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全能攻略游戏[快穿] 作者:公子如兰(下)

字体:[ ]

 
第147章 不苟言笑老干部攻
  陆屿不知道自家兄长正在窥视自己的奖品, 拿着卡片反复看了几遍。
  陆景河也盯着他手中的看了几遍,心里安慰自己, 没事,只是一张卡片而已,自己还有微信和电话号码。
  这时候陆老爷子从里面出来, 看到陆景河站在沙发边上, 笑着说:“景河回来了。”
  陆景河点点头, 叫了一声爸。
  陆景河是陆老爷子的骄傲,认识陆老爷子的没有谁不羡慕他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的, 可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大儿子丰神俊朗, 人生赢家;小儿子却沉迷网络,连月考都不及格。
  看到陆屿放在腿上的盒子,陆老爷子以为他又买了新的游戏机, 大步走到他跟前数落着说:“臭小子, 不是叫你不要天天买游戏机吗?你马上就要上高二了, 再这样下去高考怎么办……咦?”
  盒子里面躺着的练习册封面上写着——高中二年级练习册(数学)。
  陆屿拿起练习册, 一脸无辜地看着老爷子:“不是游戏机,老爷子您别睁眼说瞎话呀。”
  陆老爷子:“……”
  陆老爷子怀疑地把书拿过来, 以为他把漫画隐藏在里面, 翻了一下确实是新的练习册, 还是数理化三本, 每一本都挺厚。
  里外检查了一遍都没有问题, 陆老爷子以为他转姓子了, 满意地点点头,语重心长地说道:“这就对了,认真学习,不要沉迷网络主播,没有前途的。”
  陆景河皱眉:“……”感觉在说我似的。
  “话不能这么说啊老爷子。”陆屿反驳道,“这套练习题就是主播送我的,别人想要还没有呢。”
  陆景河皱眉:“……”感觉又在说我似的。
  陆老爷子明显不信陆屿的话,狐疑地看着他:“真的?不是游戏主播吗,怎么还送这个?”
  “不只是游戏主播啊。”一说到姜离,陆屿便来了兴致,坚决维护自己老大的正面形象,严肃地告诉陆老爷子姜离平时开直播都是在线教学,课间休息才打游戏,除了打游戏之外,还会弹古琴。
  他说起姜离,语气满满的炫耀,末了还说晚上要带陆老爷子一起看直播。
  陆老爷子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也没有放在心上,对他说的直播也没有什么兴趣,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了,便说要开会了。
  会议的地点是在书房,参会人员有陆老爷子、陆老夫人、陆景河、陆屿。
  议题就是陆屿昨天说的讨论陆景河的婚姻大事和他自己的学习问题,陆老爷子作为主持人,让第一议题的当事人陆景河同志作当前感情状态汇报。
  陆景河言简意赅:“空白。”
  陆家的家庭会议原则上半年一次,有特殊情况可随时召开,这几年来每次的会议议题都有“陆景河婚姻大事”和“陆屿学习问题”这两项,陆老爷子听“空白”两个字已经听了好几年,这会儿再听到,简直想要心梗。
  他都已经是六十几岁的人了,竟然还抱不上孙子,想想都是一件非常绝望的事情。
  旁边的陆老夫人看到他一副要吹胡子瞪眼睛的模样,安抚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背部,然后眼神慈爱地看着陆景河,温声说:“景河,你也老大不小了,身边没有个人陪伴总是过于孤单,我和你父亲也不放心,这些年来,难道一个让你心动的姑娘都没有吗?”
