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原来我才是男主[穿书]+番外 作者:宸砸(下)

字体:[ ]

 
第54章 情敌
  他们之间有些恩怨, 庚鬿看到她的瞬间便觉得,自己在陂毗山上下手还是太轻了, 他应该用威压压得她到不了秘境!
  他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不待见, 站在容屿身前,瞥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裘清雪生的天姿国色,任谁见了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各大宗门的修士,见了她也要尊敬地称一声“清雪仙子”,她也素来对自己的容颜极有自信, 难得有她对别人尊敬一次,她却悲哀的发现, 飞舟内出现的八个人, 有半数以上的人对她都很敌视。
  她曾经面对过的三个人, 以不同的面孔站在她面前, 她认不出, 却也知道了是敌非友,更有被她提及的人, 对她的见礼置若未闻, 只顾着替身前的少年挽发, 绑好了缎带还意犹未尽地捋顺发尾。
  法阵周围静的只剩下风声,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裘清雪脸色有些难看。
  这时与凌渊真人同侧的一位蓝衣女子走出来唤了一声:“师姐。”
  “怜香?”
  裘清雪似乎很惊讶, 看了容屿一眼又将视线落回女子身上。
  被唤作怜香的女子立即道:“我和周师妹被传送到第二层的沼泽之地, 多亏了凌渊真人搭救, 只是周师妹深陷沼泽, 已经……”
  这里同样有从沼泽之地逃出来的人,闻言都感到一阵后怕。
  裘清雪安慰了怜香几句,转而再对容屿拱手道:“多谢师兄搭救。”
  “错了,我师尊分明只在岸边看着,何时搭救了?”
  突然冒出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庚鬿看着裘清雪,话中尽是挑衅。
  怜香见他为难,忙道:“是我没说清楚,是这位……小公子出手……”
  “姑娘又错了,我到沼泽旁时你们已然躺好,我不过说了两句,是姑娘你自己游到岸边的,要说是谁救了你,该是让你们躺在沼泽地上的人。”
  怜香一愣,下意识看向当时和她们一起被困沼泽地里的人。
  “当时,是苏姑娘……”
  苏沫儿愕然,不明白这事怎么就扯到他头上了。
  她当时是为了自救,也为了救同门,顺带救了这位寄云殿的姑娘!
  只是她也见不惯这位眼高于顶的清雪仙子,自然不会去打圆场!
  很多视线顺着怜香的目光落在苏沫儿身上,这一看却是眼中一亮,论容貌,苏沫儿丝毫不逊于裘清雪,只是她身着天芷宗弟子服,一袭青衫又恰好站在同门身后,太不起眼,以至于众人很难看见她。
  有人惊叹,却也有人还在看着凌渊真人身前的少年,他这咄咄逼人的姿态引人不满,裘清雪身后站着的一人上前道:“师妹已然道谢,师侄何必如此较真?”
  这人金冠白衫,是焱阳殿的人。
  庚鬿忽然想到那日普烨真人对他所说,关于二殿结为亲家的说法,想起陂毗山上,他也是见过这人的,与裘清雪站在一处,似乎是叫韩钊。
  他一声“师侄”,定了庚鬿的晚辈身份,再若追究,便是失了礼数。
  可庚鬿这儿向来没什么礼数,丝毫不肯退让道:“道谢道错了人,难道不该再谢一次?此乃救命之恩,且当时你们那位周师妹为求自保,拖了我宗弟子一起陷入泥沼,害得我宗弟子险些跟着丧命,道歉便也省了,道一句谢也不为过吧?还是师叔觉得,我们身份不及,当不起师叔一声谢?”
  他回着韩钊的话,看着的却是裘清雪。
  就在刚刚,裘清雪开口的时候,系统界面突然浮现几个大字,庚鬿不想惹事的心态瞬间爆炸!
  【裘清雪倾心于反派。】
  倾心反派?那不就是喜欢容屿?
  装的那是清高亮洁,不食人间烟火!
  想得可美着了!
  庚鬿心底不顺,送上来的茬他不找找都对不起系统的“温馨提示”!
  韩钊被他噎住,见他还紧盯着人不放,怒道:“你们救下又不是裘师妹,怜香师妹已经道过谢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庚鬿一笑:“如此说来,我师尊也没救过裘师叔,她方才急着道谢,为何换了一个人,她便不肯了?当真如此金口难开?”
  “你……”
  韩钊被他抵得哑口,愤而对另一人道:“凌渊真人就是如此教导徒弟的?”
  容屿淡淡开口:“有何不妥?”
  “……”
  有何不妥?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分属不同宗门,他对裘清雪本就不需要太多的尊重,加上他有靠山,狂傲又如何?谁敢动他?
  人家师尊都摆明了要撑腰了,谁又能说什么?
  若是换了以前,韩钊明知道打不过也会对上几句,可自从知道容屿化神之后,他便不敢再像以前那般同他说话了。
  人高一筹,差距不大会让人心生嫉妒,可差距大到一定程度,所有的嫉妒便全都成了仰望。
  容屿以前也被尊为真人,韩钊只当他是元婴之境,可那日突然收到消息,道天芷宗少宗主入化神之境,一人对敌三位长老轻松取胜。
  而他,在宗门内是天之骄子,奋力追赶也还未破元婴之境,他以金丹后期入秘境,和容屿压制修为的金丹后期,是无法逾越的差距。
  若以修为论,就算是同辈,差距太大也不可以师兄弟相称,容屿已经化神,就算是二殿长老见了,也得尊称一声真人,裘清雪方才却还唤他师兄,本身就欠了礼数,相比之下,少年尊她一声师叔,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又哪里来的不妥?
