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 作者:绣生(上)

字体:[ ]

 
文案:
(一)在第四位老师也怒而辞职之后,荣岁成了山海幼儿园新上任的第五位老师。
听闻消息的妖怪幼崽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二)第一天抱着备课本站在讲台上,荣岁用充满爱意的目光看着未来的花朵们。
讲台下的花朵们怂成一团:这这这是哪里来的大妖怪?!QAQ
闻着味儿就好凶QAQ
(三)适应了新环境的荣老师对新工作非常满意,左手撸着一只白毛团,右手搂着一只小红鸟,腿上还趴着一只肚皮滚圆的小胖龙。
殷烛之努力绷起脸,用短短的爪子扒着荣岁的手,不悦道:按辈分,你得叫我一声叔祖。 
荣岁不以为意的戳戳软肚皮:哦,是吗?
 
CP年上:以为自己是人的妖怪受(荣岁)x醋精空巢老龙攻(殷烛之) 
阅读指南:主受,1V1,攻受只有彼此。
现代架空,妖怪设定杂糅,私设很多,不要考据哦。
微博打卡:一只绣生呀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荣岁,殷烛之 ┃ 配角:温暾、毕方、睚眦……
 
作品简评
荣岁是个普通的师范毕业生,毕业后应聘到了一家幼儿园做老师。然而渐渐的他发现,这所老旧的幼儿园里的学生,竟然全都是妖怪。烛龙、睚眦、白泽、混沌……上古大妖全都变成了幼崽,在破旧的幼儿园里连饭都吃不起……本文作为一篇都市妖怪文,主要讲述的是一个普通人类误入妖怪幼儿园,和幼儿园里的妖怪们结下不解之缘的故事。决定待在幼儿园的荣岁,渐渐找到了上古大妖退化成幼崽的原因,在帮助上古大妖恢复正常的过程中,他竟然发现……自己也不是人。正迷茫时,恢复真身的钟山神君又向他表白……而二人最后是否能顺利在一起呢?敬请期待下文。
 
 
 
 
 
