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原来我才是男主[穿书]+番外 作者:宸砸(上)

字体:[ ]

 
  文案:
  庚奇穿书了,穿到了一本他刚看了三章就弃文的修真小说里。
  系统:【宿主绑定角色,魔尊庚鬿,原主结局:身死道消,神形俱灭。】
  系统任务:改变原主结局。
  世界信息正在调取,请宿主稍后……
  系统故障正在修复,请宿主稍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为了活命,庚鬿坚定一条对策:抱紧男主大腿,打好关系先。
  半路杀出来的辣鸡系统:谁告诉你先出场的就是主角?那是反派,你抱错了!
  庚鬿:以前抱错(大腿)了,现在抱对(人)了。
  容屿:(〃_〃)
  系统:???
  这是一个弃文读者被坑进书里抱错大腿将错就错撩上老攻秀恩爱的故事!
  沉默寡言身体力行黑化攻×爱恨分明睚眦必报妖孽受
  攻不经撩,动不动就脸红(对受)预警。
  受喜欢撩,满嘴跑火车撩完就跑又回去找预警。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庚鬿(受),容屿(攻) ┃ 配角:青寒,解北影 ┃ 其它:打脸,双向暗恋HE
  ==================
 
 
第1章 魔尊
  魔界新任的魔尊是个好吃懒做的,这事魔宫众人都知道。
  前任魔尊虽然身处魔宫,却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来去如流光,威压沉重,让人直不起身来。
  新任的这位,大概是比较亲民。
  魔宫内外,练功房,典籍室,正堂寝宫,甚至刑讯房魔宫禁地,只要能躺下一个人的地方,哪儿都能看到他的身影,看到他的时候没做别的,除了睡就是吃,睡的随意,一条枯藤也能做榻,吃也不吃什么山珍海味,都是从人界搜罗来的零嘴,拿出来就能入嘴的,杏仁酥,桂花糕,糯米饼和瓜子干果,其中又以瓜子最得宠爱,因为那东西体积小,一袋子能吃上很久,还不占肚子。
  逢人他便要打声招呼,魔宫奴仆不敢抬头和他对视,就盯着他脚边的一堆瓜子壳,也不急着打扫,反正等这位主走的时候,一把火一烧,连灰烬都不会留下,地面比用水洗过还干净!
  今天上午落了一上午的雨,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所以魔宫上下难得不见了魔尊的影子。
  “魔尊今日又去哪里贪睡了?我寻了好久。”
  “没瞧见,刚做好的枣糕,还打算拿给他尝尝呢!”
  魔尊寝宫外,时常侍奉的两名宫奴,一个端着糕点,一个拧着丝帕,朝寝宫内探了探头,最终也没敢擅自走进去。
  两人离开之后,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绕着整个魔宫飞了一圈,又进了魔尊寝宫,最终没找着人,飞出魔宫落在宫殿顶端的雕龙柱上,化作一名柔媚妖娆的女子,单手叉腰道:“魔尊呢?”
  圆柱上停着一只鹰,仰头同她交流了几句,就听她没好气地斥了一句:“这个臭小子!”
  又化作原型离开,小小的蝴蝶速度比猎鹰还要快,眨眼间剩了一个小点消失在了鹰的视野里。
  此时的葛风镇上,人声鼎沸。
  葛风镇濒临魔界边陲,与两大正派宗门相邻,此处鱼龙混杂,本该是险象环生之地,却也不乏繁盛之貌,正值大暑,雨后烈阳高照,街道上人群熙攘,热闹非凡。
  有两道人影穿梭在人群里,走在前面的人一身红衣妖冶如火,人生的高高的,却不束发,一头青丝用一条缎带虚绑在脑后,红色的缎带在发间半隐半现,他身后的青衣少年倒是束了发,规规矩矩地跟着,望着街边小摊上的物件,两张面孔都看不出年龄,想来也未及弱冠。
  这镇上最不缺的就是伪装了出来混的人,也没人在意,只因为两位公子生的俊俏,会让路人回头多看两眼。
  青寒不习惯被人盯着,见前面的人又买了一堆杏仁扔进了储物袋,不由得问道:“尊……公子,我们不是来找人的吗?”