  反而是裘清雪,不过一声谢意,对凌渊真人脱口而出,对其晚辈却不肯放下架子。
  众人心中尊崇的清雪仙子,也不过是一个曲意逢迎的凡俗之辈罢了。
  庚鬿好整以暇地盯着她。
  越是高傲的人,越是不会向人低头,裘清雪是从小就被捧上天的人,哪里受过这种对待?
  她双手垂在身侧,本就清冷的面容更是蒙上了一层寒霜,拢在衣袖中的双手许是已经攥得指节发白。
  她此时道不道歉已经不能改变什么了。
  庚鬿最初刁难时,她若阻止韩钊为她说话,或许还能让人觉得她宽容大度善解人意,可她放任韩钊为她出头,现在骑虎难下,下了也是白下。
  她不道歉,是坐实了她讨好凌渊真人而轻视他门下弟子。
  她若道歉,也是被少年言语相激不得不为。
  所有的人都在等她给出回应,庚鬿也知道她一定会给出回应。
  果然下一刻,裘清雪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眸子转向了苏沫儿,淡声道:“多谢这位姑娘对本门师妹相救之恩。”
  苏沫儿也知道现在不能客套,便轻轻点了点头。
  身处秘境,未来凶险难测,有的是时候需要与别人同行,若是此时让人以为她放不下架子,之后需要结盟也不会有人信她。
  所以裘清雪一定会低头。
  尽管她十分不愿。
  庚鬿见她偷眼去看自己身后的人,只恨自己现在不够高挡不住她的视线,愤愤的哼了一声,转身道:“咱们去找钥匙。”
  容屿见他有些气鼓鼓,不明白他在气什么,自然而然地牵住他的手道:“不用找。”
  不用找?
  庚鬿微惊,下意识看向对面的众人。
  要去第四层必须有钥匙,不用找除非是已经知道钥匙在哪儿或是已经拿到了钥匙。
  可如果已经拿到了钥匙这群人怎么可能还等在这里?
  韩钊见他看过来,也有些惊讶:“钥匙不在你们那儿?”
  庚鬿道:“你们没找到钥匙?”
  没找到钥匙都还杵在这里干嘛?
  又一人道:“开启第四层的钥匙不需要找,记载中提到,钥匙一直就封在玉灵湖,进入秘境的人只需要取来便可,我们去的时候,湖中的钥匙已经被取走。”
  到这里的人皆已去过玉灵湖,没找着钥匙,见有飞舟停在这里,以为钥匙被他们取走,才等在这里的。
  庚鬿又看向容屿:“你们拿了钥匙?”
  难道是趁他睡着的时候?
  容屿摇头,转身看向站在青寒身后的人。
  庚鬿脸色一沉。
  他们之间,真的就只隔了一个……后脑勺!
  只见那双眼空洞的人从青寒身后走出,手心一翻,出现了一把通体晶红的钥匙。
  “你怎么拿到的?”庚鬿脱口而出。
  解北影道:“捡的。”
  “……”
  你去湖里捡的?
  他都不信,其他人就更不信了!
  那边有一位同赤云宗相熟的人认出了他,高声呵道:“谢峥!你既然拿到了钥匙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
  解北影道:“非是不愿,实在是出不来。”
  出不来?众人想到刚刚才被撤去的飞舟,下意识看向始终一脸淡然的凌渊真人,皆露恍然。
  想必是凌渊真人为了照顾他们,特意等在这里,与他们一同前往第四层。
  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安全。
  凌渊真人如此为他们着想,真乃圣人也!
  庚鬿:“……”
  总之这顶高帽莫名其妙就让蝎子给扣在了自家师尊身上了,一行人浩浩荡荡经由法阵到了第四层,法阵开启之后短时间内不会关闭,至少在他们留在这里的半年里不会封闭,因为实力不济还徘徊在前三层的修士什么时候能找到这里,也不是这些人会关心的。
  庚鬿原本也不在意,被容屿牵着走进第四层,可在发现法阵内乃是一片漆黑的时候,他整颗心瞬间提了起来,下意识抓紧掌中的手,却抓了个空。
  不是一点一点从手中抽走,而是在他手心里凭空消失了!
  “容屿……?”
  试探着唤了一声,没有任何回应。
  突然间强光刺目,勉强睁眼时,眼前一片晶亮,晃得人头晕眼花。
  “这里是什么地方?”庚鬿眨巴着眼,好不容易才适应了强烈的光线,四处打量。
  【宿主当前所在位置:荒泽秘境第四层,水晶迷宫。】
  “其他人呢?”
  【分散在迷宫内。】
  “和刚开始被传送进秘境一样?”
  【入秘境是随机传送,现在是分组传送。】
  “……什么意思?”
  【同时进入第四层的人会被分为三组,分散在三个不同的水晶迷宫,走出魔宫之前,不同分组的人无法碰见。】
  庚鬿顿时皱眉:“我和容屿在一组吗?”
  【不在。】
  “……”
  “有认识的人吗?”
  【有。】
  “……”庚鬿顿了片刻:“我开的好像不是有问有答模式。”
  【……】
  算了,也不能总是依赖系统。
  庚鬿暗自警醒自己,转头看了看迷宫的方位,试着用神识查探另外几人的位置,许是身处不同的空间,连神识印记的感应都很微弱,他只能先以神识记下迷宫的地图,开始找迷宫的出口。
  这水晶魔宫最难的不是找到正确路线,是需要记住自己走过的路线,走到哪里都是一片水晶凝成的墙壁,看似透明却根本看不到墙壁另一边的风景,而要记住自己走过的路,是极耗神识的,所幸对他来说,这点神识还算不得什么。
  刚绕过一片拐角,前方不远处突然一振剧烈的震荡,连宫殿都跟着颤了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