  她的问话让陆景河的脑中不自觉浮现姜离的脸,下意识想说有,但是两人才第一次见面,他并不清楚姜离身边是否已经有人,最后还是选择缄默。
  陆老夫人见状,在心里叹了口气。
  陆景河是她和陆老爷子的第一个儿子,周岁酒抓阄的时候,陆景河只抓了只狼毫。五岁那一年,老爷子的一位同学说陆景河这孩子有灵气,想要收他做学生。
  那名同学是一名非常著名的书法家,在书法界是泰山北斗般的人物,只是姓子孤僻,很少与人交往,在所有人中也就和他们夫妻俩的关系亲近一些,能让他主动提出来要收学生,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只是对方住在深山中,如果陆景河跟他学书法,就只能离家跟他走。
  她和陆老爷子只有一个儿子,自然是不舍得的,只是当时陆景河对书法已经显露出了非常大的天赋,他们又实在不舍得荒废他的才能。
  陆景河年纪虽然小,但是平日除了上幼儿园,其他的时间都花在练字上,其他小朋友在拿铅笔的时候,他已经在用毛笔临摹字帖了,除此之外他没有其他的爱好,同龄人喜欢玩的游戏他一概不感兴趣,因此她和陆老爷子考虑了一番,还是选择让他拜了那位书法家为师。
  陆景河到了深山之后,一切生活起居都有人打理,他的老师齐老除了在教学上比较严苛之外,其他的方面都将他养得非常精细,吃的穿的,都是顶好的。
  在山中上学不方便,齐老便高价请来了各学科的专业老师给陆景河授课,如此一来,在学业上陆景河不止一点没有拉下,还比同龄人优秀许多。并且齐老还通过人脉关系,让陆景河在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以及研究生都参与了毕业考试,获得了正规的毕业证书。
  齐老一生未娶妻,他真心拿陆景河当亲儿子对待,不止将毕生才学倾囊相授,更是在他逝世之后将所有的财产留给了陆景河。
  而陆景河也没给他丢脸,年少成名,如今不过三十岁,在书法上的造诣却已经名列国内书法大师前几名。
  儿子这么出色,陆老夫人和陆老爷子自然是感到骄傲和欣慰的,只是事情总没有十全十美。
  因为没有从小养在膝下的原因,陆景河和他们两人相处总是颇为生疏,即使当年他们也经常去山中探望,却总不及和他和日夜相处的老师来得亲近。
  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两人总觉得亏欠了陆景河,虽然在婚姻这件事情上会多念叨几句,但也没有真的去逼迫陆景河,每次的家庭会议到了最后也开不出个什么结果。
  现下也是如此,第一个议题简单便揭了过去,轮到了陆屿的学习问题上。
  陆屿是陆老夫人四十五岁那年生的,算是老来子,不免宠溺了一些。陆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是大型制药公司的专业研究员,级别非常高,而陆老夫人是一名翻译官,两人的收入都非常丰厚,所以陆屿从小也是富养长大的。
  即使是后来陆屿的花费归陆景河管,也是如此。
  陆景河没有在学校生活过,对学生的生活费这一块没有概念,他自己没有为钱愁过,对陆屿便也是这般相待,陆屿每月上万的生活费少不了,如果学校有其他活动要支出,也是另外算。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便是他觉得自己平时远在山中,能陪伴父母的时间少,这一方面全靠陆屿,为此也要让陆屿过得宽裕一些。
  好在陆屿也没有拿钱和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人玩,除了学习比较差之外,他倒也没长歪,平时放学就回家打打游戏,也不会学别人出去喝酒闹事。
  关于陆屿学习的问题讨论起来可就久了,陆屿从小养在陆家二老身边,还是宠着长大的,二老对他没有对陆景河那种愧疚的心理,陆老爷子骂起他来毫不嘴软,不带停顿地喷了他半个小时才罢休。
  陆屿被骂得多了,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一声不吭地听完陆老爷子的教训,末了还给陆老爷子端茶让他消消气。
  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形成“让陆屿转到市高念书”的决议,然后散会。
  散会后,陆老夫人问起陆景河最近的生活情况,她之前提议过让陆景河搬回家中住,如今齐老逝世了,他一个人在山中未免太孤单了些。
