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重生之以身饲狼+番外 作者:金吾之桐

字体:[ ]

 
文案
谢云死了,死在了一个血眸长甲的怪物手里。他亲眼看着自己的胸膛被那“怪物”坚硬锐利的指甲贯穿。心脏被掏出,做成了药引,进了那“怪物”的肚子里。
 
而那怪物就是当年被人暗算下毒,失踪多年,后来步步为营,杀兄弑父,最后成为北楚新皇的六皇子楚刑。
他幼年身中“狼绝”之毒,毒发时丧失心智,暴力嗜血,如同饿得发疯的野狼。
 
而唯一能解此毒的虚颜草世间罕有,仅有的一颗早已经入了谢云的骨血之中。
 
重生后,谢云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狼崽子给掐死,管他是什么六皇子还是八皇子!就当是为民除害!但当他亲眼看见对方悲惨至极的模样,那颗义愤填膺的心突然就没出息地软了下来。
 
谢云想:“既然下不去手,那也得时刻看着他!”
 
于是,寒渊门里多了一只狼崽子,还是一只会咬人会喝血的狼崽子!
隐忍狼姓皇子攻x放荡不羁门主受
 
欢迎收藏哦!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云,楚刑 ┃ 配角:那些助攻和反派们 
 
 
 
第1章 怪物
长夜寂寂无声,一轮满月当空。银白的月光透过稀疏森然的枝叶间,抖落在了黑木沉沉的窗棂上。
 
天地间一片寂静,寒渊门也仿若沉睡,而此时的谢云却不过刚刚合衣躺下。
 
寒渊门是当今天下第一大江湖门派,门内事务繁多,很多事还需要谢云亲自处理,简直比皇宫里那位还要忙。只不过谢云一向不肯委屈自己,他虽然身居门主之位,但实在没干多少正经事,把活甩手下的几个“苦力”,接着就晃晃悠悠逛进了那酒肆乐坊之中。
 
他这人一向浅眠,不去喝几口酒,听几首曲是睡不着的。按他的话来说,他这是药石罔效,唯有酒色可医。外人听来,还真是一派胡言,只当他是有病。
 
只有属下的人知道实情,因此也由着他去。
 
谢云确实是有病,他极少发病,但一旦发作起来,就是他喝再多的酒也无济于事。
 
可那寒毒偏偏在今夜发作了。
 
自丹田处涌起的寒气迅速蔓延至四肢百骸,犹如一头刚刚苏醒的野兽,在身体里横冲直撞。谢云一瞬间仿佛置身冰窖,脸上血色全无,他浑身颤抖地缩在床上,手指狠狠掐着掌心,眼睛死死瞪着黑暗的虚空。
 
他忍不住发出痛苦的低吟,那双薄情寡义的唇被他生生咬出血来。这寒毒发作要几个时辰,这时候,谢云都只能咬牙忍着,捱过去也就没事了。
 
只是,今天这寒毒来得太过汹涌,他一年多没有发病,这次一股脑全都给他补了回来,那股寒冰彻骨的劲儿仿佛化成了无数冰刀子,一个劲在他身体里作祟,不把他折腾死誓不罢休。
 
没过一会儿,谢云已经是汗如雨下,身下的床被都被浸透了。但那寒毒却还不肯放过他,谢云朦胧间想:“难道自己真的是太遭人记恨,连老天都终于看不下去了,此番要来收了自己?”
 
他苦笑一声,那张被冷汗浸湿的脸在朦胧的黑夜里更多了几分凄美艳丽之感。可下一刻,他猛然坐起身,一双含情的桃花眼霎时就被覆上冰冷凝重的神色,之前的脆弱荡然无存。
 
只见昏暗寂静的窗前,不知何时立了一具人影,那人影好像是凭空出现,没有一丝声响,但现在谢云听见了对面沉重的呼吸声。
 
谢云的瞳孔缩成一个黑色圆点,背后又冒出一阵冷汗。
 
这人无声无息进来,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他是什么人?
 
到这来是想做什么?
 
谢云心思动得飞快,知道对方来者不善,可他现在寒毒未消,只怕待会儿打起来他不是眼前人的对手。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
 
谢云在心里低骂,但手里三根银针已经毫不含糊地发了出去。银针在空中化作三道白光,夺命而去。那人却一动不动,仿佛对飞来的暗器浑然不觉,但他的呼吸却越来越粗重,喉中发出压抑的嘶哑之音。
 
而那三根银针在射向那人的时候,他才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倏地一晃,银针“当啷”几声落在了地上。
 
那清脆的声音落在谢云耳朵里却仿佛是催命的符咒,他立刻震惊地睁大眼睛,眼底浮起一层真实的紧张来。
 
寒渊门是江湖上第一大门派,里面自然高手如云,谢云身为门主,论武功更是高深莫测,江湖上难逢敌手,连谢云自己有时候都会生出一种独孤求败的感觉来。但是,他却伤不了眼前这个人!
 
江湖上何时出现过这样的人物?
 
谢云内心波涛汹涌,面上反而异常平静。比起担心自己的命来,谢云明显对眼前这个人的兴趣更高一些。他忽的就放松了身子,用一种类似调侃的语气问:“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门派的?”
 
