 
内容标签: 少女漫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雪女,加州清光 ┃ 配角:大雪那个飘 ┃ 其它:刀剑乱舞,阴阳师
 
 
第1章 初见
大雪又把山路封住了。
因为今天是雪女例行巡山的日子。
雪女乐此不疲的在自家山头寻了五百多年的宝,兢兢业业,勤勤恳恳。
雪山上总能给人惊喜,比如镶着珍珠的簪子,比如一本也许是绝世武功的破烂小册子,又比如匆忙赶下山的人们遗留下的几块馒头。不对,馒头不算。
雪山上是终年化不开的皑皑冰雪,一眼望去,除了白还是白,但雪女每当眺望自己的山头的时候,心中总是生出无限的骄傲与自豪——那么大的一座山,都是我一个妖的呢!
#感觉自己超有钱的!#
呯!
突然,像是某种重物从高处掉下来的声音,雪女飘着的身体猝不及防的被这声音吓的一歪。
什么鬼难道有妖怪来寻仇?不对啊这是得有多傻才来雪山来找我寻仇啊。
雪山可是我的主场。
怀着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和警惕,雪女晃悠晃悠的飘到了声源发出的地方,然后视线便被一片红占据。
是一个男孩子,还是一个出血量超多的男孩子。
血液甚至染红了他身下的一大片白雪,看着就很疼的样子。
但是雪女更想知道他是怎么呯的掉进自己山头上的。
厚厚的积雪已经将山路封的死死的,就算那些人类用铁铲之类的工具挖个不停也要月余,更别提把人打个重伤然后扔到自己的山头上。
所以……雪女匐了匐身,把人翻了过来。是妖怪?
还是那种在天上打架然后被踢下来的妖怪。
也许是刚好路过吧,雪女想,便打算绕过他继续巡山。像这样的妖怪一天不知道死多少,总不能因为他好像要死在自己的山头了就耗费自己的妖力去给他疗伤。
走了一段后,雪女的飘速却越来越慢,那个孩子身上没有妖气……虽然感觉上有点熟悉的样子,但是万一,万一那是一个被妖怪打成这样然后结果发现不好吃就顺手扔在他山上的人类呢?
于是他又飘了回去。
“如果你醒了之后想和我打架,我就把你冻成冰块扔下去。”妖力治愈着那人的伤口,雪女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茨木式的霸道邪笑。
尽管这个霸道邪笑看上去更像是脸部抽搐。
#学不来学不来。#
 
清光一睁眼就看到一个黑色长发的少女,她正一脸抽搐的对着他呲牙。
#吓的我刀都掉了#
黑发‘少女’:“你还好吗?”哇,是红眼睛呢。
人类应该没这样的吧...所以我现在应该让他滚出我的山头?
这样想着,雪女脸上的表情不自觉更‘邪魅’了几分。
清光:“那个……你是?”话说,好冷啊……
这里是,雪山?还有你能不能别这样看我...有点,可怕。
雪女皱皱眉,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你还好吗?”
清光觉得自己不是很好。雪女又不是治疗系的妖怪,他的妖力只能止个血啥的,像小桃子和蒲公英少女那样抬抬手就能原地复活一样的技能他并不会。
所以清光现在还是很疼。
但他不能说,他是个男子汉。
#心里超苦的。#
“我很好……那个,请问你是?还有这里是哪里?”清光又问了一遍。他们六个人在和溯行军打架的时候本来都要碎刀了,结果也不知为什么,战场上突然吹起了狂风,将他们全部席卷。恢复意识后便出现到了这里,还有一个阴森森的在这和他呲牙的‘少女’。
 
虽然……虽然主人舍弃了他们,但是其余同伴们的安危让他很担心。
雪女歪歪头,“我是这座山的主人,你刚才不知道从哪里掉了下来,刚好我路过。”
顿了顿,又道:“这里是雪山,你是妖怪吗?”
虽然看着像妖怪但是没有妖怪的味道,可也不像是人类。
新物种?
清光一愣。
妖怪?那种长了翅膀会在天上飞而且吃人的那种?
“我是刀剑付丧神,并不是妖怪……我,我不吃人的。”
雪女:“……”哈?
付丧神...神?!
#卧槽来头好大的样子!#
你不吃人,哦巧了我也不吃。
……谁告诉你妖怪都吃人的!你这一杆子打翻了一船的妖啊喂!
“我是妖怪。”
清光:“啊??”妖怪?
“...我没吃过人。”
清光:“……”
#我脑袋有点转不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没什么大剧情就是一个爱情故事的日常2333
*罒▽罒*如果喜欢或者有bug的话就给蠢作者留个言吧么么哒,手动比心?(?﹃??)
雪女:“听说你觉得我是个少女?”
清光:“QAQ谁让你穿裙子的!”
雪女:“是时候让你看看我的宝贝了!”
清光:“等等你冷静一下有话我们好好说!别!住手别脱裙子!”
 
