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有墙头千千万 作者:辰沙Asa(中)

字体:[ ]

 
第63章 我真的很正直
  方钰在云书阁呆了整整三天,在这三天内,他对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
  就比如说商无漾联合本被关押起来,中了毒,活不长的谢从雪一起击杀了游光鬼师。在游光鬼师近身施以刑罚之时,直接被谢从雪用太阴玄门的圣器洞穿心脏,净化了灵魂,再无复生之机。
  由始至终,谢从雪受重伤是假的,中了毒也是假的,不过是借此寻找一个能让游光鬼水最放松警惕的那一刹那,一击必杀。
  之后商无漾伪装一番后,变成游光鬼师近侍鬼兵模样,佯装重伤,被谢从雪追杀至销情鬼师处。销情鬼师得知谢从雪竟杀了游光鬼师,自是要为其报仇,便与之缠斗。
  销情鬼师探查过商无漾之伤势,确实严重,看似就相信了他,没有太过提防。
  商无漾在一旁一边恢复伤势一边关心战局,在销情鬼师突然陷入谢从雪阵法束缚中时,突然出手。
  外围的鬼兵都以为他是要援助销情鬼师,却不料商无漾忽然中途变向,凌厉一掌直接拍在了销情鬼师心脉附近。
  销情鬼师怒不可遏,扭头反击。商无漾顺势而退。另一边谢从雪则是看准时机,再次拿出圣器刺穿销情鬼师心口。
  最终后者与游光鬼师一样毙命当场。
  其他鬼兵见状,朝两人围攻而来,均被两人击杀。
  早在之前,商无漾便借口游光鬼师调离了附近巡逻的鬼兵,眼下除了二人,再无一活口。
  看着脚下灰飞烟灭,什么都不剩下的销情鬼师,商无漾眯起眼,有些疑惑,他总觉得这一次太过顺利。
  当然,三大鬼师不相伯仲。按理说,正面对上智囊一般角色的人肯定要比游光好对付,这么轻易地就死掉,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想着对战的时候,隐约觉得有些异样,不过他现在还有心系之事,倒是没多余功夫让他纠结这个。
  “我去救他。”谢从雪开口,身影移行变换,一阵雪花飘零过活,人影便消失无踪。
  商无漾虽然也想跟着去云书阁,但想到始终不见血域鬼王,约莫人是在血峰之巅,做闭关事宜,等着人将怨气本源送过去供他修炼。让谢从雪先行试探也好。
  垂下眼帘,商无漾寻了隐蔽之所,褪去伪装,随后返回了游光鬼师住处。
  看着眼前凌乱的一切,他低斥出声,“出何事了!”
  一名伤重累累的鬼兵看到是商无漾,“大人,游光鬼师被那个人族给杀死了!”
  “哦?”商无漾眯起眼,上前叫他起身,随后故作沉思了一番,突然问道:“游光鬼师近侍呢?”
  鬼兵摇摇头,“他说要去禀告给销情鬼师。”
  “随我去销情鬼师那儿。”
  商无漾说着,再次带着一众鬼兵赶往销情鬼师居所,远远一看,便知道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最终地上只剩下销情鬼师的衣物和驳杂的怨气,至于近侍,则神秘失踪了。最终,他们在一处角落发现了近侍的衣物。
  让人震惊的是,那衣服上还残留着鬼族绝学的波动。
  这个波动,众鬼都在熟悉不过,那是销情鬼师才会留下的鬼力。
  为什么近侍身上会有销情鬼师的鬼力波动?
  销情鬼师为何要杀他?
  “他叛变了。”商无漾直接给他扣了一个大帽子,“也许早就与人族合作,此番背地里行那暗算之举。”
  “可是他一向对鬼师忠心耿耿。”鬼兵不相信。
  商无漾斜睨他,“只是为了麻痹你们。他今日才露出真面目,可见早已计划周全……不妙,今日乃是血祭怨气凝聚本源的时机。走,去九鬼血池。”
  九鬼血池中翻腾熔炼,每座鬼身上怨气挤压后,形成云雨,等到这些云雨凝结成固体之后,所谓的本源也就凝练完成了。
  此时几个紫皮鬼帅将领正眼巴巴望着血池半空那一团越发密集的怨气。
  就在这时,商无漾带兵来了。
  高峰之上的战斗并未影响到它们。一是半山腰离最上面有段距离,二是看到那场战斗的都被消灭干净,没鬼来通风报信。三是在谢从雪的领域中,战斗动静也不会轻易传出。
  以至于,游光鬼师跟销情鬼师两人都死了,这里的鬼帅将领们都还不知道。
  商无漾率领鬼兵过去,直接向众人公布了一个可怕的噩耗。
  “什么?销情鬼师跟游光鬼师……死了?”