可惜,谢云并没有听到回答,他也只来得及问这么一句,因为下一刻那人影就如同鬼魅一般窜到了他的跟前,接着谢云的胸口就被钢筋铁骨般的利爪破开了一个血洞。
 
谢云猛地睁大眼,他的身体此刻就如同薄纸一般摇摇欲坠。谢云知道自己活不长,但却没料到自己竟然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死了。
 
在这个普通的夜晚,在这个普通的房间,没有预兆,甚至连死在谁的手里都不知道,实在仓促地过分。
 
谢云心里突然就涌上了一股子排山倒海的怨气来,这股怨气一下子聚集在他那双沉得发黑的眼睛里,回光返照似的射在对面人的脸上。
 
只见月昏影里,一双血色双眸裹挟着地狱般的沉寂与阴冷,连着煞气与血腥气都凝在了那张惨白如鬼的脸上。那人的眉骨处,偏偏还有一道醒目异常的疤痕,以一种极其嚣张的姿态撞破了那一脸的死气沉沉。
 
生死之间,谢云突然记起寒渊门的密宗中收录的关于一个楚家人的密录。
 
“楚刑,楚安帝六子,右脸眉骨处有恐怖疤痕,不为安帝所喜。其母卑贱,欲窃宫中财物携子离宫,事情败露后被楚安帝命人杖毙,并将其子改名为刑,名为楚刑。十二岁随驾出宫时,被歹人所害,身中狼绝之毒,之后不知所踪。”
 
他是楚刑!他就是楚刑!那个杀兄弑父,血染朝堂,最终坐上北楚龙座的六皇子楚刑!
 
谢云的嘴唇张张合合,却再也发不出声音。他闭上眼睛的前一刻,一对白森地狼牙刺穿了他颈部的血管。
 
 
谢云再次从噩梦中惊醒时,窗外天色已见晓。
 
屋里空无一人,寂静无声,可谢云却心跳如擂鼓,呼吸间都乱了分寸。
 
那张恐怖骇人的脸,那只捅进他胸膛的手,还有清晰入骨的痛觉,都在提醒谢云,这一切是真实的。
 
“楚刑……”谢云慢慢咀嚼这个名字,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逐渐浮起一层冰冷的光。
 
但那抹光又旋即被他收入眼底,沉入两泓黑影重重的深潭里。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想要尝试的古代长篇,战战兢兢的,希望自己能顺利写完,也欢迎各位小可爱们留评收藏!
 
 
 
 
 
第2章 寒渊门
陈茂是寒渊门的顶级杀手,也是谢云身边最受器重的一个人,门内的其他人喊他一声“陈护法”。
 
虽然是护法,但陈茂每天做的事却又远远超出了护法的范围。
 
除了每天早上监督入门弟子练功之外,还要处理各处眼线收集来的情报和买主的单子,晚上他要去杀人。有时候忙得脚不沾地,连吃饭睡觉都顾不上,再看看整日花天酒地的谢云,陈茂就恨得咬牙切齿。但那股恨意持续没有多长时间,就被一股深深的无奈所取代,谁让自己这条贱命是那个人救的呢?
 
也怪自己当时年纪小,识人不清,看对方衣冠楚楚,长得一副好皮囊就全无戒心。早知道要给他当冤大头使唤,自己当时就应该狠狠心,一头栽进水里沉下去,也好早日解脱,说不定下辈子还能投个好胎。
 
陈茂叹一口气,从不堪回首的往事中聚起一脸正经的神色,接着走到了紧闭的房间门口,敲门进去。
 
谢云正坐在窗前擦拭银针,那银针比起针灸用的针要粗上一圈,针尖散发着幽幽的寒光,照得人毛骨悚然。
 
谢云听见声音也没有回头,依旧专心致志地擦拭,他从针尾往上擦到针尖,然后再倒回去,一共擦两遍,接着开始擦另一根。
 
陈茂冷不丁打了个哆嗦,他忽然想起前几天早上他刚从外面带着一身血腥气回来,接着就看见谢云从屋里突然冲了出来,表情比杀人还可怕,要不是他嘴里一直念叨着“楚刑”的名字,他还以为自己哪里得罪了他。
 
从那天开始谢云就变得奇怪起来,一会儿把密室里的密宗翻了个遍,接着又让人秘密寻找一个会喝血食肉、酷似狼人的怪物。那紧张劲儿,就像是找万年的死敌一样。
 
这还不要紧,关键是前天凌晨他听见这屋里有动静,担心他是发病就赶紧冲了进来,可脚还没站稳,三根银针就冲着他的几处死穴打了过来。要不是他躲得快,现在哪还能平安无事站在这里。事后问他,却听那人轻飘飘道:“我就是试试你的皮厚不厚实。”
 
陈茂气得七窍生烟,他这几针打过来谁能扛得住?
 
陈茂满腹火气憋红了一张脸,可惜他还不能动手,就算动手也打不过他。
 
 
谢云擦完最后一根银针,这才转过身,淡淡扫过陈茂默不作声的脸,突然道:“你杵那儿干嘛,当柱子?”
 
陈茂眼角一抽,没接他话茬,而是规规矩矩道:“那位沈大人今日又递了信,说仙音阁的锦瑟姑娘又作了一首新曲,想请门主前往一叙。”
 
陈茂口中的沈大人,是北楚王朝新任的户部尚书,名叫沈逐流。
 
说起沈逐流这个人,官场上人人都知道他是安帝十五年中的进士,之后进了翰林院,待了一年后就被安帝擢升为礼部侍郎,又三年,迁为户部尚书。不到五年的时间,就从一个七品官升到了正三品,可谓是如鱼得水,平步青云。
 
人人都羡慕他的鸿运,可沈逐流当年三次入京考试,三次名落孙山,失意潦倒,借酒消愁,其中的酸楚恐怕鲜有人知。
 
而谢云恰恰就知道,他非但知道,还知道得清清楚楚。
 
按理说这两人一个是穷酸秀才,一个是江湖帮派首领,就算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去。
 
可偏偏那天凑了个巧。
 
那天是正好是放榜之日,沈逐流扎在人堆里从榜首看到榜尾,又从榜尾看到榜首,足足看了三遍,愣是没看到“沈逐流”这三个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