  庚鬿道:“这不是一直在找吗?”
  青寒:“……”
  你是一直在吃才对。
  正逛到一处宅邸前面,这里人聚得最多,庚鬿好奇的探头看了看,偌大的府邸,门前铺着白岩石阶,大门半掩着,门内看不大清,一群人围着的,是一具焦黑的尸体,就躺在石阶上的漆木廊柱下。
  说他是焦尸一点也不夸大。
  尸体全身上下漆黑一片,连块皮肉都没露出来,除了能看出一个人形,连男女都辨不清楚,成这模样也不知道是雷劈的还是火给烧的。
  有人道:“又死了一个,这个月也不知道是第几条命了。”
  语气轻慢,对死的人是谁漠不关心。
  又有人附和:“昨儿李家娘子也失踪了,估计是活不成了。”
  人群里议论纷纷,庚鬿就近用食指戳了一个人肩问:“这位姑娘,这具尸体是怎么回事?”
  那姑娘闻声转头,微愣了一下。
  恍然一瞥,身后和她打招呼的人美得不似凡间物,脸部五官棱角分明,睫毛纤长,眼似桃花,眼尾下方的一颗朱砂痣殷红如血,摄人心魄。
  可再仔细看,那人眼底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青影,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白白在这张完美的脸上添了一分瑕疵,起初的惊艳就淡了些了,却还是笑着道:“公子可是今日来镇上的?”
  庚鬿道:“是啊,刚到镇上。”
  “难怪了。”那姑娘细心解释:“近日来镇上总有人失踪,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悄无声息的就不见了,每个失踪的人总会在失踪的第三天被送回来,就像这样,烧成焦尸了放在家门口。”
  “为什么要烧焦了送回来?”
  正这么想着,话就被人问了出来。
  杀人作案,从来只有毁尸灭迹的,像这样把证据烧了展示给别人看的,还是头一回见。
  青寒跟在庚鬿身后,看着石阶上那具焦尸微微蹙眉,因为周围人声嘈杂,他出口的音量不由得便提高了些,引得众人纷纷侧目,被众多视线盯着,少年身体一僵,以为是自己问错了话,又怔怔道:“抱……抱歉。”
  羞涩的孩子总是有人怜的,人群中一位妇人道:“小公子有所不知,这姑获鬼杀人素来如此,食人魂魄,再以烈火焚之,将躯壳烧焦了才肯罢休。”
  青寒闻言,刚松下的眉头又拧了起来。
  “姑获鬼”乃是人界给一种噬魂魔物的命名,古有妖物生有九头名为姑获鸟,可吸人魂气,食人魂魄,恰好那噬魂的魔物原型也是鸟身,却只有一个头,实力也远不及姑获鸟,人们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只知道它出现时四周总是鬼气森森,就有了“姑获鬼”这个名字。
  魂魄并不是人类才有,妖魔两界,所有生灵皆有魂魄,姑获鬼也不止是对人类有威胁,在魔界同样为人忌惮和愤恨。
  青寒又问:“既是为杀人取魂,为何要大费周章将人带走三天再送回来,这样岂不是自找麻烦?”
  “是为了报复。”有人愤然道:“魔物就是魔物,年前这镇上就出过一只姑获鬼,被雁丹门的弟子驱逐回了魔界,必然心有不甘,这次卷土重来,就是为想引起众人恐慌而故意为之,那新任魔尊还是个娃娃的时候就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大魔头,他手底下的魔物,能有什么好东西!”
  “一个娃娃能杀什么人?”
  “正常的娃娃当然不能杀人,可那魔头又岂是一般人,据说他一生下来就吞噬了自己的亲娘,在一颗蛋里待了几百年才孵化出来,破壳时大火在考磐山上烧了一天一夜,百年至今寸草不生,这样一个怪物,要杀几个人算得了什么,更遑论他还有那样一个爹!”
