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三国有只东都狼 作者:BlueFire

字体:[ ]

 
文案:
     穿越三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穿成一头狼??
 
李纪舔着爪爪一脸懵逼,嗷呜?
 
冷漠闷骚痴汉攻X大手大脚糙汉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纪、吕布 ┃ 配角:陈宫、高顺、张辽等 ┃ 其它:
 
==================
 
  ☆、序
 
  李纪再醒来,发现自己趴在枯黄的杂草里,周围几匹狼听见声响,动动耳朵,瞄了眼李纪。
  远处乌鸦嘎嘎乱叫,显得周围格外空旷。
  荒野上的风呜呜刮过,凄凄哀哀的,更像是来自地狱的哭号。
  要一两匹狼,李纪还有把握轻松干掉,可四周围都有狼,李纪还没自负到那种地步。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轻举妄动,被一群牲畜吃的连尸|首都不剩。
  按统领的话说,作为一名天策战士,死也要死在战场上,那是死得其所。
  李纪全身绷紧,警惕的盯着周围的几匹狼,其中一匹棕毛的,个头比其他几匹大些,凶神恶煞的。
  他打猎的经验虽然没有营里其他弟兄多,对狼这种动物的习姓不了解,不过直觉告诉他,这只就是几匹狼的头领。
  反射姓的往旁边一摸,空的,遭了,他忘这不是军营,枪杆子不在身边。
  只见棕狼对他呲了呲牙,打个哈欠,又趴下挠挠耳朵。
  李纪耳朵竖起来,动了动。
  没有想攻击自己的意思?转头看,有一小匹还凑过来舔了舔他的毛,伸着舌头好像在冲他示好,他提着的心稍放下了。
  等等,舔毛?
  李纪反应过来,看着已经被称为爪爪的四肢,粉哒哒的肉垫,全身灰色的毛,一种悲愤感油然而生。
  神特么睡一觉变成狼了?
  老天,我-ri-你娘的!
  不过他到嘴里的国骂就变成了嗷嗷乱叫。
  别的狼眼中,只见灰狼站起来,瞪着的眼里充满血丝,站起来抖抖毛,满腔愤怒的朝天一吼。
  高悬的太阳都收到震动,不一会儿,天阴了,太阳蒙了层厚云,塞外的风阴着吹的有些刺骨。
  “嗷呜,嗷呜嗷呜!”
  “嗷呜!”
  “嗷呜!”
  他一叫,几十道叫声从杂草堆里传出,李纪这才发现,草丛里不是五六只狼这么简单,
  亮亮的鼻尖动了动,很多相似的气味混杂充斥鼻腔,站起很多匹狼,二十多只眼睛盯着他,李纪感觉后背毛骨悚然。
  这是一个狼群!
  旁边还有尸骨散发着恶臭,头骨的头发凌乱的打着结,看起来像外族的装扮,肠子肝脏散了一地,花花绿绿的,看来是狼群享用完了在这儿休息。
  李纪舔舔爪子,眯了眯眼,这一块荒无人烟,即使有人,以他这样的状态也会被当成猎物射杀。
  想来想去,看来,暂时跟着狼群走才是最适合的选择。
  就这样走了三天,李纪趴在草丛里,伸着舌头哈气,看其他狼撕扯着刚咬死的两活人,鲜血洒了一地,眼里闪着无奈,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狼群对他盯得紧紧的,连他学走路都有狼跟着,李纪猜测,这可能是这匹狼之前在狼群里有些威信的原因。
  这山里别说野鸡兔子,连条蛇都没有,狼群一起抓着的猎物除了人还是人。
  曾经作为人的李纪不像其他狼一样吃得那么津津有味,甚至连口血也没喝。
  蹭蹭身上的毛,眼里有些迷茫,
  李纪也不知道自己还在坚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李纪感觉自己被这残酷的野生规则和饥饿消磨的差不多。
  “嗷嗷”
  一只瘦小的狼对其他狼呲了呲牙,喉咙里发出赫赫的警告声,叼了一只胳膊过来。
  “嗷呜,嗷呜。”
  仿佛求夸奖的叫了两声,跑回去了。
  李纪拱了拱胳膊,胳膊上的毛又黑又长,都赶上腿毛了。
  李纪捂着鼻子,变成狼以后嗅觉格外得好,这个人身上的汗臭味太过浓郁,狼眼里明晃晃的嫌弃。
  我就是饿死,从这边悬崖跳下去,也不会吃一口的!
  又几天过去了,陆陆续续的又有人碰上这群穷凶极恶的匪徒,其他狼吃得各种开心,但李纪肚子都瘪进去了,狼毛失去原有的色泽。
  躲过势头偏斜的箭矢,几个猎人在漫山遍野的狼群眼中和砧板上的肉没什么区别。
  这可能就是天意吧,李纪的眼睛都饿绿了,一口咬断人的脖子,被咬的那人挣扎两下就不动了。
  当他真正放下作为人的那么点骄傲,真正咬起来才发现,woc,人|肉真香!
  嘴上全是血,粘稠又带着血腥的甜味,让李纪立刻爱上这种淳厚的饮料。
  昏涨的头脑瞬间清醒,几乎接近本能的使自己活下去,现在李纪只想活下去,这种卑微的愿望让李纪认知崩溃。
  李纪咬断了死|尸的肋骨,嘴里呜呜的声音像是兴奋,更像是哭泣。
  他看着被血染红的太阳,忍不住拷问着自己,也拷问着老天,身上的煞气和怨气已经分不清了。
  李纪感觉自己要被逼疯了。
  我犯了什么错,为什么捉弄要我!
  “嗷呜——!”
  一声痛苦的长啸响彻云霄,伴着远处铁骑踏踏,九原城狼烟四起,喊声杀声放火声,萧凉的让乱世的百姓绝望。
 