 
 
 
 
第2章 神先生和妖怪
男孩有一双漂亮的红眸和柔软的黑发,瞪大了眼睛的样子很好看。雪女说完话后,看着这样的他,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收获了满满一手血。
雪女“……”!!!
竟然忘了这是一个出血量染红了大雪地的伤员!话说怎么头上也那么多!
…神先生你到现在都没死真的好坚强。
雪女一脸为难的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怎么办现在把血抹回这位神先生身上还来的及吗?
莫名被嫌弃了的清光:“那个……”突然,被摸了头呢。
但摸完之后的表情…更加可怕了。
雪女悻悻然收回手:“这位……神先生,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被人扔到我的山上的吗?”到底还是没干出把血再抹回别人头上的举动。
唔,神啊……
听上去来头好大的样子,但怎么被人给揍成这样啊。
 
“哎?当时我和同伴们在战斗……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了雪山上……您有看到我的同伴吗?”
雪女想了想,摇摇头。“我只看见了你一个。”甚至连怎么出现的都不知道。
“……这样啊,很感谢您救了我……”所以,是和大家失散了呢……
没事的,加州清光!
连你现在都好好都活着,他们也一定会平安的!
 
清光想要站起来,胳膊撑了撑雪地。那一瞬间,尖锐的疼痛一下子传到了大脑,使他不由得软软的又趴了回去。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看着神先生好不容易拱起来一点又趴回去,雪女想笑来着,但又觉的这位神先生也许会觉得很尴尬,便又忍了下来,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虽然很疼很可怜的样子但是神先生这样真的让人想笑啊!
“你没事吧?”雪女蹲下来,和清光努力抬头的视线对上了眼。
“还可以……”啊啊……好丢人,爬起来又趴下什么的一点也不可爱啊!
雪花柔柔的飘着,冰冷的雪让清光的身体十分不适,他把手往嘴边靠了靠,哈了口气试图让自己的手有知觉一点。
啊……这位神先生好像意外的怕冷呢。雪女想着,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才好。
把人直接扔在这里不管的话会不会被冻死?但是他也没有什么义务保护他……
桃子和蒲公英暴力少女离他家山头好远的,等他飘过去把人叫过来这位神先生怕是已经死透了吧?
雪女有点小纠结。
#怎么办好像不管他会死管他他也会死的样子#
#要把自己绕晕掉了#
“你还能坚持多久?如果你觉得自己还可以的话我带你下山去找会治疗伤口的妖怪。”唔,还是管吧。
就算最后神先生没有熬过去起码我努力过。
雪女表示他是一个有着高尚品德的妖怪。
不吃人。
清光睁大了眼睛:“非常感谢您……”这位妖怪小姐是要救自己吗?他以为刚才被‘她’止了下血已经是能帮助他的极限了。
这位妖怪小姐,真的是个好人啊。
 
好人雪女:……怎么回事感觉背后一凉。
做了一会心里建设,雪女定定神,伸出手把清光抱了起来。
看来要换衣服了,雪女想。
但是莫名的有点兴奋,这样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超级酷炫的有钱人,在某个寒冷的雪天找到了自己命中注定的娇弱可爱的小天使,救了他之后开启了一段甜蜜的爱情故事的样子!
雪女一直有一个总裁梦。
追溯其原因的话,是因为他寻宝的时候找到了一本书,尽管那本书上所描述的内容和他的时代不太相符,但那些精髓却不妨碍雪女去领悟。
就比如现在,总裁会温柔的抱起受伤了的心肝肝,而心肝窝在总裁的怀里,好像总裁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雪女再次邪魅一笑:“抓紧我。”
#论总裁文穿越造就一个霸道总裁妖怪的可能姓#
 
 
 
 
 
作者有话要说:
大雪又把山路封住了。
因为今天是雪女例行巡山的日子。
雪女乐此不疲的在自家山头寻了五百多年的宝,兢兢业业,勤勤恳恳。
雪山上总能给人惊喜,比如镶着珍珠的簪子,比如一本也许是绝世武功的破烂小册子,又比如匆忙赶下山的人们遗留下的几块馒头。不对,馒头不算。
雪山上是终年化不开的皑皑冰雪,一眼望去,除了白还是白,但雪女每当眺望自己的山头的时候,心中总是生出无限的骄傲与自豪——那么大的一座山,都是我一个人的呢!
#感觉自己超有钱的!#
呯!
像是某种重物从高处掉下来的声音,雪女飘着的身体猝不及防的被这声音吓的一歪。
什么鬼难道有妖怪来寻仇?不对啊这是得有多傻才来雪山来找我寻仇啊?
怀着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和警惕,雪女晃悠晃悠的飘到了声源发出的地方,然后视线便被一片红占据。
是一个男孩子,还是一个出血量超多的男孩子。
血液甚至染红了他身下的一大片白雪,看着就很疼的样子。
但是雪女更想知道他是怎么呯的掉进自己山头上的,厚厚的积雪已经将山路封的死死的,就算那些人类用铁铲之类的工具挖个不停也要月余,更别提把人打个重伤然后扔到自己的山头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