  想起百年前成功飞升的前任魔尊,人群里附和声瞬间多了起来。
  玄灵大陆上,数千年来无一人飞升,这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还是个魔修。
  有人不禁感慨:“那孩子也是可怜,在蛋里就没了娘,现在连爹也见不着了。”
  “这有什么可怜的!”人群里一声嗤笑:“要我说啊,那小魔头的亲娘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说不定就是一个爬床的下等魔物,不得魔尊看重,否则她给生下的孩子,亲爹飞升的时候干嘛不带上他?”
  “我看也是,那小魔头再厉害,不还是个没人要的杂种么!”
  那些人说的有理有据,活像自己亲眼见到的似的。
  人群里七嘴八舌,还有人哄笑,青寒想要辩解,总找不到插话的机会,下意识去看身侧的人的脸色,急着呵斥却被人拉住了。
  庚鬿面不改色,又看了眼那具焦尸,直接转身道:“走了。”
  他从储物袋里掏出一袋杏仁,一颗一颗地往嘴里送,脚下步子缓慢沉稳,直等到身后的脚步声跟上来了,才加快了速度。
  某人不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公子为何不让我说?”
  庚鬿苦口婆心道:“言多必失,知道吗少年?这种事当个八卦听听就算了,认真你就输了。”
  “可他们说的那些……那些……”青寒支吾半天说不出来:“还有那只姑获鬼……”
  “那只姑获鬼死在魔界,人界无人得知,你纵是与他们说破了天,也没人会信你。”庚鬿自动忽略他前一句没出口的话,淡然一笑。
  “……”青寒一脸挫败:“那就任由他们妄加揣测吗?”
  “这就叫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
  青寒还是心中不平,忽闻背后一声哀嚎,赶紧转头去看,只见刚才在人群里口出狂言的几个人在那座宅邸前上蹿下跳,仔细一看,几个人的屁股上破了个窟窿,有细小的火苗沿着身后的衣料往上一点一点燃烧,有人拍打有人坐地打滚,那火就是灭不掉,直逼的人当街脱了衣裳,没来得及脱的,料子烧光了就光着屁股继续跳,一时间丑态百出,谁也顾不上谁了。
  青寒看的目瞪口呆:“公子,他们……这……”
  已经走过了一段路,庚鬿突然停下来,青寒以为他要说点儿什么,不料他一侧头,望着另一边的茶楼道:“累了,歇会儿再走。”
  “……”
  站在原地回头,脱了衣服的几个人骂骂咧咧,人群里有人叫嚷着姑获鬼来报复了,一个个的作鸟兽散眨眼间清空了一片街道。
  青寒看的清楚,那细小的火苗外焰呈淡紫色,根本不是普通的火苗,也绝非姑获鬼的火,那分明是……
  转眼看向已经折身走向茶楼的背影。
  不是说不用认真么?
  无奈又跟上去,进了一家叫弯月楼的茶楼。
  庚鬿头也不回,就提着他那袋新买的杏仁果,径直上了二楼雅室。
  他是真的累了,还没进房间就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屁股往茶桌旁一坐,手就自发放上茶桌撑住了头。
  “去叫壶茶来。”
  “哦。”
  青寒正想问问刚才的事,就被打发了去叫茶。
  茶桌临窗,正好看到楼下的街道。
  光着屁股的几个人不见了人影,人群散去,那宅邸门口的那具焦尸还在那里,也没人给收尸。
  手边推拉式的缕空窗门,庚鬿刚打开了一条小缝,缕缕清风就渗进来,同时钻进来的,还有一缕没有形体的黑雾。
  青寒端着热茶刚回到房门口,暑热的天气竟感到了丝丝凉意,看到房间里多出来的一道黑影,顿时明白了某人之前说的那句“一直在找”是什么意思。
  “历练弟子一共十五人,由天芷宗宗主门下首徒带队,约莫酉时会抵达镇上。”那黑影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