  “现在我们得找绝玄鬼师做主才是。”
  商无漾却说:“绝玄鬼师?游光鬼师曾提到过他原身为人族,他真可以被我们所信任吗?”
  “这……”
  “大人,绝玄鬼师每逢血祭之日,都会闭关,您忘了吗?现在就算找他,也找不到人的。”
  几位紫皮鬼帅顿时愁眉苦脸,一脸凝重。
  商无漾借机说道:“先带一部分人去处理那边的现场吧。至于血域鬼王那儿,还得需要几位亲自去看顾才行。我怀疑那个人族的目的便是吾王。现如今吾王在血峰之巅,身边没人守卫,我实在担心。”
  “你说得对!吾王的安全更重要。可这里……”一名紫皮鬼帅醒悟过来。
  商无漾安抚道:“九鬼血池乃是凶煞之地,等闲之人不敢靠近,一时片刻倒是无虞,您若实在放心不下,便由吾等守着。”
  “这……那就你留在这儿。”
  话甫落,血峰之巅忽然传来巨响,一整个山头竟直接崩了一小块砸下来,几位紫皮鬼帅再也耽搁不得,匆匆忙忙地往血峰之巅赶去。
  商无漾看着他们的背影都消失不见,这才转头隔着浓郁血雾,看着半空正在滴溜溜转着的怨气团。
  “太慢了。”
  商无漾意味不明地喃喃了三个字,忽然,他抬手吸来三个鬼兵,将它们通通都扔了进去。
  “你……你在干什么!”剩下的鬼兵大声呵斥。
  商无漾眸子流转,眼神幽森,浅笑道:“看不出来吗?为了尽快完成血祭供吾王闭关啊……”他说着,双手抬起,再次吸了六个鬼兵扔进血池中。
  仅剩的几个鬼兵见状,一部分冲过去找商无漾拼命,一部分则是转身窜逃。
  商无漾阴测测地笑了一声,手中竟是凭空变出了一把枪,接连按下扳机,数发涂抹了净化之液的金灿灿子弹朝那几个奔逃的鬼追击而去,只听噗噗几声,鬼兵身上窜出大火,直接将它们烧成了灰烬。
  此时扑到近前的几个鬼兵,则是被商无漾灵巧躲过后,挥手扇进了血池。
  “我又怎会带有威胁之人在身边,一群乌合之众罢了。”商无漾望着远处的灰烬,摇头叹息,“可惜了。”说完,他继续盯着怨气本源。
  或许是因为多了那十几个鬼兵的贡献,怨气本源转动得更快的。
  不出片刻,逸散在四周的怨气突然回缩,那一团怨气云雨团也不断地挤压,再挤压,最终发出一道清脆的碰撞声,变成了一枚指甲盖大小的圆珠子。
  商无漾眸底划过一丝亮光,飞身将圆珠子捏在了手中。九鬼血池虽凶险,但对他而言,似乎受到的影响并不深。商无漾早就发现了自己的体质特殊,所以才敢将主意打在九鬼血池上。
  此时怨气本源在他手,何不尽早吸收。
  商无漾这般想着,竟开始飞快地吸纳手中的怨气本源。
  吸收的速度甚至比圆珠子形成的速度还要快。不过这也很正常,商无漾现在是直接吸收。但怨气本源形成却要不断地淬炼,自然耗时更长。
  只见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那枚圆珠子就只剩下一丁点了。
  又过了几分钟,怨气本源被彻底吸收干净。
  商无漾睁开眼,有些疑惑,他吸收之后,并不觉得怨气本源有他想象中那么厉害。
  他扭头又看了一眼九鬼血池,却见那血池的颜色似乎要变得浅了很多。不过聊胜于无,刚才一颗本源珠,直接让他功体翻倍,至少他再对上谢从雪,也有一战之力了。
  商无漾不再它想,从怀里取出一尊玉石人像,然后直接捏碎。
  却见一束蓝光从碎掉的玉石中直直冲入天际爆炸开来,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声响轰鸣天地,灰蒙蒙的阴暗天空竟裂开出了一道幽深裂缝。
