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关于我穿越到小说中去写同人文那件事 作者:三五明月(下)

字体:[ ]

 
  ☆、蛹镇(十七)
 
  3陆言躺在床上和天花板深情对望,脑袋仍然隐隐作痛,他伸出手在衣兜里摸了一会,找到了杨叔给自己的那枚钥匙。
  下床穿好衣服把门打开,却见陈婧端着个碗站在自己面前。
  “你醒了啊,我看你睡着了就没喊你,刚刚下楼去热了一下中午饭,你应该也饿了吧。”
  陆言从陈婧手里接过碗:“谢谢你了。”
  陈婧有些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没事啊,大家同在屋檐下,这是应该的。一会你吃完饭把碗放一边就是,我会上来取的。”
  她送完饭便下楼洗碗去了,许兰英有个孩子要照顾,杨叔又受伤了,陈婧便担起了这一屋主要的家务。
  走到一楼大堂却碰见了吴梓,鬼鬼祟祟溜进厨房像是在找什么东西,陈婧上前用手肘碰了碰他:“你这是在干什么?”
  吴梓像是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陈婧,心里先松了半口气:“哦,是你啊。”
  “你哦什么哦。”
  他没有正面回答陈婧的问题,用手指了指旁边那半桶纯净水,还有一碗槽弄脏了的厨具,问道:“这么多东西就你一个人洗吗?”
  陈婧点点头,挽起袖子舀了点水倒进碗槽里,就着洗洁精开始干活,“许姐孩子还在喂奶,我也没什么事,就帮着洗一下碗。”
  吴梓见碗槽里堆积的工作量不小,撸了撸衣袖也开始帮忙,陈婧也没有客气,两人埋着头干活,吴梓思考了一下问道:“陈婧,你们一般怎么处理沾了血的东西啊?”
  陈婧头也不抬的回道:“怎么,你来大姨妈了?”
  “……不是,我就是单纯问问。”
  “如果是衣物沾了血的话,血迹还没干透的时候,用温水加肥皂就可以清洗干净。”
  吴梓摇了摇头:“不是,我是指,会不会留下血腥味什么的。”
  陈婧瞪大眼睛:“你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如果血流的多肯定会有血腥味啊,但是只要血迹干了,就不会留下很大的味道了。”
  吴梓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陆言把最后一口饭咽了下去,说实话他并不是很有胃口,心里还沉甸甸的装着3事,他把碗放下,准备自己去一楼把碗洗了,顺便去车库看看那辆车。
  他其实并没打算使用那辆车,一是整个小镇上都没有什么活人了,汽车发动的声音那么大,能不能安全地开出小镇还是个很大的问题。其次,那辆车多半是普通的家用轿车,这旅馆里还有那么多人,到时候如果真要开车逃命,怎么安排剩下的这么多人?
  只怕又会引起争执和猜疑,因为每个人都想活着走出去。
  门一打开,却看见许兰英站在楼梯口,看样子像是要去一楼厨房,陆言还没开口打招呼,许兰英就先叫住了他:“小陆啊,你醒了?身体好点了没?”
  陆言礼貌的点了点头,看了下许兰英手上拎着个水壶,寒暄道:“你是要去一楼接水吗?”
  许兰英把额前的碎发挽到耳后,笑道:“是啊,小陈之前提了一桶水在厨房里备用,我见你睡着,就没去你房间打扰你,你脸色比之前好一些了,张伟把你抬上来的时候,整张脸都是白的,把小陈给吓坏了。”
  “没事,都是拿给大家用的,你们随便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我只是没睡好而已,许姐你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哦?是吗?”许兰英有些惊讶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可能是这几天都没睡好,我一闭眼睛就会想到小蒋死的时候那个样子,谁能想到小蒋那么老实的一个人,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陆言眼睛直视着前方,淡淡道:“他已经不是人了,而且威胁到了大家的安全,吴梓的做法虽然残忍了一些,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是为了大家。”
  许兰英眉头微蹙,脸上浮现出了不忍的神色,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道:“是啊,也只能这样了,都没有办法的。”
  他俩刚走到大堂,就见到吴梓蹬蹬蹬地跑出来,手上还一边甩着水,陆言皱着眉避开他甩过来的那些水珠,问道:“你能不能把手上的水擦干净了再来?”
  吴梓一见陆言来了,有点尴尬地在衣服上揩了揩手,却换来陆言表情更明显的嫌弃,许兰英见状出来打圆场:“小吴,你怎么在这里?”
  “哦,我下来帮陈婧洗下碗,结果她说我干了的活都需要她再做第二遍,把我给撵出来了。”
  “噗。”许兰英忍俊不禁,还是陆言见缝插针地把吴梓拉到一边,远离了厨房的硝烟。
  吴梓被拉扯着走到大堂的角落,确定没有人能听到他俩说话后才小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喏,这个。”陆言摊开手,把钥匙递给吴梓看。
  吴梓从他掌心拿起那枚钥匙,满腹狐疑:“你从哪弄来的?”
  陆言把杨叔跟自己说的原原本本讲给了吴梓听,身旁的少年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我觉得就靠这辆车,想开到安全区太难了。”
  陆言点了点头,他们都不太清楚小镇外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这些喝了水感染的怪物会扩散到哪里,究竟要开多远才能走到安全区。