  ☆、1.0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东汉末年,灵帝久病不起,十常侍专政,朝改日非,以致天下人心思乱,盗匪蜂起。
  公元184年,黄巾起义,巨鹿张角自称“大贤良师”,众徒数十万,连结青、徐、幽、冀、荆、杨、兖、豫八州之人。
  并州虽然还没被黄巾祸及,但西北匈奴在这一带猖獗,行动狠辣灵活,烧杀劫掠,边城府县苦不堪言。
  杀了几队巡逻的兵卒后,李纪带头,群狼在草里快速穿梭,两年的时间足够李纪以实力成为群狼的头领。
  指挥群狼灭了去边城打草谷的部队,由于吃喝充足,没有天敌,狼群数量又翻了两倍,二十几个人都不够分的。
  舔舔獠牙,爪子磨得锋利,仿佛回到和营里兄弟们一起训练打诨剿匪的痛快时光。
  谁说变成狼就不能杀敌的?杨总教官说过,只要是外族,就该死。
  军营白色的帐篷挨帐篷扎了一堆,如果一个帐篷十五个人算的话,这里撑死八十人。
  风呼呼的刮着,天阴沉沉的,利于隐蔽。李纪耳朵动了动,颈毛竖起,天时地利人和都齐了。
  把目光投在最大一座圆形军帐里,旁边哨兵个个瞌睡连天,很是松散。
  李纪两眼微眯,看里面走出几个蛮子,身挂毛皮玉石,舔胸叠肚,看来官职不小。
  “嗷呜!”
  一声低吼,李纪率先冲进去,奔着趾高气扬的蛮子,前爪离地后爪一蹬,一口咬断了目标的脖子。
  看向旁边站着的几个,狼嘴里滴着血,眼里的乖戾都淌着血腥味。
  妈呀,这狼是要成精!
  那几人反应过来,抽出刀砍向李纪,李纪左躲右闪,再趁机咬两口,应付自如。
  狼群绿着眼睛扑过来,很快便咬死了大半军卒。
  突然,不远处传来几声痛苦的狼叫,李纪回头,好几匹狼口吐白沫的倒下去。
  瞬间的功夫,又倒下了一片。
  蛮子为了防狼咬,在自己脖子上涂了毒?
  李纪行动开始迟缓,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背后挨了刀,划出道口子,
  三个蛮子把他围上叽里咕噜说了几句什么,猥琐的眼里闪着光,其中有人拿了杆□□刺向李纪,红光大显,一声虎啸在耳边响起。
  肩膀突然一疼,直接被抓掉大块肉,蛮子死之前的眼神还是难以置信。
  狼眸侵略中带着愤怒,在杀死最后一人时靠在旗杆子上,不知死活,蛮子的旗飘到脚下,浸了血,连字都看不清了。
  幸存的几匹狼围着李纪拱了拱,呜咽着。
  几骑马蹄声渐近,风中传来说话声,听起来是汉人。
  “将军,这军营遭了狼灾,没有活口,左亲王格木扎被咬死了,脖子都断了,地上血还没干,我们晚来一步。”
  “哼,和义父请兵出来,画戟锃亮,却连架都没得打,好不憋屈。”
  洪亮中带着郁闷的嗓音传来,夹带着马蹄声,和颠簸甲叶的哗啦声。