  无尽阴寒鬼气从裂缝中飘落而下,最后又凝结成一片又一片的黑色透明六角晶体哗啦啦地砸在地上。
  一时之间,所落之处,竟成焦土。
  原本血峰上还种植了适合鬼境环境的花草树木,可现在,居然全都被抽干了生机,变成了一片腐朽。
  那些娇嫩鲜艳的红花,也都一瓣一瓣卷缩,变黑,成为枯焦。
  一阵风刮过来,就哗啦哗啦地成了碎片,卷着尘土扑了满地。
  商无漾同样体会到一阵灭顶之感,神色肃穆地站在原地,摇摇望着天际裂缝中逐渐浮现的蓝色身影,“恭迎幽玄鬼后。”
  幽玄鬼后人未至,声先响彻血峰之巅。
  “血域鬼王啊血域鬼王,没想到吧,从今往后,你的一切,将通通由本后所掌控。”
  此时呆在云书阁的方钰被这道声音震得脑袋都快炸裂了,不过,幽玄鬼后?幽玄鬼后怎么突然跑到了血域这边来?据传幽玄鬼后不是跟血域鬼王关系挺好的吗?
  幽玄鬼后这个嚣张的态度是要闹哪样?
 
 
第64章 我真的很正直
  “哐啷——”
  云书阁大门被暴力拆开,四分五裂的时候,方钰都懵逼了。
  说好的固若金汤?说好不会有人能闯进来?还有血域鬼王你不是说好在外面守着的吗?
  看着那一抹逆着光的高挑蓝色身影,方钰内心咚咚咚地跳,慌得一逼,对血域鬼王实在太失望了!
  幽玄鬼后乃是五大鬼王之一,以一介女子之身登上鬼境巅峰宝座,没有过人的手段和实力,根本无法服众。原本方钰对她的印象倾向于妖女这一类,心计多于实力。
  现在她竟然能突破血域鬼王那一道防线跑到云书阁来,方钰对她的能力又有了更加直观的感受。
  他躲在阴影中,直勾勾盯着门口那散发霸道气场的女子。
  幽玄鬼后的样子跟他想象中出入有些大。一个在王宫中养了无数男宠,手段阴险狠辣残忍的女人,怎么着也应该是那种杀马特暗黑风格的妆容,再穿着一身五颜六色,闪闪发亮的衣服,走起路来妖娆鬼魅才是。
  然而眼前的蓝色身影,她不是!
  高盘的发髻状若飞仙,脸上的妆容也十分干净精致。精心描绘的眉毛往上斜飞,一对潋滟生辉的桃花眼,毫无媚气和娇气,只有无尽的煞气翻腾。
  站在门口,蓝衣纷飞。
  迎着风,蓝色斗篷纤毛浮浪,衬得那张脸愈发惊艳,浑身散发着高贵华丽,见之忘俗。
  尤其是那出众的,丝毫不逊于男儿的身高,更显幽玄鬼后的气势如虹。
  方钰小心藏好自己的身影,不时往幽玄鬼后身后看。很遗憾的是并没有看到血域鬼王的身影。
  这个忘恩负义的渣男!居然就这样把他扔在这儿了!
  就在他疑惑之际,商无漾过来了。他扫了一眼云书阁内部,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正好挡住了方钰的视线,同样的也挡住了幽玄鬼后的视野。
  “鬼后,据其它鬼帅说言,血域鬼王将人族刺客重伤,而人族刺客拼死用圣器伤了鬼王,之后两人一起坠下无生崖。”
  “太阴玄门的圣器名不虚传,就算是鬼王,被其重伤也会头疼。更不用说他已经坠下无生崖。”幽玄鬼后勾起唇角冷笑,眸底尽显快意。
  商无漾,“哦?不知无生崖有何来历?”
  幽玄鬼后斜睨了他一眼,眸中神色暗沉沉的,令人费解,“一个毫无生还可能的地方。那里断绝一切外界,没有任何活物,是一处死地。鬼王掉进去,也与废人无异。不但如此,无生崖底会抽取所有活物的生机,将其同化。鬼王哪怕现在不死,时日也无多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