  不过目前已知的是那些怪物并不具有传染能力,不然现在就真要上演丧尸围城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陆言继续补充,“我还没去看那辆车,如果是轿车的话,我担心位置会不够。”
  吴梓挑了挑眉毛,低声道:“也许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为什么?”
  吴梓转过头,直视着陆言的眼睛,那种冷静坚定的神情让他觉得很熟悉,那是沈越也会有的眼神。
  “你有没有想过,蒋涛并不是杀死周沐的凶手,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呢?”
  这一夜过的并不安静,沈越缩在纸箱里,窗外的风声依旧让人心神不宁,他自从眼睛瞎了之后,整个人的精神就不如以往,上次催动那个纸人便耗了沈越很大的精神力,后来又中毒死了一次,沈越揣着小手有些无奈地想,该交代的都交代给吴梓听了,至于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只有寄希望于这个大部分时候不太靠谱的主角了。
  一个鬼魅般的黑影慢慢地从夜色中浮了出来,他脚步声极轻,仿佛脚下并不是年久松动的地板砖,而是绵软的地毯。
  今天的大堂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同,杨叔已经睡熟了,黑影绕过他走向地下室,娴熟地打开门锁,没过多久,里面就传来啃食咀嚼的声音。
  这个清晨一如往常,大家都阴着一张脸起床,这是他们被困在这里的第五天,警察并没有像预想中一样到来,但活下去的人还是要倚靠着剩下来的资源,与畸变的怪物负隅顽抗。
  陈婧再次清点了一下剩下来的食物,消耗远比她预想中多,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有坐吃山空的一天,到那个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窗外仍是大雾在统治着天空。
  众人沉默着坐下来吃饭,食物不够的信息已经通过这一餐传达给了每一个人,吴梓捞着比平时更清淡的稀粥,心思却并没在这餐饭上,他抬起头,正好与陆言目光相对,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吴梓轻轻点了点头。
  陆言放下筷子,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最后安抚大家道:“我知道大家肯定觉得食物不够了,但杨叔之前告诉我,旅馆还有个放储备粮的杂物间,不过我手头没有那房间的锁,可能一会只有靠撬门了。”
  众人闻言都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有转机,卫一白更是用着看恩人的眼光在盯着陆言。
  陆言被众人瞧得有些不好意思,咳了一声说道:“那一会麻烦一下张伟和许诚了。”
  他俩一向负责旅馆里的维修工作,陆言把这活交给他们并不让人意外,白净的少年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黑衣的男人依旧寡言少语,埋着头吃饭,一句话都没说。
  饭毕两人拿着工具走向陆言口中放着食物的房间,陆言引着几人走向二楼,似乎感受到张伟落在吴梓身上的目光,陆言笑着帮忙解释道:“小吴是我喊上来帮忙的,毕竟一会开了门还要个男生帮忙抬粮食。”
  他都这么说了,前面两人不再多言,陆言再次看向吴梓,吴梓依旧给了他肯定的眼神。
  四个人中,有三个人身上有一股幽微的劣质香味。
  那是吴梓昨夜点燃的印度檀香,两人在前半夜替杨叔换过药后,吴梓便将这点燃的线香藏进了大堂柜台里。
  并不是多么名贵的香,但只要后半夜去过大堂,身上就一定会沾上点味道。
  吴梓算准了那盘香最多烧到四点钟,香熄灭了便不会再有什么味道,清晨去吃饭的其他人身上就没有沾染上。
  现在身上有味道的,除了点香的他、陆言。
  还有那个沉默的黑衣男人,许诚。
  张伟走在最前面,仿佛感应到了人群中微妙的氛围,试图活跃起气氛:“二楼都是客房啊,那个放了储备粮的是哪一个房间啊?”
  陆言语气一如往常:“221.”
  面善的青年愣了一下,笑了:“二楼总共才20间客房,莫不是你记错了吧。”
  陆言笑了,停下了脚步,看向许诚:“让你来撬门是不是委屈你了,毕竟你开锁可是一把好手呢。对吧,许诚先生。”
  张伟公式化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黑衣男人转过身,面色如古井一般不起波澜:“你发现了?”
  回应他的是吴梓从后面刺过来的一把弹簧小刀,许诚一心防备着陆言,没料到吴梓会突然发难,他心里一急反应慢了半拍,小刀锋利的舌头在他手臂上舔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张伟见同伴受伤,焦急地喊出他名字:“许诚!”
  “我没事。”男人捂着手臂,汩汩流出的血液与没事并不沾边,他昂起头,脸上是陆言从没见过的狠意,吴梓早防备着他暴起,小刀在刺过他手臂之后调转了方向,准确地指向许诚的喉头。
  陆言这边反手制住小鸡仔似的张伟,从衣服里掏出一段麻绳,用捆粽子的手法把两人扎了个严严实实。
  许诚恨恨地望了两人一眼,吴梓不以为意地拍拍手:“若是觉得冤枉了你们,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检查地下室的尸体和你们房间,如果我没猜错,剖尸的工具应该就藏在你们房间吧。”
  这一场戏,是时候落幕了。
  