  陆景河拒绝了,他在山中住了二十五年,早就习惯了那里的一草一木,搬回来只会不适应,而且那一座宅子是老师留下来的,老师虽然不在了,他却不能将他老人家留下的房子和东西荒废在山里。
  陆景河这么多年的生活都是一成不变,若说有什么不一样,那便是姜离。
  姜离是他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想要深入了解的人,他甚至觉得,自己孤单这么多年,要等的便是这个人。
  只是这些他暂时不知道该如何向陆老夫人开口,母子之间相处太少,不管血缘上再怎么亲近,常年形成的生疏还是免不了的。
  反观陆屿和陆老爷子那边就不是这个情况了,会议一结束,陆屿便掏出手机打开了姜离之前的视频给陆老爷子看,用事实证明了自己并不是沉迷游戏主播,而是为了学习。
  陆老爷子看到姜离在视频上教学,这才信了陆屿的话,还嘱咐他跟着对方好好学。
  ……
  姜离和陆景河分开后,他在游戏平板里发现对方对自己的好感度已经达到了50%了。
  两人在这个世界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好感度却一下子涨了这么多,实在是让人感到意外。
  姜离琢磨着之前对方拉住自己手时说的那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的话,不免联想是不是他还残留着前面几世的记忆,又或者他已经开始慢慢想起什么了。
  “小可爱,你觉得是这样吗?”姜离问系统。
  “宿主大人。”系统声音严肃地说,“虽然我很想赞同,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提醒您,您现在是女装状态,男主的好感度也许是因为看过您的直播。”
  姜离:“……你说得好有道理。”
  姜离太过高兴,竟然一时忘记这茬了,被它一提醒才回过神来,只是心里不免有些失望。
  欣喜和失望混合,他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对方想起所有的那一天。
  将心里掺杂的各种情绪压下,姜离去商场买了几套女装后,便打车回去了。
  到小区门口的生活超市时,他又进去买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和晚餐的菜,这才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小区。
  小区楼层矮,没有电梯,不过姜离住五楼也不算高,提着东西走上去也不累。
  到了五楼,他看到有个人站在自己的门口,楼道有些暗,光看背影也不知道是谁,便走过去,出声问:“你好,你找谁。”
  他一出声,走廊的感应灯便亮了起来,对方也转过身来。
  来人正是姜父,他听到熟悉的声音,以为儿子回来了,不料回头就看到一个漂亮的高个子姑娘,一时之间愣住了。
  而姜离在看清他的样貌后,脱口而出喊了一声:“爸爸?!”
  这一声“爸爸”让姜父倒退了两步,满脸震惊地指着姜离“你你你”了半天也没有你出个所以然来,整个人明显已经处于凌乱的状态。
  姜离:“…………”
  穿女装突然碰到老父亲,还开口喊了一声爸该怎么办?!!
 
 
第148章 不苟言笑老干部攻
  前两天姜母把姜离现在租房的小区地址和楼层告诉姜父之后, 姜父便一直记在心上。
  今天他陪某部门领导去工地检查公司的在建项目,从工地回来的时候,正好经过小区附近的街道,当下就让司机拐了过去。
  虽然心里多多少少还在生气,但是一个月没有见儿子, 他也是十分挂念,尤其是听说儿子现在住得不是很好, 更是惦记着过来看看。不过碍于面子, 他来之前也没有给姜离打电话,只是给姜母发了条信息, 问她要不要过来一趟, 等到了姜离住所楼下又正好有人从楼里出来,他便径直上了楼。
  到了门口,姜父又犹豫了一下, 一会见了儿子应该怎么维护自己的面子, 正琢磨着呢,就听到后面传来了儿子熟悉的声音。
  于是便有了下面惊悚的一幕。
  楼道里, 姜离和姜父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虽然姜离以前在自己爱人面前满嘴跑火车,但眼前的人毕竟是长辈, 而且还是上了年纪的长辈, 自己要是胡说八道, 把人气晕了那就不好了。
  “啪嗒——”
  后面传来的开门声打破了这个僵局, 姜离回头望去,是另一间的房客正好出门,对方也看到了他和姜父,下楼的时候还多看了两眼,似乎好奇两人是什么关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