第1章 
  星期一早晨,地铁二号线上挤满了赶着上班的上班族,荣岁背着双肩包,怀里抱着幼儿园的录用通知书,艰难空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早晨八点四十五,距离约定的报道时间还有四十五分钟。
  急速行驶的地铁缓缓停下,车厢响起播报员机械的报站声,车门随着报站声缓缓朝两边打开,挤成沙丁鱼罐头一样的人群瞬间倾泻而出,荣岁往边上避开,稍微喘了口气,等人走的差不多后,才赶在地铁门合上之前走了出去。
  今天是他正式上班的第一天。
  荣岁大学是在本省读的,H省汉中师范大学的学前教育专业。其实他原本中意的专业是汉语言,只是运气不好,三分之差被人挤了下来,然后就调剂到了学前教育去。
  一个班三十二个人,加他一共就两个男生,比大熊猫还要珍稀。
  好在荣岁是个适应能力非常强的务实青年,踏踏实实的待到了毕业,拿了毕业证就找起了工作。
  但现在就业形势严峻,幼儿园老师大小也是个不错的体面工作,不管是本专业的还是其他专业的都来参合一脚,竞争非常激烈。
  要说荣岁的专业成绩其实不差,在女多男少的教师行业还有一些优势,但无奈现在的幼儿园都重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因此老师也得是全能的,唱歌画画跳舞弹琴……样样都得行。
  荣岁就卡死在了这道坎上。
  面试了几家比较大的公立幼儿园都被遗憾拒绝后,他只能将要求降低,随便挑了一家没听过名字的幼儿园投了简历。
  山海幼儿园的招聘摊位在会场的角落里,没什么人经过,冷冷清清,负责招聘的是个年轻男老师,长得很清秀,就是有些腼腆,荣岁把简历递过去的时候,对方还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
  匆匆扫了两眼简历就问他什么时候能来报道。
  荣岁怀疑他连简历都没看清楚,但是对方看起来很无害,而且幼儿园的官网点进去,也确实是正经的公立幼儿园,荣岁连着几天被拒已经有了心理阴影,难得遇见个这么爽快的,想着对方可能急招人,看了看待遇,工资不高但好在包吃住,便点头答应了。
  于是就约好了星期一早上九点半到幼儿园报道。
  出了地铁,荣岁拿出手机导航,跟着导航弯弯绕绕的找了好一阵子,才找到一条有些偏僻的小路,路右边的墙上挂着个蓝底的铁牌子,用白字写着七里路九十九号。
  关了导航,荣岁顺着路进去,走了有五分钟,才看到幼儿园的路标。
  这家幼儿园在汉城区,汉城区是W市的老城区,就紧挨着郊区,W市发展起来后,如汉城区这样的老城区就逐渐荒凉下来,又因为紧邻郊区,离周边乡镇近,所以那些进城打工的人多半都聚集在这里,人多而杂乱,环境也算不上好。
  由此可知建在这里的山海幼儿园条件自然也不可能有多好,到达目的地前荣岁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但是看到幼儿园破旧的大门跟空荡荡的门卫室时,荣岁心态还是有点崩。
  幼儿园大门紧锁着,黑色的油漆脱落许多,底部还有斑斑锈迹,右手边是简陋的门卫室,连着一扇小门,就这么大喇喇的敞开着,荣岁见没有人,只好自己进去。
  进了门先是一栋两层的白色小楼,应该是教学楼,看着年代挺久了,白色的墙体灰扑扑的,还爬满了爬山虎,左右两边则各是一排平房,墙壁刷成了柠檬黄色,上面还挂着红色横幅,写着“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创建先进幼儿园”的字样。
  荣岁心想这横幅标语跟幼儿园对比着,嘲讽力真是满分。
  幼儿园虽然破旧,但是占地还挺大,荣岁往里走了一段,竟然一个人也没有碰到,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
  皱了皱眉,荣岁停下脚步,朝四周张望一圈,心里的怪异感越来越重。
  现在才刚刚九点出头,应该正是家长们送孩子上课的热闹时候,但是这幼儿园里却安安静的,从他进来到现在,连个人影子都没看见。
  别说家长学生了,就连本来说好了要来接他的那个同事白图也没见人。
  荣岁心里直犯嘀咕,站在树荫下给白图发了条微信,告诉他自己到了。
  微信刚发出去白图就回了,说自己记错了报道时间,让他等等自己立刻就过来。
  荣岁越来越大的脑洞这才暂时打住,不至于往封建迷信的道路狂奔而去。
  等了两分钟,荣岁就远远看见有个人影朝这边狂奔而来,看身形应该是来接他的白图、
  荣岁暗地里啧啧两声,白图看着瘦瘦小小的,跑的倒是挺快,一阵风一样就刮到了他面前,红着脸小声的道歉:“不好意思啊,我记错时间了,你没等很久吧?”