 
  ☆、蛹镇(十八)
 
  张伟这个人并没有给吴梓留下多深刻的印象,接触过几次只觉得是个斯文安静的年轻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只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站在人群边缘,远不如他身边那个手巧却冷淡寡言许诚有记忆点。
  他不能把眼前这个青年与杀人恶魔的同伴联系到一起。
  但吴梓现在也明白了一件事,现实往往来得比小说荒诞。
  天平很明显是倾倒在陆言吴梓这方的,只见陆言闷着一口气用绳子把两人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陆言的脸虽然清秀干净,但手上却是使了蛮力,吴梓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即使表面上看起来冷静稳重,但那也只是为了稳定众人那一颗惶惶然的心而已,若是说陆言本人心里对杀害自己同伴的罪魁祸首没有一点点恨意,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这恨意现在变成了一条阴冷的毒蛇,死死地缠缚着那两人。
  许诚的手臂被吴梓划了一刀,伤口又被绳子勒住,只听他吃痛地“嘶”了一声,汗水和血液一起从身体里沁了出来。
  张伟和许诚背对背绑着,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又恨又急,急急问道:“你怎么样?!”
  男人的冷汗已经将额前的碎发打湿,却还是强自稳住了声线,安慰同伴道:“我没事。”
  陆言冷眼看着两人,他自问从异变爆发以来,对旅馆内每一个求生的同伴都一视同仁,也期盼着大家能够互相帮助渡过难关,却没想到让两个恶魔在旅馆里呆了足足五天,害死了一条人命不说,还差点搭上杨叔的姓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