  “文远,把格木扎头颅带上,某家猎几只狼回去开胃。”
  “是,将军。”
  “将军你看,那里还有几只狼,活的。”
  “哦?看某家箭术。”
  汉人将军张弓搭箭,三发同射,
  百步开外,几只箭嗖嗖射来,带着风声从狼眼钻进去,最后剩得狼腿脚抽搐着倒在李纪脚前。
  箭矢带着风射向李纪,李纪眼睛刷的睁开,满是煞气,箭射在旗杆上晃动着,李纪却没了踪影。
  “嗯?”
  汉人将军有些意外,等再举弓,几人的战马好像受到了惊吓,马蹄抬起来,慌乱的叫着。
  腥风吹来,一道影子从不远的草丛窜出来直直冲向将军,将军动也不动,任李纪扑过来,
  吓的随从一惊,举枪也刺空。
  李纪却不能往前一步,他被人捏住了后颈,如果捏的不是自己,李纪可能要赞上一句好身手。
  却见面前的汉人将军身高八尺,虎目熊腰,唇峰饱满,脸庞棱角分明,手中一杆方天画戟,往那一站,稳如泰山,自有威仪。
  两只眼睛如利剑般射来,正好撞上李纪眸子的狠厉,一人一狼中间两股杀气对抵,将军却笑了,笑的轻狂,
  “爷正愁晚上没个硬菜,如此便送上门来,牲畜毕竟是牲畜,走,回城。”
  全身一僵,咬又咬不到,爪子现在又显得格外短,没了用武之地,
  李纪呲着牙被将军抵在得胜钩上,李纪挣扎不过,脖子被划破,洒到画戟刃上,
  由于□□发作,李纪昏沉的拍拍脑袋,
  没听说边境有这么一号人物,神策也没见过…难道是太子李亨的人马?
  李纪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
  城池渐近,日头偏西,正晃在城墙上两个大书的古字上,
  李纪抬头呜呜了两声,是雁门?
  没有常年的皑皑白雪,也没有玄甲,这里驻军的军旗也不对,一切陌生的很,李纪盯着将军的盔甲看了好久。
  “奉先老弟,你可回来了,城里出大乱了。”
  城门大开,一个文人模样的骑着马迎出来,结果没到近前,座下的马突然跪了,文士正好摔在将军马前,被将军手里的狼瞅了一眼,就吓哆嗦了。
  “吞吞吐吐作甚,有事快说。”
  让将军的跟随一吼,文士这才爬起来,向将军行礼,哭丧着脸。
  “吕老弟,今早城里突然出现几个卖神符圣水的贼人,和别个郡报来的一样,搞得人心惶惶,现在外面都在传,黄巾打上我们的主意了。”
  “郭将军多虑,有我并州狼骑在,区区小贼,能奈如何?且回家休息去吧。”
  将军摆摆手,对文士说的丝毫不上心,
  “这,吕老弟,吕将军!”
  文士还想说什么,将军没再理他,战马冲文士打了个响鼻,仰着头走了,简直和它主人一样。
  黄巾……并州…吕将军…画戟…百步穿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