  荣岁笑着摇头,“没,我刚到呢。”说着目光扫过低着头不好意思的白图,似乎是不经意的问道:“不过学校怎么没看见其他人?我想找个问路的都没有找到。”
  白图闻言脑袋垂的更低,十分愧疚的样子,说话都结巴起来了,“我、我们学校……条件不是很好。”
  荣岁压根没明白他的意思,学校条件不好跟没人有什么关系?
  直到他跟着白图到了办公室,见了校长,才终于明白他口里的“条件不好”是怎么个不好法。
  简单来说,就是幼儿园环境太差,加上经营不善,目前不仅没有几个学生,连老师也没有了。
  如果荣岁入职,就是这里唯一的任课老师。
  荣岁:“…………”
  勉强控制住了震惊的表情,荣岁看向白图,“白老师不上课吗?”
  白图又羞愧的垂下了头,微不可闻的说:“我是保育老师,兼职做点行政工作。”
  荣岁:“……”行吧。
  白图见他不说话了,顿时就紧张起来,生怕他一怒之下要走,结结巴巴的给他卖安利,“虽、虽然我们幼儿园条件一般,不过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他说着还暗地里推了推老校长,指望捧着茶杯的校长帮帮腔,老校长茫然的放下茶杯,侧脸手放在耳朵边朝他大声道:“啊?小白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荣岁:“………………”
  白图脸红到了脖子,尴尬的都快哭了。
  一个耳背的老校长,一个腼腆的跟兔子似的同事,以及一个破破烂烂的幼儿园,荣岁感觉自己在情感跟现实两边拉锯。
  理智告诉他最好扭头就走,这么个破幼儿园指不定明天就能倒了,傻子才待在这里。但另一边白图又眼巴巴的瞅着他,眼眶红通通的,荣岁觉得如果他现在就说要走,白图能当场哭出来。
  深沉的叹了一口气,荣岁决定先待一天,回去后再找个委婉的理由辞了这个见鬼的工作。
  “学生在哪里?没有老师怎么上课?”荣岁换了个话题。
  见他没立刻说要走,白图果然高兴起来,回答道:“他们在教室自习呢。”说完又试探的道:“我带你去看看?”
  荣岁心里没打算留下,就无可无不可的点了头,跟他一起下楼。
  校长办公室在教学楼二楼,而一楼就是学生教室,因为学生少,好几间教室都空着,门窗紧闭。
  只有下楼右手边第二间教室的门开着,白图领着荣岁往那边走,嘴里说道:“我们幼儿园的孩子虽然少,但是个个都很可爱听话,你肯定会喜……”欢他们的。
  后面半截话他没能说出口,因为他刚刚夸过可爱听话的孩子们正分成两拨掐架。
  教室里桌椅被胡乱堆成了两堆,中间隔着一条道,五个孩子分成两波对峙。
  一个棕红色卷毛的小男孩嚣张的站在摞起来的桌子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对面叫骂,“殷烛之有本事你过来,我们俩单挑!”桌子下面还有个小孩儿巴巴垫着脚去够他的腿,小声的喊:“毕方你快下来。”
  他们对面还有三个小孩儿,站在最前面的个头挺高,刘海长的都遮住了一只眼睛,一听毕方还不服气,他稚嫩的脸上做出一个冷笑的表情,“嘁!打不过就会耍赖,赖皮鸟!”
  毕方顿时怒了,双手叉腰恨不得跳起来骂,“你才是赖皮鸟!”
  高个儿小孩儿继续冷笑,“我又不是鸟。”
  毕方气的一头卷毛更卷,却又无从反驳,只能拿眼睛瞪人。
  这时刚被他指着挑衅的小孩儿从桌子上跳下来,他穿着有些陈旧的不合身的校服,头发也不知道多久没剪了,都长过了肩膀,就用橡皮筋在脑袋后面扎了个小马尾,他一蹦,马尾就跟着一晃一晃的。
  “你下来,我把你打到服气为止。”
  小孩儿仰着下巴,圆溜的眼睛眯着,长得倒是挺好看,但是一开口却比小卷毛还要狂。
  “打就打!”毕方一撸袖子就要往下跳,半空中却忽然横过一只手将他拦腰抱住,荣岁笑眯眯的在他红色的卷毛上揉了揉,“小朋友不可以打架哦。”
  忽然有人插手,毕方愣了愣,反应过来后顿时更怒,“毕方爷爷的头也是你能摸的吗!”
  紧接着他又耸了耸鼻子,大惊失色的从荣岁怀里挣脱出去,躲远了警惕的看着荣岁,“哪里来的大妖怪?!”
  荣岁:“…………”
  毕方神情依旧警惕,还顺手将晕乎的白泽往身后扒了扒,盘问道:“你来干什么的?”
  荣岁尽量露出个温柔和善的笑容,“我是新来的老师,给你们上课的。”
  靠后的殷烛之一皱眉,声音听起来非常不耐烦,“才赶跑了一个,怎么又来?”
  他眯起眼睛,在荣岁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像是要透过皮肉的看到他内里去,荣岁被这么个小孩看的有点起鸡皮疙瘩,心里感觉怪异极了,他笑了笑将心底的违和感赶走,上前在殷烛之头上揉了一把,“我姓荣,草木枯荣的荣,你们以后可以叫我荣老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